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神魔乱世缘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不祥预感

神魔乱世缘 乱晴空 7405 2005.04.25 17:47

    眼前,是一大片辽阔的翠绿草原,无远弗届,如地毯般延伸到地平线的尽头,间中只有寥寥几棵树孤单的挺立。强烈的阳光下,草原沾染上了一层金色光芒,显得有点不切真实,但也更加灿烂。

  亚修深吸了一大口气,沁人心肺的清新空气带着独特的青草香味钻入鼻中,令人精神大振,就在不远处,一大群的野牛、斑马、蹬羚正悠闲的踱步、吃草。

  亚修看了身旁神情自若的曼雷达一眼,以手抓起一把泥土,立刻便感受到它的松软与粗糙。

  他终于明白眼前不是幻象,而是真实!他在眨眼间,就由红云来到这一望无际的辽阔大草原上,只是为什么呢?

  “你看。”

  顺着曼雷达的手望去,只看到十来只小蹬羚聚在一起玩耍,而不远的草丛深处,一头骨瘦如柴的猎豹紧伏着身子,眼中散发着掠食者的兴奋光芒,在草丛中慢慢接近,长期的饥饿让牠的毛色失去应有的光泽。

  小蹬羚们完全没有发现危机迫近,依旧悠闲玩闹。

  亚修想出手阻止时,曼雷达冷冷的声音传来:“今天你救了牠们,那猎豹不就要饿死?”

  亚修举起的手停住,此时已极为接近的猎豹失去长草的遮蔽,闪电般的窜出,就在同时,草原上的所有动物都沸腾了起来,乱成一团。

  小蹬羚们被吓了一跳,惊慌的四散逃窜,牠们的腿虽细,却强健有力,在逃走的过程中还灵活的左右变换方向,无奈猎豹的速度终究快上一截,轻易的追到一头逃得较慢的蹬羚身后,伸出脚掌往牠的后腿一拨,牠立刻失去平衡倒地。

  猎豹立刻冲向前,避开乱踢的四蹄,咬住蹬羚的脖子,静静等牠断气。不远处,该是小蹬羚的母亲赶了过来,但一看到自己的小孩已经没救,黯然的转身走回群体中,原先沸腾的草原也平静下来。

  小蹬羚的挣扎由初时的猛烈渐渐变得微弱,最终完全停止不动。此时,猎豹起身把猎物拖到草丛中,发出“呜”“呜”的叫唤声,不消片刻,两只同样饿到皮包骨的小豹摇摇晃晃的走了出来,看到猎物时猛的冲上前,狼吞虎咽。

  亚修内心的震撼实非笔墨足以形容,因为他亲眼目睹了生命由生到死,以及由死到生的极端历程。

  眼前白光再次一闪,他又回到红云之中,伸出手,上头果然还有泥土屑残。

  然而,此刻的亚修心思却飘到另外一个地方,就是魔界果然有“地之道标”这种魔法。现在问题来了,黛丝笛儿她也会这魔法,而且又有以“夏蝶”为名的宝剑,她该不会是……

  他想错了,但结果偏偏正确。

  “我特意带你去看何谓弱肉强食,你居然在胡思乱想?”曼雷达略有不悦。

  亚修无奈苦笑,因为他已解出这错综复杂、如打散的毛线球般乱成一团的问题,但麻烦的地方在于解答的钥匙并非他自己找到,而是之前菈蒂妮就交给他的。

  “我当然可以乱想,因为我已经知道你真正的意思是什么。的确,弱肉强食是自然界的铁则,但对岭南之地来说,这是错的,却也是正确的解答。”

  曼雷达似笑非笑的道:“你该不会以为只要说些难懂的话,就能得高分吧?”

  “当然不是,你并非一个可以任意欺骗的人,其实在这之前,我就曾和我的母亲聊过一些类似的东西,虽不能全部套用,但不少道理是相似的。”

  “说来听听。”

  “你对我说的弱肉强食是自然界里的铁则,没错,自然里的野兽强弱是天生赋予,而且终生无法改变,所以刚刚的牛羊虽然成千上万,但就是对一头虚弱的猎豹感到恐惧,其实只要牠们一拥而上,是可以杀死猎豹的,但牠们做不到,那叫做‘本能’,对吧?”

  “说得相当好,继续下去。”

  “那并非我的功劳,而是我母亲曾经提过,人之所以不同其他生命,就在于人并没有不可违逆的天性,就算对一件事感到恐惧,但只要努力,还是可以超越,这种特性让人成为万物之灵。而岭南之地的兽人、亚人,其实并没有如同猎豹与蹬羚之间的绝对天敌等关系,他们不会互相恐惧,今日一个种族强大,他日就换另一个种族窜起,强与弱时时交替,自然界的弱肉强食是铁则,但此处的关系却会不断颠覆,这是不同的东西,你却把两者合在一起,混淆的目的相当明显。”

  “这可以算是我的口误,但其本质仍旧没有改变,力量强大者可以对力量低微的人予取予求,这又要怎么说?”

  “那就奇怪了,据我所知,在焰魔之前的岭南之地,不管是亚人还是兽人,大抵都维持一个相当和平的关系,为什么呢?很简单,因为他们每一族都各有不同的能力,而且立足点同样平等,没有谁天生就能占得压倒性的优势,就算是有某一族突然强大,但当其他各族感到威胁时,自然会联手对付,这种相互牵制的力量,反而带来和平。”

  曼雷达的嘴角不自觉的露出笑容,静静的听着。

  “最好的例子是之前‘魔化之法’已经很长一段时间没有成功过,的确,魔化之法可以为一个人带来破坏平衡的可怕力量,但其他人却也会因为恐惧而聚集在一起,结果就是成为一股更强大的反制力量。说穿了,这和人界的朝代更换没什么不同,君王如果爱民如子,那整个国家上下一心,没有力量可以把它摧毁;假如君王残暴不仁,他的子民自然会聚集在一起,成为一股反抗的力量把他推翻。所以,力量决定一切的弱肉强食的确是真正的至理,也是解答,但前提是你必须要参透它真正的意思,也就是时时变换,我有说错吗?”

  曼雷达差点掩饰不了心中的激动,迟了片刻才开口:“然而,现在的岭南之地并非你说的这样。”

  亚修脸色一黯,摇头叹道:“这个世界上,终究有人力无法抗拒的事物存在,遇上时,就只能祈祷老天大发慈悲,岭南之地的焰魔就是超乎常理的存在,虽不晓得魔界之王为何会允许他存在,但非常的存在就要用非常的手段解决。我记得,只要有人通过中央绝境抵达中央之城就可以许下一个愿望,这个愿望不就正好可以用来解决这个问题?唉,我错了,魔界之王其实已经留下解决焰魔的钥匙,只是没人敢去取回。”

  曼雷达忍不住赞道:“完美的解答,可惜的是岭南之地的人全都是废物,以为龟缩不出,四处潜逃就能逃过一劫,完全没有起身反抗的念头,直到躲无可躲才下定决心到中央之城寻求帮助。哼,如果是在昨天以前,猫族会平安无事抵达中央之城,现在嘛……废物全都该死。”

  亚修笑了出来,说道:“你虽这么说,但我不认为你是那么无情的人,否则凭你的力量早就可以把一切看不顺眼的东西毁掉,虽不晓得为什么,但我觉得岭南之地是一个试炼场,为的就是挑选一些特别的人出来。”

  “这话有证据吗?”

  “有!因为兽人和亚人虽然力量远大于我们人类,但却带有天生的弱点与缺陷,例如蝶族在面对无可逃脱的敌人时会选择自尽,虽美其名为自由的表现,但我却认为那是她们无法抗拒的本能,就如蹬羚遇到猎豹只会逃走一样,可是我认为你真正想要的,是她们反抗的姿态,我猜夏蝶之所以能进入中央之城,就在于她超乎先天的限制,达到了你想要的目标,对吧?可是,我仍然不赞同不合格就淘汰的想法,她们需要多一点的机会和教导。”

  曼雷达开怀大笑,能被人猜中隐藏的一面,那感觉实在不错:“告诉你一件事当作奖励,只要待在红云,就可以毫发无伤的抵达中央之城,因为这里被强大的魔法所保护,中央绝境的飞砂走石、赤焰雷电、毒雾瘴气,甚至是百万大军都无法入侵此处,除中央之城外,堪称魔界最安全的地方。你不是想回人界吗?这下知道该怎么做了吧?”

  亚修恍然大悟,原来红云之所以能一尘不染的原因就在这里,难怪它能在地石龟的移动下还完好如初。

  他很快的就想到猫族中的阿七和珊,她们不也要到中央之城?心中一热,开口问道:“这里可以让其他的人来吗?”

  “只要是和你同行的人就可以,而且我保证他们可以安全的抵达中央之城,并实现一个愿望!”

  如蜜糖般的诱惑让亚修无暇多想,但他实在该想想,红云既然受到保护,那他和蝶舞凭什么进入?答案就在他身上那沾染黛丝笛儿气息的夏蝶碎片,让守护此地的魔法障壁打开。

  “那我可以将蝶舞先安置在这里,然后再去带其他人过来吗?我有一些朋友想到中央之城去找回公道。”

  “你似乎还不懂,此地的门只为你而开,你不在,谁都没有资格待在这里。”

  曼雷达时好时坏的态度让亚修糊涂起来,但也知道争论无济于事,默不作声的抱起好转许多的蝶舞踏出红云,看着沙漠上的两行巨大足迹和快要消失在视线之外的绿意,赶忙施展翔天之翼摇摇欲坠的急飞而去,不论如何,将猫族接到此处才是第一要紧的事。

  注视亚修远去的背影,曼雷达低声说道:“你可得想办法活命回到这里来,千万不要让我失望。”

  在他要转身进入红云时,心有所感的抬头上望,只看到蔚蓝的天空突然露出波纹状的奇景,然后凭空出现一扇黑色的门,且飞出一团光球往下坠。

  曼雷达难掩欣喜神色,可是光球下坠的速度不但没有减缓,反而越来越快,蓦地一道黑影窜出,竟是深渊魔龙要凌空接住光球。

  不过他却慢了一步,光球转眼就越过他,眼看要毫无阻碍的撞上沙地时,曼雷达手一伸,便止住光球的落势,让它轻飘飘的落在眼前。

  “女儿啊,离开了这么久,你居然用这种面貌回来?如果我是你,那干脆不要回来。”曼雷达褪去欣喜的一面,换上严厉的表情。

  光球的亮光稍减,出现了两个人影,居然是黛丝笛儿和安琪莉娜!

  两人脸色苍白、几近虚脱、神情疲惫,说多狼狈就有多狼狈,黛丝笛儿累到连个字眼都说不出,只顾大口大口喘气。

  不过比起她来,安琪莉娜就凄惨得多,毕竟这里是魔界,无所不在的闇之力让她全身无比难受。只是,她为何没死在黛丝笛儿的剑下?

  “小姐,我扶您进去休息。”脸上仍然有些苍白的夏蝶和深渊魔龙出现在黛丝笛儿身后,一左一右要上前搀扶,两人都难掩心中的喜悦。

  “退下!她自己有脚。”

  在说话的同时,曼雷达走到快要支撑不住的安琪莉娜身前,伸手一点,一团光芒转眼罩住她全身。

  安琪莉娜长吐一口气,只觉通体舒畅,转眼间,体力、魔力完全恢复,神奇之处,只有亲身经历才晓得,但最让她感激的还是身处魔界的不适感也随之消失。

  “这层力量会保护你在此地活动自如,直到你离开为止。”不同于对黛丝笛儿的严厉,此时的曼雷达显得温柔而又体贴。

  安琪莉娜单膝跪地,低头恭敬说道:“无故打扰并蒙您不吝救治,这份恩情,莉娜有朝一日必定有所回报。”

  “千万不要这么说。”曼雷达手一挥,一股无形的力道便将安琪莉娜带起,他和颜悦色说道:“这只是我该尽的地主之谊,谈什么回不回报?再说,我的笨女儿也麻烦了你不少地方,该说谢谢的是我。”

  安琪莉娜正想回话,黛丝笛儿的大骂已经传来:“可恶!你竟当着外人的面讲你女儿!我到底是不是你亲生的?还有,为什么你在这里?这可是我的行宫。”

  “还有精神说这么多话,看来不需要让人操心,只是我想问问,当着外人的面躺成那种鬼样子,你真的是我亲生的吗?”

  安琪莉娜还真认同这句话,因为黛丝笛儿正伸展四肢,以“大”字形的不雅姿势躺着,说多难看就有多难看。

  “可恶!”黛丝笛儿骂了几句,她也不想这样,但她的体力、魔力早已耗损过度,想动也力不从心,还管什么姿势好不好看?再说,这个地方她太熟悉了,熟悉到可以毫无防备。只是她也绝不想在曼雷达面前丢脸,当下叫道:“夏蝶!”

  “在。”

  “去把我的石浆****拿出来。”

  “是。”

  “那已经被喝光了。”曼雷达突然开口。

  “什么!”黛丝笛儿一惊之下,整个人跳了起来,但随即又趴了下去,骂道:“是哪个该死的东西敢喝我的东西?!”

  她的惊慌其来有自,石浆****可是她的救命法宝,以往若在与安琪莉娜的决战中身受重伤,这是可以让她快速恢复的灵药,而且她更打算拿它来医治菈蒂妮的双眼,但现在居然被喝光,怎能不教她生气?

  她之所以选择红云当作回到魔界的目标,也是因为石浆****的神效。

  “是一个叫做亚修的人。”

  此话一出,安琪莉娜露出喜色,没想到这么快就有亚修的消息,实在太好了。

  然而,黛丝笛儿的反应却不同于她,表情严肃的看着曼雷达,语气有些颤抖的问道:“你把他怎么样了?”

  “我不但没有怎样,还让他喝下你的石浆****治好手伤,只不过他一口全都喝光,这笔帐你得自己去讨。顺便和你说一句,我承认他是一个优秀到足以配得上你的男人。”

  安琪莉娜只觉得五味杂陈,但知道亚修无恙,也觉得安心。

  可是黛丝笛儿却发出充满恐惧的尖叫,拼命挣扎站起,在夏蝶上前搀扶时,转而扯住她的胸口大喊:“把‘灵石’砸碎,并把内核拿来给我,快点!”

  夏蝶不知所措,只好领命而去,回来时,手上还拿着如米粒般大小的玉色圆石,黛丝笛儿上前抢过便塞入嘴里,吞到腹中时,一股暖意流遍全身,体力和魔力在瞬间恢复,一扫先前的颓态。

  这是必然的结果,因为她所吃的,正是制造出石浆****的核心,是汇集所有精华的所在,此刻虽有神效,但日后再也制造不出这无上灵药。

  这举动等若杀鸡取卵,却也显示出她心中的焦急,视线转向深渊魔龙和夏蝶,语气有些飘忽的向曼雷达发问:“他们两人还是我的部下吗?”

  “当然,只是今天不接受你的命令。”

  “亚修人在红云吗?”

  “不在。”

  “那他人在哪里?”

  “真是稀奇,你这是在求我吗?”

  “可恶!我严重警告你,要是他有个万一,我不会放过你!”

  黛丝笛儿突然冲向前,但目标却不是曼雷达,而是安琪莉娜,拉住她的手后不由分说的就施展魔法往外飞。

  安琪莉娜被弄糊涂,但也没有抗拒。

  曼雷达也不阻止,对着焦急的深渊魔龙和夏蝶两人说道:“没有我的命令,你们谁都不准离开此地一步。”

  “是。”两人无奈的接受命令,在魔界,曼雷达的话是不可抗逆的。

  贴着一片黄澄澄,起伏不定的沙丘飞行的安琪莉娜忍不住问道:“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

  “快点,这次换你了,快把亚修的行踪找出来,他正处于极大的危险之中。”

  “你在说什么啊?你才刚回到魔界,怎么可能会知道?更何况你父亲对他不是很欣赏吗?”

  “就是欣赏才危险,我父亲的个性你根本不明白,让他看上眼的,没几个有好下场,他常常使出各种恐怖手段来考验一个人的能力和极限,而且重视的程度越高,考验就越可怕,你知道有多少人因此而死吗?”

  安琪莉娜有些不信的说道:“亚修与你的关系非比寻常,还是朵丽芬的孩子,你父亲总不可能做出什么事吧?”

  “那我问你,亚修他为何不在我的行宫中?不是我自夸,红云可是魔界中数一数二的安全地方,我们的主人虽单纯,但总不至于连他身处在魔界都毫无自觉吧?他难道不晓得外面有多危险?我父亲既然和他见过面,又为何不阻止他离开,甚至不派遣我的部下随行保护?”

  “这……”

  “最重要的一点,就是我父亲干嘛不干脆将他送回人界?难道他会做不到?而他又为什么要将亚修留在魔界?你不觉得这其中有问题吗?”

  安琪莉娜的脸色大变,闭上双眸,透过“血之羁绊”的联系探寻亚修的位置。

  在亚修于里谢尔坠入“界之障壁”时,黛丝笛儿也是透过这无形的联系晓得他被光之力保护而安全无虞,但安琪莉娜却因为心乱而没有发觉。

  现在,两人的角色互换,变成黛丝笛儿无法静下心,只好让安琪莉娜代劳。

  安琪莉娜秀眉紧蹙,因为她无论如何专注就是感应不到亚修的踪迹。

  “你找不到吗?”

  点点头,安琪莉娜没有说话,仍在尽力尝试。

  “果然,魔界的环境让我们和他的联系显得微不足道。”

  “我去找你父亲谈谈,或许他会给我们帮助。”

  黛丝笛儿苦笑说道:“他从不听从任何人的请求,包括你在内。唯一的例外就是通过中央绝境抵达中央之城,那就能实现一个愿望,但一个有所求的人进入中央绝境,任何心思都会呈现在他眼下,他会决定这个愿望要付出多少代价,但极少极少有人能付得出来,付不出的结果除了愿望无法实现外,还要赔上性命。”

  “那我总付得起这个代价吧?”

  “……不,他还是不会接受你的请求。”

  “真的吗?”安琪莉娜突然一笑,说道:“从旁观者来看,我总觉得你父亲并没有如你所说的那么可怕,你所看到的一面也许是另有含意,至少他刚刚如果没有出手,那被追到走投无路乃至于不得不冒险打开界之障壁而耗尽魔力、体力的我们必死无疑,不是吗?我总觉得他在绝处都有留下一道生机待人发现。”

  “这……”

  “不管怎样,我们都必须回到他的身边,这总比我们在这里像无头苍蝇般乱飞乱撞要来得好。”

  “也对,至少先得确定亚修是在哪里。唉,真是不明白,魔界有哪个地方是他可去的?该不会是多管闲事的老毛病又犯了吧?”

  “这也不是不可能,回去吧……啊!”

  安琪莉娜和黛丝笛儿娇躯突地一震,无法控制翔天之翼而双双掉往沙地,因为她们同时感受到一股痛入心脾,几乎要将灵魂撕碎的强烈意念。

  两人大叫不妙,能让她们同时有所感应的,除了亚修之外没有其他人。

  担心的眼神同时落在南方一个翠绿中带点枯黄的地方,强烈的感应甚至让她们可以指出亚修在哪个定点。

  但伴随着而来的却是无比担心,因为这剧烈的情绪反应她们相当熟悉,上次感受到的后果是亚修陷入无比的内疚之中,久久不能恢复。

  那一次,小风在亚修眼前身亡!

  安琪莉娜和黛丝笛儿极有默契的同时施展翔天之翼,以最高速度前进,但又不约而同的打了个冷颤,因为她们感到亚修在悲痛过后升起了滔天杀气和要烧尽一切的怒火!

  这次和上次不同的地方在于,亚修此时有了力量,而且还是足以让岭南之地遍洒鲜血的力量!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