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逍遥伴此生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十九章 被吓尿的黑鸟

逍遥伴此生 司沧溟 2336 2019.09.21 20:01

  那只黑鸟习惯性的向下飞去。突然,一根银针毫无预兆的从下方飞来。黑鸟惊慌失措的拍打着翅膀企图避开,奈何因为前几次都顺利躲过,早已经放松警惕的黑鸟,怎么都没想到对面那个卑鄙的女人会来偷袭它。

  是了,它怎么就忘了,一开始就是这个女人不断的用银针把它逼了出来。

  它怎么能因为她几次没水准的报错方位就看轻她?这次真是大意了。

  然后它的身体被麻醉散麻痹,瞬间从半空中掉了下来,落到一个温软的手心之中,还好,不算恶毒。黑鸟晕过去之前这样想着。

  “这是什么鸟?”荣劲从半空中踏步而来,只见他左手向前舒展,右手覆在身后,双足在空中轻点,如同凌波微步一般,微风把他绛紫色的衣摆吹的扬起。

  他左边脚尖落地,右脚微微抬起,身形一转,轻巧的落在江婉凌的身边。

  好俊的轻功,江婉凌自叹不如。她摸了摸黑鸟身上光洁的羽毛,入手温暖而流畅,轻轻的一抚,就从头滑到了尾部。“一只狡猾的鸟。”江婉凌的手有一下没一下的在黑鸟的羽毛上抚摸着,轻笑出声。

  “再狡猾还不是被你耍的团团转!”想到刚才的那一幕,特别是这只黑鸟被银针射中时那副懊恼自责,生无可恋的表情,仿佛在说,“这个女人太阴险了!”荣劲嘴角上扬,露出一排洁白整齐的牙齿。

  “不用点手段恐怕还不好抓,摸起来滑不溜手,抓起来也滑不溜手的。”江婉凌一边说一边从背包里拿出绳子,用匕首割了一小段下来,把拧成几股的粗绳分散成细绳。

  “你这是打算把它绑起来?”荣劲看懂了她的意思,却不明白她的意图,对一只鸟用得着这么小心谨慎不?

  “不绑起来被它飞走了,再想抓它就没那么容易了,我们困在这里也一两个小时了,一会能不能出去就靠它了。”

  江婉凌把黑鸟的两只桔红色鸟爪放到一起绑了起来,还不放心的把它的两对翅膀拎起来绑住。

  看着被扔在草地上,被绑的如同一只待宰的鸡鸭的黑鸟,荣劲不禁露出了一丝同情的表情。枉你这么聪明,落到我家小婉的手上,还不是老老实实的。

  江婉凌绑好黑鸟以后就放心的去捡柴了,荣劲看她捡柴也到四周捡了一些。直到两个人捡的柴合起来有一堆了。

  江婉凌默不作声的坐在黑鸟的身边,静静的盯着它看,荣劲也在她身边坐了下来。

  约莫过了十几分钟,江婉凌起身点火。

  大下午的烤火还真有点热,荣劲稍稍往后挪了挪,问到,“你打算做什么?”

  江婉凌笑而不语,直到看到黑鸟的眼皮动了动,江婉凌才阴恻恻的说道,“这么热的天烧火,当然是烤鸟吃了!”

  已经醒过来的黑鸟,身体瞬间僵硬,江婉凌又接下去说道,“你看这只鸟,身长十几厘米,身上的肉饱满结实,一看就是经常活动,吃起来肯定又嫩又滑。而且你看这一对大翅膀,又肥又嫩,做烤翅最好不过了。”江婉凌假意做了个吞口水的动作。

  躺在地上的黑鸟轻轻的发起抖来,眼尖的荣劲早就看到黑鸟的反应,强忍着笑意说道,“几天没吃肉了,嘴巴里都淡出个鸟来了,正好吃只鸟解解馋。”

  “一会我要吃鸟翅和鸟腿,这两处的肉最是美味了,你做菜的手艺这么好,现在加上食材这么好,一会烤的不好吃我可要生气了。”江婉凌故意用夸张的语气说道。

  “好好好,都依你,你要吃什么部位,就吃什么部位。我就是啃啃鸟爪子也是好的,鸟爪子的肉也是非常美味可口的。”荣劲配合着说道。

  听到荣劲说要吃鸟爪子,黑鸟被绑住的两个爪子不自觉的往里缩了缩。

  “那行,我现在饿了,你快点把它给处理了吧。”江婉凌看着黑鸟缩成一团的身体,故意催促到。

  “好好好。我这把匕首啊,最是锋利了,有的人被我开膛破肚了都毫无知觉,死的一点痛苦都没有,要是用来给鸟剖腹啊,肯定更加轻松。”荣劲的手在微微发抖的鸟身上摸了摸。

  “别说这么多了,赶紧处理了,我等不及了!”江婉凌故意咂了咂嘴巴,朝荣劲使了个眼神。

  荣劲心领神会,他提起鸟爪,把黑鸟整个颠倒来,又用匕首在它腹部轻轻划了下,“可惜了,这么好看的鸟,马上就要结束它短暂的一生了。”荣劲装模作样的叹了口气。

  “诶~”江婉凌突然出声。荣劲闻言停下手中的动作,抬起头看着她等待她的下文。

  即将被下尿的黑鸟如蒙大赦,心里暗暗祈祷,快说放了我快说放了我!你要是放了我,我就叫你一声姑奶奶,之前你说要吃我翅膀和大腿的事就勉强原谅你了。

  “你怎么不把羽毛先拔了再杀啊?”江婉凌疑惑的说道。

  看着黑鸟脸上的表情从满怀希冀到彻底绝望,荣劲差点笑出声音,这只黑鸟也太通人性了吧,表情这么丰富,都可以去演戏了。“瞧我这记性,看到这么肥嫩的黑鸟,都差点把这茬给忘了。”荣劲把匕首扔到一边,大手在黑鸟腹部的绒毛处轻拔了几下。

  突然,黑鸟身下出现了一排水迹,还有些黑褐色的不明物体夹杂在水迹中间流淌下来。这突然出现的水迹差点滴到荣劲手上。

  看到直接被下尿了的黑鸟,荣劲详装大惊,其实眼睛都已经笑眯了,双手都在止不住的笑意下微微颤抖,“这是怎么回事,哪来的水啊,还有这些黑褐色的东西是怎么回事?”

  “你傻啊,这不就是屎尿吗?”江婉凌毫不犹豫的戳穿他,还趁机骂他一句,演戏演的太过了,屎尿都认不出了。

  “原来是屎尿啊,这么说,这只黑鸟已经醒了?还被我们说的话吓尿了?”荣劲恍然大悟的说道。

  黑鸟恨不得用翅膀蒙住双眼,不活了不活了,长这么大什么时候受过这种羞辱,从来都是它一唱歌,岛上所有的鸟类都跟着唱歌。

  由于它的鸣声清脆、响亮而婉转多变,而且能模仿其他鸟类鸣叫,受到附近鸟类的追捧,隐隐有成为离岛上第一鸟的趋势。

  现在闹这么一茬,不仅被人用计擒住,五花大绑扔在地上,听到他们讨论它身上哪块肉好吃,哪块肉鲜嫩,它恨不得自己以前少贪吃一点,要是瘦一点,也许他们就对它没这么大的兴趣了,搞不好一个心软,就把它给放了。

  后来听到他们讨论怎么杀死它比较好,当荣劲那又大又带着老茧的手,时不时的在它下腹部的绒毛处轻捏,它就忍不住屎尿直流了。

  偏偏这两人还用这么惊讶的表情,故意一再强调,让它想假装这件事没有发生过都不行。

  完了完了,它的一世英名,这次就算能侥幸逃脱,在这离岛也混不下去了!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