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品质生活时代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22章 存心想整我,我和你死磕到底

品质生活时代 成为简成为爱 2046 2019.11.15 14:44

  正在上班时,办公楼外下起了雨,不大也不小。

  下雨天容易影响人的心情,有人觉得雨中漫步很有情调,有人却嫌雨天出行很麻烦。

  那小吒来到窗前伸出手感受雨水,冰凉冰凉的,却丝毫影响不了她的好心情。

  因为刚才经过财务室的门口时,财务人员告诉她华氏集团的转账已经收到了。

  那小吒忍不住一阵欣喜加万分激动,华总的这一单终于成了,这个华总还算信守承诺,2000大洋的吃饭钱和不可估值的陪笑陪聊总算没白费。

  那小吒满心期待马上要召开的月底销售总结会,今天她终于可以稍稍抬起头了。

  所有的销售顾问齐聚会议室,大家拿着业绩排名表吵吵嚷嚷。

  “小吒,听说你搞定了华氏集团的老总,那可是出了名的老油条,我之前去过华氏集团几次,都被他的女秘书挡在门外了,连我送的香奈儿礼物都不带看一眼的。你是怎么让华总掏钱的?看不出来你还挺厉害的!”李连鹰笑道,眼神里暗自玩味着那小吒的不可捉摸。

  “我之前也和这个华总接触过,吃饭、唱歌、陪酒、聊天统统玩了个遍,就差他妈的……小吒,你是不是上道了?转型够快!”杜一丝不怀好意地揣测道,一张脸堆满了羡慕嫉妒恨。

  “杜一丝,你什么意思啊你?你当初业绩前三、前六的时候,我可丝毫没有怀疑过你什么,你要是不自己说,我根本不会把那种事联想到你身上。你现在怎么这么随便就往我身上扯,难道一个女人做成了难做的单子就一定是用那种方式吗?你听清楚了,我可不是那种人,你要再这么说我跟你急!”那小吒的一张脸气的发红。

  “别生气了,好姐妹啦。我就是和你随便说说,开个玩笑罢了。”杜一丝假意笑道。

  会议室里忽然安静下来,原来是狼总监进来了。

  所有的销售顾问默不作声,有的像在等待一场末日审判,有的则在等待一场盛世狂欢。

  “很遗憾地告诉大家,今天有三个同事要离开公司,入职六个月竟有三次业绩位于倒数后三名,按公司制度直接淘汰,离职手续马上办理。另外对那小吒黄牌警告,过去六个月内两次业绩排名倒数后三名,现在、立刻、马上去训练场。”

  “狼总监,平时只有倒数后三名跑,我这个月不是倒数后三。”那小吒带着一股怒气道。

  “公司要加强对销售人员的管理,从这个月开始凡是业绩位于倒数后六名的一律接受魔鬼体能训练。”狼总监一副振振有词的样子,那小吒看着真恶心。

  “外面下着大雨,跑5000米下来人都病了,还得请假看病耽误做业务。”那小吒继续抗议。

  “执行!”狼总监厉声道。

  “我跑但不是因为怕你,而是你一次次在大庭广众之下羞辱我让我彻底激发出了斗志。你越是这样逼我,我越要发誓冲到业绩前三名,而且是用见得了光的方式做业务。你等着!”

  那小吒冲到滂沱大雨中,一圈又一圈地跑着。

  雨越下越大,眼前仿佛变成了水帘的世界。

  “那小吒,你必须坚持下去。”

  “那小吒,你永远不许说放弃。”

  “那小吒,你值得拥有品质生活。”

  她在雨中跑着,嘶吼着。

  雨渐渐变小了,那小吒只觉得越跑越轻飘。

  她终于晕倒了过去。

  李连鹰早就看不下去了,他抱起晕倒的那小吒往她家里送。

  不知哪个员工往人事部塞了个小纸条,柳建南看到后直接找狼总监理论。

  “狼总监,今天的事是不是做得有点过了?”柳建南不想撕破脸。

  “你当初不是让我好好历练她吗?她是你什么人啊?这么一点苦就心疼了?”狼总监藏起自己想报复的私心。

  “总监说哪里话!我和她能有什么关系!只是万一闹起了劳工纠纷不净给咱们集团找麻烦吗?”柳建南可不敢得罪狼总监,谁让他是集团老总的亲戚。

  “这是市场部的事情,我很忙,还有很多事要处理。”狼总监发出逐客令。

  终于等到下班时间,雨已经彻底停了。

  柳建南驱车前往那小吒家,一路火心火燎。

  快到那小吒家时,他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定睛一看是李连鹰,像是刚从那小吒家离开。

  近在咫尺,无法避开。

  李连鹰朝他招了招手,柳建南只好停下车子。

  “柳经理好!您这是要去——”李连鹰看到了副驾驶位置上放了三箱补品和一大袋苹果。

  “啊,连鹰啊!今天的事我都知道了,我代表公司来看看那小吒。”

  李连鹰边走边纳闷,看柳经理这样子,导航也不开,不像是头次登门,倒是轻车熟路。他们俩什么时候走这么近的?

  柳建南和那父抱着、提着一大推东西进屋。

  “你这孩子,每次来都带这么多东西,这得花多少钱啊!”那父不好意思地说道。

  “这都是我孝敬你们二老的,您和阿姨就安心享受。”

  那父手指了指,柳建南走进那小吒的房间。屋子不大,却收拾得干干净净,墙壁上贴着一张醒目的人生蓝图计划。

  “建南,这到底是怎么了呀!刚才来了个男同事支支吾吾也说不清楚,小吒怎么会淋得这么透?不发烧才奇怪哩!”那母在那小吒的床前小心地伺候。

  “阿姨,都是我不好,是我没有照顾好小吒,您要是难受就怪我好了。”柳建南道,一副看起来很痛心的样子。

  “建南啊,一会儿小吒醒了你来喂她吃药。我要去做晚饭。”那母故意这么安排。

  “老婆子,我去接孟源了。小安也快下班了。”门外的那父冲那母叫道。

  两个老人在门外絮絮叨叨,烟火气十足,像极了生活最普通的样子。

  柳建南对外面的一切不感兴趣,他的眼中此时此刻只有一个人。

  熟睡中的那小吒,脸蛋红红的,长长的睫毛整齐地盖在眼睛上,像极了一个梦游娃娃。仿佛她睡着的时候更像白丝语,柳建南伸出手,轻轻地抚摸那小吒的脸蛋。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