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品质生活时代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40章 我还记得我的初心

品质生活时代 成为简成为爱 2056 2019.11.28 06:46

  办公区里像以前一样忙碌,但是人来人往中已经看不到熟悉的人了,李连鹰主动离职去了世嘉集团,走的时候狼总监再三挽留他。他笑着说道:“在这里一切都是看数据,现在脑子里装的都是阿拉伯数字,再没有其他想法,生活不该是这样,我想过正常人的生活。”

  李连鹰走后三天,杜一丝也提出了辞职申请,狼总监在办公室里和她大吵。

  “你抽什么疯?受李连鹰影响了吗?不干这一行,你还能干什么?”

  杜一丝抽了狼总监一个大嘴巴。

  “知道我这一年是怎么熬过来的吗?你为了赚钱,你心里也只有钱,不惜牺牲我的一切,你让我和其他女销售走上一条不归路,你会遭报应的。”

  杜一丝歇斯底里,声音传到办公区,大家听得清清楚楚。

  狼总监还了她一个大嘴巴。

  “疯婆娘,这种事就是一个愿打一个愿挨,你若不同意,谁会强摁你的头?都是你们自己欲望太大,能力匹配不上野心却又想贪图享受,都是你们自找的,不想干就滚蛋!”

  杜一丝随手抓起身边的文件夹、书籍朝狼总监砸去。

  “滚出去!”

  杜一丝就这样消失在大家的一片惊愕中。

  人群不久又恢复了平静,办公区里照旧忙碌,好像什么都没发生似的。

  那小吒站在玻璃窗旁边往下看,直到什么都看不见了她才回到自己的座位上,她就这样目送了李连鹰和杜一丝的离开,以后就剩她一个人在这里奋战了。

  说好的一起奋斗一起发财,却不过两三年的光景一切都改变了模样,唯有她还记得自己的初心,自己的梦想。她绝对不会打一辈子工,她一直都在积蓄实力,就为等待一个机会腾空而起,改变自己的阶层命运,过上有品质的生活。

  她朝着狼总监的方向望了望,心里道:与狼共舞那是迫不得已,眼下唯有忍耐再忍耐。

  快下班时,柳建南给那小吒发去短信。

  “老婆,今天晚上可不准加班噢!你爸妈说了今晚的家庭聚会不能迟到。给小远孩子的满月礼我已经买过了。咱们还是在老地方见。爱你哦,老公!”

  那小吒看完短信不禁感叹道:柳建南这个老公自己算是嫁对了,自己忙起来很多生活琐事都无暇顾及,他却超级细心,一件一件都办的妥妥当当,就像自己的一位生活秘书,不知帮自己解决了多少生活麻烦。

  一路疾驰终于到了那家门口,那小吒拍门的动作轻柔了很多,生怕惊醒了刚刚满月的小侄子腾腾。

  那母一脸悦色地开门,小声道:“丹丹和孩子都睡了,先别进去看他们了,省得惊醒他们娘俩。”

  “呦,妈,瞧你心疼的,我吃醋了啊!”那小吒开玩笑道。

  “你们比小远结婚还早一个月,现在倒让他和丹丹抢了先。你们也赶紧生一个,妈就更开心了。”那母说完就钻进厨房忙去了。

  那小吒和柳建南瘫坐在客厅的沙发上。

  “老婆,妈刚才说的可是大事,趁你现在身体底子也好,我们今晚就不采取措施了。早点造个小人出来,也好向你妈还有我妈交差。”

  “去你的!我现在还没有生孩子的计划。公司现在业绩下滑得厉害,马上就要裁撤项目组了,估计市场部的六支小团队至少砍掉一半。现在可是公司的非常时期,别给我提这事。”

  柳建南削好了一个苹果递给那小吒。

  “我最近还纳闷,公司的上市计划为何一再推迟,也不知遇到什么难题了。高层不说我们也无从知晓。千万别拖到最后直接来一句‘取消上市’,那就太愚弄人了。”

  “听说国家正在整顿教培行业,动作会比较大,一切都不好说,静观其变,高层应该很快有决策。”柳建南给那小吒按摩着太阳穴。

  门外传来一阵敲门声,那母急忙从厨房里冲到门口。

  “嘘——嘘——嘘,小弟弟睡觉了,别吵醒他,源源!”那母叮嘱道。

  “我和妈妈回来喽。”那小安和孟源也赶回来了。

  “姐,你今天的气色看起来不错。”那小吒道。

  “昨晚上律师给我打电话,说赔偿款这周之内就会到账。这拖了两年的官司终于要结束了。”那小安道,眼里依稀露出对明天的希冀和向往。

  “结了好,了一桩心事,彻底不再想了,也能开始新的生活了。”

  “小安,快来厨房帮妈端饭。”那母冲着客厅小声喊道。

  一桌满满当当,家人围坐在一起。

  “小安啊,我托邻居张阿姨给你物色了个对象,这个周末你就去见见,你能早点成个家,我和你爸晚上就能睡着觉了。”

  那小安没有接话,只是低着头喂孟源吃饭。

  “妈,这个事今天别说了,该谈的时候,姐会谈的,再给姐一段时间。”

  “还给时间?你姐都多大了?还带着一个男孩很不好找的。我私下托了多少人费了多少口舌你们知道吗?这两年多的时间我和你爸是怎么熬着过的你们知道吗?还等等等,你姐的年龄等不起了!”那母放下筷子去了洗手间。

  孙二丹忽然来到客厅,眼睛瞪得好大,终于开口道:“我刚才接了我爸的电话,他说小远把工作辞了,就是今天下午办的手续,拉都拉不住。”

  “混账东西!还让不让人活了!做事一点都不照路数。等他回来我再给他算账。”

  孙二丹道:“小远一直都想创业,想租个门面房自己开店,我一直跟他说要等机会,他也答应我了要好好考虑,谁知今天下午就真的辞了?”

  那母听到那小远辞职的消息,心里一阵堵塞,她感觉头有点晕,急忙扶了墙壁站好,谁知头越发晕得厉害,那小吒见状赶忙跑了过去。那母终于倒在那小吒的怀里。

  一家人顿时乱了手脚。

  柳建南载着那母向医院驶去。

  那小安哭道:“都是我不好,是我害妈先生气的。”

  那小吒安慰着姐姐,心里却紧张万分,生怕……不会的,这是妈的老毛病了,应该很快就能清醒的。她在内心祈祷着。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