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神魔乱世缘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乱之公主

神魔乱世缘 乱晴空 7759 2004.02.21 16:40

    不过亚修出自真心的焦急,还有安琪莉娜与黛丝笛儿你来我往的言词交锋,同一时间还有另外两个人也听到了,那就是爱提娜和伊琴丝。

  在亚修离开后,爱提娜紧接着就施展了风之絮语的魔法,藉由风之魔力把亚修等人的谈话传送回来,所以爱提娜虽然不在亚修的身旁,还是听得到他的谈话。

  缓缓收回了风之絮语的魔力,爱提娜此刻真想找张床大睡一觉,之前要封锁住安琪莉娜以及黛丝笛儿这两人的行动就几乎耗尽她的魔力,而现在紧接着又施展出风之絮语,在魔力过度消耗的情形下,连带也使得她的体力严重不支。

  事实上,在爱提娜的心中,是希望伊琴丝能够彻底讨厌亚修的,但是,她就是没办法容忍有人对亚修产生误解,所以拼了老命的施展出风之絮语,为的也是希望能把亚修内心的真正想法传达给伊琴丝知道。

  这种自相矛盾的作法和想法不由得让爱提娜心中大叹,自从和亚修认识后,自己就越来越不像自己了。

  “你这是什么意思?”伊琴丝听完了透过风之絮语所传出的话后冷冷说道,她的表情一样冷漠,但眼神在听的过程中却是瞬息万变,而这些变化,都瞒不过爱提娜锐利的双眼。

  “没什么,只是想让你听听看而已。”

  “够了,别以为我会笨到相信你,你们这种串通好的阴谋对我是不管用的,还有,像亚修那种毫无自尊的滥好人我最讨厌了。”

  “伊琴丝‘同学’!”爱提娜故意在同学两字加重语气后说道:“我必须跟你说明两件事。第一件事就是你相不相信与我无关,我并不会强迫你,也不奢望从你身上得到任何好处,我只是做我该做的事而已,即使这件事和我心中所想的完全不同。”

  看见伊琴丝疑惑的眼神,爱提娜不加以理会继续说道:“第二件事就是我真心的希望,你所说的话都是真的,你要讨厌亚修没问题,越讨厌越好,但你却绝对不能伤害到他,这是身为老师的我所给你的第一个忠告。那么,你今天就好好休息吧!”

  爱提娜完全不理会脸上阴晴不定的伊琴丝就离开了医疗室,这时她可以听到身后传来东西破裂的声音,大概是伊琴丝在摔东西出气吧!

  “我们这位难缠的小公主还好吧?”

  从介绍完伊琴丝就未曾现身的特里斯院长出现了,爱提娜实在是很想知道这个院长到底跑到哪里去了,把这么一个烂摊子丢给她处理。

  “还好,身体上没受到什么伤害,不过心灵上的创伤就不得而知了,在众人面前出丑,对她的伤害应该很大吧!对了,这件事情不是应该要由院长你出面处理会比较适合吗?另外,让这名公主继续待在我们学院里,对我们学院的学生来说不是一件好事,她根本是来搞破坏的啊!”爱提娜侃侃而谈,只是她并没有想到,最后一句话也同样可以拿来形容她自己。

  “呵呵,你说的没错,就是因为这样,所以我才把事情交给你全权处理啊!一则是因为我对你的能力有信心,另外就是……嗯,没什么。其实我刚刚和城主商量后决定将公主的情形快马回报给王室知道,要如何安排,也得等王室的命令下来之后才行,目前,就继续保持这个样子吧!”特里斯本来还想说以暴制暴,用爱提娜这无法无天的老师去制衡同样无法无天的伊琴丝应该会有不错的成果,不过看爱提娜一脸不高兴的样子,想想还是少开口为妙。

  “天啊!真是一个让人讨厌的公主,只会到处找麻烦。”爱提娜疲倦的摇了摇头,要说她对于伊琴丝的行为不感到愤怒的话是假的,她比安琪莉娜和黛丝笛儿两人更想亲手杀掉伊琴丝,只不过考虑到亚修的心情,才没有表现出来。

  “其实伊琴丝她已经不是第一次了,里谢尔王都可是被搞的天翻地覆,她不断的四处捣蛋、破坏,王室完全拿她没有办法,因为她总是能躲过重重的监视跑到外头作乱,最后里谢尔王都的居民还给她取了一个外号,叫做‘乱之公主’。只不过没想到她这次变本加厉,跑到我们‘蓝贝塔城’来作乱。”

  “乱之公主?这不是一句好话吧!”

  “没错,事实上这位伊琴丝公主在里谢尔可说是鬼憎神厌,偏偏她在魔法上又有很高的天分,被她藉故打伤的人多到数不清,可是她又有公主的身份,根本没人拿她有办法。”

  “年纪这么小就有这种个性,不是一件好事。我是不是该本着老师的立场来给她一个爱的教育呢?”爱提娜握紧拳头露出了冷酷的笑容,瞬间脑中闪过了几百种教育的方法,只不过没有一种是正常的。

  “我说你啊!不要满脑子想些有的没的,不管她多刁蛮无礼,她毕竟是个公主,真的惹火她的话,对你也不是一件好事。而且王室绝对不会允许她在这里多待,应该会很快就召她返回王都,这段时间就多忍耐一下吧!”

  “院长啊!”爱提娜脸上泛起了醉人的笑容说道:“那你又怎么知道,惹火了我对她而言,不会是一件致命的事呢?”

  一时之间,特里斯仿佛看到了爱提娜眼里有着一闪即逝的浓浓杀机,不过他并不能确定这是不是错觉,因为眼前的爱提娜打了个大呵欠,脸上满是疲倦的表情。

  告别了特里斯,爱提娜完全不理会学院中还要上的课直接打道回府,躺在床上进入了深深的睡眠状态。

  大量的消耗魔力除了肉体会感到疲倦外,精神也会变的虚弱,如果在这种状况下还勉强施展魔法,很有可能会造成魔力失控而伤害到自己,严重点连命都会没有。

  而要恢复正常,最好的方法就是睡眠了,以爱提娜现在的状态,至少需要一整天的睡眠才能完全恢复。

  第二天的学院里,充斥着一种诡谲的气氛。

  那自然就是因为伊琴丝这位公主学生的缘故,拥有公主之名,但却做出不合其身份的事情,而且还在自夸的魔法比试中惨败,学生们看向这位公主的眼神,是充满鄙视的。

  不过学生们对亚修的兴趣也更浓厚了,原本就和学院里首屈一指的美女教师爱提娜有着奇妙的传言,然后又有安琪莉娜和黛丝笛儿这两个言词难以形容的美丽女仆供差遣,紧接着连伊琴丝公主也都认识,亚修到底是何来历越发的引人注意。

  只不过猜测的人并不知道,亚修是在身不由己的情形下,被卷入不断流转的漩涡而无法自拔。

  “我总觉得,今天同学们的眼光更加的集中,也更锐利了。”亚修低着头避过无数道好奇的眼神走进学院里。

  “主人,你应该要把自己想成是个君临一切的王者,王者本来就会受到注目,所以对于那些向你投射而来的眼神,你根本不必在意!”黛丝笛儿忍不住开口。

  她原订昨夜找伊琴丝报仇,不过听了亚修的话后却失去了本来的念头,那时她是真的相当佩服亚修。

  不过现在亚修的表现和昨天有如天壤之别,黛丝笛儿心中只感到无奈,其实她也不知道她心目中的理想主人该是什么样子,因为她从未想过要屈居于人之下,不过可以确定的是,她心中的主人绝对不是亚修现在这种藏头缩尾的模样。

  看着黛丝笛儿想要改变亚修,一旁的安琪莉娜只觉得有趣,她对亚修的要求虽然不若黛丝笛儿来得多,不过她也不反对让亚修变的让她这个侍奉者更加的骄傲。

  “嗯?”安琪莉娜停下了脚步,看着站在学院门口的伊琴丝,此刻她正表情不善的看着这里,身旁还有着许多穿着铠甲的护卫,配挂的刀剑虽然没有出鞘,但却隐含着一股肃杀的气息。

  “看来她是真的想找死了!”黛丝笛儿不由得脸一沈,一看到伊琴丝摆出这种阵仗,就直觉她想要找麻烦,昨天已经放过她一次了,接下来可没有第二次的机会!

  安琪莉娜的心思如同黛丝笛儿一样,对于找上门来的挑战绝不退却,但也开始打量起四周的环境,她已经在心中默默盘算最坏的情况,如果真有万一,至少要先确保亚修的安全。

  “早安啊!伊琴丝同学。”相较于黛丝笛儿和安琪莉娜警戒的样子,亚修一脸轻松的走向前去,并且朝伊琴丝打了声招呼。

  这让身旁小心翼翼的两人感到有些错愕,难道亚修真没发现到眼前的情势有些不对劲吗?

  “大胆,居然敢直呼公主殿下的名讳,还不跪下行礼?!”一旁的护卫队长发出怒斥声。

  “我说过多少次了,在这里我的身份是学生,由不得你在我面前大小声,立刻给我滚得远远的!”伊琴丝更大声的斥责这位忠心的队长,迫人的威严让他吓得颤抖不已,只得带着护卫远离伊琴丝,但仍谨慎的监视亚修等人的行动。

  “他其实没有错,只是在尽他的职责而已,你何必这么大声呢?”亚修完全忘记了昨天的事情,甚至忘记了眼前的人是一名公主,为可怜的队长抱屈。

  “有没有错是我决定,没有你插嘴的余地。”伊琴丝依旧色厉,让许多学生纷纷避开了这边,往小门进入学院里。

  而安琪莉娜和黛丝笛儿两人也站在亚修身后,脸色不善的打量着伊琴丝,如果不是亚修在场,眼前的伊琴丝可能已经没有说话的机会。

  “对了,你的伤好一些了吗?”无视伊琴丝恶劣的口气,亚修关心的问着。

  “够了,我的事不用你管!”伊琴丝更大声的咆哮,但脸上的表情却有着难以察觉的一丝丝和缓。

  “说的也是,公主的身边应该有很多精通医术的人才是,不过表面的伤势虽然好了,还是要多休息几天才好,万一留下后遗症,那就不好了。”

  亚修说完后还转头看着黛丝笛儿的左手,让黛丝笛儿心里一凉,虽然昨天亚修已经答应她可以解下绷带,但晚上又费了许多唇舌希望她能够尽量不要动到左手,看亚修的表情就知道他是希望自己的左手能够多休养几天。

  “我、我的手真的已经好了。”黛丝笛儿慌张的说着,还把左手藏到身后。

  “……骨头断裂非同小可,不是外表好就没事了,休息越久越好。”

  “主人,我也赞成你的话,毕竟黛丝笛儿她没有一刻能闲得住,总是到处乱跑,万一手伤没有完全好,那日后不是又要让人担心吗?主人,你要不要考虑下令让黛丝笛儿的手再度绑上绷带呢?当然,再加上木板固定,效果会更好喔!”

  安琪莉娜在一旁煽风点火,她的快乐来自于黛丝笛儿吃的苦头多寡,黛丝笛儿越难过,她就越感到快乐。

  “这倒也是一个方法……”

  看着亚修有些意动,黛丝笛儿原本想拔腿就溜,不过偏偏伊琴丝仍然动机不明的站在旁边,让她走也不是、不走更不是。

  “主人,你不要听安琪莉娜胡说八道,我的手伤真的全部都好了,我可以对天发誓!”黛丝笛儿狠狠的瞪了安琪莉娜一眼后,指天誓日的证明自己的手已经痊愈,因为要是亚修真叫她不要动手的话,她会因此而发疯。

  “嘻嘻,老天是我的管辖,所以你的誓言根本不能作得了准,你还是乖乖的束手就缚吧!”

  “够了,再说下去的话,小心我一拳打死你!”

  “笛儿,不是说好不要动手的吗?”

  三个人这种你来我往的融洽关系让伊琴丝一时之间有些出神,当她发现到自己的失态时,像是为了要破坏眼前这种气氛似的对着亚修大声说道:“亚修,中午休息时你自己一个人到‘蓝贝塔’来,我有话跟你说,不来的话……哼哼,后果你自己知道。”

  留下这句充满威胁的话之后,伊琴丝毫不理会安琪莉娜和黛丝笛儿愤怒的眼神就走进学院里头。

  “主人,不要去,不晓得她又在搞什么花样。”收起胡闹的心情,安琪莉娜在一旁低声说道。

  “是啊!像她那种人,如果不给她一个狠狠的教训是不会学乖的。”黛丝笛儿目露杀机,她对于伊琴丝已经是忍无可忍。

  “笛儿,不要那么说伊琴丝,蓝贝塔我自己一个人去就好了,你们都不要跟来。”

  “主人!”安琪莉娜和黛丝笛儿同时开口,显然她们不赞成亚修的决定。

  “别担心,不会有事的。”亚修笑着说道,在他的心中,伊琴丝根本不是那么坏的人。

  中午很快的就到了,看着亚修一个人走向蓝贝塔,黛丝笛儿和安琪莉娜只感到心中不安,她们想找爱提娜来阻止,可是平时不用找都会自己出现的爱提娜,在此时却怎么找也找不到。

  她们当然不晓得爱提娜此刻还在睡眠当中,所以两人互相商量后就决定,中午时要偷偷跟在亚修的身后去看个究竟。

  “真是的,希望蓝贝塔能够垮下来压死那个伊琴丝,这样主人才不会继续被她欺负。”

  黛丝笛儿恨恨的说着,她和安琪莉娜偷偷跟在亚修身后,走到了蓝贝塔前就止步不前,因为前方没有半点遮掩,所以只好躲在距离有些远的树林中。

  她可以看到伊琴丝正站在塔下,而亚修也慢慢的朝着她走去,只不过距离太远,就算两人开始谈话她也听不到。

  这时她想到了爱提娜昨天才用过的那个可以在远距离偷听别人谈话的魔法,用在这里应该会很方便,可是她偏偏还不会使用。

  不过不晓得是无所不能的众神还是无恶不作的恶魔听到了黛丝笛儿的愿望,此刻地面突然传来微微的震动,黛丝笛儿和安琪莉娜互看了一眼,彼此都看到对方眼中的讶异,而就在这时,原本坚固万分的蓝贝塔居然开始猛烈的摇晃,而且塔上的砖瓦一片片开始掉落!

  “怎么可能会有这种事?黛丝笛儿,你真是个乌鸦嘴!”安琪莉娜看着逐渐崩塌的蓝贝塔,神色诧异的说着。

  “说这什么话,这是好事才对,刚好压死伊琴丝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臭公主,不是很好吗……天啊!主人不要去!”

  黛丝笛儿发出了尖叫声,因为亚修居然快速的朝着被突然的变化吓的呆立在原地,不知所措的伊琴丝跑去。

  “主人,不可以,你会死的!”

  安琪莉娜也高声大喊,同时全力施展“风之疾走”,朝着亚修飞奔而去,只不过蓝贝塔崩毁的速度由慢而快,最后甚至像是一盘泄落的散沙一样,在一瞬间就将亚修和伊琴丝两人淹没。

  “这是怎么一回事,事情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黛丝笛儿看着眼前的景象喃喃自语。

  安琪莉娜也是一片茫然,但突然,她感觉到附近有些不一样的地方,于是闭上了双眼,慢慢的去察觉周遭的变化。

  “果然没错,完全感受不到光之力,我想,这座塔之所以能保持这么完整,就是因为‘唤龙神剑’所残余的光之力的缘故,现在光之力一旦消失,蓝贝塔自然也随之崩塌。”

  黛丝笛儿只是面无表情的听着安琪莉娜的解释,然后伸出了手开始聚集风之魔力,藉由风系魔法的帮助,把崩塌下来的碎石一块又一块的卷走。

  “亚修是我黛丝笛儿所侍奉的主人,我相信他不会这么简单就死的。”黛丝笛儿对着安琪莉娜疑问的眼神做出了回答。

  安琪莉娜先是一愣,然后也露出了笑容:“你可别忘了,亚修也是我安琪莉娜的主人。能同时被神魔两界的公主尊为主人的人,是不可能这么简单就死的。等我啊!主人,我很快就把你给救出来。”

  如同黛丝笛儿一般,安琪莉娜专注施展魔法移开崩塌的碎石,同时也在心中默默期盼亚修平安无事。

  “呜……好痛啊!”

  在一片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伊琴丝发出了痛苦的呻吟,虽然张开了眼睛但只能看见一片黑暗,这时深吸了一口气却吸进了一大口的灰尘,让她咳嗽咳个不停。

  “你还好吧,伊琴丝?”

  传来了熟悉的音调,仔细思索后才记起那是亚修的声音,而且还感觉有个温暖的身躯抱住自己,这时伊琴丝终于想起了发生什么事。

  她想起了是自己约亚修到蓝贝塔下见面,为的就是想问清楚透过爱提娜魔法所听见亚修说的话是真是假,虽则她心中早有定见,但还是想听亚修亲口说清楚,就连她也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白天时不问,而要约在这四下无人的地方。

  而后地面开始摇晃,蓝贝塔开始崩塌,看着落下的石块掉落在自己身旁,她觉得自己的身体完全无法动弹,然后就看到亚修一脸慌张的朝着自己跑了过来,并把自己推dao在蓝贝塔的墙角下……

  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伊琴丝的心里彻底的迷惑了,她完全不能明白,这世上怎么会有这种笨到极点的人,难道他没有想过可能会因此而丧命吗?难道他对自己没有一点恨意吗?

  但伊琴丝知道,如果不是亚修在千钧一发之际,将她推到墙角这个能够避开落下碎石的死角,自己刚刚已经被砸死了。

  事实上,被无数碎石活埋着的她此刻还能活着,也是一个奇迹。

  “你没事吧?伊琴丝,怎么不说话呢?!”亚修焦急的声音就在耳边传来,听起来似乎没有大碍,只是有点虚弱的感觉。

  “你是笨蛋吗?你居然就这样不顾性命的冲过来,难道你没有想过后果吗?你真是个超级大笨蛋!”话说出口,伊琴丝马上就后悔了,明明心里不是这么想的,但不晓得为何一说出口的话就是想要伤人。

  “……太好了,听起来你还很有精神,想必没有大碍。”

  在黑暗中看不见亚修,但不晓得为何,伊琴丝总觉得亚修此刻的脸上一定带着笑容。而直到此时,伊琴丝才感受到那股死里逃生的恐惧,不由自主的全身发抖。

  “你怎么了?伊琴丝,为什么在发抖呢?”

  “不,我没事。”嘴里虽然说没事,但伊琴丝身体的颤抖却越来越严重,突然间,发抖的手被另一双温暖的手给紧紧握住。

  “你不用担心也不用害怕,我们一定会没事的,如果我没有料错的话,笛儿还有莉娜现在已经在想办法了。”亚修对安琪莉娜以及黛丝笛儿这两人多少有一点了解,她们并不是那种会乖乖听话的人,他相当确定这两人会偷偷跟在他身后。

  而他的安慰和声音也似乎带有无穷的魔力,让伊琴丝慢慢的冷静下来:“为什么……为什么你要来救我呢?你没有想到你可能会死掉吗?再说,我明明对你做了那么过分的事啊!”

  “嗯……”认真思考了一下后的亚修,开口说道:“你这个问题,我没有办法回答。救人,哪还有时间考虑得到那么多的事情啊?至于过分的事情嘛……反正过去就过去了,何必再提起呢?”

  “你、你这个人真是无可救药了……呜呜。”在黑暗中的伊琴丝不由得抽抽噎噎的哭了起来。

  “你不要哭啊!我最怕女孩子哭了。”

  伊琴丝不管亚修的安慰,只是尽情的放声大哭,而且越哭越是激动。

  片刻之后哭声才慢慢的停止,此时伊琴丝只觉得心中无比的轻松,因为她已经有好久好久没有痛快的哭上一场。

  “亚修,我问你,你昨天为什么肯、肯做那种事呢?”平静下来的伊琴丝说话吞吞吐吐,她昨天的行为在此刻完全无法说出口。

  而亚修则是沈默了一会儿,才开口说道:“因为性命很宝贵,我还不想那么早死,所以……”

  伊琴丝可以听出亚修在说谎,相信他是为了不让自己难堪才这么说的,她的心中不由得感到暖洋洋的,舒服至极。

  “你不是为了不让我一辈子良心不安,才做出那种事的吗?”

  伊琴丝可以感到亚修的身体明显的震动了一下,然后听到亚修百思不解的说道:“你怎么可能知道呢?难道是黛丝笛儿还是安琪莉娜告诉你的?可是她们昨天明明没有跟你碰面,应该不可能啊!”

  “是爱提娜说的。”

  “爱提娜?……天啊!她是不是又用了风之絮语偷听别人讲话?真是的,告诉过她很多次,叫她不要再用这种魔法了,偏偏她还是在用。”

  亚修懊恼的声音代表他已经默认,而伊琴丝脸上的表情也慢慢的在改变,原本终年不变的冷漠有如霜雪遇到了初阳,慢慢的融化开来。

  “亚修。”

  “什么事?”

  “对不起。”伊琴丝缓缓的说出这三个字,心中卸下了背负许久的千斤重担,而且脸上有着动人的笑容。

  此刻的她,已经不再是那个令人厌恶的乱之公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