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 都市生活 重启九八之奋斗人生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 拼酒

重启九八之奋斗人生 四海散人 3226 2021.04.08 12:33

  黑狗拿起一瓶茅台,打开了,放在了李执面前。

  他自己也开了一瓶。

  不仅是黑狗,他的小弟也人手一瓶。

  “按照咱们滨海的规矩,酒要论瓶吹。感情深,三口吹。我先吹一口。”

  黑狗端起了酒瓶。

  咕咚咕咚,一口气喝了一半。

  滨海酒风彪悍。

  喝酒不论碗,论瓶,先吹一瓶,然后再说别的。

  能吹一瓶,你就是好汉,大家都会竖起大拇指。

  如果吹不了一瓶,那你就是孬种,会被酒桌上的人瞧不起的。

  纵观滨海的历史,酒国高手比比皆是。

  能一气吹一瓶的并不罕见,但吹了一瓶还能站着不倒的,绝对是凤毛麟角。

  黑狗显然也没这个水平,但他也不俗,一口气喝了半瓶。

  而且脸不红气不喘,显然留有余地。

  他晃了晃瓶子,笑吟吟的看着李执。

  作为地主,他已经表示过了,接下来就看李执的了。

  喝酒也是展示男人实力的表现。

  比喝酒吗?

  李执有些好笑。

  后世的李执叱咤酒场,在喝酒一道从没有碰到对手,称得上是酒国高手。

  其实喝酒这玩意,除了后天的练习之外,更重要的是天赋。

  在这方面,李家的基因真的没的说。

  从李执往上数三代都是喝酒的高手。

  虽然现在的身体还没有经过锤炼,但也不会差很多。

  毕竟,基因摆在那里!

  李执本不打算跟黑狗拼酒,但看这厮的架势,不把他灌醉是不会罢休的。

  成,那就吹!

  “我酒量不行,但也舍命陪君子。”

  李执也仰头对瓶吹。

  茅台就是茅台,入口虽猛烈,进肚却棉柔,酱香四溢,回味悠长。

  喝了有小三两,李执就假装撑不住了,故意咳嗽起来。

  “不行了,不行了!”

  李执擦了擦嘴。

  “吃菜、吃菜!”

  黑狗很满意。

  他以为李执不太会喝酒,能一口气闷三两,也算是给面子了。

  今晚李执肯定是要躺着出去了。

  李执夹了块海蜇角,送入口中。

  嘎吱嘎吱,特脆!

  这是滨海特产面海蜇。个头小,口感好。

  前世的他最喜欢这道下酒菜。

  海天宴有十八道主菜,李执每道菜都尝了一口。

  还是记忆中的味道。

  海天宴是滨海的传统宴席。

  相传是从满汉十八大碗改良过来。

  皇朝大酒店的厨子手艺还成,虽然卖相差了一些,但味道还算正宗。

  闲扯了一通废话,李执已经缓了过来。

  黑狗又举起了酒瓶,咧嘴道:“来,第二口,祝咱们兄弟合作愉快。”

  说着又仰头吹。

  这一次吹的比上次少,不过也有三两。

  两次吹了八两,黑狗依然面不改色,不过微微有些醉意。

  毕竟是八两茅台,说没点感觉是假的。

  李执也举瓶,灌了一口,还是三两多。

  他已经慢慢适应了节奏。

  李家的基因果然不是吹的,这会儿他就觉得身体发热,后背已经冒出了细汗。

  这是要解酒的节奏。

  按照科学的解释,是身体的两种酶开始工作,先把酒精转化为乙醛,在把乙醛转化为水和二氧化碳。

  这种能力人人几乎都有,但强度效率不同。

  李家人的解酒能力还是很强的。

  当然死的也早。

  凭借这能力,后世的李执可力拼二三斤白酒不倒。

  见李执也跟得上,黑狗有些吃惊。

  两口吹八两已经是黑狗的极限了,在喝下去,恐怕第一个倒的便是他。

  能不能喝不重要,重要的是你肯不肯喝。

  黑狗是个要面子的人。

  绝不会在酒桌上认怂。

  接下来,黑狗就不再猛灌,大口吃菜,缓缓酒劲。

  底下的小弟见状,急忙分散火力。

  这一个拍着胸脯,李哥,我吹了,你随意。

  那一个双手抱瓶,李哥,咱们走一个。

  当然他们也没有黑狗的酒量,大家意思一口就成。

  李执也来者不拒。

  一圈下来,又喝了二两多。

  这会儿他也喝了八两。

  好家伙!

  深藏不露啊!

  黑狗这才醒悟过来。

  这会儿他的酒劲上来了,只觉得眼睛有些花,看什么都是重影,身体已经有些迟钝,但意识却格外的清晰。

  最后一口!

  黑狗站起身来,一仰脖子把剩下的二两喝进了肚子。

  丢人不能丢份。

  说吹一瓶就要吹一瓶。

  好!

  见黑狗吹了一瓶,底下小弟大声叫好。

  李执也站了起来,把剩下的酒喝了。

  他这会儿已经适应过来了,再喝点也没有问题。

  黑狗很明显没有这个本事,手脚有些僵硬,走路都是问题。

  “喝,继续喝,谁不喝是王八蛋。”

  黑狗叫嚣道,这货已经没有理智了。

  李执也有些晃悠,毕竟这个身体有些年轻。

  “李老大,今天就到此为止吧。感谢你的招待,下次我回请。”

  说什么话呢?

  黑狗揽着李执的肩膀,道:“咱们是兄弟,一辈子的兄弟。这不是应该的吗?”

  这货居然是个话痨,酒后的话痨。

  “应该的,应该的,咱们下次接着喝。”

  李执见这货喝的也差不多了,示意图手下的小弟把黑狗扶走。

  不行!

  黑狗一甩袖子:“咱们去顶楼包厢,那里有卡拉OK,接……接着喝。”

  说着一个踉跄,倒在了地上,来个狗吃屎。

  “快点扶着你们老大。”

  李执挥了挥手。

  小弟们七手八脚的把黑狗扶起了。

  黑狗不干了,扯着李执非要去卡拉OK,否则就是瞧不起他。

  李执没办法,只得跟着他上了顶楼。

  顶楼是一个个的包厢,装修十分的豪华,电视机影碟机音响麦克风,一应俱全。

  这个时候滨海还没有量贩式ktv。

  也没有点歌软件,用的都是影碟机。

  小弟们忙上忙下,把酒桌上没喝完的茅台啤酒都搬到了包厢,还叫了几个陪酒小妹。

  都是些中专的小太妹。

  黑狗去了一趟卫生间,也不知道出了多少酒,回来后人就精神多了。

  喝酒!

  黑狗拿起一瓶啤酒。

  这是滨海当地产的老山,物美价廉。

  可能是在白酒上没能干倒李执,黑狗又在啤酒上开始较劲了。

  好!

  李执这会儿的酒已经醒的差不多了,闻言也端起酒瓶。

  黑狗不甘示弱,当先吹了一瓶啤酒。

  反正这玩意酒精度不高,就当是喝水了。

  李执只喝了一半。

  他不太喜欢喝啤酒。

  唱歌,唱歌!

  黑狗丢下酒瓶子,拿起麦克风,唱了一首《大哥》。

  这首歌是柯受良98演唱的,收录在99年的专辑里面。

  不得不佩服盗版的神速,那边刚唱完,还没收入专辑,这边盗版就出来了。

  柯受良是个一个实力歌手,演员。

  嗯,实力歌手,其实就是委婉的说你长得不好看。

  柯受良明显也不是个长得好看的人。

  他的声音十分的粗野,别具一格。

  黑狗很喜欢这首歌,虽然他有些五音不全,但胜在嗓门高,吼起了也有些气势。

  一曲唱罢,手下的小弟大声叫好,小太妹们更是欢呼雀跃。

  “老弟,来一首!”

  黑狗把麦克风递给李执。

  “我不行,五音不全!”

  李执推辞了。

  他懒得跟黑狗较劲。

  “不唱可以,吹一瓶。”

  黑狗来了精神。

  他可算是扳回了一局。

  吹一瓶!

  吹一瓶!

  底下的小妹来了精神。

  李执哑然!

  他的歌喉虽然不专业,但也能甩黑狗几条街。

  他只是不想扫黑狗的面子。

  就在这时,一个声音传来:“欺负我们老大算什么本事,想拼歌,我来?”

  房门被推开,雪花姐带着几个小妹走了进来。

  李执下午去找黑狗谈事情,她一直很在意这事,见李执晚自习没回来,以为出了什么事,立刻带着人杀奔过来。

  “小骚货,滚开!”

  雪花姐推开坐在李执身边的小太妹,自己坐了下来,挽住了李执的手臂。

  雪花姐何等气势?

  一下子把黑狗那些小妹镇住了。

  这……

  李执有些无语。

  “你怎么来了?”

  雪花姐白了他一眼:“你走了之后,一直没消息。我放心不下,就带着人来了。怎么着,他们这是为难你吗?”

  说着脸色不善的看着黑狗。

  黑狗咧嘴一笑,没说什么!

  要是搁在以前,他早跟雪花姐干起来。

  不过现在跟李执合作了,大家都上了一条船,自然不能挑事。

  误会,误会!

  李执急忙解释道:“我跟李老大已经谈妥了,他愿意跟咱们合作。”

  黑狗拿起一瓶啤酒,看了一眼雪花姐:“雪花姐,你我之间也不用说什么了。看在李老弟的面子上,以前的事情一笔勾销。今后咱们通力合作。”

  他毕竟是男人,要做出点样子,一仰脖子,喝了下去。

  “怕你不成!”

  雪花姐也拿起一瓶啤酒,咬掉瓶盖,咕咚咕咚喝了下去。

  “霸气,不愧是雪花姐!”

  黑狗一甩手,让小弟把剩下的啤酒都开了。

  “一条龙,敢不敢玩?”

  黑狗挑衅!

  所谓的一条龙,就是一打啤酒一字排开,说能喝到最后谁就是赢家。

  “谁不敢是小狗!”

  雪花姐撸起衣袖,脚踩在桌子上,跟黑狗较起了劲。

  两个昔日的对手谁也不服谁,打是不能打了,就在酒场上一较高低。

  黑狗跟雪花姐拼酒,手下的小弟小妹也不闲着,各找对手开始拼酒。

  李执反倒成了闲人,也没人找他喝酒了。

  一打啤酒这会儿已经被二人消灭过半。

  黑狗的酒量原本要高于雪花姐,但他跟李执拼了一场,实力有所下降,喝到第五瓶就有些不行了。

  雪花姐则越战越勇,已经喝到了第六瓶。

  加油!

  加油!

  两边的小弟纷纷鼓劲。

  黑狗喝掉第五瓶,摇摇晃晃的去拿第六瓶的时候,再也支撑不住,歪倒在了地上。

  雪花姐喝完第六瓶,猛的摔碎了酒瓶,哈哈大笑起来。

  雪花姐威武!

  她手下的小姐妹齐声欢呼。

  这场比试正式落下了帷幕。

  

举报

作者感言

四海散人

四海散人

昨天没注意,十一章居然被屏蔽了,也没啥不可描述的东西啊,现在这么严格了吗。

2021-04-08 12:33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