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神魔乱世缘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香消玉殒

神魔乱世缘 乱晴空 5724 2004.07.23 11:07

    “紫月是欧玛王国为实现侵略的野心而培养出来暗杀他国政要的杀手。”

  “不晓得他们是如何训练的,居然把一个活生生的人类训练成一个只知听从命令的傀儡。”

  “无法主宰自己的命运,是多么可悲的一件事啊!”

  这几句话,不断在亚修脑海中翻转滚现,让他心中起了无比的愧疚和悔意。

  “老天,我刚刚做了什么啊?!”

  “主人,你还好吧?”

  黛丝笛儿疑惑的看着紧抱住头,浑身因做错事而不断发抖,脸上露出痛苦表情的亚修。此时,她也听到脚步声,回头看了出现在林旁的安琪莉娜,还有一脸惶惶不安的爱提娜。

  “我……刚刚犯了一个非常严重的错误,该怎么办?”

  黛丝笛儿先是一楞,继而喜上眉梢,就连身上的痛楚也几乎忘却,对着爱提娜两人挥手示意,说道:“既然犯错,那就请她原谅啊!”

  “可能吗?这个错不是普通的大啊!”

  “会的,她会原谅你任何事,我保证。不然,何不回头看看?”

  亚修身躯剧震,艰难的转动头部慢慢向后,终于,藉着月色他看清了爱提娜那落寞孤寂的身影。

  “我……”亚修想说对不起,却不知如何开口,自己亏欠爱提娜实在太多太多了。

  蓦地,亚修身后的湖水泛起了阵阵红光,并且逐渐形成一个魔法阵的图案。光芒之中,一只庞大的召唤兽缓缓出现,同时两个黑点朝着他们的背疾射而出。

  敌人来得无声无息,能看清的只有对面的安琪莉娜和爱提娜,但前者却没有阻止的力量。

  “小心!”

  爱提娜双眼泛起前所未见的灿烂紫色精芒,身影消失在原地,再出现时已经在亚修和黛丝笛儿两人中间。

  她的右掌猛然推向发觉有异,却来不及应变的黛丝笛儿。同时身躯后移,将亚修撞倒在地,左掌手刀由内往外挥出,要削断召唤兽不知名的武器。甫一接触,爱提娜立刻发觉不对劲,入手的感觉虽然有如金铁,但其余部位居然产生波浪状的起伏将力道化掉!

  爱提娜的应变亦是快极,向前数步脚踏在湖边,同时右手对着波浪起伏的部位斜切而上,终于将其斩断,也证实了爱提娜的想法。

  这东西果然是前端坚硬非常,但其余部位却柔软、不堪一击。

  召唤兽的形体一半沈入水中,但露出的上半部就足以让人作呕,外表的形状有如含苞待放的花朵,但却是最丑陋的一株花。

  其表皮呈现深绿色,看来干瘪而且满布疙瘩,本该是花蕊的地方却盘据了难以计数,粗如鸡蛋的绿色触手,当中的两条发起攻击,其余蛰伏在原地,像是蛇一般的扭动着,诡谲异常。

  爱提娜知道这是多琳的召唤兽,但却大感不解,知道小风和亚修的关系后,她怎么还敢对亚修动手?

  被推开的黛丝笛儿战斗经验丰富,并不稳住身子,反而顺势躺倒,不顾地面泥泞,滚了好几圈要加速离开危险的战圈再做打算。

  然而,她的心愿落空,魔兽的触手虽一条被击毁,但没击中她的另一条却猛然回缩,然后以更强烈的力道射出,而且还在空中不断延展变长,仿佛没有极限般的疾射还在滚动中的黛丝笛儿背心,似要将她活活钉死在地。

  安琪莉娜勉强发出的风之刃及时赶到并击中触手前端,居然发出金铁交鸣声,稍微阻止它的攻势。

  而爱提娜也压下思绪,闪电似的往前冲,同时双手交错挥舞,在触手击中黛丝笛儿前将它斩成数截。但是,刚刚被她切断的另一条触手居然在此时重生且完好如初,疾刺亚修!

  这魔兽显然没有痛觉,遭到伤害居然没有任何反应,只是一昧地猛攻。

  爱提娜眼角余光发现有异,原地后退,再度将触手斩断,同时转头观望。

  果不其然,刚刚攻击黛丝笛儿的触手此刻正迅速的再生,而前端也逐渐硬化,显然不消灭本体就不能阻止攻势。

  但魔兽所处的位置却是在湖中,此刻无法使用魔法的自己和受到重创的黛丝笛儿以及安琪莉娜皆难以做出有效的攻击。

  不过,这魔兽似乎也有致命的弱点,交战至今尚在原处,代表牠无法任意活动或是速度迟缓,甚至可能必须要处在这特别的环境才能发挥全力。

  心念电转间,爱提娜明白此刻己方的实力未能完全发挥,最好的方法就是先撤走。

  “退!”

  随着一声大喝,爱提娜来到了亚修的身后,一把抓住肩头和衣服就要将他带离现场。

  这时,她感到脚下传来极其细微的震动,如果不是藉着紫色双瞳提升数倍的灵敏感官根本发觉不到。

  刹那间,由地底钻出了数条近乎透明的触手,爱提娜虽轻易的避开,但亚修却被其中一条紧紧缠住脚。

  原本没有动作的其余触手在这时同时飞出,漫天扑地以两人为目标聚集。爱提娜大感不妙,这魔兽居然能够从地下制住敌人,再发起攻击。

  来势既快且集中,她不得不静下心来沈着应付,但也无法分神弯腰切断缠在亚修脚上的触角,只能不断防守,不得已高声大喊:“莉娜,帮我!”

  这时,她的脚也被缠住,而在视线所不及之处,从魔兽的后端生出了不同其他、色泽深红,布满奇怪小孔的一条触手。

  触手轻柔的滑过水面,贴地前行,速度缓慢到没有引起爱提娜的注意。

  安琪莉娜也陷入困境,她和黛丝笛儿虽只被魔兽的一条触手攻击,但两人早该躺下的沈重伤势让她们处于完全挨打的局面,更无法快速离开。但纵使如此,她仍立定身子,强忍剧痛,朝着亚修脚上施放出火焰矢。

  火焰矢一出的同时,她直感到浑身剧痛更烈,魔兽的触手已经来到了避无可避的身前,眼看就要将她贯穿之时,黛丝笛儿及时挡在前方,双手燃起烈火握住触手,居然出乎意料的将其烧断,而且再生的速度明显变慢。

  两人心中大喜,明白这魔兽的弱点在于怕火。但知道归知道,此刻的她们却是无力可施,只能边闪躲边后退。

  亚修挣扎想恢复行动的同时,火焰矢已经高速飞来并准确的命中触手,整个燃烧起来,也让亚修的脚被灼伤,但他知道情况不妙,为了不分爱提娜的心神而忍住不叫。

  爱提娜猛吸一口气,手握成拳,鼓足全身力道将触手一一击退至远处,趁着这争取来的短暂空档俯身切下缠住脚的触手,同时回头抓住亚修的衣服。这瞬间,她的背部完全暴露在外。

  如同鲜血一般颜色的触手如毒蛇般窜出,狠狠咬向目标!

  亚修感到爱提娜身体一僵,身子有些发软,但随即又挺直,把自己快速带离,然后砰然倒地,滚了好几圈才停止。

  “老师,你还好吧……天,你怎么了?!”

  亚修神情惊慌,因为他看到爱提娜双眼的紫芒逐渐黯淡,衣服被鲜血染红一大片,胸口处还不住有血泡冒出。

  爱提娜并没能躲过魔兽的致命一击,她在最后虽然发觉有异,但还是放弃了转身防御的念头,结果就是心脏被触手狠狠刺入,身体的血液在瞬间几乎被吸出一半。

  她最后能做的,就是鼓足剩余力量把这触手斩断。她知道自己还能支撑到现在,完全是凭藉紫色双瞳的力量,而苟活的时间已经不多。

  “要、要赶快止血,还要赶快治疗……”

  亚修完全失去方寸,双手捂住伤口,却连治疗术的咒文也忘记,急得眼泪都掉了出来。

  爱提娜勉强举起手放在亚修的手背上,血色褪尽的脸不可思议的浮起笑容,艰难的开口说道:“不用费心,我的时间已经到了,最后……咳咳……”

  爱提娜突然剧烈咳嗽起来,嘴角咳出大量的血沫,亚修发抖的手连忙拭去。

  “你会没事的,相信我,一定会没事的。”

  “最后能得到你的谅解,实在是太好了。我真的不是故意要骗你那么久……”

  “不要再说话了好吗?先休息一下,我很快就帮你治疗。”

  “只是,在你身边实在是太快乐了,我很怕你会离我而去,所以才不敢对你说出实话……”爱提娜脸上突然出现玫瑰般的艳红,露出灿烂如花的笑容,挺起身子在亚修脸颊上投下一吻,以包含无上喜悦的声音说道:“我死后,把我的尸体交给天启神殿,最后要说声,对不起、谢谢你。”

  爱提娜缓缓闭上了双眼,整个人向后躺下,脸上的表情就好像正在做着一个美梦,满是幸福、安详,有如睡着了一样。

  “哈、哈哈。”亚修嘴角抽动几下,把手伸往爱提娜的脸笑着说道:“真是的,老师你又再跟我开玩笑了,不要装睡了好吗?快点起来啊!地上这么冷,会生病的啊!”

  手上感觉不到呼吸的鼻息,亚修整个人呆在那里动弹不得。

  片刻,亚修口中发出悲号,双拳不断的狠敲地面,大声狂叫:“什么叫对不起,什么叫谢谢你!这些都是我要说的话!该说对不起的是我!该说谢谢的也是我!你为什么不听我说完?!为什么?!快醒来听我说啊!”

  胸口的悲愤无从宣泄,手上传来的疼痛不能稍减他心中的愧疚,亚修最后只能伏在爱提娜的尸身上放声大哭。

  但是,他的肉眼却看不到,有一个小小的光点从爱提娜的额头飞出,像是受到莫名力量吸引,逐渐往上腾升。

  而在夜空之中,曾经探询亚修记忆的神秘女子正飘浮在那,双手仍捧着一粒金色光球,冷眼旁观所有事情的发生。即使有人抬头仰望,也见不到她。

  爱提娜身亡的那一刻,女子伸出左手引来光点,嘴角扬起笑容,自语说道:“你表现的非常好,我就赐给你另一个幸福的人生当作奖赏吧!”

  安琪莉娜和黛丝笛儿已经陷入绝境,当爱提娜成功的带着亚修脱离魔兽的攻击范围后,无力快步离开的她们顿时被困住,承受了如浪涛般的所有攻势,几乎要被淹没。

  在空中的触手能致人于死,地面的则会困住行动,但所幸,用来悄悄袭击并能吸食人血的触手已经被爱提娜所毁,而且似乎无法再生。

  否则当牠吸取到蕴含强大光之力的安琪莉娜或是黛丝笛儿那有着闇之力的鲜血时,不晓得会有什么变化。

  铺天盖地的攻势席卷而来,虽处于极度的劣势,但两人心中却是毫无所惧,将感官发挥到极致,探知来自上下两方的攻击,没有力量快速逃走的脚步在有限的范围内闪避,还能逐寸后移,同时左手隐有些微火焰围绕准备做出在万一闪避不了时的反击,这已是她们此刻魔力和体力的极限。

  当中最难受的是黛丝笛儿,因为她痛恨任何看起来恶心的东西,此刻虽还能冷静应对,但理智已经逐渐崩溃。

  在她终于忍耐不住,要不顾一切的改退为进、做出舍命攻击时,安琪莉娜冷冰冰的声音传来。

  “喂,神前之战我们没有分出胜负,现在让我们来比比看谁先战死,怎么样啊?”

  “喔?这倒有趣。”黛丝笛儿的怒火在瞬间被浇熄,不客气的回嘴道:“但我先说明,我对埋你的尸体可没有半点兴趣。”

  “真巧,我也是这么想。”

  由于专心应付危机,她们并不晓得爱提娜已死的事,反而还以为她已经成功的带走亚修,等会就能来帮忙。

  这时,亚修带着无尽自责的悲号传来,两人回头一望,只感心往下沈,她们终于发现爱提娜已经不幸身亡。

  两人的闪躲在此刻出现要命的空隙,安琪莉娜被地下窜出的透明触手卷住双足动弹不得,同时空中的攻势已经当胸而来,她在瞬间将伤感排出心中,仰身躺倒避过这第一波攻击。

  布满火焰的左手迅捷拍出,烧毁了触手,但当她想要再度凝聚魔力时,魔兽显然得知她被困住,透明的触手不断从旁冒出,将她的四肢、身躯牢牢固定在地,动弹不得。

  这下糟糕了。安琪莉娜知道自己将要步上爱提娜的后尘,却夷然不惧,心中一片清明,暗想要是能在死前先击败黛丝笛儿就好了。

  黛丝笛儿突然现身挡在她身前,拼尽全力让左手的火焰化成三发火焰矢射出逼退凌空而下的攻击,右手挟住从旁掠过直取安琪莉娜门面的另一条触手,已迸裂的胸前伤口更加严重。

  “你这是在做什么,快放手!”安琪莉娜气急败坏的大喊,她宁愿死也绝对不让黛丝笛儿出手相救。

  “可以,但是你要先说出‘我输了你’这四个字,我才放手。”

  “我宁愿死也不会说出这四个字!”

  “那一切免谈……呜哇!”

  黛丝笛儿连续硬挡了触手的好几次攻击,体力终于不支倒地,也被由地上窜出的触手整个困住,和安琪莉娜并排躺在一起,心中清楚自己此刻真的是毫无办法可想,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夺命触手朝自己而来。

  在这要命关头,“飕飕”连响,数枝箭矢连环射至,箭镞前端还冒着熊熊火焰,在夜空中划出明亮的轨迹,准确的击中触手,解救了两人的危机。

  箭来得极快,几乎没有任何间断,其中还有两枝分别落在安琪莉娜和黛丝笛儿身上的触手。两人一恢复自由,立刻拾起箭矢,用残余的火焰将困住自己的触手烧掉,恢复自由之身。

  “两位姊姊,真是好久不见了啊!”

  活泼又充满朝气的声音传来,出现的人居然是许久不见的艾蜜丽!

  她给人的感觉比离开时要成熟一点,手上握着猎弓,弦上居然一口气搭上三枝箭。

  “你怎么会在这里?”安琪莉娜喜出望外,实在没料到艾蜜丽此刻会出现在这里。

  艾蜜丽双眼扫视全场,亚修已经不再哭泣,而是麻木的跪在那里,还有一个好像受伤躺在地上的爱提娜,湖中的魔兽这时没有半点反应,静止不动的立在那儿,和百花湖的美景完全不搭。

  虽不晓得发生什么事,但艾蜜丽不用想也知道魔兽是敌人,当下举弓发箭。

  “让你这个丑东西瞧瞧莉娜姊姊教我融合魔法与箭术的厉害吧!”

  三枝劲箭离弦而出,排成品字形直线朝着魔兽的本体前进,每一个箭头处都带着火焰。

  魔兽身上的疙瘩突然掉落,全身上下露出无数的小孔,朝着四面八方喷出强力的水柱,在自己周围形成一片大范围的水幕,打落了三枝箭矢。

  没人想到,牠躲在水中居然还有这个用意。

  “艾蜜丽,快退!”

  安琪莉娜感到不对,连忙发声示警,但艾蜜丽发觉自己走不了。她脚下的土地开始塌陷成一个小洞,整个人往下掉,被埋伏在那里编织成网的触手卷个正着。

  原来魔兽之所以不动,就是在用触手挖一个陷阱,牠明确的判断出先前的猎物已经没有抵抗能力,威胁只有后到的那一个敌人,所以隐密的出手。

  没料到魔兽有如此的思考能力,安琪莉娜和黛丝笛儿的希望之火完全熄灭。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