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逍遥伴此生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五章 殷勤照顾

逍遥伴此生 司沧溟 2298 2019.09.07 13:51

  杨劲把玉佩重新放进了背包里,扶起林晚帮她穿上了衣服。又煮了姜茶喂她服下,打了一盆冷水给她敷额头,厨房的锅里温着炖的软烂的鱼肉粥。

  做完这一切后,杨劲长吁一口气,脱下身上湿透的衣服,干脆跳进江水中洗个澡。

  林晚艰难的睁开眼睛,浑身上下没有一点力气。

  过了很久她慢慢的坐了起来,敷在额头的湿毛巾掉在身上,她费力的捡起来放到一边,察觉到身上的衣服已经换成女装。

  她的脸咻的一下红了,这条小船上就她和杨劲两个人,不用说,肯定是杨劲帮她换的。

  林晚不自觉转头往船尾处看去,船桨随意放在船板上,船板上并没有人。

  再转头向船头看去,只见一套深紫色的衣服被随意丢在船板上。杨劲很可能在水中洗澡。

  林晚刚得出这个结论,杨劲全身带着水珠从水中一跃而起,稳稳跳到船上。

  健硕的胸大肌,八块腹肌清晰可见,斜方肌上部发达而强健,麒麟臂似乎每一块肌肉都要分离开来,分离度清晰而健壮的大腿。

  杨劲捡起丢在地上的长衫包住身体,“看够了吗?”他棱角分明的脸此时笑的一片柔和,微弯的嘴角带着贯有的邪魅。

  被杨劲调笑,林晚条件反射的眨了一下眼睛,从震惊中回过神来。

  “我们算是扯平了。”杨劲语不惊人死不休。

  说着他往船室这边走来,身体半趴在林晚身上,林晚被吓的手脚僵硬一动都不敢动。直到杨劲拿出放在里侧的一个包袱,从里面抽出一件黑色长袍。

  林晚才松了一口气,往里挪了挪,稍微活动了一下僵硬的身体。

  “转过身去,我要换衣服了。”杨劲一边说一边把包裹住身体的湿衣服扔到一边。

  在林晚还没反应过来时,他已经重新穿好了黑色长袍。林晚只能眨了眨眼睛,再次当场当机。

  杨劲从厨房里盛了一碗瘦肉粥出来,端到林晚面前问道,“自己能吃吗?”

  林晚挪动了一下身体,觉得问题不大,正想回答。

  不料杨劲一下把她扶坐在他怀里,一只手端粥一只手拿起勺子。只见他舀起一勺粥轻轻的吹了吹气再小心的喂到她嘴里,“看你这么虚弱,就由我来照顾你吧,女孩子不要这么逞强。”杨劲一边喂粥一边说道。

  还在震惊中没回过神来的林晚,条件反射张开了嘴,顺从的喝了一口。杨劲见她喝完,又喂了一口,直到粥碗见底,杨劲把碗放到一边,替她擦了擦嘴角。

  林晚才回过神来,这未免照顾的也太周到了吧?

  喝完粥的林晚,上下眼皮开始打架,一阵睡意袭来,但是杨劲还是保持着抱她喝粥的姿势。

  “在我怀里睡更舒服更暖和一些,你现在发着烧不能再着凉了。”仿佛是解释,杨劲开口说道。

  林晚眼皮沉重,不想与他争辩,沉沉睡了过去。

  杨劲把手指伸进她乌黑柔亮的长发中,发丝很软很顺滑还带着一丝淡淡的香味。他的手指不由自主的像梳子一样一下一下的在她的发间穿梭着。

  杨劲的脑中好像倒带一样重复昨天在水里发生的一个个场景。突然,他的目光停在了林晚淡粉色的唇上,然后鬼使神差的低下头去。

  林晚在他怀里不安分的一侧身,把头扭向了一边,正好躲了过去。

  杨劲苦笑了一下,这个女人,睡觉都会躲着他。杨劲又伸手摸了摸她的额头,入手处还是滚烫的,他又把毛巾浸湿,稍微拧干之后敷在林晚的额头上。

  林晚一直睡到下午才醒了过来,醒来时感觉脑子依旧很沉,但比之前好了很多。

  从林晚睡着开始一直保持着下半身盘坐姿势的杨劲,此时见林晚醒了,赶紧拿走她额头上敷着的毛巾,这才挪动了一下坐的有些僵硬的身体。

  “饿吗?”杨劲伸手摸了摸林晚的额头,已经没有原先那么烫了,看来他一直坚持给她冷敷额头有了效果。。

  “有点。”林晚声音很小,一看就是体力不足。

  杨劲起身,“再喝点粥吧,我去给你盛。”他一边把放在脚边的水盆端走一边说道。

  “不,我不想喝瘦肉粥,我要喝鲜虾粥。”林晚有心想逗一逗他,故意胡搅蛮缠道。

  杨劲没有说什么,只是奇怪的看了她一眼。

  起身到船舱拿渔网捕鱼,再依照之前的步骤,这一次小船下面的水域并没有水草,杨劲划着小船找了很久,才来到一处水草丰茂的水域。

  他把准备好的笼子状渔网沉了下去,再回到厨房把剩下的粥喝了。之后刷锅淘米,洗菜切菜,一切都收拾完之后,他来到船头把渔网拉了上来,这次因为渔网在水里停留的时间太少,收成不是很好,渔网里只有零零散散几只虾,而且个头都不是很大。

  杨劲把渔网里的虾放到一边,准备再撒一次网。林晚赶紧出声阻止,“这些就可以了,我现在身体虚弱,吃不了多少的。”

  杨劲抬起头望向林晚,像想起了什么好笑的事情一样,嘴角的弧度越弯越大,但是就是没有笑出声音。原本看起来线条分明的五官此时变的柔和,要笑不笑的样子更显邪魅。

  林晚撇过头不去看他,不就是因为之前他做的食物太好吃了,他忍不住多吃了一点嘛,有什么好笑的!

  杨劲止住笑容,低下头开始做事,只见他飞快地剥虾去虾线去虾头。然后洗净腌好,一会儿之后再把虾放进大米已经半熟的锅里。

  “你为什么做这些事这么熟练?”林晚对他产生了一丝好奇。

  “小时候没饭吃我就去厨房偷材料自己做。长大了在外面很多时候都要饿肚子,我就摘野果吃野菜抓各种动物。久而久之也就适应了野外生存,这些事做的多了自然就越来越熟练了。”杨劲三言两语把他成长过程中经历的苦难概括了一下。

  “那你做的食物为什么这么好吃?”林晚想了一下有点不好意思的问道。

  问这个问题也是变相解释一下她每天狼吞虎咽的原因,言下之意是,因为你做的这么好吃,我才每天吃这么多的,我真的不是个吃货。

  “没有人说起过我做的食物好吃啊,只有你这么说过。”杨劲故意调侃她,意思是其实你就是个吃货。

  “这不可能,我吃过的东西不少,好吃不好吃我还分辨不出来吗?”林晚不信。

  见她这样较劲,杨劲忍俊不禁,“小傻瓜,那是因为别人都没有吃过我做的菜啊!”

  含笑的眼角,宠溺的语气,这个画风真的很不适合一直在林晚心目中都是顶天立地硬汉形象的杨劲。

  林晚一时之间不知道要说什么,原以为杨劲会做菜是像张文楚一样习惯了照顾别人。

  不曾想他却说,只有她一个人吃过他做的菜!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