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传统武侠 炼毒心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八章 劫匪

炼毒心 断端 2718 2019.01.12 05:10

  二人走至一僻静山脚下停住了脚步。孟浩轩对着绿树成荫的山上放眼望去,不由感叹:“川蜀之地果真是山水秀丽啊!”

  身边唐抒弦自豪说道:“那是自然!不仅是山水风景好,我们四川妹子也是出了名的漂亮呢!”

  孟浩轩假装一愣,说道:“是吗?我来四川这几天,倒是一个美女也没看见过啊!”说完一脸的坏笑。

  唐抒弦也知孟浩轩在挖苦自己,叹了口气,说道:“哎!呆子的眼睛不好使。怕是只知道家里的老母猪漂亮!”

  孟浩轩又道:“谁说的啊?我大哥说我眼睛厉害着呢!”

  “你一会功夫提了多次你大哥了,你大哥到底是谁啊?听起来好厉害似的!”唐抒弦问道。

  孟浩轩也学着唐抒弦高傲的样子,抬头挺胸大声说道:“我这位结拜大哥可厉害了,姓杜,江湖人称‘银杏先生’的便是。哎!只是不知他现在安危如何!”

  唐抒弦听后颇有些惊讶,问道:“这银杏先生的确是在江湖上赫赫有名的,我听我爹他们也提过。好像和我家还有些渊源。你可别为了给自己脸上贴金,吹牛骗我啊!”

  孟浩轩当下便将自己如何遇见杜应行,如何共同退敌,结拜成兄弟的前因后果告诉了唐抒弦。只是那朱鹮图,本已说到了嘴边,但还是暗生了个心眼,未告诉唐抒弦图在自己身边。只说杜应行还必然力保此宝不流入异国他乡。

  唐抒弦听完道:“银杏先生夸你有天赋,那自然是不会错了。我爹也常说,习武之道,尤其是我们的唐门炼毒之道,天赋更是要紧!”

  顿了一顿,脑中似是回想了一下父亲的原话,想周全了又眼珠一转,便装成长辈的口吻对孟浩轩道:“我们唐家的炼毒功夫,讲究的是嗅觉与味觉的天赋。为师给你举个例子:一群人一起学做菜,第一种聪明的人一学便会,很快就能做出可口饭菜来。而第二种天资稍差的,第一次烧糊了,第二次做咸了,可做了十次、二十次后,终究也能有些小成。最怕的是第三种人,怎么都做不好饭菜。因为他压根就不知道什么是好吃的饭菜,在他看来只要是煮熟了,味道都大同小异。这样的人,即便下百倍苦功,再有名师指点,此生也难成一好厨子!”

  说完眨了眨眼睛,望向孟浩轩,问道:“能明白我的意思吗?”

  孟浩轩看着唐抒弦长长的睫毛随着眼睛一起忽闪忽闪,笑着答道:“唐大师解释习武天赋一事,深入浅出,言简意赅,不论是满腹经纶的大学士,还是目不识丁的山野村夫,都能一听便可会意。在下佩服佩服!”

  唐抒弦也嫣然一笑,道:“你这嘴,也比说书先生都厉害。好了,现下正经教你使暗器。你可记好了,我们唐家的暗器共有‘弹,洒,挥,掷’四个手法......”

  正说着,忽听有杂乱的马蹄声从山坡传来,越走越近,不一会儿,便来了十余个人马,停在孟、唐二人跟前。

  领头一彪形大汉,膀大腰圆,一脸络腮胡子,高声大笑着说道:“小六子眼神不错啊,果然是有两个小孩儿在我们山下驻足。”

  那被称作小六子的尖脸壮汉翻身下马道:“老大快看,这小姑娘长的可是十分带劲啊!”

  络腮胡子大汉便是老大,他定睛一瞧,立刻又邪魅笑道:“哇哈哈!还真是!兄弟们都听好了,把那小子身上的财物都带上山去。这小姑娘给我绑上山,可不许伤她一分一毫啊!晚上兄弟们一块玩她!哈哈哈!”

  唐抒弦听后,也不理睬这群山贼劫匪,转头对孟浩轩道:“没有活物,倒也不好教你。正好这些人可做活靶子,我将暗器四样手法一一打出,你可看仔细啦!”

  说完俯身随手从地上随意捡起了一把碎石子,扣了一枚在右手大拇指与中指之间,道:“大拇指做架,将力道灌于中指,便是‘弹’字诀!此招出手隐蔽,敌人往往都还不知道你在使用暗器。”

  话音刚落,指尖小石子已激飞而出,“砰”地一声,射在了那老大的左眼上。那老大似杀猪般厉声尖叫,跌下了马来,鲜血从捂着眼睛的之间涌出,原来眼珠子已被小石子打碎。

  不等这些人反应,唐抒弦右手拇指又扣一枚石子于掌心,道:“内力传至手腕与前臂,前臂迅疾挥出,将暗器打出,便是‘挥’字诀!”说完右臂齐胸,稍稍往前一甩,小石子已飞至那叫做“小六子”的劫匪面门,打中其口,口中门牙尽碎。

  打完这枚石子,唐抒弦道:“记着,用‘挥’字诀时,前臂动作要快,幅度不可太大,不然敌人就能看出你要发暗器,便有所准备了。”

  策马停在后面的一中年汉子,乃是劫匪中的老二,此刻见唐抒弦眨眼间已打倒己方两人,心中极为诧异,赶紧抽出腰间虎头刀,策马向唐抒弦冲来。

  唐抒弦却面不改色,又道:“‘掷’字诀简单,抡圆了膀子将暗器扔出去便是。这招适合对付武功不高的喽啰。”说完便握了一块较大的石子,侧身举臂扔向了那策马而来的劫匪。

  可怜这劫匪,连叫唤都没叫唤一声,太阳穴便被大石子洞开,脑浆迸出,倒地身亡!

  孟浩轩看在眼里,心中暗道:“饶是唐抒弦年纪尚小,内力不足,不然这石子必能贯穿脑壳而出!”

  其余劫匪见状,皆进退两难。有胆大的,已抽出兵刃,欲与唐抒弦决一死战。也有些个胆小的,或迈开了腿,或调转了马头,逃上山去。

  唐抒弦走上前一步,道:“最后是‘洒’字诀,只求打击面广,不必太过追求精准。适用于敌人人数众多,或是敌人闪躲身法较快的。”

  说完便将左手中剩余的石子尽数洒向了哪些未逃走的劫匪。

  一瞬间有五人倒地,个个满地打滚,哭爹喊娘!还剩下三名劫匪,想来也是小头目,呆立在原地,不知所措。

  用完了石子,唐抒弦道:“看这些贼人都心狠手辣,要不是我们会武功,今天我便......”说到此处,不好再往下说了,顿了一下,续道:“不能留他们性命!”

  说完从怀里取出一亮银色钢管,手腕一甩,那钢管又陡然变长。孟浩轩这才瞧明白,原来唐抒弦拿出的是一根九节鞭。

  只见唐抒弦身法极快,倩影一闪,便已到了那三名劫匪一臂之距。手中银鞭起舞,如灵蛇出动般,第一招便打在了右手旁的劫匪脑门上,“啪”地一声响,那劫匪应声倒地归西。

  剩余两名劫匪赶紧各自用刀格挡银鞭,只是唐抒弦的银鞭舞地实在太快,招式灵动,让人无法捉摸鞭子的落点。二劫匪只能拼命举刀护着脑袋,挡了三五招后,一人肋骨便被击断了三根,另一个左肩已被打碎,都疼的躺倒在地,哭求饶命。

  唐抒弦撇下了他们,走到那方才被打瞎眼倒在地上的老大身边,厉声道:“你想侮辱姑奶奶?”

  不等其做声,银鞭扬起,猛力一击,打碎了这老大的天灵盖。

  剩余几个未死的劫匪,都不敢再动。人人跪在了地上,磕头求饶。

  唐抒弦道:“念你们都还个个正值年轻,家中必然还有父母要赡养,以后改邪归正,便饶了你们性命!”

  群匪赶紧磕头重谢,立誓不敢再打家劫舍后,才相互搀扶,缓慢站起,一瘸一拐地退了开去。

  唐抒弦转过身来,笑盈盈弯着两只大眼睛,走向孟浩轩,银铃般的声音问道:“怎么样?师父的武功厉害吧?”

  此刻她只道劫匪都已四散走开,身后毫无防备。不料方才那被打碎门牙的“小六子”却心中另有计较,想趁唐抒弦不备,杀死了她,剩下那少年从未出手,想来不会武功。杀光了他们,好再聚集兄弟,继续占山为王。此刻几个当家大哥都已死了,以后自己便能做了老大。念及于此,便暗自提着长枪,朝唐抒弦背心扎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