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神魔乱世缘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天大耻辱

神魔乱世缘 乱晴空 7357 2004.02.21 16:40

    亚修着急的抱着伊琴丝进入学院里的医疗室内,二话不说就把伊琴丝给放在病床上,同时仔细的检查她双手的伤口,并且伸出了手开始对着伊琴丝施展治疗术。

  “治愈万物的女神啊!请赐给我力量……”

  伊琴丝的右手有着因为低温而造成的冻伤以及高温的灼伤,皮肤的伤口怵目惊心,左手更是肿了一大块,不过亚修触摸后知道手骨并没有折断,这已经是安琪莉娜手下留情了,否则伊琴丝绝不会只受到这样的伤而已。

  这时治疗术的光芒缓缓洒落在伤口,光芒似乎有生命似的聚集在左右两手的伤口上,伤口上的光芒显得更加灿烂,同时也以让人感到不可思议的速度愈合,这就是有奇迹魔法之称的治疗术的真正威力。

  事实上,亚修也常常在这里为受伤的学生担任治疗的工作,不过治疗术只能治伤不能治病,而为了能够达到全面照顾他人的目的,亚修也特别在医术上下过一番苦功,所以他才能在安琪莉娜和黛丝笛儿两人手骨严重受伤时,以治疗术配合普通的包扎和敷药让两人快速的痊愈。

  当然,这其中一半还得归功于那两人比常人要快上数十倍的复原速度。

  而这时专心治疗着的亚修突然有点同情伊琴丝,刚刚她被打倒在地时,旁观的学生甚至是老师脸上都是一副幸灾乐祸的表情,不过亚修打从心底认为这名让所有人厌恶不已的公主的内心世界绝对不像她外表行为所表现的那样坏,亚修知道自己的感觉肯定没错。

  大概是感到了疼痛吧!伊琴丝发出了小小的呻吟声,然后慢慢的醒了过来。

  当她看到正在治疗她的人是亚修的时候,也回想起了刚刚在魔武竞技场上发生的事情,那种屈辱的场面让她的情绪顿时显得有些失控。

  “本公主不需要你在这边假慈悲,你给我滚开!”

  “再一下下就好,你的手伤快好了。”

  看着自己受伤的右手因为治疗术的力量而快速的复原,躺在床上的伊琴丝非但不领情,还重重的给了亚修一脚。

  “我说过了,本公主不需要你的帮忙,你给我滚!”

  叹了一口气,亚修明白伊琴丝不会再让他继续治疗,不过至少她已无大碍。正想转身离开时,亚修却又突然止步,而且还从怀中掏出了一个小袋子,那是昨天伊琴丝丢给他的东西。

  “这个还给你吧!原本是昨天就该还的,不过我找不到你,里头的东西对我来说太贵重了。”

  昨天亚修在回家的路上打开了这个袋子,结果却发现里面装得满满的都是珍贵的宝石,想回头找那名少年的时候,却找不到他人在何处。本来亚修打定今天再去城里找找,不过现在既然知道昨天的少年就是眼前的伊琴丝,那自然要物归原主。

  伊琴丝却愤怒的拍掉了亚修递过来的袋子,只见袋子掉在地上,里头的宝石洒落一地,不断的在地上滚动着,并且发出了清脆悦耳的声响。

  “笑话,你以为把这些东西拿来还我,我就会感谢你吗?免了,这些廉价的东西就送给你买副埋葬自己的棺材吧!它们和愚蠢的你实在是再相配不过了!”

  “……那么,就谢谢公主殿下了。”

  亚修无言的蹲在地上捡拾起一颗又一颗的宝石,把它们一一的擦拭干净,然后放入袋子中。

  “真是没想到,原来你也是个嗜钱如命的人,钱对你来说有那么重要吗?”

  “不是这样的,只要应用得当,这些孩子是可以帮助相当相当多的人的。”

  “哈哈,把宝石当成孩子,我看你真的想钱想疯了。”

  伊琴丝看到亚修仍在默默捡拾宝石的背影,对她的讽刺没有半点反应,不晓得为什么,她只觉得更加生气,然后,脑中出现了一个恶毒的念头。

  “喂,刚刚和我比试的那个叫做安琪莉娜的,是你的仆人吧?”伊琴丝的脸上出现了笑容,但却是阴狠至极到让见着的人都感到心中发麻的笑容。

  “她的名字是安琪莉娜没错,只不过她是我的朋友,而不是仆人。”亚修忙着捡拾散落一地的宝石,头也没抬的回答着。

  “是吗,那她为什么要叫你做主人?”

  “唉!这中间实在是一言难尽,不过她和黛丝笛儿一样,都是我的朋友,不是我的仆人。”亚修有点不知道该如何解释两人和自己的关系。

  “是朋友还是仆人,都不重要。”伊琴丝目露凶光,恶狠狠的说道:“刚刚她打伤我,你也有看到了吧?只要我一声令下,我的护卫就会冲进来把她碎尸万段,不管她实力多高,都同样难逃一死!”

  这一番充满威胁性的话,终于让亚修脸上的表情有些改变了。

  “你们的比试是学生与学生之间的事情吧?”

  “对,没错,的确是如此,况且我现在的身份是多伦魔法学院的学生。”

  “所以,就算她不小心伤到了你,也应该没有错吧?魔法师之间的战斗本来就很危险,受伤是常有的事情,不是吗?”

  “这句话也没错,只不过……”伊琴丝突然从病床上坐了起来,两只脚悬在床沿边晃边说道:“我就是要她死!”

  “公主殿下这样做,不觉得稍嫌过分了点吗?”

  “过分?更过分的还在后头,你是她的主人,所以你要陪她一起死!”

  “公主殿下是开玩笑的吧?”亚修此刻脸上反而变得越来越平静,甚至还微有笑意,他是真的认为伊琴丝在开玩笑。

  “不,我坦白告诉你,我是巴洛雅王国第三公主,我要谁死谁就得死,不管她有错没错都一样,只要我高兴就可以,你明白吗?不过……只要你肯跪下来舔我的鞋子,我可以考虑放过你们两个,怎样啊?”伊琴丝往前抬起了脚,脸上有着灿烂却恶毒至极的笑容。

  正当亚修因为伊琴丝这句话而脸色大变之时,在医疗室外却已经有两个怒气冲天的人,眼神散发出森寒的杀气。

  她们就是黛丝笛儿和安琪莉娜。在亚修抱着伊琴丝进入医疗室开始帮伊琴丝治疗的时候,她们就已经在门外守候,虽然有门的阻挡,但在她们非凡的耳力下,仍然把伊琴丝的每一句话听的一清二楚。

  在伊琴丝最后一句话出口之时,她们两个在心里同时下了一个决定──杀了伊琴丝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鬼!只不过,当她们想要破门而入的时候,却惊讶的发现自己的身体无法移动分毫。

  “爱提娜,你居然敢阻止我?”黛丝笛儿发觉到限制住自己行动的是“风之锁炼”,而施展的人正是爱提娜之时,不由得怒容满面。

  事实上,刚刚爱提娜在伊琴丝昏倒后便和其他老师忙着招呼学生各自离开,一直到此刻才来到医疗室。

  但是,医疗室中伊琴丝和亚修的对话,她却透过一个名为“风之絮语”的风系高等魔法听的一清二楚。

  “爱提娜老师,我奉劝你尽快解开我身上的风之锁炼魔法,否则你也会一同遭殃。”安琪莉娜神色不善的开口,她在第一次接触到人类的魔法时就曾经凭着天赋解开过爱提娜的风之锁炼,但此刻却解不开,那代表现在束缚住自己的是爱提娜倾全力施展的风之锁炼。

  “抱歉,我不能这么做。从你们的眼神中,我知道你们想做些什么,但我绝不能让这件事发生。”在同一时间内对着两人全力施展魔法,爱提娜的呼吸显得有些急促,额上也出现了汗迹,不过她并没有收手的打算。

  “我懂了,你是担心我杀了伊琴丝会牵连你吧?告诉你,你大可不必担心,我黛丝笛儿一人做事一人当,伊琴丝她居然敢羞辱我的主人,就等于是侮辱到我,我非杀了她不可!”

  “没错,原本我认为她年纪小,所以不跟她计较,但她的个性居然恶劣到这种地步,早日杀了她,总好过日后她胡作非为吧?”

  安琪莉娜的“冬蝉”微微抖动,而黛丝笛儿的手臂也已经可以缓慢的移动,在她们说话的同时,也尽全力解开爱提娜的魔法,而她们已经快要成功。

  “你们虽然称呼亚修为主人,但根本不了解他心中的想法和作法,也就是因为这样,所以我绝对不能放开你们,因为你们想做的事,和亚修处事的理念背道而驰!”

  爱提娜深吸了一口气,在风之锁炼上灌注了更强大的魔力,而原本就快挣脱束缚的安琪莉娜和黛丝笛儿两人,在此刻完全动弹不得。

  就在这三人僵持不下的时候,医疗室中的亚修已经做出了选择,脸上的表情变得平静,并且缓缓的向着伊琴丝跪了下来,而且如同她所要求的,伸出了舌头舔了她的鞋子。

  “这样可以了吗,公主殿下?”亚修眼神出奇柔和的看着伊琴丝,没有受到半点委屈的模样。

  事情的发展有一半在伊琴丝的意料之中,因为当她以公主的身份下令时,除非对方不想活,否则一定会遵从她的意思去做。

  但另一半却在伊琴丝的意料之外,因为纵使是一个满脑只想着逢迎巴结,视自尊如无物的人在受到这样的对待之后,就算脸上依旧装出卑躬屈膝的表情,但眼中仍然会有着无法隐藏的愤怒。

  伊琴丝知道的原因是她曾经看过太多太多这种例子了,在王城中她总是故意装扮成乞丐或是流浪儿的模样去惹事生非,在对方愤怒至极时才说出自己的公主身份──看着对方从盛气凌人到不得不低头认错的表情,伊琴丝总有一股凌虐他人的快感。

  但亚修却完全没有这种意料中的反应,伊琴丝从他的眼中看不到任何愤怒,甚至还感觉到亚修的目光有无比的温柔,一时之间伊琴丝感到心头暖暖的,但随即却又被一股无可抑制的怒气给取代。

  伊琴丝抬起了腿,重重一脚往亚修的脸踢去。这一脚的力量极大,亚修不由得被踢倒在地上并且发出了呻吟,嘴角还流出了鲜血。

  “立刻给我滚!连一点点自尊都没有,只顾着自己的性命,你连一条狗都不如!真是个让我作呕的东西,立刻给我滚!”伊琴丝歇斯底里的大叫,状若疯狂。

  而相较之下的亚修,则是闪过了一抹担心伊琴丝的神情,伸手抹去了嘴角的鲜血,低着头说道:“希望公主你能遵守你的诺言,我就先告退了。”

  转身离开后的亚修在推开了医疗室的门之时,才吃惊的发现到安琪莉娜、黛丝笛儿还有脸色惨白的爱提娜三人都在,而且一动也不动的对峙着。

  “你们……是怎么了?”

  看到亚修出现,爱提娜在此时解开了风之锁炼的魔法,急忙说道:“亚修,你先带着安琪莉娜还有黛丝笛儿离开吧!伊琴丝的事情交给我处理。”

  “喔,好的。”

  完全不明白爱提娜着急的原因,亚修只能点头应好,再看看黛丝笛儿和安琪莉娜两人,却发现她们的眼中有着令人胆寒的光芒,紧盯着医疗室内的伊琴丝不放。

  “你们两个是怎么了?表情似乎有些怪怪的,我们回教室去吧!”亚修只有发觉到两人的表情有异,却察觉不出两人的杀气,二话不说的拉着两人离开。

  而安琪莉娜和黛丝笛儿出乎意料的没有丝毫的反抗而随着亚修离开,不过她们同时在心中暗下决定,今天晚上将是伊琴丝的死期!

  走回教室的路上,黛丝笛儿和安琪莉娜双双闭口不语,这让亚修觉得有些奇怪,因为他已经很习惯两人无时无刻都在相互斗嘴的情形。两人间这么安静的模样,亚修反而觉得有些不习惯。

  “莉娜,谢谢你了,如果你没有手下留情,伊琴丝的伤可能会更加严重。”亚修为了打破令人窒息的沈默,突然开口。

  “是吗?可是我现在后悔了,我应该让她再也站不起来才是。”

  亚修有点诧异的看着口气冷冰冰的安琪莉娜,有些犹豫的开口说道:“你怎么会这样说呢?彼此无冤无仇的,没必要做到那么绝吧?”

  黛丝笛儿突然停住了脚步,寒声说道:“那么,那个叫做伊琴丝的公主就可以做的那么绝吗?包括叫你舔她的鞋子?她居然连这种话都说得出口!”

  亚修脸上露出了尴尬的笑容,不好意思的搔了搔头说道:“唉呀,你们都听到了啊?”

  “主人,遇到这种事你还笑得出来,你的尊严被人彻底的踩在地上了耶!你难道不感到愤怒,也没有为此一战的勇气吗?”黛丝笛儿冷冷的看了亚修一眼,眼中没有敬意,只有不屑,亚修的表现让她彻底失望!

  “主人,这次我同意黛丝笛儿的话,你是我们的主人,你如果被人家羞辱,就等于是我们被人侮辱,而我,绝不允许有任何人看轻我。”

  发觉两人的口气越来越激动,亚修急急忙忙的说道:“不会有那种事发生的,你们的能力不止是我和老师知道而已,其他的同学也都很清楚,怎么可能会有人看轻你们呢?”

  安琪莉娜沈重的叹了一口气,她发觉自己的想法很难传达给亚修知道,只好转移话题问道:“主人,我想问一下,你是为了我而做出那种事吗?如果是的话,那主人的好意我心领了,不过我自己的事、自己的行为会自己一肩承担,主人你有可能替我承担一切吗?”

  亚修并不是笨蛋,他知道安琪莉娜和黛丝笛儿的话都对,也都有道理,他相当清楚明白,不过他并没有立即回答安琪莉娜的话,只是抬头仰望着天上无时无刻都不住变化的白云。

  这些白云这一刻和下一刻的形状都不一样,但不管怎么变,它的本质是云的这一点,将永远不变。

  对亚修来讲也是如此,在他心中的一角,有着一个至今仍然不变的坚持与承诺,那就是尽其所能的帮助他人,为了这点,他可以做出任何事,即使这事在别人的眼中是尊严扫地的事,他也是同样的坚持着。

  “莉娜,我这么说或许很奇怪,但是在当时,当我听到伊琴丝要我去舔她的鞋子的时候,我并没有想到你,而且我也不是为了你才这么做的。”

  亚修这句话让黛丝笛在一瞬间握紧了双拳,亚修这么说,就代表着他是为了自己的性命!

  黛丝笛儿不能允许自己以主人之名称呼的人,居然是如此的一个懦夫,因为这连带使得自己也将抬不起头来,这将是她生命中的一个污点!

  黛丝笛儿这个想法其实很自私,因为每个人对生命都有不同的看法,也可以用不同的态度去面对,但黛丝笛儿却完全没有考虑到这点,她只知道,要抹去自己生命之中的这一个污点,只有一个方法!

  安琪莉娜突然间感到汗毛直竖,她可以感觉到黛丝笛儿发出的凌厉杀气已经聚集到了饱和,将要不顾一切的出手。

  在这么近的距离下,安琪莉娜并没有能够阻止得了的把握,而且在她的心中,也对亚修的作法感到极大的不满。

  她的想法如同黛丝笛儿一样,堂堂的神界公主绝对不能受人侮辱。

  她或许不会亲自出手杀掉亚修,但也绝不会阻止黛丝笛儿,因为此刻她对亚修的敬意与好感,已经荡然无存,她不再把亚修当成主人看待。

  “我是为了伊琴丝。”根本不晓得安琪莉娜和黛丝笛儿想法的亚修突然开口。

  安琪莉娜和黛丝笛儿同时一愣,黛丝笛儿甚至忘记了要出手取亚修的命,因为她们完全没有料到亚修会说出这句话。

  “她还只是一个小孩子而已,而且我相信她是一个善良的孩子,只是有点任性而已。如果因为她一时的任性而夺走两条无辜的生命,那她的良心岂不是一辈子不安?而我,只要暂时忘掉我的自尊,就可以让她一生不被悔恨的毒虫啃噬,也不用背负着草菅人命的骂名,这种事我何乐而不为呢?当然啦,这只是我一厢情愿的想法而已。”

  亚修露出了有点傻气的笑容,但不知为何,安琪莉娜和黛丝笛儿一看到这个笑容,原本计画要在今晚去找伊琴丝算帐的念头在刹那间消失的无影无踪,心中的愤怒与轻视也不见了,有的只有如释负重的轻松感觉。

  她们只觉得这个世界上怎么有这样的傻子,而这个傻子偏偏还是她们的主人,她们两个千想万想,想到了自尊,想到了屈辱,也想到了亚修是为了自己的性命,但是,就是没有想到亚修根本就不为自己着想。

  伊琴丝的羞辱对亚修来说根本没有任何的感觉,他也没有任何的不快,因为亚修只是单纯的为伊琴丝想着而已。

  黛丝笛儿和安琪莉娜对看了一眼,彼此都可以看到对方眼中的心悦诚服,或许一开始是为了彼此的诺言,或许之后是为了亚修的温柔而心动,但现在,她们真的觉得,能够有亚修这样一个主人,真是一件让人愉快的事情。

  黛丝笛儿突然一声不响的对着亚修单膝跪地,这个动作把亚修吓了一大跳,连忙想要把黛丝笛儿扶起来。

  “笛儿,你是怎么了,身体不舒服吗?还是……”

  “都不是的,主人。”黛丝笛儿摇了摇头,充满歉意的说道:“因为我对主人做了一件非常非常不礼貌也不应该的事,所以想要请求主人的原谅。”

  “什么不礼貌的事,我怎么都不知道?你赶快起来吧!”迟钝的亚修刚刚并没有发觉到黛丝笛儿的杀气直对着他而来,也不晓得自己的一条小命已经在鬼门关前走了一遭。

  “不,在主人没有答应要原谅笛儿之前,笛儿不起来。”黛丝笛儿摇了摇头拒绝,她敢挑战这世上的一切事物,但现在却没有那个勇气说出刚刚想要杀死亚修的事情。

  “好,快点起来吧!不管什么事,我都原谅你、答应你,可以了吧?”

  “谢谢主人的原谅,笛儿发誓日后都将不再犯同样的错误,而且将更加尽力的服侍主人您。”

  黛丝笛儿发自真心的肺腑之言让亚修一头雾水,不明白她说这些话的意思。

  而当她刚要起身之时,像是想到了什么又开口说道:“还有一件事,那就是我的手伤早就好了,我可以把绷带拿下来了吗?”

  “绷带?好吧!如果真的好了,那就拿下来吧!不过千万不要逞强喔,那现在你可以起来了吧?”亚修慌张的左顾右盼,要是这景象让旁人看到的话,可不知道又会传出什么样的流言。

  此时的黛丝笛儿只觉得乐不可支,心想既然跪都已经跪了,那就顺便多要求一点吧!

  “还要一件事,就是可不可以麻烦主人说句老实话,说我黛丝笛儿比安琪莉娜还要美丽一百万倍呢?”

  “好好好,笛儿你比莉娜还要……”

  “够了,黛丝笛儿,你居然敢用这种事来威胁主人说谎?!”

  安琪莉娜看不下去了,她心中其实也已经向亚修道歉了无数遍,因为她也为自己的想法感到自责,所以她并没有取笑黛丝笛儿的行为,反而嘉许的点了点头。但是没想到黛丝笛儿反而变本加厉。

  那句话,无论如何都不能让亚修说出口!

  冬蝉在一瞬间来到了安琪莉娜的手上,并且快如闪电的刺向黛丝笛儿。

  “什么嘛!你就这么害怕听到主人说实话吗?”黛丝笛儿手一点地,身体轻飘飘的避过了这一剑,不过安琪莉娜可没有停手,冬蝉凌厉的不断进攻。

  “喂,你们两个不要打架啊!尤其是笛儿,你的手伤才刚好,不准你给我动手!”亚修焦急的喊着,却不知道自己的主人地位,在安琪莉娜和黛丝笛儿的心中已经是无可取代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