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推理 悬疑探险 游族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三章:要去那里看看吗

游族 K伯爵.CS 3059 2021.03.05 16:54

  “是谁?!”

  阿炎几乎是立刻就转过了身去,看向来人的时候脸上止不住的震惊:“船长?!”

  不止阿炎看到的时候抑制不住自己的惊诧和意外,就是暗中跟随而来的苏棠与赵岚二人在见到进门来的人是谁的时候,也是下意识的感觉到了奇怪和意外。

  船长怎么会来这里?

  为了不惊动已经睡下的阿炎父母,此刻的客厅里面是没有开灯的,唯一的光源还是阿炎手中举着的手机发出来的。他还没有打开手电筒功能,光线就更是暗淡了不少。

  在这样的光线环境之下,平常看着和蔼慈祥的老船长像极了童话里面不怀好意的巫师。他深棕色的眼睛此刻看着是深沉的墨色,明明只是普通的收敛了所有的表情,看上去却像是冷漠的像是冰块一般。

  原本因为进了屋没有摄像头所以就打算撕掉隐身符出现的苏棠与赵岚二人,在见到船长的那一刻不约而同的选择了静观其变。后者更是疾步到了阿炎的身边,以防有什么意外发生的时候能够在第一时间救人。

  在一片令人心惊胆战的寂静之中,船长用着比平常的声音更低了几分的语调第一个打破了这平静:“我已经观察你很久了,孩子。”

  阿炎只是看着他,抿紧了唇并没有说话。

  老船长似乎也不在意,他微微勾了勾嘴角像是在笑,但是脸上或者眼中却又并没有真实的笑意出现,真的要形容的话,或许可以用皮笑肉不笑来形容他现在的样子。

  “能告诉我,你是什么时候发现的吗?”

  阿炎向后退了一步,老船长便接着说道:“哦,你不用紧张,实际上我并没有打算对你做些什么。你既然发现了深蓝公主号上的秘密,那么也就应该很清楚,虽然这艘潜艇出了很多的意外,但是却从来没有殃及到前厅上的工作人员过。”

  阿炎低声的问道:“我的爸爸妈妈,他们是还活着的吧?”

  老船长笑了,这下是真的在笑,而非是刚刚那样的皮笑肉不笑:“你的父母已经在这里工作了很多年了,他们的工作一直都做的很好,暂时我还没有打算换人。而你........则是深蓝公主号内定的未来员工,所以不管是对他们还是对你,我都不会做些什么。”

  “那么孩子,你现在是不是应该告诉我,在这场秘密之中,你到底知道了多少?”

  老船长的目光一直落在阿炎的身上,这让他有一种如芒在背的感觉。他并不相信老船长的话,对方明里暗里都在说不会对深蓝公主号的工作人员出手,但是他始终都不会忘记,自己现在在这艘潜艇上的身份并不是什么员工的身份,而是拿着请柬而来的客人。

  斟酌了一下,他慢慢的说道:“我只知道,诅咒是从深蓝公主号返航的时候开始的。”

  “这些应该不算什么秘密了。”船长意味深长的看着阿炎,而后说道:“撒谎可不是好孩子的行为。”

  阿炎的目光微微闪了闪,然后才继续说道:“手中拿着装饰着白花纹的请柬而来的人,可以避免诅咒的降临。”

  听到这句话后,船长收起了先前漫不经心的态度,转而道:“你居然知道这个?是谁告诉你的?”

  阿炎一时语塞,脑海之中飞快的寻找理由。但是最后,他还是决定实话实说:“先前死去的那个姐姐的男朋友说的。”

  “是他?”船长很明显知道对方,其实这也不奇怪。暗地里如何暂且不说,至少现在在这艘潜艇之中,摆在明面上死去后又失踪的只有第一个死去的那个男人和姜琳,而“失踪”的也只有姜琳的男朋友郑全。船长既然作为船长,表现出来的也是并不知道内情的模样,但是至少大家都知道的东西他不会不清楚。

  赵岚在这个时候忽然拉了拉阿炎的衣袖,尽管他没有开口说什么,后者却心领神会的知道了他的意思,于是在短暂的沉默之后问道:“第一个死去的那个大哥哥,据说是携带着白花纹请柬的,既然是这样的话,那么他为什么还是死了?”

  船长似乎是没有想到他会突然这么问,或者说是完全没有想到阿炎还会有胆子来反问他。也是因此,船长微微愣了一下,而后才说道:“其实告诉你也无妨,那张请柬并不是苏大成的。”

  第一个死去的那个男人,名字就叫做苏大成。而船长口中所说的“那张请柬”,恰好就是阿炎所问的白花纹请柬。

  “其他的请柬谁收到了谁就要到这里来,但是那张请柬不是。不过并非最开始收到的人拿着它来这里,反而失去了保护的作用。所以他死了。”

  从船长的意思里面不难听出,苏大成其实是拿了别人的请柬登上深蓝公主号的,但是原本作为保命符而存在的白花纹请柬因为他不是最初的主人,所以失去了保护的作用,于是他死在了这艘潜艇之上。

  但是接下来船长的话却让三人微微一惊:“不过他并非是死于诅咒,而是他杀。”说到这里的时候,船长微微摇了摇头:“若不是如此的话,此次航程也该和以往的每一次那样,在潜艇之上的客人们进行之后‘诅咒’才会降临,因为这场命案,我才不得不让‘诅咒’提前来临,打乱了原本所有的计划呢。”

  阿炎的目光闪烁,他突然问道:“你为什么突然告诉我这些?”

  船长稍稍顿了一下,而后笑了笑说道:“我要你帮我做一件事情。”

  “什么事情?”

  “明天晚上两点的时候,就是深蓝公主号返航的时间。我要你带着苏棠和赵岚二人,去最下层的第一个房间。”

  阿炎的神色微微一变,他记得,先前苏棠他们说起过那个房间是唯一一个没有被蛛丝尘埃遍布的地方,地上不同于别处的阵法疑似有着传送的作用。

  而同他一样,借助着符咒的力量隐于暗处的苏棠与赵岚也是微微一惊,他们有些疑惑于船长为什么会突然选择将他们引到那里去。潜艇的最下层不是一向不对任何人开通,甚至不少人都不知道它的存在的吗?

  在二人疑惑的时候,阿炎已经十分直白的将这个问题问了出来:“为什么?”

  船长看了看他,而后收回视线低了头说道:“你不必知道为什么,只要照做就行了。”

  这句话说的十分平静,但是阿炎也好,还是苏棠于赵岚二人也好,他们不约而同的感觉到了其中隐隐带着几分威胁的意思。而能够威胁到阿炎的.......莫过于他的父母了。

  “好。”阿炎的回答并不在船长的意料之外,他很随意的点了点头,伸手拍了拍阿炎的肩头说道:“你是个懂事的好孩子,要记得,只有我们才是一路人。”

  说罢之后,他扯出一个僵硬的微笑,像是看向了苏棠站立的地方,但是又像只是随意的瞥了一眼,最后转身走出了这个房间。

  以为自己被发现的苏棠浑身都僵硬着,虽然没有如小说里面描写的那样冷汗都跟着流了下来,但是却也有一瞬间有种心脏骤停全身无力的感觉。

  等到确定船长真的已经走远了之后,苏棠二人才拿掉了符纸显现出身形来。

  阿炎没有说话,他飞快的转身,几乎是疾步跑向了卧室里面。

  透过微弱的灯光,可以看到床上自己的父母并排睡在那里,上身有着微微起伏,并没有什么异样。

  这个发现让阿炎大松了一口气,他也没有打算吵醒父母,只是默默地合上了房门,然后和苏棠他们一起退回了客厅的一角。

  等到三人完全平静下来之后,阿炎开口时发现自己的声音都因为过度担心和害怕而变的有几分嘶哑起来:“酥糖姐姐你们知道吗?就在刚刚.......我都已经做好了会见到爸爸妈妈尸体的准备。但是幸好.......”

  “是啊,幸好。”苏棠接着他的话说道。她忽然间就想到了还在落梅院中的两位好友,心中也暗自喟叹一声:幸好.......

  “看刚刚的样子,船长大概已经知道了我在暗中和你们联系了,不过现在他应该还知道的不完全。”阿炎摸了摸不受控制掉下来的眼泪,抬起头说道:“接下来我可能不能在跟着你们一起行动了。”他一开始只是为了自保,但是现在却要保护好父母。

  船长虽然明说,但是阿炎却知道如果自己接下来还有什么异动的话,父母肯定是受到殃及的。

  苏棠摸了摸他的头顶,刻意放轻了语调说道:“接下来就是我们大人的事情了。阿炎你到时候就按照船长所说的做就是了。”

  其实到现在,深蓝公主号上的秘密已经完全水落石出了。唯一还需要确定的就是船长背后的人是谁,这艘潜艇上到底还有没有活着的人。

  和阿炎告别之后,重新使用了隐身符纸,苏棠与赵岚二人准备回自己的房间好好的休息一下,以便应对接下来可能会发生的情况。

  走到一半的时候,赵岚突然问道:“要先去那里看看吗?”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