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悬疑推理 悬疑探险 游族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十章:我明白了

游族 K伯爵.CS 3217 2021.02.28 16:54

  “既然大家房间里面的阵图和大堂里面的是一样的,那么会不是到时候‘诅咒’来临的时候,是通过阵法来实施的?”

  赵岚将自己的猜测讲了出来,苏棠在短暂的沉默之后说道:“也不是不可能。.......如果其他人房间里面的阵图是为了实施‘诅咒’,那么与之不同的那个房间里的阵图又是做什么用的?难道就只是为了与幕后其他人联络用的吗?”

  虽然赵岚的猜测不是没有道理的,但是苏棠就是觉得阵图的存在应该没有这么简单。然而两人谁都不是什么小说里面描述的天才,不可能在过去做了那么多年的普通人,如今只是看过几次就能领会奇门遁甲的奥秘。

  一时之间,不免又陷入了死局之中。

  赵岚向后一趟长叹了一口气:“如今就看阿炎能不能有点别的收获了。”他从和苏棠他们分开之后就一直在和郑全打游戏,对方根本没有做什么多余的事情,安安分分的当一个‘失踪者’。这让赵岚都有些怀疑起自己的猜测其实是错误的了。

  也许郑全真的只是从祖上得来的消息所以知道白花纹请柬的存在?

  这个念头一生出来,赵岚就先一步否定了。他怎么都还是觉得郑全并非是完全无辜。

  夜晚来临的时候,在大堂里面参加宴会的人开始陆陆续续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面,外面的走廊也由此变得热闹了几分。

  苏棠原本打算趁着时间还不是特别晚的时候再出去看看公共区域的地板,不过刚刚开门之后看到外面人来人往的场面,于是又缩回来了。

  赵岚见此,不免失笑说道:“要不然你留在这里,我去看吧。”他先前只是想到郑全是男性又有些嫌疑担心苏棠一个女生留下来,如果出现什么意外会吃亏。但是现在郑全已经睡下了,他只要不走远了倒也没什么。

  不过苏棠却是摇了摇头说道:“现在人多,去掀地毯恐怕不太容易,还是等一会儿人都回来完了后再去吧。”

  宴会虽然说是连开三天,但却不是昼夜不停的。不管这艘潜艇上的人言行举止仔细去研究后怎么看怎么都叫人觉得奇怪,至少还没有真的丧心病狂的让这些人一直留在宴会会场打转。不然,这会儿外面的人也就不会回来了。

  她如此说,赵岚也觉得没有问题。

  然而他们的打算到底没有成功,因为阿炎又来了。

  看对方的神色似乎是带来了什么很重要的消息,所以赵岚与苏棠二人看了看赵岚的房间,随后还是选择了离开这里另外这个地方再细谈。

  这次他们没有到最开始死去的那个人房间里,而是就近找了一个比较偏僻的角落。

  阿炎先是仔细的检查了一下附近有没有其他人或者摄像头的存在,等到确认无误之后才凑近了压低声音说道:“我知道今天船长到那个房间是做什么了。”

  苏棠二人一开始还没有反应过来,不过很快就想起了他们那时候在那个男人的房间商谈事情,结果却见到船长忽然走进来的时候。

  阿炎道:“我们分开之后,我去跟踪船长,发现他在整个潜艇上转了一圈后,再次回到了那个房间。他用红色的笔在地上画了一幅画。”

  苏棠下意识的问道:“什么画?”

  阿炎道:“应该是哥哥姐姐你们先前所说的阵图。不过我不确定........现在那个房间已经锁上了。要不然我们还能再去看看。”

  锁上了?

  苏棠微微皱了一下眉头,随后想到了客房的房门与门锁都是一样的,而她正好能够打开。于是道:“锁上了也不要紧,我可以打开。”

  赵岚原本也在为难,听她这么一说不免愣了一下:“我倒是忘了酥糖你还有这个技能了。那就等人少的时候再去吧。”

  这会儿正是晚上七点多接近八点左右的样子。苏棠看了一下外面的人流,想着估计等到他们能行动的时候也得九点多了。这还是因为他们这边是在角落里的原因。

  阿炎索性也没有离开,就和两人一起蹲在谈话的角落里等着。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走廊里来来往往的人流开始不断的减少。夜里十一点半左右的时候,已经几乎没有什么人了。

  苏棠在原地走动了几下,舒缓了一下一直在这里的疲倦感,而后才问道:“人已经没有了,我们现在过去吗?”

  “现在去吧。”

  赵岚在说话的时候,不免下意识的在四下里打量了一番。

  苏棠一马当先走在最前面,十分熟练的拿发卡伸入了锁孔之中探查了一会儿,然后有规律的转动着,很快便将紧锁的房门打开了来。

  两大一小三人很快便闪身进入了房中,走在最后面的赵岚还顺手又将房门关上了。且不说他们这开锁的方式是不是合法的,单就是上一次船长突然闯入,也着实叫他们意外了许久。

  “不过也很奇怪。这间房从死人之后就一直开着门,就算先前还是一片狼藉血迹遍布的时候也没有被关上过,怎么现在恢复了不仅关上了门还被锁上了?”苏棠一边看了看自己又报废了的一字夹,顺手装进了衣兜里面。一边带着疑惑的说着。

  有阿炎带来的消息,他们此行进来后便就一路目标明确的向着先前他见到的那个方向而去。

  那是整个房间里最靠近角落里的地方,这次是阿炎走在最前面,他几步跑过去先是搬走了一盏台灯,然后掀开了地面上深蓝的地毯,而后说道:“那时候我就是见到船长就在这个地方的地板上画着什么。我原本打算等他走了之后再进来看看的,但是没有想到他走后居然也把这个房间锁上了。”

  这个房间并没有什么特别复杂的构造,所以只要阿炎进了门绕过门口的那面墙壁便可以完全讲客厅里的情况看的一清二楚。

  在他说话的时候,苏棠与赵岚二人皆都看向了地板上。那里并没有什么阿炎所说的图案,只有和其他房间如出一辙的阵图一角。

  苏棠随着阿炎的父母去打扫了那么多的房间,就算没有将地毯整个儿掀起来看到完整的阵图,却也已经将其拼凑完整并且画了下来。是以这会儿再看到地上的阵图,二人下意识的就能辨别的出来它是不是和其他房间里的一样。

  阿炎觉得奇怪,有些着急的说道:“我是真的看到船长在这里画了什么的!!酥糖姐姐.......”

  苏棠摸了摸他的头道:“不要着急。我们相信你没有看错。”

  阿炎既然没有看错,那么是不是有什么他们没有察觉到的?

  苏棠这么想着的时候,伸手去摸了摸地上的阵图纹路,却意外的让红色的颜料沾了些在指腹上。

  “嗯?”赵岚见此,自己也伸出手去在那朱红色的纹路之上仔细的蹭了蹭。不出意外的,他的手指上也蹭到了红色的颜料。

  “这纹路.......有些是后画的。”一边说着,他一边抬起头四处看了看。最后站起身来,从桌子上拿了纸巾和一个水杯去卫生间接了水回来再次蹲下,用沾了水的纸巾不断的擦拭着地上绘制的阵图纹路。

  没过一会儿,地上的纹路就被擦干净了一段。而与此同时,整个房间也倏然间回到了案发现场的时候。家具被暴力的撞开杂七杂八的倒在各处,地上或喷溅上或者被蹭上的血迹早已经因为时间过长而呈现出了暗红近黑的颜色。先后消失的两具尸体也原原本本的出现在了他们原来所在的地方,各自的身下是比原来更为浓重的血迹。

  阿炎被这一幕吓得下意识的躲在了就近的苏棠身后,而苏棠自己的脸色也不是很好看。她一瞬间想起了在白塔之中的时候,覃伊倒在血泊之中的那一幕。不知道是恐惧还是难过,她开口的声音开始哆哆嗦嗦的:“怎,怎么会这样?”

  不管怎么说,一秒变恐怖片内凶杀案现场,估计没有几个人能镇定的了。就算是赵岚也被吓了一跳。

  但是随即他像是想到了什么,对苏棠说道:“你带口红了吗?”

  “口,口红?”苏棠明显还没有从刚刚那一幕的震撼之中回过神来,说话时依然有些结结巴巴的。

  赵岚道:“对,就是口红。”

  苏棠这次倒是回过神来了,下意识的从衣兜里面取出了一只口红递了出去。她本人是不化妆的,最多想起了擦点水乳就万事大吉了。两位好友是比她好一点,不过也仅限于出门会画个眉涂个口红罢了。但是两人出门都不是喜欢带口红的人,于是苏棠就养成了不抹口红但是衣兜里常年有一只口红的习惯,她们三人经常一起行动,有时候吃饭喝水蹭掉了唇上的口红,也就顺手去苏棠衣兜里拿了。

  赵岚并不知道这一茬,问之前其实没怎么抱希望,毕竟他虽然是个直男,但是女孩子有没有画口红的区别还是很明显的。接到了苏棠递过去的东西时还微微有些意外,但是很快,他便再一次将注意力集中在了地板上。

  准确的说,是将注意力集中在了地板上的阵图上。

  口红被旋出底座,赵岚顿了一下,还是用它补全了刚刚被擦去的线条。

  地上的纹路是朱红色的,口红的颜色也与之相差无几。几乎是在被擦去的线条被补充完整之后,如同幻灯片切换一般,眼前的凶杀现场迅速变成了他们进屋时候的样子。

  赵岚蹲在原地看着整个房间许久,几乎与苏棠同时说道:“我明白了.......”

举报

作者感言

K伯爵.CS

K伯爵.CS

感谢各位亲亲的支持~~

2021-02-28 16:54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