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古代言情 穿越奇情 逍遥伴此生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少年的情

逍遥伴此生 司沧溟 2058 2019.08.20 19:02

  待到再次醒来,江婉凌睁开眼看到的就是头顶的绫罗粉帐盖顶,随后感受到身上盖的锦被柔滑舒适,再向远处看去,靠窗的梳妆镜古朴精巧。

  这间房子,给她的第一感觉,这是一间大户人家千金小姐的卧房。可是有哪家的千金会与人殊死搏斗,以至于心口被刺,差点丢掉小命?

  江婉凌试着活动了一下身体,全身上下无一不痛,特别是右心口处,更是一阵撕裂般的疼痛。

  所以说,之前胸口被扎的那一刀并不是在做梦,而且真实存在的,她这是在飞机失事之前穿越了?

  此时天色暗沉下来,房间内点了烛台,林玄羽单手支在额间闭目养神,听见动静他赶紧坐了起来,揉了揉发酸的眉角走到她床前,“饿了吧?”

  江婉凌点了点头,依旧拧紧着眉头。她把双手摊开放在眼前,十个手指纤细修长,手心还有常年练武留下的老茧,但手指上却没有那枚戒指了。

  “在看什么?”林玄羽拍了拍她的手背,又想起她不能回答。转而对着屋外喊道,“青青,把粥端进来。”

  不一会儿穿绿色衣服的圆脸大眼丫头端着托盘进来了。这个丫头叫青青,江婉凌默记下来。

  见青青要去扶身受重伤,躺在床上不能动弹的江婉凌,林玄羽赶紧开口。

  “我来,你力气小,一会该弄疼她了。”林玄羽一边说一边小心的把她扶了起来,还细心的给她背后垫了枕头,即使林玄羽这样轻手轻脚,江婉凌还是觉得伤口一阵撕扯的疼痛,眉头不自觉的皱的更紧。

  “是,玄羽公子。”青青行了一礼,退到一边。

  原来这位嫡仙一样的公子叫玄羽公子。江婉凌再次默记在心里。

  要是可以说话,她一定马上让这位玄羽公子,帮她熬一副麻醉散,这样她现在就不会这么痛了!

  “乖,不疼。”林玄羽轻拍了下她的头,示意青青把粥端过来。他随手接过,舀起一勺细心的吹了吹,把粥递到她的嘴边。

  此时伤口一阵接一阵的疼痛,江婉凌咬紧牙关忍受,一双眼睛更是发酸,两滴眼泪控制不住流了下来。

  “傻丫头,怎么还哭了呢。”林玄羽误以为他亲自给她喂粥,让她太过感动。

  吃了几口她就吃不下去了,伤口痛,没胃口,但她还是强撑着多吃了几口。多吃一点才好的快,身为未来的医生,她很明白这个道理。等她好一些了,她才可以为自己治疗,到时就不会这么痛苦了。

  接下来的几天江婉凌都很配合,林玄羽脸上的笑意越来越深,这个小丫头这次吃了大亏倒是长进多了,以前痛成这样早就大哭大闹,更别提好好喝粥。

  转眼半个月过去,伤口已经结痂,大夫过来换了几次药都说伤口恢复的不错,可以尝试下地走路了。

  在青青和倩倩的搀扶下,江婉凌先是在屋内走了几圈,经过书桌的时候她停了下来,指了指书桌的凳子。

  两个丫头以为她累了,马上扶她坐下,谁知她一坐下就动手拿起了桌上的毛笔,抬起头示意两个丫头给她拿纸、研磨。

  当一切都准备好之后,她提起笔龙飞凤舞的写了起来,不一会儿清秀的小楷写满了整张白纸。

  她再次示意青青给她另拿一张,笔走游龙之间,一会儿的功夫又写满了一张。

  高强度的写作,令她额头布满了细细密密的汗珠,倩倩赶紧拿了绢帕为她拭汗。

  江婉凌却不闲着,又在另一张白纸上,写了大大的“抓药”两个字。

  青青拿着江婉凌写好的两张药方,一脸不可思议的去抓药了,我家小姐什么时候字写的这么好了?写的还是药方,这药方真的没问题吗?

  青青抓完药急匆匆的赶回来,后面还跟着一脸急切的刘大夫,进院子的时候正巧遇到来探望病情的林玄羽。

  “是不是小婉的病情加重了?”林玄羽看到火急火燎赶过来的两个人,心里只觉不妙。

  “公子不必担心,小姐病情稳定,身体无碍,我这次前来是因为你家丫鬟拿来的两张药方甚是玄妙,听说是婉凌小姐所开,所以来请教一二。”刘大夫态度恭敬,言辞恳切。

  林玄羽把药方接过来,仔仔细细的看了一遍,他虽不通医药,但书法之道却是浸淫许久,深知这等笔力,没有几年的苦练万不能达到。

  他的眉头皱了起来,这怎么可能是小婉的字迹?她自小不爱写字,每次让她练字都是胡乱涂鸦,练了几年也仅仅是能看。

  如今这两张字,笔力雄劲,点勾横撇收放自如,写出来清新脱俗,隽永唯美,即便是他苦练多年,也达不到这样的程度。

  心念回转之间,林玄羽决定先等自己问过再来答复刘大夫。

  “刘大夫,小婉大病初愈,这会已经歇下,而且她小时候喉咙受损,不能言语,怕是没办法回答你的问题,今天的事还请不要宣扬出去,等过段时间小婉身体好转,自会答复,望望见谅!”

  刘大夫虽然热切,但一想到实际情况,也只能作罢,作了一揖就转身离去。

  送走刘大夫,林玄羽大步往院子里走去,他心里也是好奇的不行,难道小婉以前是故意胡乱写字气他,其实早就把字练的很好了?

  想想又觉得不可能,小丫头这么沉不住气的性子,能把字写的这么好早就找他显摆了,怎么可能藏着掖着这么多年不说。

  林玄羽来到江婉凌的房间时,江婉凌已经躺下休息了,倩倩把书桌上写好的“煎好药叫醒我”的纸张拿给林玄羽看,字写的很随意,甚至有些连笔拖沓,看得出写字的人已经疲惫不堪,但那种雄浑的意韵依旧让人无法忽视。

  倩倩把另一张写好的煎药注意事项拿在手上,和青青一起出去煎药。

  林玄羽走到江婉凌的床头,认真的打量着她,长长的黑发随意的披散着,弯弯淡淡的眉很是秀气,黑亮灵动的大眼睛紧紧的闭着,羽扇般的长睫毛轻轻翕动着,琼鼻小嘴,因为失血过多而过于苍白的脸色,淡粉色的唇微微抿着。

  这样的她失了往日的骄横,却有几分小女子的病态之美。颈部的肌肤几近透明,看得见淡淡的血管和完美的锁骨。薄薄的粉色锦被下曲线起伏,修长纤细的手指规矩的交叉覆盖在小腹上,甚至可以看见手指上粉红色的指甲盖……

  并不是第一次这样看她,以前她生病受伤都是由他亲自照顾。这张脸仍旧是他熟悉的那张脸,因为那几张毛笔字,突然之间又觉得有些陌生,自己好像从来没有真正了解过她。

  他的眼神游离到她粉色的唇,正巧她轻轻的抿了一下。

  林玄羽突然觉得喉头一紧,这陌生的感觉让他心悸不自在,他狼狈的起身推门而出,差点撞到端药进来的两个丫头。

  “你们先给小婉喂药,我还有些急事需要处理,晚些时候再来看她。”林玄羽头也不回的消失在院子门口。

  幸好他走的快,要是再多留一秒,也许就被两个丫鬟看出了心思。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