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仙侠 古典仙侠 青葫剑仙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十章 闻香寻踪(二合一,除夕快乐!)

青葫剑仙 竹林剑隐 5420 2020.01.24 10:17

  屏风城外。

  在野外的一条古道之上,此刻正有三个蓝衣男子并肩而行,时不时的还回头向四周张望一下,好像在寻找什么。只是任他们如何警惕,也没发现身后不远处,还跟着一个灰衣少年。

  这少年自然便是从酒楼尾随而至的梁言了。

  他本想直接上去找这几人询问,但又怕太过唐突,引起他们的反感,到时候适得其反就不妙了。于是决定暗中跟踪这几人,等找到闻香宗可以主事之人,再现身相见。此事毕竟攸关他的生死,可以说再小心谨慎也不为过的。

  梁言在后面跟了半天,忽的眉头一挑,低声自语道:“果然有猫腻!”

  就在他这话出口不久,走在前方的三人也停了下来。不是他们不想走,而是在他们面前横着一匹马,马上坐着个十一二岁的小女孩,两只标志性的冲天小辫,一身绿衣,手里拿着个糖葫芦,正不怀好意的盯着这三人。

  正是之前在玉缘阁抢先一步买走字帖的女童。

  那三人朝女孩打量了下,中间一人开口问道:“哪来的小娃,何故阻拦我等去路。”

  那女孩张口咬下一颗糖葫芦,一边在口中嘎嘣嘎嘣的嚼着,一边鼓着嘴巴,含糊不清的说道:“打撸(大路)朝天,过走(各走)一边,我爱走哪,走哪!”

  左边那修士露出恼怒之色道:“小辈,我看你是活得不耐烦了。立刻过来恭恭敬敬的给爷爷们磕上三个响头,或许还能饶你一命!”

  女孩将嘴里的糖葫芦咽下,一脸惊奇的说道:“怪了,我是练气二层,你也是练气二层,何来小辈一说?你们几个废物,修了这么多年的道,还跟我个小孩一般境界,羞也不羞?”女孩边说边用手刮着脸,摆明了在戏耍他们。

  “你!”左边那修士好像还要再开口说些什么,却被中间的修士伸手拦下。

  “师弟莫要动怒,与这黄口小儿作什么口舌之争?直接杀了便是。”

  梁言在后面听得眉头一皱,虽说修士之间打打杀杀实属正常,可对方不过一个孩童,这几个修士一言不合便要取人性命,实在有些凶残。

  “没想到这闻香宗的弟子如此霸道,怪不得卓师兄下山前叮嘱我,其门内多为旁门左道,不太好打交道的。如今看来岂止是不太好打交道,简直可以算是嗜杀成性了。”梁言心中暗道。

  “呵呵,三个大男人围攻我一人,果然够无耻,不过这也符合你们的作风。姑奶奶便在此,你们一起上吧。”女童说完大咧咧地往马背上一躺,居然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

  三个修士互望一眼,只听中间那人低声喝道:“动手!”

  其他两个修士得令,纷纷动手掐诀,在掌心处凝聚出一团火焰,似乎是五行术法中的火球术。而中间那人则在指尖凝聚出一抹金气,应该便是五行术法中的金锥术。

  金火二气一者锋利,一者狂猛,在五行精气中都属于霸道类型的。不同于水土木三气,可以说是一出手便无回旋余地。

  这三人摆明了不想给女童生路,一出手就要人命。可那女童依旧靠在马背上,头枕双手,怡然自得。似乎对三人所作所为半点不放在心上。

  噗嗤噗嗤几声,怪事发生。

  那聚火的两个修士手上火苗熄灭,那聚金的修士手上金气消散。三人不约而同的发出一声惨叫,头上汗如雨下,居然疼得就地打起滚来。

  “妖女!你对我们做了什么?”其中一人咬牙怒吼道。

  “嘻嘻,化灵散的滋味不好受吧!”

  女孩笑嘻嘻的从马背上跳下,一边拍手一边道:“妙啊,让你们用法术打我!这化灵散不催灵力还好,一催灵力立马发作,这下痛不欲生可不能怪我哦!”

  她说着走到一个修士面前,抬起一只赤脚踩在他头上,怒道:“你还想用火球烧我?让你用火球烧我!让你用火球烧我!”边说边用脚狠狠的踩在他头上。

  那修士身中化灵散,一身修为使不出半点,此刻丹田内又犹如刀绞,只能像个普通人一样在地上打滚闪避。

  女孩踩了一阵,似乎还不解气,又走到另一个修士面前,同样用脚去踩他,口中怒道:“让你用金锥戳我!让你用金锥戳我........”

  这一幕变化太过戏剧,梁言在后面看得哑然失笑。看来他之前观察得没错,这女孩在酒楼内必然对他们的饭菜动了手脚。

  只是其下毒手法太过诡异,饶是以梁言六识之敏锐,也只看到她袖口微微抖动了一下,至于到底是如何投毒的,连他也不得而知。

  不过这三人乃是闻香宗弟子,他们的生死梁言虽不在乎,但毕竟还要靠他们找到闻香宗主事之人,事关自己小命,由不得他不出手相助。

  那女童踩过一阵,又从储物袋中取出一柄小锤,一脸坏笑的看向地上三人,似乎又想出新的整治他们的方法。

  然而还不等她下一步动作,忽然眼前一花,只见一个灰衣少年如大鸟归巢般悠悠然的从天而降,刚好落在她和三人之间。同时大袖一挥,一道金光闪过,那地上三人渐渐不再抽搐打滚,居然一瘸一拐的从地上慢慢爬起,虽然仍是冷汗直冒,但却已经不再疼痛呻吟了。

  梁言用佛门神通替他们镇守心神,虽可免去疼痛之感。但化灵散的功效却不是一时半刻能解的。此时那三个修士虽然不再疼痛难耐,可丹田内仍是空空如也,半点灵力也无。

  噗通噗通,却是中间那个修士跪下给梁言磕了两个响头,忙不迭的说道:“多谢道友相救,他日若有机会,我等必当涌泉相报!”

  他说完便拉起旁边两个修士,急匆匆地向大路另一边逃去。

  “我报你个锤子!”

  小女孩怒吼一声,将手里的小锤祭出,朝着那三人砸去。那三个修士眼下充其量不过是身强体壮的普通凡人,如何吃得住这小锤一击。

  梁言眉头一皱,隔空一掌推出,一鼓无形气劲向四周散去。气劲虽然无形无色,但他脚下的青草却一圈接一圈的倒伏在地,竟然以他为中心呈一个圆饼状向四周飞快扩散。

  倒伏的青草一开始只是以梁言为中心的小圆,眨眼间便扩散到数丈方圆。

  砰!当圆圈的外围扩散到小锤下方时,发出一道撞击声响。接着就看见小锤倒飞回去,落在地上滚了几下,便再也不动了。

  “你干嘛放跑那几个混蛋?”女孩愤怒至极,两只冲天小辫立的笔直,一手叉腰,一手指着梁言质问道。

  梁言自然不会跟她说自己要跟踪那三人,只是双手背在身后,故作高人姿态道:“咳咳,小朋友,得饶人处且饶人,做人留一线,日后好相见啊......”

  “我饶你奶奶!”那女童根本不等他说完,又从储物袋中取出一根棒槌,手中掐诀朝着梁言扔来。

  梁言眉头微皱,又是一掌推出,将棒槌弹飞老远。

  他并未催动天机珠,甚至还刻意将练气五层的修为显露出来,就是为了让这女娃知难而退,谁知那女娃根本没有被他唬住,眼见两件灵器都被梁言轻松打飞。居然张牙舞爪的亲自朝他冲来。

  “啊啊!本姑娘跟你拼了!”女童一脸怒不可遏,张开一张小嘴,露出满口白牙,竟似要扑到他身上啃咬。

  梁言眉头更紧,他并非残忍嗜杀之辈,从修道至今,虽说手上人命不少,但皆是对他有所敌意甚至想要杀害他的人。如今面对这小小女童,虽然她是一副打生打死的样子,可毕竟自己坏其好事在先,倒不太好对其下手的。

  眼见女童冲到近前,就要朝他身上扑去。梁言无奈,只能将袖袍一拂。一股柔和巨力涌出,撞在女童身上,就好像一团巨大棉花朝她袭来,虽然柔软,但却势不可挡。

  女童被这棉花一般的巨力撞得眼冒金星,向后栽倒,居然像一只刺猬般抱成一团,在地上不住翻滚,一下子滚出老远。

  噗!

  几乎就在女童滚出去的同时,梁言身旁忽然传来一阵轻响。接着一股粉色烟雾在他身旁炸开,眨眼间就将梁言全身笼罩在里面。

  那女童如一个圆球般在地上滚了数丈之远,磕到一块石头后才勉强停下,接着挣扎着从地上爬起,脚步虚浮,眼冒金星。

  她甩了甩头,好像才渐渐清醒过来,此时刚好瞧见梁言全身被粉色烟雾笼罩。立刻高兴得跳了起来,叫道:“竹姐姐,你来啦!快帮我整这混蛋!”

  “你太顽皮了!这次回去后不可能再带你下山了。”

  一道清冷的声音传来,只见路边的一颗大树树枝上,正站着一名背剑女子,一席青袍,傲然而立。

  那女童撇了撇嘴道:“我还不是想替师姐出气.....”

  “还敢狡辩!你整天贪玩,不思进取,到现在还是区区练气二层。就你这身本事还要去招惹别人?也亏得你福大命大,居然没给人捅个窟窿出来。”

  女童似乎十分怕她,被其说得脸上一红,吐了吐舌头道:“竹姐姐太凶啦......”

  接着又开心笑道:“那人也不怎么样嘛,还不是被竹姐姐一招搞定,他中了‘散魂香’,只怕现在已经在做春秋大梦了吧。嘻嘻!我要看看他醒来时的表情,跟他刚才的一副臭脸比较比较,到底哪张难看,哈哈!”

  女童刚刚发笑两声,忽听那粉色雾气中传来一个男子的声音道:

  “哦?梁某的臭脸有这么好看吗?我倒想找个镜子自己瞧瞧!”

  背剑女子脸色一变,仓啷一声长剑出鞘。她右手执剑,从树干上飘然滑下,身姿飘逸,速度也快得离谱,眨眼间就滑至粉雾前方,挺剑向里一刺。

  剑上金光大盛,居然蕴含五行金气!

  然而那剑光还未刺入粉雾之中,倒是先从粉雾中伸出一只手来。

  这只手掌五指修长,肤色略黑,最关键的是上面金光环绕,不同于女子剑上的五行金气,这金光古朴大气,隐隐有种宝相庄严的感觉。

  那向前急刺的剑尖,忽然被这手掌握住,好似公鸭掐了颈脖,长蛇打了七寸,剑上的五行金气被一掐而灭,变成了一柄世俗的普通宝剑。

  “你!”

  使剑女子面色大变,可还没来得及惊呼出声,忽见粉雾之中蓝光流转,好似平地起了一阵旋风,竟然将所有粉雾一吹而散,连她自己也被带着在原地转起圈来。

  不过她性格也是刚烈,饶是此刻身不由己,被人反过来用她的宝剑带着她原地旋转,仍是死死握住手中长剑,一副剑在人在,剑亡人亡的样子。

  雾中那人转了一会,眼见毒雾散去,忽的撒手。

  使剑女子突然失去引力,身不由己的倒飞出去,在半空之中还兀自不停旋转,和之前小女孩被推飞出去的样子也差不了多少,只不过一个是在地上打滚,另一个是在半空翻腾而已。

  梁言以“混混功”破了体内之毒,又用“转圆法”散去周身毒雾。看着倒飞出去的使剑女子,忽然叹了口气,头也不回的朝身后一指点出。

  轰!

  一道蓝色匹练从其指尖射出,在身后砸出一个巨坑。那巨坑后面,则站着一个女童,此时正鬼鬼祟祟,探头探脑的举着一柄小锤子,一脸不可置信的看着前方巨坑。

  “出手偷袭还是免了吧,梁某虽不是嗜杀之辈,但也不是打不还手的正人君子,我无意与你们为敌,但若是再三纠缠,可就休怪梁某辣手无情了。”梁言冷声道。

  “你你你.....你背后长眼睛了吗?”小女孩一脸古怪神色的问道。

  梁言只是冷哼一声,并未回答。

  “哼,有什么了不起,臭脸男!有.....有什么事......你......你冲本小姐来,你你你.....你放过竹姐姐!”这一番话说得倒是大义凛然,可惜小姑娘语气中的颤音,和微微颤抖的双腿却暴露了她此刻的心情。

  梁言眉头微皱,心道这女娃真是胡搅蛮缠,当务之急还是赶紧去找那几个闻香宗弟子,他们身上半点灵力也无,应该还没有走多远,现在去追也是绰绰有余的。

  梁言这样想着,抬步就要走人。忽听一声娇叱,却是那名执剑女子好不容易稳定住了身形,此刻正站在地上,用剑尖指着梁言道:“你欺负了小松,就想一走了之吗?”

  梁言不耐道:“是她下毒害人在先,后又出手对付我,我只不过是略作薄惩罢了。”

  “略作薄惩?”

  执剑女子听后怒色更盛,要知她平素最为疼爱这女童,刚才梁言那一推在他自己眼中或许算是“略作薄惩”,可在执剑女子眼中,却无疑是触了她逆鳞。

  她伸手在长剑上一抹,将长剑全身凝成纯金之色,同时双目之中也泛起点点金光。整个人锐气大盛、锋利逼人,和刚才俏丽少女判若两人。

  刷的一声,是少女破空的声音,此时此刻,她整个人就仿佛成为了一把剑。

  如果说在几息之前,她或许迷茫过,或许产生了一点不自信。同样是练气五层的修为,她居然会被梁言一招打飞出去,这足以让她自傲的道心产生残缺。

  但当她化身为剑时,一切又变得不那么重要了,以身化剑,便是走得一往无前的道,即使对面是座擎天泰山,她也要用剑将其捅个窟窿!

  金者,锐不可当也,一往无前当如是。

  梁言叹了口气,周身蓝光大作,居然以空手入金芒,左右划拨之下。那看似锐不可当的金芒被其散尽气势,等到了梁言面前的时候,金光剑影只剩下牙签那么点大小了。

  随着梁言修行日久,这“心无定意法”中的散势法已经练得越发纯熟,所谓“聚散由心”,也不过如此了。

  梁言脚尖一点,向后高高跃起,让过这最后一点剑芒,落在身后的一根树枝上,背负双手冷然道:“道友,再斗下去,可就是要决生死了。”

  那执剑女子还未来得及开口答话,忽听一个声音道:“道友且慢!”

  这声音温润如玉,让人听之心安。梁言转头望去,只见远处一抹嫣红,由远及近,几个呼吸的功夫便到了眼前。却是一位双十年华的女子,一身艳丽红裙,面容姣好,眼神柔和。

  她刚一停住脚步,便对着梁言盈盈一拜道:“多谢公子手下留情!”

  梁言几次三番被她们阻止自己追踪闻香宗的那三个弟子,心中已经渐有怒火。但此女举止端庄,态度诚恳。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用到此处,也是一个道理。

  更重要的是这红衣女子居然有练气7层的修为,梁言自恃神通,虽然不惧,可也不想多事。

  他压下心中那一点不爽,勉强笑道:“手下留情谈不上,只求你们别来找我麻烦。”

  那红衣女子微微一笑,还要再说些什么。岂知一旁的女童却插嘴道:“梅姐姐!跟他废什么话,我看他就是和那些人一伙的。不如我们三人一起并肩上,先把他拿下再说!”

  “住嘴!”

  红衣女子面带怒容,“我看就是平时把你宠惯了,看我回去怎么和师傅禀告!”

  此话一出果然有效,那天不怕地不怕的小女童居然缩了缩脖子,似乎想起什么可怕的事情,一言不发的站到后面去了。

  红衣女子训斥了她一顿,又转头冲梁言说道:“妾身来得稍晚,不知此间发生何事,这中间或许有些误会,可否请道友明言相告?我闻香宗虽不是什么名门大宗,可也不会不分青红皂白,只要道友能将来龙去脉说个清楚,我等不仅不会为难你,还会给你赔礼道歉的。”

  红衣女子这一番话说得大方得体,又软硬兼备。言下意思,只要你梁言解释得清楚,大家真是误会一场,那么就此和解。若是解释不清,可就休怪她们三人联手围攻了。

  她本以为此言一出,对方不是急忙出言辩解,就是准备夺路而逃。谁知此人竟似愣了片刻,露出大惊失色的表情,两只眼睛瞪的斗大,结结巴巴的说道:

  “道友刚才说什么?.....你们是闻香宗的人?!”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