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神魔乱世缘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开启新程

神魔乱世缘 乱晴空 7479 2004.11.08 17:04

    “你一定一定要小心喔!”

  “天啊!”菈蒂妮总是平静的玉容罕见的流露出不耐烦的表情,叹道:“你这句话从昨晚到今天已经讲了至少一千遍,可以稍微停停去喝杯水吗?”

  “你不是常常跟我说,对的事说几遍都不嫌少吗?”

  “呃,这……”菈蒂妮为之语塞。

  “算了,总之你自己要小心点,知道吗?”

  “放心啦!我就算是一人也不会有事,更何况还有爱提娜陪我?”

  菈蒂妮毫不在意要去的地方是一个陷入战乱的国家,照样有说有笑。

  她身上换穿了另一套衣服,衣服的裙摆、手腕以及肩头处绣了两条宽大的蓝色条纹,就连背后披风的下沿和垂穗也有,但最醒目的还是头发旁别了一个圆形的金色发饰,发饰内的左右四方各镶有水蓝色的小珠子,而正中央则是一粒红色圆珠。

  菈蒂妮本身就有一种宁静、虔诚的特质,而现在身上的衣物则是更衬托出她这点,显得圣洁而又高贵。其实安琪莉娜也让人有同样的感受,但两者之间却又截然不同,因为安琪莉娜让人难以亲近,菈蒂妮却是平易近人。这并没有谁好谁不好的问题,因为所处的环境不同,自然会发展出各自的特质。

  亚修清楚菈蒂妮所说的一人也不会有事的理由,因为她除了“治疗术”之外,还会其他的神圣魔法。但问题在于亚修根本没看过她施展,因为以前所居住的村子安全得很,根本没有这个必要,加上他也从未学习过,所以不晓得威力有多强。

  说到底,亚修还是希望菈蒂妮能待在这里,直到他找回医圣为止,但又明白这是不可能的一件事。

  “亚修,我绝对会保护她的安全,相信我吧!”

  爱提娜已经打点好出发的行囊,现在的她和昨天有很大的不同,容光焕发、神采奕奕,有如脱胎换骨的变成了另外一个人……不,该说是完全舍弃了另外一个名叫紫月的人。

  亚修诚恳说道:“老师,一切都麻烦你了。”

  感受到他所交付的责任,爱提娜同样肃容回道:“我会尽我所能。”

  “那么……”菈蒂妮给了亚修一个重重的拥抱,在他耳畔低声说道:“迷惘的时候,就遵从你心中的声音前进,只要你心中的光明不灭,不管是被多深远的黑暗围绕,你都不会迷失方向。珍重了,我的孩子。”

  “你也保重。”亚修紧咬着牙,忍住即将溃堤而出的眼泪,他不希望用泪水来送别。

  菈蒂妮依依不舍的放开亚修,然后转身上了车。

  爱提娜随后跟上,深深凝视了亚修、安琪莉娜和黛丝笛儿一眼后,绽放出一个如鲜花般的微笑说道:“再见了,我的朋友们。”

  拉起缰绳,爱提娜一声娇喝,曾载着他们远至萨朗奇穆城,经历许多悲欢离合的马车再次缓缓驶离,迎向另一个未知。

  当马车拐过一个弯,消失在街道上时,亚修脸容恢复平静,没有如他身旁两人所预料的大哭一场。

  安琪莉娜望着亚修的侧脸,忍不住开口问道:“主人,我一直想问,菈蒂妮为何一定要到那么危险的地方去?她一个人又能改变些什么?”

  亚修没有马上回答,抬头仰望天际,片刻后淡淡说道:“莉娜,你有没有看过暴雨来袭过后,溪水漫至平地的河流?”

  “这……没有。”

  “我居住的村子有好几条河流交错而过,后来一次大地震后不晓得为什么,每年河水总有三、四次会随着大雨漫过河堤,那时河旁最多的就是随水游出的小鱼,它们在水退之后便卡在岸上形成的小水洼动弹不得,最后在日照之下因水被晒干而渴死。因此,我母亲都会在太阳未出前,带着我到河边去把这些小鱼给放回河里。”

  “拜讬,鱼本来就是要拿来吃的,干嘛再丢回去啊?有没有搞错?”黛丝笛儿只觉得不可思议。

  “你的话没错,事实上当我们这么做时,其他村里的人可是拿着箩筐、木桶,不分大小的把鱼给带回去,但因为量太大根本吃不完,所以只好晒成鱼干,当鱼干吃腻的时候,便把它们丢掉,再从河里捞鲜鱼来吃。这样过了四、五年之后,原本一撒网就可以抓到鱼的河,几乎很难得再看到鱼,你们知道为什么吗?”

  “知道。”安琪莉娜完全掌握到亚修的话中之意,开口道:“会因为淹水而游出的鱼都是些刚出生,没有太多经验的小鱼,而在滥捕之下,它们根本没有长大和繁衍下一代的机会,再加上你们又再次撒网,结果就是河中的鱼越来越少。”

  “你说对了。”亚修眼神熠熠生辉,崇拜的说道:“我母亲一开始被村人视为笨蛋,但最后才发现她是对的,后来他们也接纳我母亲的意见,暂停捕鱼,就这样过了几年,河里才又慢慢恢复生机。我母亲认为万物是共存共依共用共享的,只要不浪费天地的恩赐,就能永保衣食无缺。想想,她的作法既保护了鱼族的繁衍,也让人类时有鲜鱼可尝,不是很好的一件事吗?”

  安琪莉娜已经被说服,但黛丝笛儿却是妙目滴溜溜一转,说道:“你虽然这么说,但还是很奇怪,你说的共存,其实是鱼为人而存在,所谓鱼的繁衍,骨子里也是供人食用,不管怎样,都是以人类的利益为考量嘛!真要做,就该只吃蔬果,不要杀生才对。”

  安琪莉娜有些讶异,黛丝笛儿这番话明显带有敌意,不过她并不晓得,那是因为黑小姐曾吃过菈蒂妮苦头的缘故,找到机会,当然要小小报复一番。

  亚修不以为忤,答道:“其实我很小的时候就问过这个问题,她并没有给我直接的回答,而是反问我一句话:‘吃鱼过分,那吃蔬菜、水果、豆子,或是把牛围起来,不经它的同意就把它的牛奶取来喝,难道就不过分吗?’”

  “这……”

  亚修不给黛丝笛儿思考的时间,咄咄逼人继续追问:“你说鱼可怜,是因为宰杀它的时候会流血、抖动,其他的生物甚至会悲鸣哀嚎,但因为蔬菜不会动、不会叫也不会流血,你就认定它是生来给你吃的?你吃的果子是树的孩子啊!同样是天地孕育出来的生物,为何你就厚此薄彼?你不觉得这种心态很过分吗?”

  “我……我……”黛丝笛儿被说得哑口无言,突然哇的一声大叫:“不跟你说了啦!”

  亚修笑了笑说道:“你的反应跟当时的我一样,不过后来我才知道,她是要让我了解一件事,就是世界上没有绝对公平的事,不管你从哪个角度看,都有可以质疑的地方,所以在这些枝微末节上打转是不会有结果的,生命原本就是靠着别人的生命而活,而每个生命死亡时,也会让其他生命继续存活下去,一来一往,公平得很。”

  “唉!我以后不敢跟你老妈顶嘴了,她实在是太可怕了。”

  黛丝笛儿眼中的惊惧未消,亚修也是颇有同感的点着头。

  安琪莉娜见状不由得轻笑出声,说道:“我觉得菈蒂妮不是可怕,而是对事物自有圆融无碍的看法,所以不怕别人的批判与质疑,只是她这么年轻就能达到这样的境界,该不会……”

  “该不会什么?”

  “啊!不,没什么,我只是突然想到,主人您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

  安琪莉娜巧妙岔开话题,她所想的是菈蒂妮与众不同的一切,包括她能识破人心的能力,恐怕都是来自两位创世者的“祝福之术”。

  亚修没发觉有异,一拍额头说道:“我差点忘记了,那么从头开始。被水冲上岸的鱼有些因没在水洼里早就死了,而更多的是被同村的人给捡回去,我们其实救不了多少,当时我觉得很奇怪,这样做根本毫无用处,为什么还要做……”

  亚修停了下来,嘴角露出浅笑,他的心神回到往日,重温当时的一切,最后呓语般的说道:“她捧着一条鱼放在我眼前,回答我:‘我们改变了它的一生。’然后小心翼翼的把它放回河里,看着它悠游而去。你们觉得呢?”

  安琪莉娜和黛丝笛儿被震慑住了,她们仿佛见到菈蒂妮那小心翼翼捧着一条鱼,放回河里后的满足神情。

  两人静静的没有回话,她们越来越了解菈蒂妮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但那还是不一样,她现在要做的,可不是将鱼放生那么简单、安全。”安琪莉娜语气有些干涩。

  “莉娜,你说的我都知道,但什么都不做就什么都不会改变,不是吗?我是最不愿意让她去欧玛的人,但又没有办法,我有时其实满恨那个人的。”

  “那个人?”

  亚修流露出回忆的表情,以怀念的口气说道:“那个人是一位很慈祥、很和蔼的老修女,也是村里教会的人,就是她收养了我母亲,可惜的是她在我很小很小的时候就去世,我对她并没有太多的印象。”

  “菈蒂妮是被人收养的?”黛丝笛儿愕然问道。

  “是啊!总之在那位修女的养育之下,我母亲很早就被灌输慈爱他人的观念,她早就想外出好发挥治疗术的能力,而糟糕的是‘天水神殿’又在此刻说了些不该说的话,让她兴起到欧玛的念头。”

  “主人口中的天水神殿……是五大神殿之一吗?”

  “没错,注意到我母亲身上的衣着吗?条纹和发饰中的蓝色珠子代表天空和水,而中央的圆珠则是带来温暖的太阳,发饰的真正含意是太阳处在天下水上,取其为世界之意,这是五大神殿中代表天水神殿的图案。”

  “原来你母亲是天水神殿的人啊!”黛丝笛儿觉得这满符合菈蒂妮的身份,因为她确实如水般温柔。

  “很遗憾,她并不是天水神殿的人,因为她没有接受过‘净身之礼’,也没被赐与位阶。村里的教会其实是天水神殿所拥有,但老修女死后他们大概忘了有这间教会,这一忘就是十多年,直到几天前才重新派人接管,这之前我母亲一直在教会帮人服务,其实以她的能力要在天水神殿中获得高等位阶并非难事,只是她对此毫无兴趣。”

  “这算不算是天水神殿的运气特别好呢?”

  亚修有些不解的看着黛丝笛儿,然后恍然大悟的猛点头,这话并没有错,否则天水神殿上下大概会被菈蒂妮的说教功夫给搞得一塌糊涂。

  “主人,您说菈蒂妮之所以兴起到欧玛的念头是天水神殿的缘故,这又是怎么一回事呢?”

  “很简单,就是欧玛的战乱已经持续一年,而且未见缓和,因此天水神殿决定介入此事,我母亲也是这样才想看看有没有能尽自己一分心力的机会,毕竟治疗术可不是人人都会的。”

  “原来如此,不过请别担心,菈蒂妮她不会有事的。”

  安琪莉娜说的是事实,拥有两位创世者的祝福之力,想要出事怕也不是那么容易,而且雨似乎也因忌惮这点而暗中给予保护,不过她还是觉得有哪里怪怪的,像是忽略掉某个重要的地方。

  亚修脸上浮现苦涩笑意,说道:“我除了说但愿如此,就是赶快找到医圣。”

  “主人,您打算从何着手呢?”

  “问得好,原本我打算请教特里斯院长,说不定他会知道些什么线索,不过老师说他上个月就丢下学院重建的事不晓得跑到哪个遗迹去了,想问也没办法,所以我打算到人多一点的地方去探听一下相关的情报。”

  “那我跟您一起去。”

  “我也要!”

  “不行。”亚修拒绝两人的提议,说道:“因为你们对这里毕竟不熟悉,而且我怕有人为了讨好你们而故意装作知道很多事,实则提供的情报都是错的,那不但浪费时间,一旦搞错方向就糟糕至极,要想在落羽大陆的茫茫人海中找一个人,不是那么容易的,所以这件事还是我一个人做比较好,你们就待在家里吧!”

  留下两人,亚修朝着城内的酒馆走去,不论在哪个国家,酒馆都是小道消息传播最快的源头。

  时间就这样过了五、六天,亚修已经将探听的场所、对象,从酒馆往外延伸至旅店、商队和往来各地的吟游诗人、杂耍者,但依旧毫无进展,原因在于医圣行踪飘渺不定,加上有时为了寻找特殊药材往往会深入崇山峻岭之中,与外界全无联络,难找是一定的,而更糟糕的是近年来他的声频渐渺,现身的消息也逐渐变少。

  亚修并不气馁,灵机一动转而向城里的医生打探消息,原本他是抱持着同为医道中人可能会比较留意的心态姑且一试,没想到却有了结果。

  这结果并不是知道医圣在哪,而是对他为人传颂,如同神技般的医术有了更深一层的了解,明白到他治人的本事不单单只是用药草,而是万物皆可入药,这更加深了他能治愈菈蒂妮双目的希望。

  另外一个收获就是发现到医圣的足迹虽然遍及整个落羽大陆,但最后传出他行踪的几个地方都是在落羽大陆的中部地区,这虽然还是一个很广大的区域,但至少已经有了一个方向。

  亚修凝视着桌前摊开的落羽大陆地图,上面以红点标示了医圣出现的地点和时间,仔细推敲他目前最有可能出现的地方。安琪莉娜和黛丝笛儿坐在左右静静等待着,眼神却是停留在亚修脸上没有移开。

  在法里恩揭开亚修身上继承了两位创世者所施加在菈蒂妮身上的祝福之力后,她们明白了先前对亚修感到莫名亲切的原因,但是随着这真相被掀起,她们竟然发现,心中的感受不仅没有消退,反而越发强烈,多了些以前从未存在的东西。

  这奇异的情绪让两人不知所措,它来得实在是太快、也太突然了,就好像浓浓的乌云被太阳破开,灿烂的光芒转眼就洒落每一寸土地一样。

  她们不明白为什么,但却有种这并非凭空生出的感觉。

  丝毫没有察觉两人心事的亚修露出笑容,拿起笔在地图上划了一个圈,指着它说道:“这就是我们下一个目标。”

  安琪莉娜和黛丝笛儿看了之后同时一愣,因为亚修所圈画出来的地方是蓝贝塔城之上的“里谢尔王都”,两者在地图上的位置根本是上下而邻。

  “主人,您、您确定吗?这不是只在隔壁吗?”

  亚修苦笑说道:“确实是,以马车的速度来讲,到里谢尔的路程不过一天左右,因为在研究了这么多数据后,我依然无法确实掌握医圣的行踪,不过里谢尔可是我们巴洛雅的王都,来往商旅众多,或许能在那里找到消息也说不定。来,我们出发吧!”

  为了能够随时启程,亚修早就把行囊准备完毕,此刻他拿着几件行李,并将“寒星”配在腰上就完成了出门的准备,回头一看,安琪莉娜和黛丝笛儿也已准备就绪。

  “那个我说啊!一天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但是要怎么去呢?马车也被爱提娜带走了,难道还要另外买一辆?先说好,用走的,我可不要。”

  “你真是笨蛋一个,用飞的不就行了?”

  “你敢骂我笨?!”

  “不是骂,是指出事实。”

  “好了,你们别吵了。”亚修连忙制止这些日子里无事可做,憋了不少火气的安琪莉娜和黛丝笛儿:“我们不买车,因为往后可能用不到,更不用魔法,因为那太显眼了,我们就去‘驿馆’吧!”

  “驿馆?”黛丝笛儿皱起眉头,完全不晓得这是什么东西。

  “就是专门提供马车和车夫,同时接运旅客来往各个城市之间的一个行业名称。由于车夫长年往来各地并接触不少人,所以也是个情报通,只是本城的车夫我全都问过了,不过搞不好可以遇到刚从外地回来的车夫,那就能顺道打听医圣的消息,一举两得,我们出发吧!”

  “好。”

  安琪莉娜和黛丝笛儿同声应答,将屋内再巡视一遍之后锁紧大门,跟在亚修身后出门。

  驿馆位在城东,它的规模比安琪莉娜和黛丝笛儿想像得还要大,数百辆大小各异的马车车厢排成数列的壮观情景让两人大开眼界。

  车厢大者,不但加宽、加长,而且还有三、四辆相结而成,需十多匹马才能拉动的庞然巨物,不过一次却能容纳数十人,甚至还可以爬上车顶欣赏风景。

  而小上一些的,则着重在内部的摆设,虽仅能载运三四人,但乘坐起来却是舒适无比,价格也高上许多,专为富豪服务。

  安琪莉娜和黛丝笛儿在专心欣赏这些造型各异的车厢的同时,也吸引了旁人的视线。不到一会儿的时间,亚修已经完成向驿馆的人交涉租用的车型和雇用车夫的杂事,并办好手续,把为他们服务的车夫带来。

  “喔喔喔!老天真是待我不薄啊!没想到客人里居然有两位如此美丽的小姐,能为你们服务,是我‘查巫’的荣幸。”

  说话的是两位车夫中的一位,长得高头大马,肌肉结实有力,肤色因长期被阳光照射而呈现黝黑,虽然两鬓的发色有些许灰白,但仍神采奕奕,声若洪钟,而另一个则年轻许多,长相与前者有几分相似,不过害羞许多。

  “哪里,您过奖了。”安琪莉娜甜甜一笑,点头回礼,同时心中一动,暗道自己也有些改变,不像以前那样,冷冰冰的毫不搭理亚修以外的人。

  “那么正式介绍,敝人名叫查巫,是负责为各位服务的车夫,旁边这位是……喂,快向客人问好啊!”

  查巫踢了身旁看似他儿子的人,那人才连忙问好。

  “哈哈,真是抱歉啊!这小子叫查杰,虽然不成材,但毕竟是我生的,虽然失望,但不养也不行,否则以后我老了,问题就大了。所以,他如果打混被抓到的话,还请各位多多包涵、多多包涵啊!”

  这番话逗得众人都笑了出来,也显露出查巫身为车夫专业的一面,能够在短时间内就和客人打好关系,降低初次见面所产生的隔阂。

  “那么……”查巫抬头看了一眼天色,然后转身面对亚修说道:“再次确认一下您的行车计画吧!您的目的地是里谢尔王都,由于是赶夜路,所以车资要加一成,且速度会慢一些,我估计会在明天中午前到达。目前已收到您预付的七成前金,其余等您到达后再付清,请问正确吗?”

  “没错。”

  “那么请稍待一下。”

  查巫很快的便拉来一辆马车,它的车门是在左右两侧,且有方便女子上下的踏梯,一开门,内部的陈设活脱脱像间舒适的卧房,完全看不出是辆马车。

  “喔!不错嘛!”尝过坐在用干硬木板铺成的马车苦头的黛丝笛儿发出欢呼,跳上去后直接一躺,还滚了两圈露出舒服的表情。

  “真是没礼貌。”话虽如此说,安琪莉娜也大感满意。

  不过这时两人才发觉到,这里好像只容得下她们而已,亚修呢?

  “我不坐这里,我坐前头,因为我有很多事要请教这两位呢!”

  亚修不理二人发出的抗议便把门关上,向两位车夫探听情报虽是原因之一,但另外一个就是两人和三人的车厢价格可是差了近一倍。

  虽然亚修身上还留有爱提娜等人未带走的两颗夜明珠和一袋宝石,其价值恐怕吃喝十辈子都花不完,但根深蒂固的节俭习惯已经深入他的灵魂深处,当然能省就省。

  马鞭挥下,四匹骏马发出嘶鸣,车轮缓缓滚动扬起一阵尘埃,为了医治菈蒂妮双目而开始寻找医圣齐林的旅程终于出发。

  离开这个熟悉的城市,前方等待亚修一行人的,会是什么?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