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神魔乱世缘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山道激战

神魔乱世缘 乱晴空 5586 2004.06.25 13:26

    “哇啊啊!”

  亚修发出大叫后惊醒过来,额上冷汗涔涔而下,大口大口喘著气时,小风泪眼汪汪、一脸忧伤的俏脸出现在他眼前,并用力的紧搂住他。

  右手拍著小风的背,亚修脑海中连串浮现刚刚的情形││在自己要撞上地面的那一刻,安琪莉娜和黛丝笛儿这两人突然出现在眼前,感觉自己撞上她们两人后,吓了一跳就惊醒过来。

  定下心来打量四周,他发现自己居然是在旅店的房间,左右各躺著美目紧闭、脸色苍白的安琪莉娜跟黛丝笛儿。

  奇怪的是,两人的伤口已经被包扎完毕,直觉想到是小风把自己三人给带回来。

  他不晓得的是,安琪莉娜和黛丝笛儿在知道无法祛除亚修的恐惧之心后,加速超越并挡在他面前,想要遮住亚修带来恐惧的双眼。她们两人的作法是对的,但后果却出乎意料的严重。

  亚修在瞬间认为两人承受了自己的伤害,这个念头虽如同恶梦般让他醒过来,但也在那个一切事物皆由他心意决定的世界中,重创了两人的精神。

  安琪莉娜和黛丝笛儿至今战斗无数场,身体所受的伤害大大小小不计其数,但还是第一次在精神层面受创。所幸她们意志之坚定也是无人能比,只要经过几天时间就能复原。

  先前的经历实在太奇特,让亚修没有多想,现在看著两人的睡脸,突然有种奇怪的预感,直觉这两人再这样继续下去,将会是两败俱亡的结局。

  他丝毫没有责怪安琪莉娜的念头,在和两人意识交会的刹那,感受到她们彼此心中那股无法抹灭的强烈执著和澎湃的战斗意志,亚修相当清楚,如果她们的角色互换,黛丝笛儿也会做出同样的事。

  感到自己的腰传来压力,亚修发现原来是小风抱住自己的手加重了力道。看著她红肿的双眼盈满著毫无保留的关心、担忧,他的心中顿时涌起了强烈的愧疚感。

  爱怜的伸手抚弄著小风柔软的头发,亚修自言自语说道∶“奶是个好妹妹,但我却不是个好哥哥啊!”

  亚修不得不承认自己并没有用很多心思在小风身上,原因在她刚出世不久后就陷入熟睡进行蜕变,而在萨朗奇穆城时连串事情更是接踵而来,再加上她并不会开口言语,让自己常常忽略掉她,这和小风心中只有自己一人,实在是相当大的对比。

  这蕴含无尽怜惜的抚弄对小风显然相当受用,她脸上露出了舒服的表情,像只慵懒的猫儿一样蜷缩在亚修的怀里,迳自沉沉睡去。

  亚修或许什么都没做,但他的怀中却是小风可以安心休息的地方。

  门忽然被推开,进来的居然是几天不见的爱提娜。她的表情虽强作开朗,但眉宇间却有股淡淡的忧愁流露,对著此刻怎么看都算得上是左拥右抱的亚修,并没有出言调侃。

  “老师,奶什么时候回来的?”

  “你以为是谁把你们三个人搬回来的?三个人,可花了我和小风不少的力气呢!”

  “原来如此。”亚修总算知道安琪莉娜和黛丝笛儿的伤口是由爱提娜包扎,连忙点头称谢。

  “不用谢我,你知道当时的情形有多奇怪吗?”

  “奇怪?”

  “是啊!我到会场时,只见到你冲上前去阻止她们两个,一碰之后你们三个人不晓得怎么一回事同时被震退、昏迷,叫都叫不醒,我只好和小风两人把你们千辛万苦的带回来。”

  亚修脸上出现了疑惑的神色,问道∶“老师,奶是说我们一碰之后就立刻分开吗?”

  “对啊!有什么问题吗?”

  “不,没有。”

  亚修感到有些不解,依照安琪莉娜和黛丝笛儿的说法,她们的精神透过肌肤的接触和自己溶为一体,并在其中活动。那么,安琪莉娜和黛丝笛儿的意识是在何时回到自己的身体?是在竞技场时,还是现在自己醒来的这一刻?

  亚修纵使想破头还是不会得到答案,他并不知道自己梦中世界的时间流逝速度和现实世界大不相同,就如同在梦中经过千百年,但醒来也只是一夜时间而已。

  安琪莉娜和黛丝笛儿在他的意识中虽然经过一段不算短的时间,但在外人的眼中却是一触即分,而亚修之所以这么晚醒来,完全是受到那神秘女子的影响所致。

  两人各有心事,寂静的沉默萦绕在房里。

  “亚修。”

  “嗯?”

  “我要告诉你一件事。”爱提娜决定把多琳可能派遣魔兽杀掉千影的事告诉亚修,让他心里有个准备。至于亚修可能质疑自己消息从何而来,她决定推给天启神殿,反正亚修也不是那种事事会去求证的个性。

  “什么事?”

  “就是┅┅咦?”

  爱提娜似有所觉,起身打开窗户。由于这房间位处旅店的高点,所以视野辽阔,可眺望天启神殿所在的高山。

  这名列落羽大陆五大神殿之一的天启神殿此刻显得相当不平静,几股黑烟直窜而上,而在天空隐约可见背部载人的飞行巨兽。

  爱提娜双眼隐隐露出紫芒,视力在瞬间提升数倍,清楚的看见通体鲜红、形似蝙蝠的巨兽上的人影模样,虽未曾亲眼见过,但爱提娜仍从一身黑衣知道那人就是亚修口中的多琳,她居然率领魔兽进攻天启神殿!

  多琳不可思议的发觉有人在打量著她,眼神投往爱提娜的方向。距离相隔如此之远,仍让爱提娜呼吸一窒,那隐现红光的眼神冰冷得不像是人,当中毫无任何感情。

  “老师,怎么了?”

  眼中紫芒敛去,爱提娜随手关上窗户,毫不在意的回头答道∶“没什么,一连喝了几天酒,脑袋现在还有点昏沉沈的,所以开窗透透气。”

  “奶喔,酒小酌有益,但狂喝可是会伤身的,为什么老是这样呢?对了,奶刚刚不是说有事情要告诉我吗?”

  爱提娜一怔,随即露出暧mei的笑容说道∶“对啊!我要说得是良机稍纵即逝,想对她们三个做什么奇怪的事就要趁现在,老师会帮你把风的。”

  “不要说这种话!”亚修满脸通红,这话实在有些过分。

  “哈哈,早知道你会这么说。对了,我要出去散散步、醒醒酒,你就用治疗术好好埙uo们两个疗伤,知道吗?当然,最后还是要送你一句话,机会要好好把握啊!哈哈。”

  爱提娜发出大笑后就离开房间,在关上房门的同时脸色变得凝重无比。她没料到多琳居然会做出这种事,而危险也靠得如此之近,自己非一探究竟不可。

  “真是的,一点老师的样子都没有。”亚修虽满嘴抱怨但仍觉得窝心,和爱提娜的嬉闹几乎已经成了日常生活不可或缺的调剂。她不在的这几天,他心中著实感到寂寞。

  坐在床上准备埙uw琪莉娜和黛丝笛儿两人加以治疗时,窗户被一阵微风吹开来,亚修只好起身把窗户关上,毕竟病人吹不得凉风。但才一转身,窗户又随风而开。

  “真是奇怪,窗栓什么时候坏掉了?”

  亚修看著不晓得何时损坏的窗栓,抓抓头感到不解,记得今天出门时还好端端的啊!

  “算了,木工我也会,等下跟旅店的人借个工具修理吧!咦?”

  亚修这次终于把视线投往远方,也发现了天启神殿的不寻常之处。他的目力和爱提娜根本不能比,只能隐约看见一些黑烟和空中的小点。今早和妮雅的一番话蓦然涌上心头,亚修心中升起不好的预感。

  “不会吧┅┅”亚修手心冒汗,看了床上不言不动的三人一眼后,牙一咬,朝著天启神殿疾奔而去。

  当亚修离开房门时,从敞开的窗外无声无息的飘进一片树叶,不偏不倚打中小风的眉心。这实在是令人费解的一件事,旅店附近并没有高过这房间的树,树叶从何而来?

  叶子撞击的力量居然让小风痛得醒过来,她揉揉被打到的地方,转眼发现亚修不在,惊惶四顾后起身找寻他的身影。然后,她在窗边看见亚修的背影,发出愉悦的叫声就要从窗户跳下去时却突然不动,侧头想著亚修曾经告诉过她不能妄自使用力量的话,于是在记住亚修的方向后,一脸笑意的夺门而出。

  爱提娜出城后以风之疾走高速朝著天启神殿前进,由于多琳处在空中,她开始思考要如何才能不著痕迹的接近。

  在绕过山道一处转弯时,一个庞大的黑影倏然出现在眼前。爱提娜想也不想足尖一踏,藉著山壁的凸起直往上升,同时低头看清袭击自己的是什么东西。

  那是一头绿眼闪烁、脚有利爪、通体漆黑,嘴上有著可轻易将人刺穿的血腥獠牙,形似黑豹的魔兽。它四脚直立的身长比起人来还要高上一些,爱提娜毫不怀疑它可轻易吃下几个人当晚餐。

  魔兽后肢一蹬,以和庞大身躯绝不相称的速度跳岩,紧追著爱提娜这眼中认定的猎物不放。

  爱提娜虽对魔兽的灵活感到讶异,却也一无所惧,跃离岩壁,身躯自由落下,在其利爪即体前扭动了几下,以毫厘之差避开魔兽的攻击。两相接触距离之近,她甚至还可闻到魔兽身上传来的阵阵恶臭。

  爱提娜翻身落地的同时退了几步,右手轻抬扣指疾弹,夺魄催魂的天殛针终告出手,她取的目标是刚跳落地面的魔兽的脆弱双眼,但魔兽的动作快得让人难料,昂首嘶吼就让可怕的天殛针失去准头,落在坚硬如甲的皮肤上,无法造成伤害。

  爱提娜心中暗叹,她的天殛针威力其实并不大,但对人类却是最可怕的武器,因为它可轻易穿过攻击对象的铠甲缝隙,由皮肤进入体内致人于死。不管是多厉害的人,五脏六腑一旦受伤都绝不可能活命,所以天殛针才会让人闻之丧胆。

  但当对手是魔兽、魔物时就不一定了。这些可怕的怪物天生有著与人类不同的构造和能力,如果不明白它们的特性就交手,往往会吃大亏。像现在天殛针就没有办法射穿魔兽的皮肤造成伤害,就算能进入体内,但它的威力能对身躯庞大的魔兽造成什么样的伤害也让人怀疑,所以爱提娜才会希望从黛丝笛儿口中得到多一点的情报好有所应对,只是结果却大失所望。

  魔兽一个扑击,獠牙已经来到眼前,但却被爱提娜灵活躲过,同时一边飞退一边以魔法应敌,但全被魔兽那一层坚韧的外皮抵挡住。

  幸运的是,这狭小且弯曲的山道减缓了魔兽的速度,暂且没有迫切的危险。只是它的攻击力实在可怕,掌爪拍击间,扫到的岩石纷纷碎裂成块,要是人体被击中,铁定化成一堆烂泥。

  爱提娜并非没有想过要用翔天之翼直接穿越,但细想之后仍觉不可行。最主要的原因是在空中飞行太过醒目,难保不会被多琳发现。

  再者当分心在翔天之翼时,对于外来的攻击反应会变低,因为人毕竟大多数时间都活在地面之上,对天空有来自本能的恐惧。

  且她知道自己没有安琪莉娜跟黛丝笛儿那一心二用还能同时发挥到百分之百能力的本事,所以还是决定由地面接近。

  几番攻击仍未能致猎物于死地的魔兽怒火大盛,四肢伏曲到整个身体几乎贴著地面,然后猛然发力,身体像是箭矢般的朝著爱提娜猛扑而至。

  爱提娜浑然不知危机将至,反而举头四处张望。这时,魔兽已经来到了眼前,张开的獠牙就要贯入爱提娜的身体时,她却有如幻影般消失。

  “既然没人,那就没问题了。”

  双眼泛著紫芒的爱提娜不知何时已经出现在魔兽身后,右手有浓稠的鲜血不住滴落在地。身后魔兽如腰身粗的右前掌和右后爪有著如被利刃划过的巨大伤口,大量的血液不断喷洒而出,身体失去了支撑的力道,侧躺在地上不断的咆哮挣扎,拚命的想站起来。

  爱提娜凌厉的一击让魔兽无法继续站立,她绝不想用到紫色双瞳的力量,因为极易被人认出,所以她在确认四周无人的情形下才敢使用,而且还要速战速决。

  爱提娜身影连闪,比任何神兵利器还要恐怖的纤纤玉手毫不留情的或斩或刺攻击著魔兽,同时高速移动,避免溅出的鲜血及体,以防留下痕迹。

  魔兽的毛皮虽然可挡住天殛针甚至是一般的魔法,但在爱提娜的双手面前就跟豆腐一样脆弱不堪。只是它的身躯太过庞大,要杀死它也非一时半刻之功。

  当爱提娜要从脑部给予最后一击时突然凝立不动,因洛uo想到如果杀掉这魔兽,多琳会有所警觉吗?

  想到这里,爱提娜单手紧握,如铁球般的一拳狠捶在魔兽的头顶上,立刻让还有些微力气挣扎的它奄奄一息,处于半昏迷状态。不过爱提娜也知道,这魔兽的伤势实在太过严重,很快就会没命,要行动就得快些。

  就在爱提娜敛去紫芒,用一旁的山泉洗净双手后再度往上急赶时,亚修气喘吁吁的随后赶到。一路狂奔让他的体力快要承受不住,而看到挡在路上的魔兽更是吓得呼吸几乎停止。

  “这、这是怎么一回事?”亚修抬头往上瞧了一眼。

  因为角度的关系,亚修无法看清山顶的情形,但直觉认为击伤魔兽的该是天启神殿的神*士。

  “我、我得快点才行。”亚修小心翼翼的避开抽搐的魔兽,连忙往上赶。

  当亚修经过不久后,表情愉快的小风也来到了这里,不过她却是蹲在地上,颇有兴致的看著躺倒在地的魔兽。

  魔兽知道自己离死不远,早拼了命的积蓄著力量要与人同归于尽。当小风到达它眼前时,它发出最后一声咆哮,用受伤严重的掌爪猛然一撑,顿时溅出片片血花,张开獠牙要给对手最后一击。

  小风一声尖叫,脑海里瞬间闪过亚修的话,她清楚的记得亚修告诉自己不能对人类滥用力量,那眼前的这个东西是人类吗?

  立刻就找出答案的小风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右手伸出,一堵厚墙般的冰壁立刻挡在眼前。魔兽一头狠狠撞上去发出砰然巨响,只是随后并没有落地,因为它整个身躯在瞬间被凝结成硕大的冰球浮在半空中。

  小风换左手伸出轻触冰球,冰球在眨眼间不可思议的变成了熊熊烈焰的火球,其温度之高让邻近山壁的杂草纷纷烧起来,但小风却是丝毫不受影响,依旧满脸笑意。

  魔兽的身躯在瞬间被烧成灰烬,散发出魔法阵的红色光芒直冲天际,小风也在此时收手,像是做了件微不足道的小事般继续往上跑去。

  然而,在前方等待她的,将是最让人无法承受的生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