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现实 现实百态 品质生活时代
段评功能优化通知
发表 {{realReplyContent.length}}/{{maxLength}}

共{{commentTotal}}条帖子

已显示全部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查看回复

还没有人发表评论

已显示全部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044章 我喜欢站在顶楼上思考

品质生活时代 成为简成为爱 2127 2019.12.02 17:42

  办公区里依旧忙碌。

  那小吒正在整理客户资料时,冯总给她发来了消息:“今天晚上7点艾美大酒店666号包间,预祝我们合作愉快!”

  看到消息后她心里生出无数个问号,今晚到底是个什么性质的应酬,冯总竟然要求她和自己一起参加应酬?冯总身边什么样的女人没有?干嘛要她一起去?自己到底是以什么身份或什么角色参加这个应酬?她可不想被贴上“情人”“私人秘书”的标签,莫名其妙地就“被小三”了。可是不去能行吗?

  正在思索着,耳边传来一个美女销售的声音:“那经理,狼总监让你去他办公室一下。”

  “交给你的任务考虑得怎么样了?关于新业务有什么想法吗?”那小吒刚到办公室,狼总监就张口问道。

  “明天给你答案,今晚还要见个重要客户。”那小吒道。

  “公司最近资金吃紧,市场部的业务量下滑惊人。我打听了,整个圈内都是这种半死不活的状态。穷则变变则通,我们必须尽快推出最新业务,明白吗?”狼总监点起一支烟,猛吸一口吐了出来。

  闻到这股烟味,那小吒感觉一阵恶心,竟有种想呕吐的感觉。

  不管怎样,出于基本的礼貌,那小吒还是为晚上的应酬做了精心的准备。

  她一打开房间门,就看见六七个人已经到了,冯总招着手道:“来,小吒,坐这边。”

  冯总这么叫她,让那小吒感觉怪怪的。

  她坐了下来,几个都是老总模样的男人开始吞云吐雾,旁边清一色的都坐了一个女人。

  那小吒感觉到这个饭局的意思了。房间里烟味飘散着,那小吒不禁感到有点恶心。

  “冯总,我去一趟洗手间。”

  她刚打开房门,就撞见了一张熟悉的面孔,竟然是杜一丝,这消失了很久的女人竟在这个房间里出现了。

  杜一丝挽着一个胖男人的手臂,相当亲密。

  看见那小吒一脸的惊愕,杜一丝忙和身边的胖男人说道:“夏总,您先坐,我去趟洗手间。”

  那小吒和杜一丝在酒店房间外相互看着。

  “你去哪里了?这段时间一直联系不上你。”那小吒道,语带几分关心。

  “我还能去哪里?那个小房子老狼知道地址我就把它卖了,省得找我一屁股麻烦。”杜一丝点起一支烟开始抽了起来。

  “他说你走的时候带走了他十几万,还说要找你麻烦。”

  “他的钱?真是不要脸!那是他欠我的,我只是拿走了我该得的。随便他怎么说!”

  那小吒看着面前这个日渐消瘦的女人,粉底也遮盖不了她的偏黄脸色。

  “我以为你重新找了工作,有了新的生活和开始。”那小吒轻叹一口气道。

  “找工作?找个可靠的男人,把他照顾好就是我的工作。你呢,来这里做什么?不要给我说你是来做业务的,这种场合不用解释一看就知道是干什么的。”杜一丝猛吐了几口烟。杜一丝的最后几句话猛然扎向那小吒。

  她现在无比确定这个应酬一点都不单纯。

  “走,我们一起进去。”那小吒硬着头皮也要把戏做足,就像冯总说的各取所需,一场交换而已,只要没有践踏到她的底线,有什么是不能交换的。

  服务员开始上热菜了。

  那小吒和杜一丝面对面坐着,杜一丝不时地对身边的胖男人殷勤照顾。

  那小吒看清楚了,房间里一共是10个人,刚好是五男五女。这些女人和那些男人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恐怕看看杜一丝就明白了。

  那小吒感到一种从来没有过的屈辱,真不知那些女人是怎么过的这一关,难道金钱的魅力竟是如此巨大,为了满足自己的欲望和所谓的品质生活真的什么都可以踩到脚下吗?她真的很想离开,她从来没有参加过这样令人不安的饭局。

  “哟,冯总,你一向都是不带女伴参加应酬的,今天是怎么了?竟然带了一个这么有气质的美女来参加饭局?真不像你素日的风格啊!老冯,你这行事也真够机密的,老实交代有多久了?”一个头发略白的瘦削男人笑道。

  那小吒听到这个男人的话真想给他一个大嘴巴,她握紧了拳头隐忍着。

  “今天这么好的饭菜还塞不住你的嘴啊!大家别误会,这位就是我的合作伙伴那经理,一个很有想法的年轻人,我带她来就想让她多结交一些朋友,都别多想,大家可以多吃菜。”冯总淡淡地说道,有意无意地看了一眼那小吒。

  那小吒马上心领神会,起身给各位老总倒酒。

  走近杜一丝身边的那个胖男人时,他将那小吒上下打量了一番,看得那小吒很不自在。

  “看来这位那经理能力非同一般,能入冯总的眼总得有两把刷子。幸会幸会,我们公司专营富士达电动车,叫我夏哥就行了。”

  那小吒的脑海里忽然闪现出姐夫孟大明生前工作过的那家公司,也只卖这个牌子的电动车,老总也姓夏,还真是冤家路窄,今天竟然在这里见到了。

  她隐忍着,客套地应付着夏总。

  房间里的男人们和女人们说说笑笑。女人们忙着伺候身边的男人们,嗲声嗲气听着鸡皮疙瘩都起来了,那小吒真想离开。

  应酬所迫,她也喝了不少白酒,猛一站起来只感到一阵眩晕。

  终于散场了,那小吒虽然人已半醉,但仍记得今晚来的目的。

  “冯总,我今天陪您……参加这个应酬了,我的事……您什么时候说啊!我……明天就要向老板交差了。”她半醉半醒地说道。

  “你们老板给你们灌了什么迷魂药,值得你们这样舍生忘死?都醉成这个样子了还惦记着工作?等你清醒了再谈。”冯总完全是清醒的样子。

  “我没事……您讲吧!您今晚必须告诉我,要不明天我没法交差。”

  “走,我们出去谈。”冯总淡淡地说道。

  冯总带着那小吒来到了酒店顶楼。

  “我有一个习惯,每当需要做重大决策的时候就会登高,来到一个空旷的地方,感觉一切都流动起来,思维也跟着跳跃起来,特别容易产生一些好的想法。你再来思考老板交给你的工作。”冯总淡淡地说道。

  那小吒站在高高的楼顶上,吹着夜风,觉得头脑无比的清醒。

举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段评功能已上线,
在此处设置开关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