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武侠 武侠幻想 龙门镖行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镖行天下(一)

龙门镖行 墨雪寒江 3932 2019.03.20 22:25

  女总旗将手从欧阳子卿手中挣脱:“如此说来,龙天星是既护镖,又盗镖咯?”

  欧阳子卿忙解释道:“自然不是,我二人只是在房梁听一护卫说破解密道的方法,便想一探究竟,本来龙天星也只是想要杀淘掌柜,但到了宝库却发现了那黄纸秘密。”

  “什么?你说他要杀淘掌柜?”

  “是,其实很早以前龙天星就得到密报,说淘掌柜、唐大财主和那倭寇授受,互通财宝,本想掌握线索,但苦无收获,后又得知淘掌柜要对吾皇不利,却毫无证据,便想着干脆一刀杀了,以除后患,不曾想却在宝库得到了通敌弑君之罪证。这些都是次日龙天星告知我的,总旗还有什么想要知道的吗?”

  这些让凌石头越来越糊涂了,难道这是真的?

  女总旗将刀架在了欧阳子卿的脖子上:“你若敢骗我,你和你的朋友都要死。”

  说完后将刀往上一扬,便转身而走,那些锦衣卫押着那些证人,都跟着她往大门外行去,而镖行所有人都一屁股坐在地上,将囤积良久的郁结之气吐了出来。

  凌石头望着那女人走远了,赶紧跑到欧阳子卿边上:“这到底是为什么啊?”

  欧阳子卿望着地面,一时不知自己做的到底对还是不对:“如果那晚的黑衣人不是龙天星,那么他,就推脱不了运送弑君密信的罪责,也就是等同弑君叛逆之罪,但如果那晚是他,又同样面临偷盗自己雇主镖物的罪责,大明首席镖头监守自盗,这意味着什么,你必须要明白……”

  凌石头皱着眉头,仔细的想了想,好像还真是这样,那欧阳大哥这么一说,或许真的能给龙大叔脱罪,不过那女总旗的前后态度,为什么总感觉哪里不对呢?

  欧阳子卿拍拍小石头的肩膀:“不用多想了,只要是对大家都有利的故事,那就是真相。之前那锦衣卫校尉跟我说,要带我去龙门镖行,难道这儿就是的吗?还有这满地的尸体是怎么回事?锦衣卫干的?”

  方大永从地上连滚带爬的跑过来,一把搂住欧阳子卿,然后就往房里拖,最后又对着身后摆摆手打信号,大掌柜林绮遥立刻带着镖师开始对那些票号小厮搜起身来……

  而凌石头一边摸着脸,一边想着之前的种种:“那女魔头到底打了我几巴掌来着?这么喜欢打人脸,长得再漂亮也不会有人要你的,哼!”

  “阿嚏~!”十里开外的驿站中,锦衣卫女总旗揉了揉鼻子:“你们立刻快马加鞭的赶到刑部,就说龙天星里通外邦,弑君之案,是冤案,必须把审判权交给我们锦衣卫,如果不给,那就抢,只要别碰到刑部尚书,怎么样都行。”两校尉持刀拱手,领命便骑马而去。

  “玲珑姐……”

  “叫我总旗大人!”

  “是的~总旗大人,之前那胖子到底是什么案底啊,你那么一说,他立马就怂了。”

  “不知道,当时是诈他的,你们啊~都学着点,锦衣卫是用脑子拿刀的……不过,看那胖子的反应……嗯~~你去盯着那龙门镖行一段时间,有什么异动,马上告诉我,如果是谋逆,直接杀了再报……”

  “是!~”

  欧阳子卿被方大永带到了内堂,方大永将自己心爱的龙井泡了一壶给他喝,一脸堆砌的笑容,完全不像刚刚经历过生死。

  他一边倒茶,一边感叹:“外面那些人怎么死的,就不用再提了,说多了伤心啊,我们还是聊聊合作的事情吧,之前有个叫破浪的捕快,他来这儿送了一封您亲自书写的信,我收到了,很是感动啊,一趟官镖能赚二十两,不容易啊……”

  欧阳子卿呵呵一笑:“我知道方大当家是觉得少了,我能理解,像一般的票号,押运一万两银子,从河南府到西安府,近九百里地,会给镖行三百到五百两酬劳,如果走险路,最高有两千两的酬劳,而现在朝廷的官镖赏金只有二十两,不是因为朝廷不愿意花钱,而是这钱到你手上,就只有这么多。”

  欧阳子卿的话说的已经很漏骨了,不适合再说的更细,方大永也不是吃干饭的,这道理他懂,但要做押镖的营生,没有朝廷的脉络关系,根本玩不下去,所以很多镖行宁愿不赚钱,也要去给朝廷当车夫,遇到天灾或者人祸,权当倒霉,还要赔偿同样一份价值的镖货还回去。

  方大永叹息一声之后,依然保持笑容:“我明白,欧阳捕头是个实诚人,我方大永也不是不明白这中间的道理,只是……这么说吧,我们已经两年没有走镖了,我们的镖师现在都在混其他的营生,如果接下这一单,就怕有了什么事,最后都要玩完啊。”

  欧阳子卿的眉头逐渐紧锁,他不明白那龙副镖头为什么非要让小石头来这里当镖师,为了历练?还是为了其他呢。

  欧阳子卿站了起来,拱手行礼:“方大当家的意思,我知道了,但朝廷的押运官引已经下来了,当时捕快破浪给你们的契约,你们也签了,如果你们单方面毁约,我只怕…………”

  方大永一直怕的就是这句话,他当时是真的不想签,但二十两这个数字,他们是需要的,毕竟那时候还没有和中兴利票号闹翻,现在来的人都死了,就算让锦衣卫背锅,也估摸着没有票号愿意再借钱给他们,镖行的资金链如果断了,就没有信用担保金,那些商户肯定不会敢让他们来押运自己的东西,横竖这镖行都要完。

  看着方大永坐着生闷气,欧阳子卿又说道:“如果这单成了,我去劝说几个票号给你们借贷信用保证金。”

  方大永立刻弹了起来:“成交!”这胖子等就是这一句。

  欧阳子卿是一阵接一阵的苦笑:“你说那龙镖头到底看上你们什么了呢?”

  方大永才不会去理会其中的嘲讽,现在他要做的就是弄一套家伙事回来:“欧阳捕头,镖旗和镖车,咱可以自己做,但那朝廷认证的匾额和镖印还在当铺里呢,那个自己做是犯法的……”

  欧阳子卿发现最近的运程一直不大好:“我以个人信用去票号给你借钱吧,多少钱能拿出来?”

  “那时候十两典当的,现在两年了,要三百两……”

  “你们还是继续干自己的副业营生吧!”欧阳子卿拔腿就要走……

  “不不不……捕头,你别走,我们这不是没办法吗……”方大永又变成了一脸愁容。

  “子卿,你们这是干嘛呢?东家,那小厮身上搜到你们的借据了……”凌石头和一众人都挤了进来。

  欧阳子卿睁大眼睛看着胖子:“你还欠人钱呢?”

  方大永双手朝上抖了抖,表示自己的无奈:“捕头大哥,人家票号也倒闭了,这钱不用还了,现在就是说那匾额和镖印在典当行,怎么办呢,三百两,我们就算去打劫山寨,他们也拿不出啊……”

  “打劫山寨,亏你想的出来,小石头,我跟你说,这家镖行太出人意外了……”欧阳子卿将之前的话都说了一通:“我不知道你龙大叔为什么要让你来这儿,但我今天告诉你,留下来只会让自己玩完。”

  凌石头挠挠头说道:“这种经商的事情我也不懂,难道真的没办法了吗?”

  欧阳子卿嘲讽着说道:“就算日昌盛票号的雷老板亲自来了,也解决不了这儿穷的问题。”

  “日昌盛?大明第一票号的那个?你说他们的钱都怎么来的呢,大明首富雷万钧,就连东西厂的两位督公,还有锦衣卫的林指挥使,都要给他三分面子呢。”周子丹若有所思的想着。

  “如果雷老板每个月都给你钱,你也会给他面子的……”莫辰秋嘲讽道……

  众人都尴尬的笑了笑,也算是无奈之下的一种心态调节吧。

  凌石头却眉头紧锁,忽然说了句:“如果我们每个月都给他钱的话……他会给我们面子吗?”

  欧阳子卿疑惑的看着凌石头:“你说什么?”

  凌石头忽然笑了出来:“是了,如果我们每个月都给典当行钱的话,他会不会卖个面子给我们,将印章借给我们用呢?这一单不是赚二十两吗?就给他五两,对于他来说,我们白给他,他没有道理不要,我们也不用将那印章拿走,就放在那。”

  方大永好像听懂了,一拍脑门:“是是是!如果他还希望以后继续分钱,就必须拿钱给我们去扩张生意!比如将牌匾和印章还给我们……就当他给了我们二百两……小石头,你可真是个人才……”

  凌石头有点不好意思了:“这是刚才听他们说的,不是日昌盛他们正在干的吗……”

  欧阳子卿也明白了:“妙啊,再加上这是朝廷的营生,他典当行不可能不信的。”

  而所有事情就像他们谋划的一样,到了典当行,将全盘计划说了一通,那典当行的乔掌柜也不傻,白给五两,而且不把典当的东西拿走,又有朝廷撑腰,有啥好怕的,就算临了什么都没落着,至少在朝廷的眼里,自己的典当行是配合过的。

  方大永在官引上盖了镖号印,整个流程的第一步算是走完了,接下来就是制作镖旗和镖车,以及绣制镖服,那都不是难事了。

  “娘,你说我们的镖威怎么亮呢?”方凝雪靠在林绮遥身边看着她娘缝制镖师和趟子手的衣服。

  林绮遥看了看天空,又望了望手中的穿针线:“嗯……以前的镖威是~~龙门镖行,三山五岳聚明堂,承拜天子赏恩赐饭,各路豪杰富禄安康……现在不比从前,叫不得了……这趟还是偷镖比较稳妥……”(偷镖:安安静静的偷偷押镖)

  数天后,基本准备的东西都有了,尚差干粮,凌石头和方凝雪在欧阳子卿的陪同下,在市井中采买物品,走着走着又到了说书摊……

  各位看官,今儿要跟你们说的千百年老字号,其名曰:龙门镖行

  正所谓:龙门石窟万古存,镖行天下第一城

  说的就是诸位脚下踩的河南府,那这老字号是多咱时候的事情呢?大唐,德宗年间,那时驿站遍天下,沿路物资给养是连绵不绝,河南府出了一个名号:洛阳镖的商人,北方地区足二十多个州的驿站,那粮食都是他供应的,虽听闻是朝廷某些权臣拿了好处,但这人的人品着实优良……

  后来大唐亡了,有这朝廷背景的洛阳镖后代都不知所踪,这事儿啊就这样过了三百年,也就是到了大宋,徽宗年间,那时的江湖豪强林立,各自为战,就连那朝廷高官的生辰纲,也是说抢就抢,一点儿都不含糊啊……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