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逍遥伴此生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十六章 食人怪鱼

逍遥伴此生 司沧溟 2230 2019.09.08 13:02

  小船继续向东漂流了两天,之所以说是漂流,是因为这两天为了照顾林晚,杨劲变着花样给她做好吃的,还时不时以生病了不能着凉为由,不管白天还是晚上都要搂着她睡觉。

  这一天,小船终于进入了林晚简易地图上标注的转折点,此时需要向东西方向航行,不再顺流,杨劲不得不拿起船桨,老老实实的去船尾划船。

  经过杨劲两天的细心照顾,再加上吃了自制的药丸,林晚已经差不多痊愈,只是病了一场精神难免有些恹恹的。

  又一日,小船驶入了一片奇怪的水域。整片水域江水幽深,一片宁静,水中连一只跳动的游鱼都没有,天空碧蓝如洗,但空中连一只鸟雀都没有。

  “这里有古怪。”杨劲停止了划船,出声说道。

  林晚走到杨劲身边,向远处看了看,“这里很可能就是传说中的‘死亡之海’。传说这片水域有食人怪鱼,每当清晨或是黄昏这些怪鱼就会出现,有时候白天也会出现,但这种几率极低。它们主动攻击船只,把船咬沉以后再把人吃的只剩一具骨架。它们存在的水域几乎没有别的鱼类,因此那片水域水中无鱼,特别死寂。但是奇怪的是它们从来不离开这片水域,因此有经验的船夫从来不来这片水域。但是我们要去离岛不得不经过这里,所以从现在开始,我们要提高警惕了,那些食人怪鱼很可能随时会出现。”

  杨劲重新拿起船桨划了起来,他划船的技术很高,船桨划在水面上只有一条浅浅的痕迹,几乎没有溅起水花,小船却开的飞快。

  突然不远处的水面上一片片波纹荡漾,一群身长十几厘米,体呈卵圆形,侧扁,尾鳍呈又形。身体灰绿色,背部为墨绿色,腹部为鲜红色,体侧有斑纹的游鱼潜伏在水里飞快地向小船靠近。

  正站在船头观察水面动静的林晚第一时间发现了异常,大喊一声,“是食人怪鱼!我们被发现了!杨劲,快划船!”

  杨劲力气奇大,轻轻划船时,小船都开的飞快,此时全力以赴,小船更是快的像飞起来了一样。见小船加速,食人怪鱼不再隐藏身形,跃出水面全力追击。

  林晚站在船头暗暗着急,食人怪鱼的速度比小船更胜一筹,长此以往,必定会被追上。而杨劲这样全速开船的状态也不知道能维持到几时,一旦杨劲力竭,他们就会立刻被食人怪鱼追上,成为腹中美食。

  随着食人怪鱼的靠近,林晚看的更加真切,只见此鱼两颚短而有力,下颚突出,牙齿为三角形,尖锐,上下互相交错排列。

  如果被那些强有力的牙齿咬到,肯定会造成严重的后果!

  一些游的快的鱼已经游到小船近前。林晚从袖中拿出那架特质手弩,瞄准食人怪鱼的头部,随着扳机的扣动,连续不断的银针飞射而出,每根银针都能射中一条食人怪鱼。

  林晚虽然武功一般,但眼力却特别好。被银针射中的食人怪鱼吃痛,张开大嘴,露出锋利的牙齿凶狠的朝小船咬来,胆子大的甚至跃出水面,跳上船板。

  然而不过一会儿,被银针射中的食人怪鱼纷纷失去力气,肚皮泛白,浮在水面上。后面游过来的食人怪鱼一拥而上,几分钟不到就把漂浮在水面的食人怪鱼吃的只剩一副鱼骨。

  林晚大喜,再次扣动扳机,一轮下来又被她射中十几条食人怪鱼。这个方法虽然有效,但银针是有限的,而且用完之后需要填充。食人怪鱼却是成群结队,不知到底有多少。

  渐渐的小船被食人怪鱼包围,一些怪鱼见咬不到他们两人,开始撕咬船侧板。

  一向淡定的杨劲也开始着急了起来,如果小船侧板被咬开,到时小船漏水,船就会慢慢下沉,即使他武功高强,遇到这样锋利的牙齿,多半也会殒命,更别说武功稀疏平常的林晚了。

  杨劲忍着手臂的酸痛,再一次加快了速度,这一次若是还没有在小船沉没之前摆脱食人怪鱼的攻击,到时只能背水一战了,即使是死,也要拖一群鱼垫背。

  “杨劲,先别划了,我们先把这些电鳗倒进水里。”林晚大喊一声,来到水池前托起了水池的一端。

  杨劲虽然半信半疑,但还是选择相信林晚,大不了就是一个死字而已!

  他把船桨放在船尾上,起身过来托住了水池的另一边。

  随着一尾尾鳗鱼落入水中,有几条反应慢没来的及发电的被瞬间吃的只剩下鱼骨,反应快的一落水就发电,一条又一条的鳗鱼一起发电,小船周围的水域亮成一片。

  刚刚还凶神恶煞的食人怪鱼被电的呲牙咧嘴,肚皮泛白,远处的食人怪鱼踟躇着不敢再过来。

  “走!”林晚大喊一声。

  杨劲重新回到船尾拿起船桨飞快地划了起来。不知道划了多久,杨劲的手都酸的快划不动了。突然这片水域鲜活了起来,时不时有跳出水面呼吸的小鱼小虾和从高空飞掠到水面捕食的水鸟。

  “可以停下来休息一会了。”林晚长出一口气。

  杨劲放好船桨累的躺在了船板上,手臂因为过度剧烈运动酸胀无力,此时一放松更是觉得抬起来都费劲了。

  林晚走到杨劲身前,“这会脱力了吧?”

  “嗯。”杨劲仰起头微眯着眼,几不可闻的应了一声。

  “我给你金针刺穴治疗一下吧,免得以后留下什么隐患。”

  林晚看他累的动都不想动,没有再多此一举的问他还有力气脱衣服吗?而是直接跪坐在他身前,把他的两只袖子高高撸起来,露出两条肌肉轧结的手臂。再掏出怀里的金针,消毒之后刺进他手臂上一个个的穴道。

  初时杨劲并没有什么感觉,随着银针越扎越多,再加上林晚扎针时慢慢揉捏针头,轻重不一的扎下,慢慢的他感觉到肌肉中有一股热流流过,接着是一阵麻痒的舒适感。

  林晚收起银针,又从背包里拿出一个小葫芦,从中倒了一些液体在他手臂各处。然后林晚按住他的手臂,一下轻一下重的在各处揉捏,特别是手臂上部的肌肉处,她更是重点关照,但因为是撸起袖子,还有一些地方按摩不到,她只得把手伸进去一些。

  杨劲的手臂肌肉本就紧实,还有一些坚硬,就这样一条手臂推拿完下来,林晚已经额头见汗,手指酸痛的不行了。

  杨劲右手被林晚推拿完以后只觉得原先酸胀的肌肉一阵轻松舒适,肌肉的酸痛无力感全部消失,感觉整条手臂比没猛力划船以前更加放松。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