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神魔乱世缘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魔兽再现

神魔乱世缘 乱晴空 7303 2004.02.21 16:41

    听到伊琴丝道歉,亚修愣住了一会儿,过了片刻才开口说道:“其实你不用跟我道歉的。”

  在这有如坟墓的黑暗中,在刚刚经历过生死一线的恐怖感后,伊琴丝打开了心房,缓缓的说出自己早就知道的事实:“我一直都知道我是错的,你可能不晓得,在王都中我被人叫作乱之公主,因为我不断的到处破坏、伤人,而对亚修你做出那么过分的事我也知道是错的。但、但我就是没有办法停止这种行为,我是一个无可救药的人,你可以原谅我吗?亚修。”

  默默的听完伊琴丝的话,亚修不由得伸手摸了摸伊琴丝的头,温柔的说道:“伊琴丝,你不需要请求我的原谅,在我的心中,你只是个稍微任性一点的孩子罢了。如果你真如你所说的那么坏,那我们在城中见面的那一天,你就不会给我那一袋宝石了,所以,我一直相信你的本性是善良的。”

  “谢谢你,亚修,可以请你听我说一些话吗?”

  伊琴丝好不容易停止流泪的眼睛,此时又感到湿润起来。深吸了好几口气后,握紧了亚修的手,那似乎给了她一股力量,让她得以去面对至今一直在逃避着的过去。

  与生俱来的公主身份,让伊琴丝拥有莫大的权力和尊贵的地位,但同时也有着繁琐的规范以及疏离的关系,还得面对宫廷之中为了争权夺利的许多勾心斗角。

  而这丑陋的一面,都让伊琴丝觉得无法忍耐,她渴望自由以及不受拘束,所以在她的坚持下,她进入了王都魔法学院就读。

  这是很罕见的一件事情,因为王都魔法学院虽然是贵族子弟就读的地方,但却极少有王室之人进入就读的例子。

  伊琴丝的入学引起了骚动,但骚动并没有持续多久,如伊琴丝当初所设想的,她在学院里认识了许多的好朋友,对伊琴丝而言,这些朋友是当时年幼生命中最重要的一切。

  但在一次机缘巧合的意外中,伊琴丝却听到了她认为的这些好朋友们在背后大声的以她为话题,嘲笑着她。

  伊琴丝终于知道,她的朋友不是和伊琴丝成为好朋友,而是受父母之命和“巴洛雅王国第三公主”这个头衔做好朋友,为的自然就是日后的权力与利益。刹那之间,伊琴丝心中曾经深信不疑的一角崩溃了。

  那次之后,伊琴丝离开了王都魔法学院,转而向宫廷中的大魔导师学习魔法,而且像是为了要彻底羞辱公主这个名字,伊琴丝变成了集蛮横、粗鲁以及任意伤人于一身的乱之公主。

  “你看,只要我以公主的身份出现,所有人都是毕恭毕敬,对我不敢反抗。而当我换上另一套衣服、以另一个装扮出现,谁还会给我好脸色看?”伊琴丝的话中有着对自己浓浓的讽刺味道。

  被朋友背叛对很多人只是件小事,但是对一个全心全意付出的小女孩来说,那是一件可怕的事,因为那等若是她生命中的全部。

  只是亚修知道伊琴丝是错的,因为她把自己的心房给紧锁了起来,就算是周遭的人付出诚挚的关心,也会被她拒于门外。

  而且亚修觉得伊琴丝很可怜,因为封闭了心房的她错过了生命中许多美好的事物,但亚修无法责怪她,因为他也曾经犯过同样的错误,但是,他的身边却有人及时开导,让他不至走入错误的死胡同。

  可惜伊琴丝没有这样的机会,她尊贵的公主身份让她的行为无人能够制止,结果事情的发展越来越加严重,而越来越痛苦的也是伊琴丝,她伤害了别人,也让自己痛苦不堪。

  “伊琴丝,我可以当你的朋友,一个可供你依靠的朋友。”亚修不晓得自己能够做些什么,只能够把心中所想到的话都说出口。

  “真的……可以吗?”伊琴丝有些不敢相信的问着。

  两人的立场在此时完全颠倒过来。照常理来说,一个平凡人要当公主的朋友是高攀,拒绝的权力应该在公主身上才对。

  但现在却是平凡的亚修一开口就说要和公主当朋友,反而是贵为公主的伊琴丝有点不敢接受。

  “当然可以,如果你没有任何朋友的话,就让我当第一个吧!但是你一定要记得,这个世界上还有很多很多有趣的人值得你去结交,我希望你能跨出这一步。”

  “可是我不想这么做,对别人的付出不但毫无收获,甚至会带来痛苦,我一点都不想再遇到那种伤心的事了,我只要有你这个朋友就够了,好吗?”

  沈默了一下,亚修带着缅怀的口气悠悠说道:“伊琴丝,曾有人跟我说过这么一段话,别人对你好而你心存感激,那是完美的一百分。而当所有的人都仇视你的时候呢?那就换你展现笑容吧!那你的生命至少还有五十分的价值。但是,当你也用仇恨对待时,那就只有零分了。不是所有的朋友都能交,但是不去尝试的话,是不会遇到能够相交一辈子的朋友的。”

  “……你的话,我明白了。”

  伊琴丝知道亚修的意思,因为当她残忍的对待亚修之时,亚修仍然一本初衷的展现出他的笑容与关怀,不管遇到什么样的情形,亚修都至少能够得到五十分,那是非常非常难做到的事,她知道这是亚修能让她展露真心的原因之一。

  可是她也不禁要问,自己有这个力量去做到这五十分吗?过去长久以来所得到的乱之公主这个恶名,以及公主身份的这个无形枷锁,将会是她踏出第一步的最沈重负担。

  “怎么了,你为什么不说话呢?”

  “亚修,你说我们是朋友吧?”

  “是啊!”

  “那么,当我日后不论何时遇到困难,你……是不是可以听听我的烦恼,并且永远当我的支柱呢?”伊琴丝说到这里的时候突然觉得脸上一阵赤热,心跳也不由自主的快了许多。

  “当然可以,朋友本来就是应该要互相帮助的,不是吗?”

  “谢谢你,亚修。”伊琴丝只觉得心安,纵使尚未脱离险境,但心中没有丝毫的害怕。

  就在这时,地面上又传来微微的震动,伊琴丝和亚修两人同时脸上一变,大量本已保持平衡的落石不断的向两人落下、挤压。

  在这致命的时刻中,伊琴丝只觉得亚修紧紧的把她搂在怀中,用身体守护着她,然后只觉得头上一痛,她便失去了知觉。

  “可恶!”处在崩塌之塔外正在拚命移走碎石的黛丝笛儿,一感到脚上传来的震动就觉得不妙,原本因为交叠而仍保有部分救命空间的断垣残壁开始倒塌。

  “把你的手给我!”

  安琪莉娜伸出了手,黛丝笛儿毫不犹豫的也伸出了手,两人的手紧紧相握,她们明白要一口气清掉所有的障碍,非得同时集结两人所有的魔力不可。

  风的魔力被快速的集中起来,眼前巨大的砖瓦碎石像是失去了重量似的一颗颗漂浮了起来。漂浮越多,两人就感到魔力消耗的速度越快,但她们仍然咬紧牙关硬撑下去。

  终于,在几片有如一人大小的断裂塔壁浮起来后,亚修和伊琴丝两人的身影出现了。

  安琪莉娜和黛丝笛儿心意相通,用尽了最后一分魔力,让凝结的力量一口气爆发开来,把所有飘浮在空中的碎石往四周抛去。

  “主人,你还好吧?”

  安琪莉娜勉强忍住了几乎吐出的一口鲜血,摇摇晃晃的走到亚修身旁,刚刚最后一击牵动了她体内的闇之力,此刻闇之力正在身体中不断翻腾、滚动,让她痛苦难当。

  身旁的黛丝笛儿也勉强走到亚修身边,检查他的伤势,只看到亚修的后脑有大量的鲜血流出,不仅染红了全身,就连伊琴丝身上的衣服也被亚修的血染红。

  “该死的!都是这个死小鬼害得主人变成这副模样,我这次一定要杀了她!”黛丝笛儿看到亚修受伤的样子和昏迷的伊琴丝,就知道是亚修用身体保护住伊琴丝才会受伤如此严重,她只觉得怒火中烧,满腔的愤怒无法宣泄。

  看着黛丝笛儿的手印上了伊琴丝的头,安琪莉娜大声开口制止:“黛丝笛儿,你给我住手,她是主人拚死救回来的人,你不准对她动手。”

  “可恶!”黛丝笛儿知道安琪莉娜说的没错,也只好收手。

  强忍着不断从身体深处涌出来的痛苦,黛丝笛儿硬是把亚修翻过来,她根本不想去知道伊琴丝的伤势到底如何。

  但眼前亚修的情况却是无比的严重,全身上下都有大大小小的创伤,但最严重的却是后脑如拳头般大小的伤口,即使黛丝笛儿已经用手去压,也无法止住不断涌出的鲜血,亚修的命已经危在旦夕!

  “该怎么办、该怎么办才好?!”

  黛丝笛儿想破了头也想不出要如何救亚修,如果自己还能施展闇之力就简单了,但偏偏就是没有办法施展。而且她虽然有看过亚修的治疗术,但至今尚无法掌握其中的奥妙。

  黛丝笛儿把头转向了安琪莉娜,神界的光之力与魔界的闇之力就有如光与影的相对存在,而光之力在治愈上是优于闇之力的,所以黛丝笛儿希望安琪莉娜此刻能帮得上忙。

  “没有办法,我还无法施展治疗术,总觉得亚修他的治疗术有些奇怪,让我无法捉摸。该死,如果我的光之力还在就好了。”安琪莉娜摇了摇头,对于魔法的领悟她是无人可比,但亚修的治疗术却仍让她摸不着头绪,突然间,脑中灵光乍现。

  “一定有其他办法的,快想想!”黛丝笛儿虽然满脸焦急,但还没有放弃。

  正当黛丝笛儿想去找其他人前来帮忙的时候,安琪莉娜突然开口:“还有一个方法!虽然我的光之力受到闇之力的箝制而无法使用,但是在我的鲜血中,依然蕴含着光之力,所以……只好赌一赌了!”

  安琪莉娜蹲在亚修身边,伸出手来咬破手指,并且把一滴血滴入亚修的口中。

  她是神界中人,而且是拥有最强力量的王族,她也知道自己伤势的复原速度是人类的数十倍不止,此刻的她只希望自己的血能帮得上忙。

  “有用吗?”黛丝笛儿一脸焦急的看着安琪莉娜,她感觉到亚修的呼吸似乎越来越微弱。

  “不晓得,我真的不晓得。”安琪莉娜看着亚修没有半点反应,下定了决心,把手腕给咬破,大量的鲜血流入亚修的口中:“主人,你听得到我吗?我是莉娜啊!无论如何你都要活下去!”

  “主人,你不可以丢下我一个人,求求你快醒来吧!主人。”黛丝笛儿的手推了推亚修的身体,却猛然缩手。

  “好烫,他的身体烫的像火炉一样,怎么会这样呢?”

  “我看看……真的好烫!”安琪莉娜碰了亚修的脸颊,感觉就像是碰到燃烧的炭火一样,而原本没什么呼吸的亚修此刻呼吸突然变的急促起来,而且越来越快。

  “这是怎么一回事?安琪莉娜,难不成你的血有毒?还是……”

  黛丝笛儿想到了亚修也曾经在同一时间内接触到两人的光闇之力而不死,原因就在于光闇之力恰好保持平衡,所以亚修才没被这两股力量反噬,如果只是单一的力量,亚修早就被强大的力量给杀死。

  所以黛丝笛儿猜测,亚修现在之所以会有这种现象,应该是只单独饮下安琪莉娜的血所造成的情形。

  “安琪莉娜,你刚刚让主人喝下多少血?”

  黛丝笛儿毫不犹豫的也咬破了手腕,把自己的血灌入亚修的口中,而且十分的小心,既然光闇之力都能保持平衡,那神与魔的血自然也能保持平衡,这是她的想法,而且一定要成功,因为除此之外,也没有其他的方法。

  “再来一点点……先等一下。”

  黛丝笛儿的血一进入亚修的口中,亚修的呼吸逐渐变的和缓,就连身体的温度也慢慢的降了下来。

  “这样应该可以了吧!”黛丝笛儿把手收回,手腕的伤口快速的止血,但同时也有几滴血流到了地面。

  专注在亚修身上的黛丝笛儿并没有发现到,她流到地上的血似乎受到一股莫名的力量所吸引,快速的渗入地底中。

  “我想主人应该没事了,看,他的伤口居然复原大半了。”安琪莉娜惊喜的发现亚修后脑上的血已经止住,就连原本巨大的伤口在此刻都缩小到只剩一点点。

  安琪莉娜并不晓得,她尊贵的神族之血对人类而言是不可多得的灵药,有着起死回生的妙用,只要一滴就足以让亚修不死,只是效果比较缓慢而已,但情急的她却让亚修一口气喝下了那么多,亚修的身体根本无法承受这么强大的光之力,如果不是黛丝笛儿的血与其相对应,互相削减了彼此的力量,亚修此刻哪还有命在?

  “太好了,真是太好了。”

  黛丝笛儿欣慰的坐在地上,虽然身体有光之力不断的乱窜而感到痛苦,但比起前两次那种生不如死的剧痛,这次感觉起来至少没有那么难受,她的身体似乎也慢慢的习惯了光之力的存在。

  而这时亚修的体内也慢慢的产生了变化,在第一次救了安琪莉娜和黛丝笛儿之时,身体内就有两股极强大的光之力和闇之力对峙着,而且互相保持平衡,并没有对身体造成影响。

  只是亚修的身体没有办法将其排出体外,也没有办法做任何的应用,就像是两条永远平行的直线一样,丝毫没有交集。

  但现在不一样了,亚修同时喝了神族和魔族的血,而且还是神魔两界之中拥有最高力量的王族之血,两股血液在亚修的身体中相融合。

  而原本毫无作用的光闇两股力量也受到神魔之血的吸引,慢慢的融入亚修的血脉之中,产生了另一种力量,只是现在尚且不知,当这两股分属神与魔的力量完全融合之后会以何种姿态出现。

  这时,昏迷的亚修终于苏醒过来,在昏迷的朦胧世界中,他只感到有股烧灼的火焰从嘴唇传来,随即遍布全身,在无法忍受之时,又感到有一股冰冷的泉水从口而入,平息身上的热度。

  “原来我没死啊……是你们救了我吧?”亚修呆呆的看着眼前的安琪莉娜和黛丝笛儿,他还记得第二次的震动来袭之时被落下的石头打到,原本以为自己的人生到此为止,没想到现在还能活着。

  “主人,你实在是……该怎么说呢?”感到放心的安琪莉娜很想说说亚修不要再做出这种危险的举动,但却又不知从何说起,因为亚修不是那种会听人劝告的人。

  “主人,你以后不要再做出这种让人担心的事了,你知道我刚刚有多害怕吗?”黛丝笛儿虽然嘟着嘴埋怨,不过脸上的表情却是开心的。

  “真是抱歉,不过我想你们两人一定会从后面偷偷跟来的,所以我才会……啊!伊琴丝还好吧?”亚修转头四顾,看着躺在一旁的伊琴丝虽然昏了过去,不过胸口仍然规律的起伏着,看起来像是没有大碍,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黛丝笛儿却是眉头一皱,说道:“主人,不要管她了啦!要不是她,主人也不会……又来了!”

  话才说到一半,大地又猛然的晃动了起来,而且比前两次还要剧烈,只不过附近崩塔的砖瓦都被黛丝笛儿两人清空,所以已经没有危险,可是让人料想不到的却是眼前的地表居然出现了一道深不见底的裂缝!

  “这是什么?”安琪莉娜看着地上又出现了数道交错而过的巨大裂缝,然后感到了一股似曾相识的气息,让她感到非常的讨厌。

  “这是魔界的魔兽气息啊!”黛丝笛儿感到难以置信的说着,这种怀念的气息她不陌生,而且此刻正从地表深处往上窜升,并慢慢的弥漫四周,给她的感觉也越来越强烈。

  就在这时,大地晃动的更猛烈,裂缝也一道接着一道的出现,而且有黑色的烟雾从裂缝中升起,原本坚实的大地居然以崩塌的蓝贝塔为中心,不断的往下崩落,就好像大地的下方是片无底洞。

  “这是怎么一回事?笛儿、莉娜,你们快逃,这里太危险了!”亚修非常焦急的催促黛丝笛儿和安琪莉娜快点逃走。

  然而,他自己却做出了与他说出口的话完全相反的行动。

  他一把抱起了身旁的伊琴丝,但这时却突然脚下一晃而跪倒,他的伤势虽然因为安琪莉娜和黛丝笛儿的血而愈合,但身体仍因失血过多而相当虚弱,就这么一耽搁,他身旁所能踏足的地方全部都不可思议的往下直落。

  “真是受不了!”本已避开危险的黛丝笛儿轻灵一跳来到了亚修的身边,伸出手就想抓住亚修离开这充满着不可预知的危险的地方。

  不过亚修直接把抱着的伊琴丝交给了黛丝笛儿伸出的手,焦急的大喊:“笛儿,伊琴丝就麻烦你了。”

  “什么?”

  本能的接过了伊琴丝的黛丝笛儿有点傻住了,而安琪莉娜也在此时来到了亚修身边,不分由说的抱着亚修使出了“空飘术”,惊险万分的跳离这块不断往下方直直陷落的地面。

  黛丝笛儿的脸上则是出现了老大不愿意的表情,她觉得自己不杀伊琴丝已经是对她天大的恩惠了,居然还要救她?

  不过这毕竟是亚修的命令,所以黛丝笛儿还是抱住了伊琴丝藉由空飘术的力量跳向空中,只不过她也在想,如果“不小心”把伊琴丝给掉下去了会怎么样,但她终究还是没有这么做。

  安琪莉娜和黛丝笛儿两人不断的在还能踏足的地方施展空飘术,离开这一大片险地。

  落到了离蓝贝塔有一小段距离的地方,看着原本宏伟的蓝贝塔不但消失不见,而且取而代之的还是一个无底深渊,亚修不由得百思不解。

  黛丝笛儿和安琪莉娜却是脸色凝重,因为魔兽的气息越来越强烈。

  这时,黑色的烟雾从无底洞里缓缓的冒出,并在空中聚集。而更诡异的是这股黑雾上升时一碰触到附近的土地,土地就像是被融化了一般。之所以会出现一个无底洞,就是这些黑雾所造成。

  “感觉得出来是什么魔兽吗?”安琪莉娜低声问道。

  “感觉不出来,不过牠应该就是三百年前被多伦击败的天空魔兽吧!没想到牠居然重生了!唉,该说是我们魔界的魔兽太强,还是你们神界的武器太差劲呢?”

  安琪莉娜不理会黛丝笛儿的嘲讽,冷冷的看着这一大片的黑雾。

  就在这时,传来了几声惊天动地的鸟鸣声,声音极为响亮,不但响彻云霄,而且出乎意料之外的极为悦耳,让人一听还想再听,完全不觉得它有什么可怕之处。

  瞬间,安琪莉娜突然感到由无底洞中刮起了一阵让她几乎站不稳的猛烈狂风。一只巨大的飞鸟拍打着双翅在狂风大作中从无底洞缓缓的飞了起来,浑身黑雾弥漫,就这样停留在半空中没有任何的动作。

  “这就是天空魔兽吗?”

  安琪莉娜有些疑惑的看着这只大鸟,坦白说,她觉得这只鸟有些可爱,宽阔的双翼缓慢的拍打着,短短的绿色羽毛显得有些卷曲,额头上还有着奇异的三色花纹,此刻牠一双有如水晶般的透明眼睛在黑雾中显得特别耀眼,而且似乎正好奇的打量着四周。但纵使外表看来可爱,安琪莉娜也明白眼前的魔兽身上带有让人难以想像的力量。

  在安琪莉娜思索的同时,天空中突然出现了无数的“火焰矢”以及带有极大破坏力的火球,对着眼前重生的天空魔兽发起了攻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