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品质生活时代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27章 祸不单行

品质生活时代 成为简成为爱 2211 2019.11.19 11:03

  上午那小吒正在忙的时候,李连鹰走了过来。

  “小吒,世嘉回国休假了,我提议这个周末咱们同学一起去学校转转。你……有空吗?”

  明明是胡世嘉的主意,李连鹰却拦在自己身上。

  “抱歉,我和男朋友约好了周末要去体育馆看比赛。”

  “你什么时候交男朋友了?是谁这么有魅力竟然能搞定我们的大学校花?”

  “李连鹰,你的腿有那么长吗?我倒想问问,你和胡世嘉现在还是单纯的同学关系吗?他给了你那么多单子做,我看你现在就是他的私家侦探。你让他不要再幻想了,我不会和一个做不了恋人的人做朋友。保持一段距离对我和他都是好事。”那小吒淡笑道。

  “女人就是小心眼。做不了恋人就做朋友呗!”李连鹰道。

  “难怪你到现在还找不到女朋友!你太不了解女生了。我要忙了,快点闪人!”

  那小吒拿起一摞关于服装行业的资料,开始研究起来。上网查询、做笔记、翻阅书籍,还时不时地背诵一些重要信息。

  忙到快要下班时,黄一梦打来了电话,声音相当激动。

  “小吒,恭喜我们都升级当妈妈了。嗯,孩子一切都好,对了,宝宝的名字一定要你来取。嗯,咱们家小公主的满月宴定在本周末,就是为了方便你们三个上班族。”

  那小吒按捺不住心里的激动,黄一梦当妈了,她也捎带着升级做妈妈了。

  黄一梦选了一家五星级酒店给孩子做满月酒。她本来就胖,刚生了孩子体型来不及恢复,胖的像一头母猪,站在人群里分外扎眼。

  黄一梦稳稳地坐在那里,抱着孩子和亲朋好友说说笑笑。她老公大胖忙着招待宾客,明显也长胖了很多。

  “一梦!一梦!”胡雪妍一边喊道一边招手,不顾一路奔波的辛苦。

  “这孩子的眼睛长得多像一梦,又大又圆,发质黑亮黑亮,真像个芭比娃娃。”紧跟着胡雪妍的脚步,郑相宜也围在了黄一梦的身边。

  大胖好像遇到了什么紧急事,脚步匆匆地离开热闹的人群,来到消防通道处,还特地往下走了几层。

  “哎呦喂,我的小甜甜!我的小祖宗!!我的亲娘嘞!!!求求你不要来闹。我马上给你转笔钱,你去买衣服买鞋买化妆品,再去做个美容,都算我对你的补偿,就是不要来闹。”大胖哀求道。

  那小吒只顾低头看手机,还没到自己的楼层就跟着前面的人提前出了电梯,恰恰就是大胖所在的楼层。熟悉的男人口音,让她不由地望声源处张望。

  竟然是大胖!难怪胡雪妍一直不看好他和黄一梦。

  “宝贝儿,你得听话。她刚生了孩子,我不合适现在提离婚。你再耐心等等。我的一切早晚都是你的,再给我一些时间。”大胖哭丧着一张脸,对方愤愤地挂上电话。

  那小吒将大胖的话听了一大半,后背一阵阵发凉。黄一梦这虚假的幸福,真是经不起推敲和时间的煎熬。

  那小吒来到宴会厅,大胖跑得真够快,完全和体格不搭调,已经又在满脸堆笑招待亲朋了。

  “小吒,你可来了。一梦,小吒来了。”大胖兴奋地叫道。

  “一梦、相宜、雪妍,好久不见。”那小吒想起大胖出轨的事,丝毫没了预想的激动,连声音都变得低沉。

  满月酒席热热闹闹地开了起来。黄一梦抱着孩子和大胖一起到各桌敬酒。

  “大家好不容易聚齐了,嗨起来啊!”胡雪妍忍受不了冷场。

  “小吒,你脸色可不太好,有心事啊?”郑相宜关切地问道。

  “我刚才等电梯时听到了,听得清清楚楚,确定大胖——出轨了。”那小吒低声道。

  “这个王八蛋,还真不敢高看他,果然是这样的货。”胡雪妍发怒道。

  “现在不能告诉一梦,她刚生了孩子不久,失过很多血,还有妊高症的迹象,她不能受这样的刺激。”郑相宜叹气道。

  “那我们也不能忍着什么都不说,何况这种事又怎么忍得了?”胡雪妍气得好像是自己的丈夫出了轨。

  “我们找机会和大胖单独谈谈。”那小吒道。

  此刻在那小安家,早已乱成一锅粥。

  为了争夺孟大明的遗产,其实也没有多少钱,婆婆和小叔子孟享成外带老家的七大姑八大姨都杀到了那小安家里。

  吵吵嚷嚷,把孟源吓得哇哇大哭。

  “小安,你可不能昧良心,赶紧把大明的死亡赔偿金拿出来。老姐姐还指着这赔偿金养老哩。”孟大明的大舅妈说道。

  “庭外调解没有达成一致,法院下个月初才进行正式审判,具体能赔多少钱我也不清楚。”那小安如实相告。

  “大明都走了这么多天了,赔偿金还没下来,谁信啊?听说大明的公司已经给了一些慰问金。”孟大明的二舅妈煽风点火。

  “就是啊,嫂子,你可不能骗我们。”孟享成一脸老实样儿,怯生生地说道。

  “小安啊,你公公自从大明走了后就一病不起,过个十天半月还要去医院输血,家里已经没有吃饭的钱了,你小叔子享成还没有娶媳妇,这哪哪都需要用钱,你可不能把赔偿金给独吞了。”婆婆一把鼻子一把泪地哭诉道。

  那小安瞬间感觉自己在他们眼里成了一个十足的恶人。

  “慰问金?就那么一点钱,光给大明做遗体修整……还有丧葬的事就用差不多了。人走茶凉,你们还有完没完?我丈夫死了,留下我和我不满两岁的儿子,我日日夜夜失眠痛苦的时候你们在哪里?我掏钱请律师来回奔波打官司的时候你们在哪里?我每天背着房贷、车贷熬得快要跳楼的时候你们在哪里?现在一窝蜂的来到这里,一句安慰的话没有听到,反倒是处处针对我泼不完的污水,你们还有没有良心?”

  那小安抱着孟源痛哭流涕。

  柳建南载着那父、那母终于赶了过来。

  “你们在干什么?懂不懂一点法律常识?想打听官司的问我!”柳建南大声呵斥道。

  “老嫂子,你是不是糊涂了?你儿子走了,你孙子不还在吗?你把她娘俩逼上绝路,你给大明怎么交代?他死都不会瞑目!真没见过你们这样的人!”那母护着那小安和孟源坐到一张单人沙发上。

  “大明的官司一直是建南盯着哩,只要赔偿金下来,咱按照法律的规定来,该给老嫂子老大哥的一分都不会少。”那父道。

  那小安的婆婆朝着孟源走了过来,搂着孟源又开始“孙儿、孙儿”地叫着哭。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