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轻小说 衍生同人 行走在超神学院的巫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苏醒

行走在超神学院的巫 早起的胖鸟 3227 2020.09.16 20:14

  昆仑山福地之中,时间不知过了多久,沸腾的血池渐渐干涸,帝空身上的血色也渐渐退去,一切都表明着他即将苏醒。

  终于,当最后一丝血色能量彻底融入他的体内之后,帝空睁开了双眼。

  那一瞬间,昆仑福地的空间震荡了一下。

  帝空的眼神闪过了一丝迷茫,过了好几分钟才渐渐地恢复了神志。良久,他想起了一切,喊道:“祖?”

  然而,却没有任何回音。

  帝空扶着血池的边缘坐了起来,长久的睡卧让他的身体很是僵硬,缓了好久才舒服了一些。看着空荡荡的神殿,帝空一语不发。

  数千年来,他每一次遇到问题都会回这神殿。然而现在,这里什么都没了。但是帝空不后悔,正如他当时所说的那样。如果没有祖的出手,那么将会死更多的百姓。只是,有些遗憾。

  叹了口气,帝空站了起来,一步跨出了血池。

  可刚刚走出一步,他却突然愣了一下——他的血脉,似乎又一次觉醒了。沉睡之中,他直接从巫兵跨越到了巫将层次,这样巨大的跨度,让他有些很不习惯。就仿佛一个婴儿拿到了一柄巨斧,无法操控自如。

  细细的查看了一番自己的变化,帝空发现确实没有感知错。想来,应该是一次性将祖巫的心头血融入体内带来的吧。

  “帝空,当你醒来的时候,我已经消失了。”

  突然,帝空面前浮现出了一道投影,恍惚间,他还以为对方复生了,连忙行起了礼。

  “祖!”

  “这只是我的留影。”那投影说道,打破了帝空的念想。

  “我将本体的心头血彻底的融入了你的体内,并且将多余的能量封印了起来。”

  “我巫族本是承浊气而生,天生元神便被煞气压制。除了后土妹子之外,大家都是如此。”

  “但你不一样。你本是洪荒世界映射下诸多世界中的一个诞生的先天人族,只是通过融入我的心头血而成为巫族,你的元神并不会被压制。”

  “拥有元神的你又融合了巫族血脉,这么一来,你的未来,无可限量。”

  帝空神色悲苦,跪在地上,心中满是不舍。

  “在你昏迷的时候,我将我族的一把巫器封入了你的体内,这把武器很特殊,它诞生于我族圣地盘古殿之中,威能莫测。若有朝一日到你能将血脉融合突破到小巫层次,便可以拿出来初步运用。”

  “孩子,努力成长吧。若有朝一日,你有能力了,希望你可以去洪荒大陆看看,替我看一看巫族的子民。”

  话音落下,投影也彻底的中断了。

  帝空凝望着眼前的投影,久久无语。过了不知多久,他看向了背后悬浮在那里的那把石斧,屈膝跪了下来。

  这把石斧没什么威力,但它却象征着巫族心中的无上存在——创世神盘古。

  “祖,有朝一日,我必定会前往洪荒大陆,寻找我巫族弟兄。”

  对着父神盘古郑重地许下了自己的承诺,三拜九叩之后帝空才起身,抓住了血池旁的手杖,在手里掂了掂。

  “唔,又轻了呀。”帝空头疼的说道。

  这手杖是他采集铁矿一下下砸出来,然后用巫族秘法炼制而成。可每次进阶之后,都得重铸一次。

  “唉,真希望能早日取出体内的巫器。不知祖口中的巫器又是何等模样。”

  叹息了一声,帝空再度迈开步子,走出了洞府。洞外世界依旧是大雪纷飞,仿佛没有任何变化。

  失去了祖的照拂,帝空一时间竟觉得这天地间是如此的孤独,仿佛就只剩下了自己。

  风雪渐大,在他的发间,眉间点缀出些许白色,更添几分孤寂。

  良久,帝空长叹了口气,迈着步子向着山下走去。这次,他没有直接传送,而是以自己的脚丈量大地。

  盘古开天,清气上扬而成天,浊气下沉而为地。巫族以浊气而生,天生便喜欢脚踏大地。

  走了不知多久,那座雪山渐渐被他甩到了身后,仅剩些许黑点还残留在天基。可就在这个时候,一股熟悉的印记自天外而来,出现在了他的感知之中。

  帝空愣了一下,抬头看向了天空。遥远的天际,一个背生双翼的女子飞速而过,直冲远处的山峰而去。

  “阿追?”帝空心中一动,唰的一下消失在了原地。

  另一边,天使追刚刚落在洞府之外。她扫了里面一眼,眼神中闪过一丝失望:“还没出来呀。我这都来了五次了。你可真能睡,一觉就睡了五百年。”

  就在这时,帝空出现在了她的身后。

  战斗的本能让天使追一下就反映了过来,一剑就砍向了身后。

  然而,帝空双手一伸,两指便夹住了对方的剑锋,然后笑眯眯的说道:“阿追,这么多年不见,你还是这么热情呀。”

  长剑,风雪,这一幕好似什么时候发生过一样……

  天使追愣了好久才反应了过来:“你这家伙,总算是睡醒了。”

  帝空放开了她的烈焰之剑:“我睡了多久?”

  “不知道,反正我来地球五次了。所以,至少有五百年了吧。”天使追回答道。

  五百年啊?沧海桑田,也不知道地球怎么样了。

  想到这里,帝空双眼一闭,感知瞬间展开。这一刻,整个地球星在他“视线”之下。

  繁华的人世,纷乱的战场,德诺的秘密研究基地,以及混迹在市井的猴子,一切的一切都展示在了他的眼前。

  “嗯,发展的还不错。”帝空嘴角微扬,这才睁开了眼睛:“就是怎么老是战争啊?战争战争,每隔一段时间就是战争,都是炎黄子孙就不能消停点儿吗?”

  “这得问你呀。”天使追找了块岩石,双翼一震,吹散了上面的雪花然后坐了下来:“你才是这颗星球上的神,但你却和那只猴子一样隐藏在幕后,不去散播自己的理念,这就别怪这些人类相互之间打来打去的了。”

  “我还是那句话,我才不是什么神呢。”帝空撇了撇嘴,站在悬崖边上眺目远望着风雪笼罩的昆仑山脉:“如果按照我的想法去改造这个世界,那么神州发展与否便全部依赖于我一个人,这没有一点儿活力。”

  再说了,一个人修炼不香吗?干嘛把自己弄得那么忙。

  “如果你是神,那么你就会一直做出属于神的判断,这是正确的判断。然后,引领文明的演化,这不好吗?”

  帝空摊了下手:“你看,这就是我们的分歧了。你们天使主张神引导文明,而我主张留给文明足够的空间,自己发展。”

  天使追深深地看了帝空一眼:“你的想法,有些危险呀。”

  从她给自己的资料中对星空有一定了解的帝空一眼就看穿了天使追的想法,翻了个白眼儿道:“什么叫危险呀,你是不是把我当成那个什么莫甘娜的堕落自由的想法了?”

  天使追没有说话,而是紧紧地盯着他。

  帝空头疼的摸了摸额头:“唉,你这傻妞,看来今天不给你解释清楚,你非得砍了我不可。”

  “知道就好,赶紧给我个解释!要不然,剁了你!”说着,天使追还拿出了烈焰之剑,装模做样的看了看帝空的脖子,装作要砍的样子:“还有,别叫我傻妞!”

  “虽说吧,你这根带刃的棍棍连我的皮肤都看不破,但是砍到身上毕竟挺疼的。”帝空伸手碰了碰烈焰之剑的剑锋,不顾天使追那越来越危险的眼神在上面弹了弹,这才说道:“我并不赞同莫甘娜的那一套。在我看来,绝对的自由只会滋生罪恶。顺便说一句,这个世界上也不会有绝对的黑暗。你呀,有空真该看看我们地球的一些作品。”

  “嗯?比如呢?”

  “比如,孔孟老庄的一些作品,好好升华一下你的思想。”

  天使追白了他一眼,站了起来:“我饿了。”

  帝空愣了一下,摸了摸自己的肚皮:“说起来,我都睡了五百年了,也挺饿的了。走,找个地儿饱餐一顿!”

  说着,他也不管天使追是否反对,一手搭在了她的肩上,带着天使追消失在了原地。

  ————————————————

  一顿饱餐之后,两人沿着秦淮河两岸慢慢散步。看着四周的灯火辉煌,帝空那颗孤寂的心也温暖了许多。

  月上枝头,秦淮两岸,华灯初上。

  看着四周那些在灯火的照耀下纸醉金迷的凡人们,天使追突然问道:“你接下来有什么打算吗,继续就这么守着地球星?”

  虽然帝空没有说发生了什么事,但天使追能感觉出来,他变了,变得有些不一样了。如果说之前的帝空狂放霸气,那么现在的他,便有些沉稳内敛了。虽然本质依旧没有改变,但确实有些不同了。

  除此之外,他的身上还有着浓浓的悲痛以及,以及一些孤寂,似乎失去了什么。

  帝空愣了一下,眼睛中满是迷茫。地球星现在有悟空在,自己好像没那么重要了。

  “要不要跟我一起离开这颗星球看看。宇宙中还有那么多的文明,不去看看,你不觉得有些亏得慌吗?”

  “这……”帝空有些迟疑。

  他不知道该怎么形容自己的情绪,有些,有些畏惧吧。毕竟他在这颗星球上生活了几千年了,猛然间换一个陌生的环境,实在是有些……额,不习惯。

  “你或许可以去了解了解其他文明,这样万一有一天地球星遭到入侵,你也能有个心理准备不是?”天使追继续说道。

  帝空怔了怔,两手一摊道:“好吧,你说服我了。等我和悟空说一下,安排好之后,咱们就离开。”

  天使追嘴角一勾,露出了一些笑容……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