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品质生活时代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16章 感激和爱是两回事

品质生活时代 成为简成为爱 2079 2019.11.09 13:41

  柳建南看向她,眉头一阵紧。

  “出什么事了,哭成这样?方便和我说说吗?”柳建南关切地问。

  “我……姐夫……出车祸了。”

  “别担心,住院调养一段时间就好了。”

  “已经……不在了,我外甥还不到2岁。”想起不到30岁的姐姐那小安,娇小瘦弱做幼儿教师的姐姐,那小吒的眼睛再次被泪水淹没。

  “当务之急,好好安慰你的姐姐,她现在是最脆弱的。”柳建南低声道,淡淡的伤悲之气。

  “我不回家了,我现在要赶去事故发生地,姐姐一个女人是无法面对的。麻烦您送我去汽车站。”

  “我直接把你送过去。”柳建南道。

  那小吒沉浸在悲情中,默然地呆望着车窗。

  姐姐那小安和她的婆家人被事故处理小组安置在一个小酒店里。

  “吒姐,安姐都快……哭死了。”那小远两眼红红地说道。

  “别哭了,振作起来!这个时候你我就是姐姐的坚强支柱,家里还有爸妈需要安慰……”那小吒故作坚强。

  那小安早已哭得没有声音,眼睛像死鱼眼一样,身体也变得僵硬,整个人被一种绝望到死的气息包围着。

  “姐——姐——”那小吒把那小安拦在怀里。

  那小安的婆婆半躺在床上嘶吼,“我……的……儿……我……的……儿……啊,你死了……娘……咋过啊……”

  “娘,哥走了还有我,您可别哭坏了自己的身子,当心血压又高了。”那小安的小叔子孟享成安慰着婆婆。

  整个房间的伤痛令人窒息。

  柳建南和那小吒前去询问事故处理情况。

  “三条人命当场没了,肇事的大货司机已被拘押,我们还正在进行事故鉴定,等鉴定书出来,你们就可以走司法程序了。”处理事故的警官说道。

  “警官,能给我说说怎么走司法程序吗?”那小吒急切地问道。

  “关于民事诉讼和刑事诉讼,这个很复杂,你找个律师委托给律师就行了。”警官忙着其他事道。

  “小吒你不要急,我来找律师,从开始诉讼到拿到赔偿是需要一段时间的。”柳建南道。

  姐姐那小安终于开口说话了。

  “你姐夫夜里11点的时候发短信说已经到新乡了,再有一个小时就能到家,让我先睡不要等他,谁知他发完短信不久就出事了。”

  泪水已经渍得皮肤生疼,那小安一副生无可恋的样儿。

  那小吒拿毛巾轻轻擦着那小安的脸,道:“姐,你还有爸、妈、小远和我,我们一起面对。”

  “安姐,你喝点小米粥吧,你都一天没吃东西了。”那小远心疼地说道。

  几天后的一个晚上,按姐夫孟大明老家的习俗,这个年仅33岁的老销售,曾许诺带给姐姐一世安稳的男人就永远沉睡在了黄土里。

  那小安也仿佛跟着死了过去。她带着孟源开始长住娘家。

  那父、那母整天愁云密布。

  家里也开始死一般的寂静,生怕哪一句话触碰了那小安的伤心之事。

  柳建南找了一个厉害的律师接了孟大明的案子,并配合律师进行各种取证。

  那小吒深知柳建南这段时间对那家的付出,她感激万分,心里也有一种说不清的感觉在不断生长。

  “今晚有空吗?想请你吃个饭。”那小吒一家想答谢柳建南,结果柳建南好久都没有回复。那小吒一打听才知道柳建南住医院了。

  “今天上午刚做的阑尾炎手术,我昏睡了整整一天,现在好多了。”柳建南面无血色,有气无力地说道。

  “我给你削个苹果吧!”那小吒淡淡一笑。

  “今天不能吃任何东西,喝点水可以。”那小吒忙起身去倒水。

  “你看看你,三十好几的人了,一点都不知道照顾自己,忙到现在连个女朋友都不找,一生病住院还得我这个做大姐的从老家赶来照顾你。真是造孽啊!”一个咋咋呼呼的中年妇女端盆水来到柳建南身边,拿起毛巾擦洗柳建南的手。

  那小吒站在床一侧,默默地看着。

  柳大姐一个抬头才注意到那小吒的存在,一看是个漂亮的大姑娘,忙开口道:“呀,姑娘,咋称呼你哩?”

  “大姐,那是我的同事那小吒。”柳建南低声道。

  “中,中,那你们先说会儿话,我饿得心慌我要到楼下买几个包子去。”柳大姐满脸堆着笑,晃着满身的肉离开了。

  “这段时间为了我们那家的事辛苦你了,我爸妈一直想要邀请你来我家吃顿便饭,没想到你又住院了,看来只能改天了。”那小吒递给他一盘热水泡过的苹果块。

  “最近的业务做得怎么样?这个月又快过半了。”柳建南问道。

  “不会被扫地出门了!前天一个客户一次性就刷了200000元的单子,我还纳闷都没怎么费劲他就交费了。想想做业务也没有那么难,我现在比之前有信心多了。”那小吒笑道。

  “看好你!一定会越来越好!”柳建南道。

  “这段时间你为我姐夫的事情来回奔走,往里面贴了不少钱,这张卡里有10000块钱,你拿着。我不能让你花时间花精力还要往里面贴钱。当然,你对我家人的付出是无法用金钱来衡量的,这10000块钱也仅仅是我的一点心意,我不想欠你太多人情债。”那小吒递给柳建南一张卡。

  他挡住了她的手。

  “跟我谈钱就见外了,我说过你是我生命中很特别的一个人。我之所以帮你是因为……一直没给你说是怕吓到你,想给你更多的时间了解我。”

  “柳经理,我还有些客户要打回访电话,改天我再来看您。”那小吒匆匆离开。

  夜已深,恒达大厦却灯火通明。

  “小吒,还在打电话呢?有用吗?”杜一丝一身黑色洋装,背着一个闪着金光的链条包。

  “你好厉害啊,一丝。上个月就拿到了业绩第三。”那小吒笑道。

  “我和你不一样,你好歹还有自家的房子住,有爹妈陪在身边,我可是来自偏远的农村,如果不发了疯地干,我怎么能在寸土寸金的大城市立足呢。哎,说多了都是泪。我先走了。”

  杜一丝的玲珑曲线格外扎眼,一身的时尚装扮早已看不出刚入职时的土气和庸俗。

  她似乎已经把那小吒远远地甩到身后了,那小吒低下头继续研究客户资料。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