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神魔乱世缘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专注一心

神魔乱世缘 乱晴空 7812 2005.10.17 12:41

    ‘我回来啦,爷爷!’

  雪灵抱着一堆竹笋踢开家门,兴奋大喊。

  她虽不想回家,但真的到家了,还是难掩喜悦。

  越过一片称得上是天然迷宫的茂密竹林,亚修一行人到达匠圣的居所。

  这是间与匠圣之名毫不匹配的平凡农舍,座落山脚,简陋寒酸,几亩菜圃,鸡群在篱笆内啄食,很难想像如此不起眼的地方住著名震天下的匠圣──鲁菲格。

  据雪灵所言,匠圣为了免去恳求他打造武器的无数请托,归隐在此,过着如农人般自给自足的生活,专注精神,打造一生中最颠峰的作品。

  雪灵进屋后找了片刻,出来时两手一摊说道:‘人不在里面,那就是在……’

  话说到一半,一只小土狗‘汪’‘汪’叫的奔出,绕着雪灵的脚转圈圈,吐出舌头亲匿****。

  雪灵高兴的抱起狗儿说道:‘哈,还认得我嘛,不枉我把你养得这么大,爷爷在打铁屋吧?’

  土狗仿佛听懂人话,从雪灵臂弯一跃而下,往前直奔,亚修随后跟上,走了片刻,便听见一下又一下的金铁敲击声。

  眼前出现以木板、竹子交互搭成的打铁屋,从敞开的门中看到一名身材壮硕的老人正专心打造烧红的铁器,火炉发出的可怕热力让远在外头的亚修满头大汗,吸入的空气仿佛让肺部燃烧起来,难受至极,真无法想像有人能在炉前工作。

  老人没有发觉亚修他们,全神贯注在手上的工作,众人也静静等待。老人完成时,以铁钳挟起铁器放入水中,顿时发出令人听之发毛的滋滋声,水气弥漫。

  雪灵大叫一声‘爷爷’扑了上去,这一喊,证实老人正是匠圣鲁菲格。

  鲁菲格瞥了一眼,不慌不忙将手上工具一放,右脚踩上凳子,抓住雪灵背后衣领一拉,让她整个人横在大腿上,随即举起手开始往屁股狂打!

  雪灵边大叫边想挣脱,奈何鲁菲格手臂的力道沉重如山,她根本扳不动。

  ‘不要打了,我又没做错什么事!’

  鲁菲格虎目电芒一闪,怒瞪亚修,喝道:‘见到我,不会问好吗?’

  鲁菲格的话有如沉雷,怒气仿佛将要爆发的火山,配上他那如铁塔般魁梧的体魄,胆子小的人早被这句话吓死。

  亚修也被吓了一跳,赶忙行礼,‘晚辈向匠圣您老人家问好。’

  鲁菲格‘哼哼’冷笑,再度狠狠打往雪灵的屁股,大骂:‘你这张嘴果然不可信任,难道忘了出门前保证过什么?不但泄漏我的身份,更把人带回来,你啊,是不是想尝尝三个月趴着睡的滋味?’

  屁股被打的劈啪声如连珠炮响起,还伴随着雪灵的哀叫,她连辩驳的余地都没有,亚修等人全都看呆了,鲁菲格套话的手段还真不是普通的高明。

  亚修最先回神,雪灵受难虽使他有股快感,但也不能真让她连续三个月趴着睡吧?他想着要帮雪灵解危,但话到口中却隔了好一阵子,让她多被打了一阵子。

  ‘前辈,雪灵带我来这里,实在是晚辈有事相求的缘故,请您放过她吧!’

  鲁菲格停手,冷冷扫视众人一眼,放开雪灵,‘为何直至今天才到家?不是说过你一旦动用到“齐天”,就该立刻回来?可知你师父因为担心而外出找你?’

  亚修听得出,鲁菲格的担心更甚责备。

  雪灵知错,怯生生回答:‘对不起嘛,爷爷。’

  眼见气氛有所缓和,芍药、空青赶忙上前行礼问好,对着这位与自己父亲齐名的高人无限景仰。

  亚修打量四周,打铁屋因经年累月处于高温、烟雾的环境,各处蒙上一层厚厚黑垢,视线移到匠圣方才经手的铁器,发现是平常不过的农用锄头,感到诧异。

  ‘觉得不起眼吗?’

  亚修一时间难以回答,出自匠圣之手的东西,总觉得不该如此平凡,最后诚实作答:‘有一点意外。’

  ‘锄头、铲镐与刀剑的原料,同为顽铁,其成品在世人眼中却有高贵低贱之分,但是,可夺人性命之刀剑,其价值该低于耕植作物,收成粮食、造福万民的一柄锄头才是。唉,年轻时太过气盛,也陷于错乱的价值观中,苦心琢磨的刀剑非要它扬名立万,如今想来,后悔啊!’

  亚修没料到鲁菲格有此感慨,理了理思绪后说道:‘晚辈曾亲身经历七剑中的部分威力,也为它那巧夺天工的精妙设计和神魔辟易的力量赞叹,这绝非崇尚武力。再者,心术扭曲者,用锄头也可以打死人,前辈所打造之各种神兵,持有者无一不是除魔卫道的真英雄,前辈多虑了。’

  鲁菲格微微一笑,‘丫头,去把晚饭作一作,既然有客人,弄丰盛一点。’

  ‘什么?可是我的屁股还很痛……’雪灵抗议,但见到鲁菲格吓人的眼神,连忙改口:‘我知道了,我会做个乖小孩,不要再打我了。’

  说完,一溜烟的跑走,露比和芍药也跟去帮忙。

  鲁菲格不发一语转而盯着空青,明显有与亚修单独谈话之意,空青虽景仰匠圣风范,想多亲近,也知趣离开。

  鲁菲格缓缓说道:‘我虽在此避世,但也会到邻近村庄,听到许多传闻,你和丫头是朋友?’

  ‘不仅如此,晚辈曾被她以齐天救过一命,说是恩人也不过份。’

  ‘齐天吗?很好。’鲁菲格的骄傲写在脸上,继续说道:‘你既亲眼目睹齐天的威力,说说感想。’

  ‘可怕!可怕到让人不敢相信它是由人打造,比神器“穿云”还厉害。’

  ‘神器非人打造,齐天却是我的心血结晶,在它之前,穿云算什么东西?想知道齐天的奥妙吗?’

  亚修有些错愕,鲁菲格居然待他如此之好,赶忙说道:‘晚辈洗耳恭听。’

  ‘先祖世世代代以打铁为业,从一开始只求兵刃锋利、坚固、外观等层次不断进步,到加上特殊设计使其拥有非凡能力,或是天南地北寻求奇异金属加工锻造,数十代的经验累积由我发扬光大。而齐天,则是颠覆这一切的心血结晶。’

  ‘什么?’

  鲁菲格边踱步边说道:‘这便是我打造齐天的理由,综观先祖至我,所打造的兵刃纵使大受尊崇又如何?遇上如神、魔巨大的存在,起不了作用,我年轻时为此走遍各处,总算找到一种胜过“星星之石”千百万倍,能储存力量的特殊金属,之后数十年间不分昼夜,将我的力量点滴注入其中,纳涓滴成汪洋,终于出现一把威力与天匹敌的神刃。’

  ‘那股力量是什么?’

  鲁菲格拿起铁锤,神情专注,遁入物我两忘的绝对境界,他的身躯仿佛无限扩展,与天、与地、与风、与山,与无垠的苍穹宇宙融为一体,不分彼此。

  鲁菲格如雕像不动,锤头处隐现金色光芒,流转不定。这力量,亚修不陌生,和雪灵曾用过的古魔法感觉相同,只是威力小上许多。

  亚修终于明白鲁菲格的能耐,他竟然到了引动天之力注入齐天的境界,这已超脱凡夫俗子的层次,匠圣之名当之无愧。

  鲁菲格一字一句沉声说道:‘信念引来力量,经我手而出的每一把刀、每一把剑,都蕴含着我天下无双的绝对信念。专注一心,便能抛弃躯壳的枷锁,到达天人合一、物我不分的至高之界。你,明白了吗?’

  鲁菲格的话仿佛有种魔力,亚修当日在里谢尔城的感觉又回来了,神游虚空,只差一步就可到达天人合一的无上境界。

  ‘你们谈完了吗?’

  露比的声音如晨钟乍响,亚修惊醒,问道:‘什么事?’

  ‘雪灵叫你们先到屋里坐,饭菜很快就会做好。’

  离开时,露比的视线扫过鲁菲格,冷冽而带怒意。

  餐桌上满满的竹笋料理,清雅的香气弥漫全室,令人食指大动。

  雪灵扎上头巾、穿着围裙的贤淑模样让亚修看傻了眼,厨艺之好也无法与平时的她联想在一块。

  竹笋正当时令,甜脆香嫩,清淡的口味极适合旅途劳累的脾胃,亚修心满意足的吃完这一顿饭,却突然想到,清淡的食物吃久了也会乏味,这该不是雪灵热爱点心零食的主要原因吧?

  饭后,雪灵收拾碗盘,亚修拿出寒星断剑,毕恭毕敬呈在鲁菲格身前说道:‘这把剑是朋友所赠,却因……嗯,因意外折断,能请大人帮忙接合吗?’

  鲁菲格看了一眼,淡淡说道:‘意外?是被轰雷给击断吧?’

  亚修大感尴尬,怕雪灵被追究才隐瞒,没想到一眼就被识破,尴尬答道:‘的确如此,此剑是在与雪灵交手时被击断。’

  ‘可知我为何一眼看穿?’

  ‘晚辈想不透。’

  鲁菲格朝着厨房大喊:‘雪灵,把“兵器谱”拿出来。’

  ‘好。’

  只听到内室传出东翻西找的声音,好一阵子雪灵搬出一个木匣放在鲁菲格面前,打开匣盖拿出一本破旧古书。

  鲁菲格翻了几页,递到亚修面前说道:‘我第十七世祖先中年时,曾在一座被闪电击无数次的峭壁顶发现到一种晶莹剔透的颗粒状金属,取名叫“寒晶”,不论多大的火焰都不能使之融化。为了化不可能为可能,他花费十数年光阴摸索应用这种金属的方法,最后发现以极寒之地的“冰魄石”点燃的“冷焰”有融合金属的效用,最后藉此打造出寒星。’

  兵器谱上的确画出寒星连同其剑鞘的外型,非但如此,还记载着制造的方法和特性,亚修万万没想到这把剑居然和匠圣有所关连。

  冷焰两字令亚修感到耳熟,嘴里又覆诵一次,随即想起,这不就是雪灵在地下之城提到的名字吗?

  ‘原来如此。’

  ‘你在说什么?’

  ‘没有,因为雪灵之前曾提过冷焰,觉得有些耳熟。’

  鲁菲格阖上书看看亚修又看看雪灵,语气渐变,‘你记得曾冻伤过你手的冷焰,却没认出寒星?’

  ‘啊?这、这个……那个……’

  鲁菲格把兵器谱往雪灵手上递,沉声说道:‘祖先遗留下来的智慧与成就,你居然忘了?限你三天以内把这本书的内容全都抄过一遍。’

  ‘天啊!’

  ‘再抱怨,就变两次!’

  雪灵委屈的抱著书,能把人生吞活剥的视线狠瞪亚修,亚修只得岔开话题,‘前辈是愿意帮忙了?’

  ‘终究是先祖之物,没有不帮忙的道理。’

  ‘那寒星该不该归还呢?’

  ‘不必,先祖打造寒星,本来就不是要留在身边欣赏,它的价值唯有在被使用时方能显现,或是你不想将这柄剑留在身边?’

  亚修沉默,寒星虽是柯丽所赠,但他并不喜欢身上配剑,以他的魔法也几乎用不上,可是他现在要到情势诡谲多变的欧玛,能保护自己的武器绝不嫌少,否则遇上不能施展魔法的处境该如何?

  ‘晚辈目前仍有用得上的地方,这么办好了,当事情告一段落,我再将寒星交还如何?相信赠剑给晚辈的朋友亦乐于看到寒星回到它的家。’

  ‘也好,明天正午时我会重新为你接合寒星。’

  ‘感激不尽。’亚修露出欢颜,这算是离开里谢尔后的第一件好事,但他又想起雪灵,‘大人,有一件事,我不晓得该不该问。’

  ‘什么事?’

  ‘就是雪灵,不知她这次要留在家里多久的时间?’

  ‘为何这么在乎?难道你……’

  亚修连忙摇手道:‘大人不要误会,只是雪灵在身边,感觉就多了个顽……呃,活泼的妹妹。’

  鲁菲格双目精芒闪动,逼问:‘真的只有这种感觉?’

  ‘是的。’

  ‘不准瞒我!’

  ‘晚辈不敢。’

  ‘两年,当初她师父即说过她的剑术、魔法离完美之境界还得一年时光,偏偏她忍受不住寂寞往外跑,这一耽搁,至少需两倍的时间才能补回。’

  ‘两年啊……’亚修直觉这是段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的时间。

  鲁菲格淡淡一笑,‘虽说两年,但你是她的朋友,想来看她,我随时欢迎。’

  ‘谢谢前辈!’

  亚修内心无比雀跃,这是第二件好事。

  当晚,亚修央求雪灵再做两份料理后,他亲自送食物给看守马车的黛丝笛儿和安琪莉娜。他没有从原路走,而是施展翔天之翼飞上天空,纵使藉着月光帮助,仍差点迷失在大片的竹林里,好不容易才找到马车。

  安琪莉娜见到亚修,有些意外,更有些欢喜,他毕竟没将自己忘得一干二净。

  亚修将食物递过,笑道:‘雪灵做的,快点吃吧!咦,笛儿呢?’

  ‘她……去办点事。’

  ‘办点事?’

  三更半夜又是人不生、地不熟的荒郊野外,能办什么事?幸而亚修识趣的不再追问,‘食物交给你,碗盘我明早再来收,好吗?’

  ‘好。’

  ‘那小心点,早点睡。’

  亚修正要离开时,安琪莉娜出声叫住他,‘亚修!’

  ‘怎么了?’

  一向口才辨给,反应灵敏的安琪莉娜在这时说不出话,舍主人而改称呼名字的冲动更让她觉得困窘。

  夜色遮住了两人的脸容,让彼此的顾忌减至最低,更使人大胆。这是恋人谈情说爱的最好时光,但安琪莉娜在这方面是个超级生手,且关系也未那么亲密,心脏如打鼓般蹦蹦跳。

  她生平少有后悔的事,今次叫住亚修是当中一次。

  亚修关心的靠近,‘你还好吧?’

  安琪莉娜却如受惊兔子般往后跳,‘想问一下,主人您到欧玛后要做什么?’

  急于打破尴尬的安琪莉娜莫名蹦出一句话,两人皆感错愕。

  亚修正经回答:‘先医治我母亲的眼睛,再来她想做什么,我就帮忙什么。’

  ‘那之后呢?’

  ‘之后……’

  亚修早想过这问题,一开始的答案是留在菈蒂妮身边略尽孝道,但这些时日诸多的经历又勾起他好奇的天性,更何况还多了一个能左右他选择的露比?

  亚修尽孝的心情从未改变,但除此之外想做的事却变多了。

  ‘我想未来还有时间让我去慢慢决定,毕竟我还年轻嘛!’

  ‘希望主人您做出永不后悔的决定。’

  ‘谢谢。’

  两人再度陷入尴尬的沉默。

  片刻,亚修开口:‘那我先离开了。’

  ‘路上请小心。’

  亚修离开,安琪莉娜松了一口气,发现自己满身大汗,比以往面对敌人时还要紧张,同时心中纳闷,先前自己能气定神闲的拟定战术外加分析得失,怎么一到了两人独处时刻却心慌意乱、口僵舌拙呢?

  ‘反常,真是反常……’安琪莉娜轻抚仍在剧烈跳动的胸口,双颊沾染红晕,唇边勾勒出甜甜的笑意,‘但是,感觉还不错。’

  安琪莉娜陷入迷醉的情怀里时,黛丝笛儿如流星横空,以高速飞赶至两日路程外的诅咒之地。

  ‘到了。’

  黛丝笛儿从半空往下瞧,死气沉沉的土地上,一幕惨绝人寰的悲剧正在展开。

  一队士兵不知为何闯入诅咒之地,遭到赤幽蝶的攻击,尸体成为僵尸站起。

  前一刻还是同袍,下一刻却变成可怖的僵尸,士兵一时间反应不过,转眼死了大半,好不容易回过神反击,才发现刀剑对这些僵尸毫无作用,纵使砍断四肢仍在地上匍匐前进,骇人至极。眼见情势不对,撤退的号角吹起,却又出现一群赤幽蝶拦路,要将士兵彻底消灭!

  黛丝笛儿来迟一步,士兵死到只剩几人,手朝下一挥,地面凭空出现火墙,阻挡赤幽蝶的追击,给了士兵一条生路。月光下,殷红如血的蝴蝶成群飞舞,说不尽的诡谲阴邪,更不知死活的改变目标,攻击黛丝笛儿。

  ‘找死……不过话说回来,你们不来也得死,就赏你们一个痛快吧!’

  黛丝笛儿不见动作,火墙产生异变,化身成千万条火蛇一只又一只的吞掉赤幽蝶,赤幽蝶一遭火焚,立刻发出常人无法忍受的焦臭,还有尖锐的‘咻’‘咻’声,有如鬼泣,闻之毛骨悚然。

  这是临死前的讯息,警告自己的同伴出现厉害的敌人,要它们远离。

  ‘示警也没有用,我知道你们的本体就在这里,还能逃到哪里去?’

  黛丝笛儿神情专注,双手一合,前方出现两颗雷电球,甫一接近,刺眼的电鞭狂乱舞动,不过却有一股无形的力量在控制,电鞭集中向下,开始掘洞。

  ‘哈哈,亚修的双雷怒用来挖洞果然方便。’

  亚修听到恐怕会哭死,足以自傲的绝招沦落至此,但也该欣慰,毕竟能帮上魔界公主的忙。

  黛丝笛儿双手连舞,一对又一对的雷电球出现在前后左右各方,至少有近千之数,同时往地面齐落,要将妖尸龙的本体逼出。

  雷电球的刺眼光芒将四周照耀得有如白昼,越发衬托这块土地的荒凉、死寂。

  蓦地,右方四对雷电球猛然被弹上天空,地面整个陷落,一道白影自土中甩出,直刺黛丝笛儿面门。

  黛丝笛儿轻灵一跃,飞上半空,由高俯视,只见一尊龙形骸骨盘据洞穴中央,腐烂的腥红血块挂在骨架,晃动间还滴下黏稠血液,加上刺鼻的恶臭,足以让人狂呕猛吐。

  黛丝笛儿除留下几颗雷电球包围妖尸龙,其余解除,满意说道:‘找到了。’

  妖尸龙的头骨眼眶内凹,无血无肉一片空洞,但竟然能准确的朝黛丝笛儿攻击,原因在于它有帮手。

  妖尸龙身上的血块突然落下,然后四散飞开,化成一群赤红蝴蝶飞舞。

  血块是赤幽蝶齐聚的假象,平时依附在妖尸龙身上,栖息在它骨架上繁殖并接受保护,另一方面当作妖尸龙的眼、手,为它吸取猎物鲜血,彼此共存共生,发展出独特的关系。

  赤幽蝶彼此间可互通消息,已明白黛丝笛儿是可怕的对手,一击不中,竟然撇下宿主妖尸龙,四处逃逸。

  ‘走得了吗?’

  环绕四周的雷电球往妖尸龙集中,挥舞的电鞭结成天罗地网,把想逃的赤幽蝶一一粉碎,化成血末,紧接着,齐聚围向妖尸龙。

  电光激射、沉雷重响声中,妖尸龙完好如初,骸骨之坚硬令人讶异,只是若没有这分本事,何能吸引赤幽蝶寄生?

  妖尸龙全身颤动,全身骸骨纷纷冒出尖刺,卷成一个刺球,弹向黛丝笛儿,这是它为数不多的攻击招式,但配上那一身坚硬骨刺,威力不可小觑。

  ‘来得好,一拳收拾你!’

  黛丝笛儿的光闇双力灌注在右手,飞身下坠,一拳挥出,黑白两色光芒下,耐得住雷电球轰击的骨刺一碰即如轻烟消失,眼看要摧毁头骨时,黛丝笛儿仿佛想到什么,力量减至最低,只把妖尸龙击落地面。

  ‘虽然很弱,也算是个对手,试试看这一招吧,不然平时没什么心情施展。’

  黛丝笛儿专注精神,妖尸龙的身旁依序出现一个光点,六点齐出后光芒互相连接,结成一个六芒星的魔法阵。

  ‘相隔的两个世界啊,在我的意志下成为一体,流动于赤焰山的绯红之火啊,听从我的召唤到我的身前!’

  烈焰自魔法阵中喷上,如果细看,会发现那是可怕的炽热岩浆,妖尸龙天性畏火,骸骨抵受不住来自魔界的凌厉高温,转眼即被烧毁。

  黛丝笛儿心满意足,她并非没用过召唤魔法,但大型一些的魔法阵需要召唤石帮忙,否则异常辛苦,如今却能轻易使出,代表她更加确实掌握住空间魔法。

  要打道回府时,大气中一股从未感受过的异样魔力吸引住她,闭起眼后朝着源头移动,脚下,另一幅杀戮情景呈现眼前,只见到三只铁人正大开杀戒,挥舞着铁拳击溃一队骑兵。

  骑兵的刀剑毫无作用,盔甲在铁拳前如纸糊不堪一击,就连逃走的,也被铁人从后追上,连人带马一拳击毙。

  黛丝笛儿的讶异随即转成疑惑,蹙起眉头,‘这不是魔物,也非神器的力量,这是人类的技术……有意思,这就是亚修说过的那个东西,没想到已进步成这样,只是怎用来杀自己人呢?算了,人类之间的事,我不想出手,再说也晚了一步。’

  一队百人骑兵在毫无反抗能力下被屠杀殆尽,黛丝笛儿原不想搭理,但最后还是忍不住好奇心,从空中紧紧跟着铁人一探其真面目,直到清晨才返回马车。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