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逍遥伴此生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十二章 噬魂莲

逍遥伴此生 司沧溟 2334 2019.09.24 20:05

  “怎么了?这岛上没有噬魂莲吗?”江婉凌见黑羽这样,心下一紧。

  “有倒是有,就是……”黑羽露出一副不想回忆的表情。

  江婉凌见它这样,直接制止了它继续说下去,“有就行了,带路。”不管怎么样,噬魂莲她势在必得。

  “好吧。”黑羽再一次认命的帮他们指路。“绕到这棵树后面,往右走二十步,往前走十步,再往左走五十步,再往……”黑羽连续不断的说道。

  江婉凌和荣劲一脸轻松的跟在后面,有人带路和没人带路的感觉太不一样了。

  走了约莫半小时,突然眼前一片开阔,四周的景色也变的不一样了起来。一条潺湲的小溪不知从何处延伸而来,它看起来那么细那么长,仿佛没有尽头。

  “你们沿着这条小溪走,过一会儿就能找到噬魂莲。我能不能先回窝休息?顺便吃点东西?”黑羽涎着脸,一脸讨好。

  “你说呢?”江婉凌声音阴恻恻的。

  “其实我一点都不饿,我肯定是要带你们过去的。”黑羽很会察言观色,当即很没有立场的换了说词。

  “那就好。”江婉凌给了黑羽一个算你识相的表情。

  “还是我走在前面吧,要是真的有什么危险也好应对。黑羽,到我肩膀上来。”荣劲招呼到。

  黑羽在江婉凌的肩膀上往后退了几步,这个男人看起来真的很不好说话啊,它是真的不想跟他待在一起啊!主人,快帮我说句话吧。

  在心里心里这么喊着的时候,江婉凌开口了,“黑羽,过去吧。”

  “是……”黑羽没办法反驳,只得乖乖飞到荣劲肩上。荣劲在它背上轻轻拍了拍,以示对它的满意。

  黑羽却在他的大手下微不可察的抖了抖身子,刚刚就是这只手提着它的翅膀,另一只手拿着匕首要给它开膛破肚。这只手还拔了它一根羽毛,它的下腹部处被风一吹还隐隐有些凉飕飕的。

  仿佛感受到了它心里的恐惧,荣劲放开了放在它背上的手,黑羽如蒙大赦,终于不再害怕。

  小溪蜿蜒曲折,溪水清澈见底,奇怪的是溪水中并没有任何生物。

  渐渐的,溪水带着点淡淡的黑色,再也看不清溪水的底部。溪水绕过一排茂密的树林,眼前豁然开朗。只见一个直径三四米的圆形小池子,池子中是黑色中带点紫色的池水,池子的周围干干净净,就连野草都没有,只露出微黑色的地面。

  走近池子,一股淡淡的清香扑鼻而来,映入眼帘的是一片片暗紫的荷叶,显得分外妖娆。

  噬魂莲的茎是暗紫色的,上面有很多金色的斑点。噬魂莲的花瓣有两层,外面的一层向四面展开,内部的花瓣围着一个圆圆的淡金的已经成熟的莲蓬。

  花瓣的顶部是黑色,渐渐往下就是暗紫色的了。池子并不大,噬魂莲也只有寥寥十几朵,有的才只有一个紫中泛黑的花苞,娇羞欲语,含苞欲放。

  有的只开了一半,一些花瓣散下去,另一些簇拥在花蕊旁。细细数来,完全绽放的噬魂莲只有五朵。

  林中清风徐来,噬魂莲摇曳生姿。仿佛受到了什么蛊惑,不等江婉凌发话,荣劲鬼使神差向一朵完全盛开的噬魂莲伸出手去。

  “不可!”江婉凌大喊出声,然而已经来不及了,荣劲的手已经碰到了噬魂莲的花瓣。

  黑羽在荣劲的手伸向噬魂莲时,已经远远飞开,“妈呀,吓死我了!”黑羽在半空中拍打着翅膀。

  “这噬魂莲到底是怎么回事?”江婉凌仰起头面色凝重的看向黑羽。

  “其实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是听一些上了年纪的鸟说,噬魂莲能勾人魂魄,如果一个人或是一只鸟心里太黑暗,就会不由自主被它吸引,摸上噬魂莲的花瓣,从而产生幻觉。”

  黑羽惊魂未定的说道,要不是这两个人偏要来找噬魂莲,打死我也不会自己来的。

  “可有破解的方法?”江婉凌紧紧拧着眉头,一边问一边思考问题。传闻噬魂莲有入幻之效,可刮骨食髓,让人在无知无觉中死去。

  但是与玄阴果同食则可解除精神痛苦,祛除附着在内腑骨骼之中的顽毒,使人体重新焕发生机。如果单独服用或是直接用手接触则会永远陷入幻觉之中,如果自己走不出来,就会在半梦半醒之间过完自己的一生,然后身体机能遭到破坏,内腑枯竭坏死。

  “听说,如果有一个内心坚定,不被任何人、任何事动摇本心的人相助的话,也可以助他走出幻境。”

  黑羽想起了老鸟们口口相传的一则往事,还是很多年前,有一男一女,历经艰险来到离岛采噬魂莲。

  那名男子当时也是由于心里阴暗,一接近噬魂莲就不由自主的被吸引了,伸出手直接摸到了噬魂莲的花瓣上。

  然后他不知道在幻境里看到了什么,挣扎怒吼了一天一夜,眼看他的声音小了下来,气息越来越弱。

  那个女子拉起他的手,毅然决然陪他一起走进他的幻境之中,花了五天时间才把他从幻境中带了出来。

  江婉凌想到了她自己,她童年凄苦,暴虐的父亲,柔弱的母亲。

  多少次爸爸喝的醉醺醺的回来,毫无理由的责骂殴打妈妈,酒醒以后又跪在妈妈面前求她原谅,心软的妈妈为了她有个完整的家,每次都是忍气吞声。

  每一次爸爸打妈妈时,她都会跑过去拉开满嘴酒气的爸爸,妈妈却一次又一次把她护在怀中。

  不管爸爸下手多么狠辣,妈妈都不会让她受到一丝伤害。妈妈的怀抱宽广而舒适,但是年幼的她却只想快快长大,让自己拥有保护妈妈的力量。

  直到她六岁那年,赌输了钱心情郁闷加上又喝了很多酒的爸爸,一回到家抄起棍子就往妈妈腿上打去。

  妈妈当即被打在地上爬不起来,这时年幼的她冲了过来,挡在妈妈身前,“不许打我妈妈!”

  已经失去理智的爸爸如同恶魔一样,丝毫不顾念她还是个孩子,手上丝毫不停,“砰”的一声,棍子结结实实的打在她的头上,她的头上立刻冒出鲜血,鲜血流的很快,流的她整张脸都是。

  被打的躺在地上的妈妈看到她这个样子,“啊”的尖叫一声,顾不上脚上的痛,抱着她就往医院跑去。

  这时失去理智的爸爸也清醒了过来,急忙跟着一起去了医院。

  这一次即使爸爸痛哭流涕,捶胸顿足,一副一定痛改前非的样子,妈妈也毫不犹豫,即使净身出户也要带她离开这个人渣。

  在妈妈的坚持下,她还没出院,妈妈就和爸爸离婚了。等她出院,妈妈直接带她离开老家,告别过去来到深振。

  妈妈的爱,驱散了她心中的阴霾,她意志坚定,自强不息。

  在绝望中也从不放弃自己,这也是她不会被噬魂莲迷惑的原因,也许这样的她,可以走进荣劲的幻境中帮助他?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