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神魔乱世缘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落羽双圣

神魔乱世缘 乱晴空 6403 2005.10.11 16:42

    亚修透过车窗往外看,里谢尔已经消失在视线里,景色缓慢往后流逝,马车的整体结构极为高级,察觉不到颠簸,加上豪华的内装,让旅途成为一种享受。

  车内除他外,还有专注阅读古书的特里斯,亚修顺道将他带回蓝贝塔城修养,空青则在前座与驾车的士兵聊天,众女共乘第二辆车。

  亚修有些无聊,他喜欢在前座拉缰挥鞭,指挥马车前进,感受凉风扑脸或是黄沙入嘴,虽辛苦,却有趣。

  伸出窗外的手臂感到一股凉意,亚修一看顿时变了脸色,他见到一片雪花在皮肤上融化成水,不但如此,马车附近开始降下一片片白雪。

  但怎么可能呢?蓝天上,艳阳高挂啊!

  异象在前,马车戛然而停,奇怪的是,空青并没有惊慌失措,是信任亚修有能力应付一切变化吗?

  亚修感到一股强大的魔力在四周笼罩,雪花如飞瀑般落下,视线范围急遽收窄。

  狂风骤起,成块雪团飞打着车厢发出重响,特里斯总算将注意力从书上移开,见到外边情景,目露讶色。

  “院长,你待着不要动。”

  亚修晓得这非自然现象,而是人力所为,闪出下车,“风之壁”护住马车,避免被破坏。

  风雪加大,短短时间内,积雪已深至小腿,举步维艰,第二辆马车的形影消失在视线内,天地白茫茫一片。

  诸多的历练让亚修冷静以对,只是不解安琪莉娜她们为何没有出面?

  呼啸声里,夹杂着一道破空声,亚修循声望去,右方一把淡蓝色的弯刀凌厉削至。

  亚修大吃一惊,他只见刀身浮在半空,光影朦胧,却不见手握之人,一时间以为遇到幽灵,情急下施展神足退避,只看他脚下爆起一大蓬白雪,人动了两步便往雪堆里栽。

  神足可在坚硬地面施展,但在柔软的雪地上却失去效用。

  幸而亚修还是狼狈避过弯刀,且亏溅起的成堆雪花相助,现出一个人的模糊轮廓,只是他一抖落雪花,身躯再度消失,行走间雪地更不留足迹。

  亚修实在不明白世上有哪个高手可以召唤风雪还将自己隐身,只是人既已找上门,他也不想退缩。

  “‘舞风乱晴空’。”

  亚修施展安琪莉娜的招式,强烈的暴风带起白雪以他为中心向四周迸射,果然把人逼得现形。

  “逮到了……咦?”

  来人手上弯刀再放光芒,随即向前一挥,居然变化成长鞭抽向亚修,打断他攻击的机会。

  亚修闪避不及,小臂中招,被击中处没有火辣般的疼痛,而是冰冷麻木,虽有伤口,却没有鲜血渗出。

  风雪在不知不觉中停止,来人的身影也完全显露,他披着一件纯白披风,隐去头脸,原先的长鞭又变回弯刀,遥指亚修。

  亚修已看破白衣人的武器为水元素凝结而成的魔法弯刀,变化莫测、可长可短。

  “你是谁?”

  白衣人不回话,一声虎吼,抡刀近身。亚修心头一动,这声调听来有些苍老,而且陌生,对方到底是谁?

  形势不容亚修细想,右手同样造出一把冰剑挡下弯刀,脚下施展“风之疾走”,急速后退。

  “有话好说,何必……”

  白衣人毫无停手之意,弯刀闪电出击,欺身进攻,迫得亚修只能退、只能守,他想抽空察看其他人的情况,却毫无机会,心中的不安逐渐扩大,安琪莉娜还有黛丝笛儿见他有难,绝不可能袖手旁观,为何至今一点动作都没有?

  亚修无法想像两人会出事,但如果有个万一,露比的安危会如何呢?

  短短时间内,亚修已处于极度劣势,他最擅长的是魔法,兵器方面难称高手,如有使用,也得搭配风之疾走等魔法,但对手不仅有相同能耐,刀术更是高明,相形下,亚修最自傲的神足被积雪封住,魔法也施展不开,完全屈居下风。

  落在身上的雪融成冰水,寒意渗骨,亚修灵光一现,想到一个打破僵局的方法。

  亚修解除风之疾走,将意识专注在冰剑上,斜举而出挡住弯刀的瞬间,冰剑不可思议的融成水状,穿过弯刀。

  白衣人大吃一惊,刀势微顿,亚修趁此机会侧身闪躲,同时运起魔力将水再度凝结成剑,削破白衣人的头罩,露出他半张苍老的脸孔。

  以子之矛,攻子之盾,亚修学习白衣人魔法武器的变幻莫测,取回上风。

  白衣人往后跃离,凌厉的双眼直瞪亚修,喝道:“小子的反应能力果然快得惊人,接下来让我见识‘双雷怒’的威力!”

  亚修心中暗凛,来人对他清楚得很呢!

  “老先生,彼此无冤无仇,何必呢?”

  “废话少说,你不出手,我就打得你非出手不可。”

  白衣人开始吟唱魔法,亚修立刻知道大事不妙,以白衣人的造诣还需花时间凝聚魔力,接下来所施展的魔法威力想必惊天动地。

  果然,空中风雪再现,但这次却有些不一样,轻若棉絮的雪花落在亚修身上时,却沈重如铁,打得亚修几乎吐血。

  改轻作重、化快为慢,白衣人的魔法完全违反常识。

  “‘火焰龙卷’!”

  巨大火柱冲天而起,雪说到底仍是水,在烈焰下遇热蒸发。

  白衣人的魔法虽可怕,但这正也是亚修的长处。

  “真是不可小觑的孩子,居然还有这么华丽的招式,只是别忘了,水是火天生的克星。”

  地面旋风乍起,卷起成串的水珠打在火焰龙卷之上,要将其削弱,只是白衣人并不知亚修已踏足天人相应的境界,魔力可源源不绝,相互对峙,败阵的绝对是白衣人。

  亚修终有时间回首注意露比等人,赫然发现他们如同看戏般聚在马车前指指点点,空青兄妹打躬作揖的不知在解释什么,实在太不合理。

  这一瞬间,亚修猜到白衣人的身份。

  火焰龙卷渐渐减弱,这绝非亚修略逊一筹,而是他正在凝聚白衣人想见识的绝招──双雷怒!

  “大人既然想见识双雷怒,晚辈便献丑了。”

  火焰龙卷消失的瞬间,亚修双雷怒出手,互斥互吸的雷球挥舞着电鞭朝白衣人怒吼而去。

  白衣人解除风雪,神色庄严肃穆,口中再度吟唱咒文,突然间双雷怒停住不动,并非它不想,而是它被彻底封在一大块正方体的冰中!

  亚修从未见过双雷怒静止的模样,只见雷电球相距仅毫寸之差,两者间却有千万条发丝般的电芒连接,互相吸引却又分别排斥,朝外挥舞的电鞭本体彷彿长满无数根光毛,有粗有细、有长有短,如同奇异的天外生物,美得令人惊艳。

  雷电与冰的僵持没有持续太久,冰块上方开始冒出白色蒸汽,内部亦出现水滚的沸腾姿态,专眼间,冰块融化成水。

  然而,双雷怒依旧不动,融化的水冒出数十条透明的手紧紧扣住雷电球,电鞭轻易把这些手摧毁,只是它们又随即再生缠住,让雷电球陷入泥沼,难以动弹。

  另一边,白衣人脚步前弓后箭,双手靠在腰间,掌心相合,全身蓝芒闪烁,一股惊人的魔力正迅速凝结。

  “‘贯天冰旋弹’!”

  白衣人双掌猛力往前一推,魔力高度集结的冰旋弹螺旋射出,尾巴还连结着炫目的蓝色光束,一击中双雷怒,便轻松将其粉碎。

  亚修早猜到白衣人的身份,更晓得他成名的无上绝技,贯天冰旋弹出手之际,亚修也做好准备,形体更巨大、更狂暴的双雷怒再度出手,迎上冰旋弹。

  甫一接触,便爆出霹雳雷响,大地为之撼动,中心点往外刮起暴风,带起的雪花打人生痛。

  双雷怒一开始占了上风,将冰旋弹往白衣人那方推,只是白衣人的魔力仍持续供给,逐渐消去双雷怒的威力,最后他一鼓作气放出所有魔力,惊天巨响后,两个魔法同告消失,拼斗之地出现一个巨大的焦黑陷坑,证明方才较劲之激烈。

  白衣人脸色苍白站在原地大口喘息,亚修走至身旁,毕恭毕敬低头行礼,“阁下是泽尔恩克大人吧?晚辈在此向您问好。”

  泽尔恩克,落羽八圣中的法圣,亦有御水贤者之尊称,最擅长水系魔法,其绝技贯天冰旋弹被公认为落羽大陆上数一数二的可怕招式。

  它攻击的方式不是点,而是线,一接触到敌人,泽尔恩克的魔力将可源源不绝送出,化作攻击能量,直到油尽灯枯,法圣一身魔力深似浩瀚汪洋,所能造成的破坏绝非玩笑。

  贯天之称或许稍嫌夸张,但他却真的曾将一座山的两端给打通,至目前为止,没有一只魔物能在此招下存活,光看双雷怒也被击溃,就晓得贯天冰旋弹的恐怖之处。

  亚修打至一半才记起芍药曾说过她与泽尔恩克相识,如此一来,便可解释其他人为何明知有异还不出手帮忙,因为他们已知白衣人身份。

  “伤脑筋,居然提早被你这小子给发现,老实回答我,你最后一招双雷怒用了几成力?”

  泽尔恩克承认身份,掀开头罩,一张满是岁月痕迹,充满着睿智的脸庞出现,但同时却以一双威棱毕现、炯炯有神的眼睛凝视亚修。

  泽尔恩克之所以有两种截然不同的气质,只能说他既是贤者,却又生于武风剽悍的刀剑之国阿玛都的缘故,也难怪他的刀术那样精妙。

  “第一次想到礼数,因此用了五成力,第二次发现大人的绝招快要出手,不敢保留,用了十成力。”

  “十成力?哈哈,果然过瘾、真是过瘾,我差一点还以为自己玩完了,这种感觉真是好久没有过,只是……”泽尔恩克瞄了气定神闲的亚修一眼,说道:“如果没有搞那些风风雪雪的小花招,我大概可以接下你七、八次全力出手的双雷怒,但你能施展的,远远不只这个次数吧?”

  “是的。”

  “你的魔力绝不可能是随着时日的经过而累积那么简单,你已踏足一个我未曾想过的境界,没错吧?”

  亚修笑而不答,有些秘密还是不要说比较好。

  泽尔恩克盯着亚修许久,最后摇头说道:“罢了,我已一把年纪,不想进棺材的时候心中还有什么未了之憾,你们年轻一辈的成就不要拿来烦我,不过,哪天咱们再交个手,如何?”

  一把和蔼的声音呵呵笑道:“我说泽老,要记得‘老不以筋骨为能’这句话。”

  亚修回头一看,一男一女骑着毛驴缓缓接近,女的是个年约三十、小腹微凸,怀有身孕的美妇人,至于男的年岁约在六十左右,慈眉善目,白须飘飘。

  亚修眼神一动,发现奇怪之处,老者皱纹不多,皮肤亦显光滑,白发的根处竟然转成黑色。

  安琪莉娜等人也来到亚修身边,当中雪灵眼睛转啊转,直看着泽尔恩克,不知在打什么鬼主意。

  空青和芍药双双跨前,同时行礼,“拜见伯父、父亲大人、母亲大人。”

  亚修大吃一惊,眼前老者竟然是医圣齐林?他记得芍药曾说过医圣的年纪已九十有六,老者的岁数会不会太年轻?而且他的夫人又有身孕,实在是太难以想像。

  芍药像个小女孩般的跑向妇人,把头贴在腹上,高兴的低声交谈,一副天伦之乐的景象。

  空青也面露喜色,说道:“父亲,您的气色越来越好。”

  被誉为医圣的老人──齐林,抚着头发大笑,“我也很意外,偶然间得到的药材居然有此神效。”

  同时见到落羽八圣中的两人,亚修无比兴奋。

  齐林转向亚修说道:“我得感谢你救了我女儿,你的要求我已晓得,可惜我有要事在身,无法随你去欧玛,这任务就交给空青吧,他们并未差我太多。”

  “大人万万不可如此说,能请到空青、芍药两位相助,是我三生有幸。”

  “哈哈,就算没有你的请求,我也要他们外出历练。泽老,你已过足瘾头,该走了吧?”

  “过瘾?这哪叫过瘾?而且年轻一辈中的高手不是只有一个啊!”泽尔恩克的眼神乱飘,最后停在雪灵身上,两人四目相对。

  雪灵早就等待许久,连忙举手,“我就是那个高手。”

  “不可胡闹!”亚修在她头顶敲了一记。

  “什么胡闹?打倒法圣,对无双教的声势有多大帮助,你知道吗?”雪灵横眉竖目,责怪亚修的不进取。

  泽尔恩克爽朗一笑,道:“小姑娘可爱得紧,不过我早就希望亲眼拜见古魔法的威力,想玩就出手吧!”

  亚修和齐林双双挡在雪灵与泽尔恩克之间,阻止两人。

  这厢,亚修附在雪灵耳边小声说道:“教主啊,我明白你为无双教好的心情,可是你看,泽尔恩克大人毕竟年纪已有一把,假使你打赢了,岂不让天下人冠上无双教欺老之恶名?万一输了,不就自取其辱?这一场,怎么打怎么输啊!”

  “……也有几分道理,那就算了吧!”雪灵一脸惋惜。

  那厢,齐林也低声开口:“泽老,你应该知道自己的身份特别,对你动手的人,不论胜负都难有好名声,为了这些孩子的未来着想,总该委屈一下自己吧?”

  “难得有好对手出现,却偏偏……我真不明白自己干嘛当贤者,算了,就听你一次吧,反正以后有的是机会。”泽尔恩克无限可惜的哀叹。

  亚修和齐林相视而笑,他们都有需要伤脑筋的人。

  泽尔恩克一吹口哨,一匹雄健的白马奔至身前,翻身上马,注视亚修说道:“你的剑术差了些,这也难怪,毕竟少有魔法师会去学剑,不过随机的反应相当好,冷静从容间还勇于冒险,这是你极大的优点,照我看来,落羽大陆上年轻一辈里没有人能对你构成威胁。”

  “谢大人夸奖。”

  “这是事实,只是我也以过来人的身份说一句话,你目前仍会遇到不少挑战,身在其中的你或许会觉得不耐烦,但当有一天你登上顶点,所有人对你毕恭毕敬时,你便会觉得无聊透顶,开始怀念过去的美好时光……啊,我说太多了,光看你用计推卸巴洛雅的贤者之位,就明白你清楚与人交手的个中真趣,何需我老头子多言。”

  安琪莉娜和黛丝笛儿同时点头,泽尔恩克的感想,她们相当赞同。

  亚修花了好一会儿功夫才弄清楚最后几句话的意思,泽尔恩克居然把雪灵公开他欺负她的事件当成推辞贤者之位的计谋,这说法他还是首次听闻。

  不过也难怪,雪灵与亚修同属无双教,前任教主怎么也不可能故意打坏现任教主的名誉,必定有其目的,难怪泽尔恩克如此想。

  亚修已不晓得该从何解释,乾脆不管,恭敬回礼,“谢大人教诲。”

  齐林从怀中拿出一瓷瓶交给亚修说道:“这是我近年提炼出的‘续命丸’,对疾病和外伤都有神效,虽说你会‘治疗术’,但有备无患。”

  亚修大喜,赶忙接过,出自医圣之手的药,与仙丹灵药所差无几。

  “不过有一个缺点,就是外观丑了点,味道也难闻了些,因为炼制时少掉一味提色浮香的药材。”

  亚修打开瓷盖,倒出药丸,果然腥味扑鼻,且色泽红蓝相间,实在难看得不像话,如不是医圣亲自交予,亚修会认为这是穿心断肠的可怕毒药。

  芍药嗅到味道,一把抢过药丸嗅了几下,脸色一变,惊呼:“红须参和兰芝草?父亲大人,你竟然将这两株药草同时入药?不会太珍贵了吗?”

  “亚修曾救你一命,这样的代价不算太重。”

  “女儿明白了。”

  亚修没听过这两味药,但看芍药的反应,就晓得续命丸非同小可,连忙道谢。

  “那么各位,我们后会有期。”

  亚修目送齐林三人离去,心中满足,落羽八圣个个风采不凡,引人无限敬重。

  空青低头说道:“真是非常抱歉,早在昨天我便收到家父和伯父要到里谢尔的消息,伯父更拜托我想办法促成你们交手,因为他想晓得你的实力是否真如传闻,我迫不得已出此下策,真是对不起。”

  亚修其实没有不愉快,边以“天愈之阵”为自己疗伤边说道:“不用自责,能同时拜见法圣和医圣两位大人,更能得到其教诲,是我的荣幸。”

  亚修想着下一个目标──蓝贝塔城,顿时升起复杂的情绪,明明离开没多久,却彷彿离开多年的游子归乡,有许久未见的陌生和期待,环顾两辆气派豪华的御用马车,亚修心中在想,这算不算衣锦还乡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