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神魔乱世缘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光闇双力

神魔乱世缘 乱晴空 9635 2005.09.05 16:11

    亚修感到疑惑,不断自问我为何会站在这里?

  不久前,亚修被雪灵的霸气所慑,糊里糊涂跟着走,如今站在王宫最外围的护城河墙上,俯视着广场上一顶顶的营帐。

  营帐里头住的全是失去家园的老百姓,密密麻麻一片,一股低迷的情绪瀰漫在空气中,让人心情不受控制的往下沈。

  亚修大感心酸,里谢尔居民手上有足够财物的人已经离开,但那是极少数,绝大多数的人依旧留在此地,舍不得,也无法离开,身家财物全毁于一旦。

  灾害实在太重了,如同末日的景象像千万只毒虫啃噬掉所有人的斗志,让他们陷入绝望深渊,原本清理着家园里断壁颓垣的年轻壮汉,早已停手,或倒或卧,毫无活力可言,就连不知忧愁、活泼好动的孩童们也受到影响,失去嬉戏的心情。

  死城,是亚修唯一能想到的形容词。

  雪灵眼中似有火焰燃烧,冷然说道:“给我施展一个强到足以让声音传遍全城的音之魔法!”

  亚修虽有疑问,身体却自然动作,鼓起魔力,在雪灵眼前构筑一团深绿光芒。

  “你们所有人全部给我听好了!”

  藉着音之魔法,雪灵激动的呐喊传遍全城,吸引所有人的注意,但亚修就惨了,被音波震得耳鸣不断。

  或许是好奇、或许是雪灵的声音中包含着一股奋发的生命力,死气沈沈的民众受到吸引,无数人从营帐内走出,原先坐着、躺着的人也都起身望着雪灵。

  “我真是搞不懂你们在想什么!明明大家一起清理家园,为什么清着清着就只剩我一个?这是你们的家啊!”

  亚修恍然大悟,晓得雪灵为何灰头土脸了,原来是加入重建里谢尔的行列。

  “你们居然对我说没了温泉、没了家,里谢尔算是完了!混蛋!

  这是什么屁话,你们的人生就那么没用吗?想想那些死了的人,他们才是真的完了,有手有脚的人凭什么说丧气话?!混蛋,真的是混蛋!

  你们为什么不乾脆一头撞死算了?!”

  亚修心中大惊,这话太过火了吧?但他真被雪灵这从未见过的一面给吓到,无法出声制止。

  雪灵随手指着前方一处倒塌的建物开口:“给我听好了,我不管你们怎么想,我也不管你们看到什么,我看到的不是残破的废墟,而是一个更壮观、更美丽、更有生命力的未来!因为,这是我无双教未来总部的模样!我会从明天开始动手兴建,就算只有我一人,也一定做到!”

  雪灵猛然转身,怒气沖沖就走,留下数万个还未从训斥中回过神,发呆发楞的人不管。

  亚修连忙跟着雪灵,一路来到她休息的小楼中。

  亚修还是初次进到此处,果然很有雪灵的风味,四周乱七八糟的,只看到雪灵站在桌旁,最后用愤怒的一掌将桌子劈成两半,琳瑯满目的点心、零食掉落一地,让亚修吓了一跳。

  “你还好吧?”亚修移到雪灵身旁,赫然发现她居然红了双眼。

  “我想当英雄,这念头一直没变,所以我在想,如果他们没有人丧气的话,那我不是会更快乐吗?所以我才帮他们忙,可是……对不起,让你担心了。只是看到他们那副死气沈沈的模样,我就很气、很气,忍不住骂人,不管多苦、多痛,只要还活着就有未来,不是吗?

  为什么他们就那样放弃?为什么?!”

  亚修无言以对,他也有同样的想法,还活着的人是没资格抱怨什么的,他想拍拍头安慰雪灵,却觉得这举动似乎不妥,她已经成熟许多。

  雪灵揉揉眼睛,露出灿烂笑容说道:“好了好了,我没事啦,你去忙你的吧!嘿,听说你带了一个漂亮的女人回来,很行嘛,但注意点,别败坏了无双教的风气,你是教主,就得以身作则。 不过,你身旁的女人也多了点吧?”

  亚修脸颊发红,说道:“别乱说话,我什么事都没做……明天让我帮你吧,我毕竟是无双教的代理教主,既然要建总部,当然得出点力,不过那块地是你的吗?”

  “谁晓得?顺口就说了,管他的,以后的事以后再说。”

  亚修发现那个可以拍拍头的雪灵又回来了,她有些地方变了,有些地方还是一如往常,“你真是的,做事前都不想一想,不过算了,你好好休息吧!”

  “好啊,你也早点……呵呵,你想必休息得很愉快吧,不然怎么叫我休息呢?太阳还在正中央耶!”

  “可恶!”亚修一拳敲在雪灵头上,痛得她哇哇叫,他紧接着板起脸孔,“千万不要开这种玩笑,我是还好,但影响到别人的名誉就糟了。”

  “好啦,我知道了,改天再去看看那个叫露比的人,现在我真的没那个心情……”

  雪灵越说声音越小,心情又低落下来,亚修不自觉得拍拍她的头安慰几句后转身离开。

  步出楼外时,亚修突然想起他忘了制止雪灵把贤者一事外传,可转念一想,就耸耸肩不太在意,以雪灵现在的心情,她根本不可能外出散播谣言。

  亚修走到安琪莉娜及黛丝笛儿熟睡的楼外,正要推门而入时,一股撼动他灵魂的波动传来,全身一震,他清楚晓得这来自她们,只是两人已不在房内,而是在……

  亚修动了,而且是以“神足”移动,速度快如电闪,弹指间即来到露比房门外,他很清楚安琪莉娜和黛丝笛儿就在里面。

  亚修内心昇起一股难以言喻的感受,全身如触电般麻痺,手指停在门上,一寸一寸,逐渐推开。

  门开,亚修彷彿神游另一世界,身躯乘着风在无限宽广的白云之国遨游,浑身轻飘飘的,自由自在。

  眼前出现了一道光,亚修感到光蜷缩在自己背上,浑身又暖又舒服,望着白云之国上映出自己的影子,他感觉一切是那样的美好、那样的宁静,让他希望时间永远停留在这一刻。

  充满愉悦的银铃笑声充斥四周,他本已满足的心再次活跃,循着笑声而去。这一刻,他忘了身上的暖意,目光不再落往影子,心中只有笑声主人的容貌。纵使依恋的主人再也记不得、再也不挂心,就连回头一眼都不愿意,光与影依旧不离。

  脑中一股剧痛惊醒亚修,从迷离幻境中回到现实,眼前,黛丝笛儿及安琪莉娜并肩而站,两人的手指同时点在假寐中的露比额头上,神情严肃。

  亚修没来由的一阵怒气,喝道:“你们两个在干什么!”

  两人缓缓缩手,没有半点慌乱,双双对亚修投以笑容,齐声开口:“主人。”

  亚修感到两股风吹过脸颊,一边是淡淡的、柔柔的、静谧的和煦暖风,另一边却是活泼的、奔放的、淘气的清爽凉风,两者有相似又有不同。

  亚修感到迷惑,内心充斥着极为强烈的亲切、怀念和愧意,像是久违的相知故友重逢,却又想起曾做过对不起她们的事,情绪无比复杂。

  细看两人容貌,并无改变,但一些气质上的差异却显露出来,安琪莉娜沈稳的双眸中似乎燃着火焰,多了几分热情;总是静不下来的黛丝笛儿,却如水般沈淀不少,两人互补了彼此个性上的缺点,显之在外的风华更加深邃迷人,让亚修的心脏不争气的“霍霍”剧烈跳动。

  四个人全到齐了,露比闭眼假寐,醒着的有三人,当中安琪莉娜和黛丝笛儿两女未因亚修质问而不安,反倒是唯一的男性手足无措。

  “莉娜,你醒啦?笛儿,你、你也没事,很好很好,都很好……”

  亚修舌头像打了个结,但没办法,两人身上气质的转变给予他极大的震撼,如要说得真切,该是之前她们火是火、水是水,对立而明显,但今天却是火中带水、水中含火,刚柔互济。

  “主人,”黛丝笛儿率先开口,眼中异芒连闪,柔媚的嗓音多添几分沈稳,“我们听说你带了位美娇娘回来,因此迫不及待来一睹芳容。”

  “是啊!”安琪莉娜接下去,清澈的语调多了些娇媚,让亚修心跳加快,“能让主人您一见倾心的,必定是非凡佳人,亲眼见后,确实如此。”

  亚修有一种说不出口的怪异感,她们似有敌意,却又像诚心祝福,尴尬之间,两人越过他步出房外,亚修连忙跟上。

  离开露比房后,亚修顿觉轻松不少,追根究底不难猜到原因,在深爱的人面前对其他女子动心,怎么想都奇怪。

  安琪莉娜垂首说道:“主人,很抱歉,当天无缘无故攻击您,因为我和凤凰间有极深的渊源,因此忍不住出手,冒犯之处,请主人责罚。 ”

  亚修脸色一凝,不答反问:“我想知道,牠还会对里谢尔造成危害吗?”

  安琪莉娜坚定答道:“以我性命保证,永远不会。”

  “那熔岩是凤凰招引而来的吗?”

  “不,真相是熔岩爆发为自然异变,凤凰不过适逢其会,藉熔岩醒来并对人类报复,却被主人您阻止。如凤凰有吸引熔岩的能力,就不会被困达三千年之久。”

  “原来如此……”亚修转念一想,就算熔岩真是凤凰引来又如何?

  造成的伤害根本无法恢复,这事已经过去,只要往后凤凰不会危害里谢尔,他就能谅解安琪莉娜出手攻击自己一事。

  “那么,该我了。”黛丝笛儿接着开口:“我要说的事很简单,奥罗伦还活得好好的,石浆****全用完了,可惜稀释多次后药力也降低不少,虽能恢复部分元气,却不能使他立刻复原。”

  “……这根本不重要吧?你明明知道我最想问的是什么。”

  “抱歉了主人,我不想透露治疗方法,正如你不也有月牙笛这秘而不宣的好东西吗?哎呀,互相互相啦!”

  黛丝笛儿虽气质有极大改变,但本性实在难移,亚修觉得她和雪灵的关系未来一定很好,到时自己就惨了。

  “可是你们为何睡这么多天呢,太奇怪了吧?”

  安琪莉娜浅浅一笑,答道:“主人,我们都有秘密,何不各让一步?只是出于好奇,您是在何时何处认识露比小姐?”

  “这……我不知道,不,该说是失去了与她相处的记忆,但肯定是在妖精森林时发生,因为月牙笛在那时起出现。 ”

  黛丝笛儿与安琪莉娜脸色微变,那正是亚修如变了一个人之时,两者间的关连再明显不过,但他是在何时……

  两人互望一眼,彼此都明白变化必定是发生在龙骸之谷,她们曾在刹那间失去对亚修的感应,但刹那光阴能发生什么事?除非有人能操纵时间,将一眨眼转延成数年光阴,能办到此事的除创世者还能有谁?

  安琪莉娜压下心中激动,开口问道:“主人,恕我无礼,既没有记忆,您难道没有询问清楚的打算?就这样……这样……一见锺情?”

  “没错。”

  亚修回答得乾脆,让两女为之无言。

  黛丝笛儿忍不住再问:“你难道一点都不担心被骗吗?”

  “被骗?哈,怎样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她出现在我眼前,这就够了,其他事都无所谓。 ”亚修说得热血澎湃,蓦地一股强烈的内疚扩散全身,让他失去面对两女的勇气,头低垂下来,表情惊疑,不明白自己为何有此反应。自安琪莉娜和黛丝笛儿现身后,他的心灵无端多了些以往从未有过的触动,好似久远久远前的记忆开始苏醒,影响着他。

  安琪莉娜面无表情,说道:“明白了,那主人您好好歇息,我们先离开。 ”

  两人走远时,亚修仍怔在原地发楞。

  黛丝笛儿回首望了一眼,低声说道:“不懂,我真的不懂,我从露比身上察觉不到丝毫异常,与普通的人类女孩没有两样,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难道她竟高明到连已掌控光闇双力的我们也能瞒过?”

  安琪莉娜迟疑片刻才开口:“不清楚,但纵使是雨以其他面貌出现在眼前,我也有信心能识破,因此,她很可能是个普通人。”

  “你真这么想?”

  “横越万里的滚滚长江,其源头往往是条一步可跨的小溪,甚或点点雪水汇集而成;今日我们百思不解、难以想像的事件,追根究底后或许会平凡得出乎我们意料,因此这不无可能。”

  “但也有可能完全相反。”

  “的确,可惜的是我们无法证实。”

  黛丝笛儿停步,摊开右手,掌心上有一道被刀划过的疤痕,是谁能伤她?

  “以生命为赌注,承受灵魂被撕成碎片、重聚的痛苦后所得到的力量,还是同样窝囊吗?”

  黛丝笛儿的掌心上出现异状,白色光芒凝聚成球,却又有黑色光点在其中旋转、萦绕,其姿态并非固定,而是互融一体,交相幻化。

  那正是黛丝笛儿不但取回闇之力,更将光之力纳为己用的证据!

  光看其力量水*融、浑为一体的模样,就晓得她比当日在魔界同样使出光闇双力,却仍有所分别的亚修要高出不只一筹。

  光芒渐敛,黛丝笛儿手上的疤痕奇蹟般的消失,回复娇嫩与白皙。

  安琪莉娜的表情似乎隐含责备,说道:“虽说结果是好的,但你还是太冲动了些,何必为一个人类拿生命……唔,不对,你不是为了奥罗伦,而是为了亚修。”

  “没错,奥罗伦算哪根葱,值得我以鲜血为引,吸引噬妖到体内救他?我不过是要还亚修的恩情罢了,对我来说,他救了我的命,我也必须以同样的份量去偿还,这才叫重新开始,谁也不欠谁。 ”

  即使贵为魔界公主,黛丝笛儿也无法除去已寄宿在心脏中的噬妖,但还有一个方法,就是让牠转移到另一个宿主身上,只是噬妖寄生心脏后等若生根,除非宿主已死,否则不会离开,这亦是牠最可怕的地方。

  不过,黛丝笛儿这诱饵却不平凡,她的血可是至尊、至贵的王族之血,对以鲜血为食的噬妖来说,充满无比的吸引力,最后忍受不住诱惑,罕见的在宿主未死前离开心脏,从黛丝笛儿手上的伤口进入她体内!

  试问,亚修如晓得拯救奥罗伦的“药”是挚友的命,他怎会赞成?

  因此黛丝笛儿保密到底,这也可见她个性刚烈的一面。

  黛丝笛儿晓得,如让噬妖进入自己的心脏,那她也活不成,但噬妖的生命力异常强韧,兼且遁入体内,要消灭岂是那么简单?

  黛丝笛儿想到“夏蝶”的碎片既然随亚修到魔界,多少也该吸取一些闇之力,如以此引动体内的光之力相激荡,其爆发出的力量该可将噬妖消灭。

  黛丝笛儿拿到碎片时,碎片因经历过亚修聚合魔界闇之力的缘故,潜藏的闇之力超乎她想像,当下心一横,提高目标,除救人还情外,更想彻底掌握法里恩当初所言之光闇双力!因为在魔界的经历让她感到窝囊,想提高力量的念头早已出现。

  前半段,黛丝笛儿成功了,噬妖受到王族之血的吸引力转移到她身上,同一瞬间,她将夏蝶的碎片连同所含闇之力吸入体内,与光之力一激荡,便轻而易举的粉碎噬妖。

  这时她本人则专注精神融合两股极端力量,对外界不闻不问,因此才不晓得里谢尔大难临头,更未出手帮忙。

  融合的过程才开始,黛丝笛儿立刻醒悟自己遇上麻烦,体内闇之力加上从夏蝶处吸收而来的量仍低于光之力,两者力量悬殊,她根本无法压抑光之力的反扑,眼看要作茧自缚时,安琪莉娜回来了,更如心有灵犀般的也想要掌握光闇双力。

  安琪莉娜将冬蝉碎片的光之力引入体内的同时,感应到黛丝笛儿岌岌可危,更瞭解自己处在同样难关,所分别的是她体内的闇之力远胜光之力,她立刻明白自己该如何做。

  透过手心相连,强弱不一的力量极端在体内交流,你取我弃、你弃我取,相互帮忙,维持平衡后迈入生生不息的境界,同时将其逐段粉碎、相和,忍受其相斥的力道,以无上意志力硬迫其合而为一,将这过程喻为粉碎灵魂,再加以重组并不为过。

  短短几天时间对两人来说,如数百、数千年之漫长,每一刻都是那样难熬、那样漫长,当中如有一人意志不坚,平衡立即崩毁,失控的力量必将两人反噬,魂销魄散。

  幸而她们靠着三千年来无数场战斗所培养出的坚忍意志和默契,奇蹟似的联手成功,彻底掌握这只在创世者之下的光闇双力!

  从一个极端跨至另一个极端,最后同化拥有,两人显露在外的气质风华因经历这些而产生了改变。

  自此,她们有自信,不论遇上谁,哪怕是雨,两人仍有反击之力,无奈,遇上的却是露比!姑且不谈实力,在各方面,她们都发觉自己处于下风,难怪黛丝笛儿如此愤怒。

  安琪莉娜神色平常,实则思绪千转,最后幽幽说道:“我要回神界一趟。”

  黛丝笛儿大感讶异,问道:“为什么?”

  “一是向我大姊禀告白羽的死讯,二是向父王请教,真有高明到联我两人之力亦瞧不出破绽的人在世吗?”

  “何必那么麻烦!”黛丝笛儿手一伸,出现亚修曾在魔界扬威的 “神魔之剑”,交融着黑白两色的光辉,蕴含着爆炸性的威力,冷酷说道:“从背后给她一剑不就得了?再会装,也得露出真面目!”

  “那如果她真是个平凡人,只是有着不平凡的遭遇,该怎么办?”

  “这有什么难的?她既然莫名其妙的出现,那莫名其妙的消失也不奇怪,我有把握连一滴血都不会留下。”

  安琪莉娜不发一语,静静的瞧着黛丝笛儿。

  黛丝笛儿被瞧得浑身不自在,终于受不了,改口说道:“好啦好啦,我是开玩笑的,绝不会干这种事。”

  “但不可否认有几分认真吧?”

  “……的确有,不知怎么,她让我非常非常的讨厌,原因不单是亚修被迷得跟蠢蛋没两样,事实上她就算跟亚修没关系,我也一样讨厌她,我还以为这辈子找不到一个比你更讨厌的人,没想到还真有。

  你呢?”

  安琪莉娜没有回答,淡淡说道:“我走了,很快就会回来,你的行为记得要有所节制。”

  融合着黑白两色,既圣洁又慑人的光翼自安琪莉娜背上现形,拂动间卷住全身,整个人随之隐没、消失。

  “哼。”黛丝笛呶呶嘴,说道:“装模作样,自己明明也讨厌,还敢说我!不过,我是否也该回去一趟,问问老头子呢?顺便偷袭个两招试试他挡不挡得住。”

  思考片刻,黛丝笛儿摇摇头,表情坚决,“不,绝不,以前都不开口求人了,何况是现在?我就是要靠自己!等等,假如我早安琪莉娜一步先戳破露比的假面具,那我岂不是赢了她?哈哈,就这么办。 ”

  决定后,黛丝笛儿又朝露比的所在走回,她要以自己的方法办事,看来她没变的地方可真是多。

  亚修坐在露比床沿,有些心不在焉,他自以为瞭解安琪莉娜与黛丝笛儿,却没想到她们还有如此一面,硬是在他心中留下倩影。

  “怎么了,在想些什么?”

  “没、没什么。”亚修一惊,露比醒来,自己居然不知。

  “你骗人。”

  “我、我……”

  露比掩嘴轻笑,甜甜说道:“好啦,不逼你了,人家可不想知道你脑袋瓜里的坏念头呢!”

  亚修胀得脸孔发红,结结巴巴回答:“没、没有这样的事。”

  “你的话一点说服力都没有。”

  “这、这是……是……”

  “嘻,好啦,别这么紧张,如果是担忧那两位美如天仙的可人儿的事,就别说了。”

  “咦,你知道她们?”

  “知道,她们像鬼一样无声无息的出现在房里,吓坏人家了,所以人家才赶紧装睡。你们的谈话我当然都听见,没想到你喜欢别人称呼你主人呢,这兴趣不太好吧?”明明占了上风,还有意无意的东戳一下、西刺一下,露比的表现和吃醋的小女人实在没有两样。

  “不是这样的,她们是我的朋友,这称呼也不是我要的,是她们 ……”

  “好好好,别这么激动嘛,人家说晓得就是晓得,不会误会你的。”

  “那就好。”亚修松了一口气,旋又说道:“还有件事得告诉你,明天我可能不会在这里陪你。”

  “为什么?”

  “我明天要跟雪灵一起去做工,帮忙搬石头、清理家园,为重建里谢尔出些力……不,应该是为无双教总部才对。”

  露比眼中浮现一丝不安,问道:“雪灵?”

  亚修脸色一变,慌忙说道:“别误会,虽然她是女的,但我跟她没有关系……呃,不对,我们有关系……不是啦,我们有关系,但不是你想的那种关系,总之就是……就是……”

  以往从未想过,如今一想,亚修才赫然发现自己与雪灵的关系根本说不出来,似乎各方面都掺着一点,但又不真切。

  “别解释了,我不会想歪的,不过你似乎很看重她?”

  “的确如此,我一直以为她只是个胡闹、天真,又带着几分傻气的小女孩,但如今却让我见到她那成熟的一面,我真的很喜欢她,啊,不是那种喜欢,你别误会。”

  “放心,我不会。”

  “那就好,不过话说回来,你只要见过她,就会晓得她是那种使人又好气、又好笑的顽皮鬼,可惜她就要回家了,相处的时间恐怕不多。”

  “如果以后你再也见不到她该怎么办?”

  “不会的,她如真被师父和爷爷关在家里,我也可以去找她。”

  “我是说万一永远见不到呢?人与人突然失去联系,是很平常的事。”

  露比有些奇怪,竟在这事上一直追问。

  “万一啊……真有万一,我会很难过,毕竟她给我的感觉很好。

  坦白跟你说,在不知不觉中,她填补了一个我心口上缺漏的位置。”

  “原来如此,我明白了。”露比眉间有一丝凝重,彷彿在担心什么。

  亚修露出笑容,说道:“你想不想吃些东西?我去帮你拿。”

  “好,不过,可以顺便帮人家弄双鞋来吗?”

  亚修目光移至露比那双无瑕玉足,精巧细致,让他很想揣在手心把玩,不由自主嚥了口口水,边看边问:“奇怪,这是很平常的要求,但为什么我觉得很震惊呢?”

  “嘻,因为这代表你当初对人家的一个承诺失效。不过,既然我们的感情要重新开始,那人家也得做些改变。”

  亚修总算把目光移回露比身上,眼中无比疑惑,只得答道:“明白了,我立刻去办。 ”

  “还有一件事。”露比翻开掌心,说道:“先把月牙笛还给人家。”

  亚修拿出月牙笛放在露比手上,指尖划过白玉般的掌心时浑身酥麻,脑中绮念丛生,好不容易才静下心说道:“它有很强大的力量。”

  “以无所不能来称呼并不为过。”

  “能告诉我原因吗?”

  “可以是可以,但不想。告诉了你月牙笛的由来,就不免提起人家的过去,那人家的一切你岂不全都晓得?我想保留一些秘密。”

  亚修苦笑,说道:“好,我不问了,以后月牙笛是不是留在你身边比较好呢?”

  “你果然忘记月牙笛留在你身上的原因,不过也好,我就暂时帮你保管,我猜你是因为恐惧吧,被月牙笛的力量吓到。”

  亚修点头,严肃说道:“的确是如此,我可以完全掌握自己的力量,所施展的魔法一切由心控制,不可能失控造成破坏,而由月牙笛引动的力量,虽然也能掌握,但并非透过我,而是透过月牙笛,我相当害怕有个万一而造成灾难,这种感觉很不好。”

  “明白,月牙笛就暂且留在我这边。”

  “好,那我去拿些东西来给你吃,顺便看看有没有鞋子,待会再来。”

  亚修离去后,露比如有心事般秀眉微锁。

  片刻后,露比无奈苦笑,自语:“雪灵该不该留呢?算了,离决定还有一段时间,再等等吧!”

  露比随即把这事忘掉,黛眉一挑,满怀期待与兴奋的以指尖轻触月牙笛表面,说道:“让我看看你在魔界的经历吧,那是唯一失去你身影的时刻。”

  月牙笛的可怕力量完全源自露比,因此当它随亚修落到魔界时,便成了一块普通玉石,可是它并非全然静止,而是将四周的一切变化记忆在石内,唯一能重现记忆的,只有露比一人。

  露比闭上眼,探索月牙笛的记忆,亚修在魔界的种种经历顿时重现脑海。

  蓦地,露比张开双眼,脸容一寒,目光冰冷得教人打从心底发毛,恨声说道:“曼雷达,你好大的胆子,竟敢如此摆弄我的亚修,看来不给你一点教训,你是不会晓得自己的份量!”

  露比发怒了,首次出手教训的对象居然是魔界之王──曼雷达!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