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神魔乱世缘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时缝之地

神魔乱世缘 乱晴空 6288 2004.08.20 15:51

    “好棒啊!”

  亚修骑在独角兽的背上,高兴的眺目四望。云层就在头顶,近得好像只要一伸手就能抓住般,底下的景物一览无遗,俱是一片美丽的翠绿色。

  但他随即发现前方有一个和周遭景物完全不搭的地方,那是个寸草不生,光秃一片的峡谷,而在峡谷前的空地上好像还有一大块白色的东西,但因相隔甚远看不清楚。

  亚修心中一动,这峡谷好像与夕沈之洋中的岩山相似,在碧绿的树海中显得格格不入,心中不由感到忧伤,但也有想一探究竟的念头。

  “你可以带我去看看吗?”亚修试著开口。

  独角兽在这时减缓了速度,朝著峡谷落下。

  “没想到你真能听懂,真是太好了。”

  亚修兴奋的把精神集中在眼前的峡谷,完全不晓得自己正朝著妖精禁地──“龙骸之谷”前进,更不知道后面有人苦苦追赶。

  黛丝笛儿的翔天之翼虽然全速施展,但仍不断落后,只因独角兽之王的飞行速度实在太快,现在看到他们速度减缓不由得心中大喜,打算用音之魔法看能不能将声音传到亚修耳中。

  才刚打算开口,下方茂密的林荫中,两道黑影向上斜斜直冲而起,来势如电。她在瞬间看出来这是浑身像枝箭矢般的枯瘦怪鸟,同时暗叫糟糕,如果闪避势必会让速度大减,但如果不躲,一旦被撞到那后果可不堪设想。

  黛丝笛儿犹豫不决的瞬间,突然露出笑容,毫不退却的迎向两只怪鸟。

  在将要撞上的瞬间,两个蓝色光点以可怕的速度分至左右超越并精准的直取怪鸟的胸口。而在命中的刹那,光点突然变大化成冰锥的形状,不但轻易贯入身躯之中,强大的冲击力还把怪鸟撞开,让出一条路给黛丝笛儿通过。

  谢啦!黛丝笛儿心里悄悄说道。

  她身后远处,安琪莉娜大口喘气,她刚刚倾全力为黛丝笛儿开路,损耗大量魔力。

  此时,带著亚修的独角兽已经落入峡谷之中,刚好是黛丝笛儿视线所不及之处。

  这瞬间,她和安琪莉娜心中同时一震,升起一股难以言喻的空虚感,就好像亚修凭空消失一样,但这感觉只是一闪而逝,随即恢复正常,两人都把这视之为错觉。

  但,那并不是错觉,而是在亚修身上发生了令两人想都想不到的奇遇变化。

  “呜,好痛啊!”

  亚修睁开眼,浑身痛楚让他不由得发出呻吟,无神的双眼直望著大半被枝叶遮蔽的天际,但其中却有一点热切兴奋的精芒闪动。

  刚刚他骑在独角兽的背上降至小谷时,那白色的东西越来越清楚,赫然是一个巨大的骸骨。从一节一节的骨形来看,它仍维持著死前盘据在地的模样,并没有散落一地,感觉说不出的诡异阴森。

  一个突如其来的念头闪过脑海,亚修不禁猜测这巨大骸骨该不会就是云龙吧?念头才刚起,整个骸骨突然抽动了一下,亚修立时张大了嘴作声不得,以为自己在作梦。

  但他终于发觉一切都是真的,骸骨整个动了起来,先是一点一点,然后越来越明显,骨节咯咯作响的声音令人打起心底升起寒意。最后,没有半点血肉的骸骨竟然站了起来!它往两旁伸展的骨翼和后端的骨尾,让亚修越发相信眼前这的确就是云龙的骸骨。

  惊恐过后,亚修的眼睛却亮了起来。因为听说龙骨有著神奇的力量,如果拿来做魔法杖可以让魔法的威力增加数倍。想到这里,他不禁开始思量著是否能偷偷取下一根。

  但他没有机会了,骨龙的头颅开始转向,那空洞的双眼望向亚修,在他还来不及反应的时候,骨尾竟当胸扫至。亚修只觉得胸口如被重锤所击,整个人被打离独角兽的背上,同时昏厥了过去。

  还在天空之时,他的背后突然出现一扇金色的门扉,打开的瞬间就将亚修整个吸入,而这也是安琪莉娜她们感到失去亚修的瞬间。

  “真是太刺激了啊!”

  亚修居然笑了出来,刚刚算是他生平首次独自一人面对魔物的攻击,大难不死后的他心中有种难以言喻的兴奋感。

  “对了,骨龙和独角兽呢?骨龙该不会被莉娜她们给解决了吧?唉!不晓得妖精们要不要它的骨头,如果能给我一根就好了。呜,好痛。”

  亚修感到胸口一阵尖锐的疼痛,用手触摸那地方却更加严重,他心知肚明自己的肋骨可能受伤。这时,他又听到吵杂的轰隆轰隆声不断传来,不由得朝声响处走过去。

  走出林外,眼前的景象让他完全失去分寸。

  和密林相接的是一个宽阔的小谷,谷端有一线瀑布自天而降,拍击著水面发出轰隆巨响,溅起的水珠在阳光的照耀下泛出七色彩芒,犹如宝石,扬起的水雾则有如云烟般袅袅不散。

  自瀑布落下的水聚集成了一个平坦的小湖,几只小鹿正在湖边饮水。

  湖的末端处,湖水分支成数条小溪往谷外蜿蜒流去,溪岸旁长满奇花异卉,无数的彩蝶和蜜蜂正翩翩飞舞于其中,说不出的惬意自得,完全是一幅世外仙境的美丽景色。

  但亚修却觉得冷汗自头上不断冒出,因为他非常清楚这里并不是先前妖精的森林,不由得感到恐慌,扯开嗓门大喊:“莉娜、笛儿,你们在吗?”

  焦急的喊声在谷中起了阵阵回音,虽转瞬间就被瀑布的声音给压下去,但也足够让湖旁的小鹿受惊而逃。

  亚修越来越恐慌,忍著胸口的疼痛奋力攀岩爬上谷顶,但眺望远处的结果却是让他如置冰窖,通体发冷。

  四周的景色是一大片绿油油的宽广平原,不少溪流横贯其中,还有著疏疏落落的林木。更远处,群山起伏,绵延无尽,有些较高的峰顶还披上一层皑皑白雪。

  雪!亚修只觉得天旋地转,不由自主的跪了下来。只有在落羽大陆的北方才能见到雪,自己现在莫非是在那地方?但,怎么可能呢?

  “这是怎么一回事啊!我怎么会在这里呢?该不会是独角兽带我来的吧?那独角兽呢?”

  亚修慌乱四顾,但并没有看见独角兽的踪迹。

  “我该怎么办呢?老师她们不晓得有多担心……咦?”

  亚修猛的跳了起来,因为他发现在远处有一间小屋,而旁边还有一棵色彩缤纷的大树,但重点是在那流经屋前的溪流旁,有一个隐约模糊的人影。

  “喂,你听得到我吗?”

  亚修叫了几次终于明白距离实在太远,那人听不到这里的声音。

  亚修急急忙忙的往下爬,还因为太过著急而狠狠摔了一跤,结果伤口又更加疼痛。对于快被不安、害怕、惊恐等情绪吞没的他,那人影无疑是一截救命的浮木。

  剧烈的跑步加上疼痛让亚修的体力大量消耗,但总算沿著溪流赶到人影的位置。而当对方的模样越来越清楚的时候,亚修的表情也逐渐改变,脚下逐渐放轻,眼睛慢慢的亮了起来,露出一种不同以往的神采。

  终于,他在离人影约莫十多步的距离时倏然站定,不敢往前半步,就连呼吸也在不知不觉中变得缓慢,他本能的不愿打扰那人的宁静。

  蜿蜒而过的小溪旁矗立著一块可供数人并肩而坐的平坦岩石,岩上坐著亚修先前见到的人,但却没料到她居然是个女孩子。

  女孩的头发乌黑闪亮垂至肩膀,介于长短发之间,从亚修这一面可以看到右边的头发上别著一个闪闪发亮的金色发饰。她穿著一袭绿色的长裙,裙摆掀至大腿,露出大片如凝脂般的雪白肌肤,一双赤足伸入水中划著弧线,还不时的拍打著,激溅起阵阵水花。

  女孩的双手支在岩石上,身子微微后仰,俏脸向上仰起并闭著眼睛,似乎正享受著阳光的温暖。她完全沉浸其中,仿佛可以保持这样的姿势一直到时间的尽头,让亚修不敢出声打扰,但胸口的疼痛却让他忍不住叫了一声。

  女孩身躯猛的抖动了一下,显然是没料到身旁居然会有人,张开双眼,转过娇躯,望向打扰自己清静的不速之客,似水双瞳里满是惊讶。

  亚修的心突然剧烈的跳了起来,眼前女孩的容貌并不特别突出,和安琪莉娜及黛丝笛儿完全不能比,甚至也及不上爱提娜,只能以清秀端庄来形容,但偏偏就是给自己一种异样的感觉。

  瓜子脸上那对双眸就有如夜空中的星辰般明亮,一眨一眨的好像会说话,小巧的红唇因为大感惊讶而略微张开,露出雪白的编贝皓齿。

  坐在岩石上的她更显得娇小玲珑,给人一种我见犹怜的感觉。亚修觉得心底深处有某根弦被触动,奏起了前所未有的奇异音符。

  他这时也发现到,眼前女孩的左发上也别著和右边相同式样的发饰,左手还带著一条细小的金色手镯。

  “虽说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但真的没想到还能在这里见到‘人’,真是太难以置信了。”

  女孩小嘴微张,略带稚嫩但犹如天籁般的声音流泄而出,引人心醉。她说话的声音有些小,速度比常人还要来得慢上一点,让人有种时间在她身旁似乎是缓缓流逝的错觉。

  “你……你叫什么名字?”亚修不由自主的靠近。

  女孩露出错愕的神情,随即双手掩嘴娇笑,露出可爱的酒窝,白了亚修一眼,神情天真烂漫的说道:“你这人好奇怪,你应该先问这里是什么地方才对吧?难道你不觉得这个地方很奇怪吗?怎么会是先问我的名字呢?”

  “但我现在最想知道的一件事却是你的名字。”亚修热切的说著,他已经把心中的不安和害怕完全抛诸脑后,甚至连胸口的疼痛都忘记了。

  女孩垂下头,有些羞涩的说道:“没想到,在这里遇到的第一个人,居然是个和老实外表完全不同的花花公子,真是讨厌。”

  “我、我才不是,我只是想先知道你的名字而已。好吧!那我先问这里是什么地方总可以了吧?”亚修大呼冤枉,别人给自己的评语虽然很多,但从没有过花花公子这四个字。再说,自己一点都不像啊!

  “算了,就先告诉你我的名字吧!我叫做‘露比’。”

  “露比、露比……”亚修反覆念了几遍,脸上涌出喜悦的表情,脱口而出说道:“这个名字好好听啊!就跟你一样。”

  “哎呀!”露比的脸微微发红,头别往一旁说道:“又来了,真是一个不老实的人呢!”

  “不,我真的不是……对了,这里到底是哪里啊?有积雪的话应该是在大陆的北边吧?是哪一个国家呢?还有,你有看到一只独角兽吗?”因为知道女孩名字而心满意足的亚修思绪总算回到眼前。

  露比脸上出现了“你总算问我这个问题”的神情,依旧以比常人要小声、慢上一些的语调说道:“这里是不在蓝天之下,不在绿地之上,夹杂在三个时间缝隙之中独立存在的天地,也是无路可回的绝处之所,我把它称为‘时缝之地’。”

  亚修一脸茫然,不解问道:“你说得我完全听不懂,什么时缝之地的,大陆上有这个国家或地名吗?”

  露比似乎因为亚修没有意料之中的反应而有些气恼,嘟著嘴说道:“人家都这样说了你还不明白,嗯,我想想该怎么讲……对了,这里其实是另一个时空,和你以前所处的世界是完全不同的地方,但这个时空在极少的机会之下会和你所处的世界产生接触而出现连接的通道,你一定是在无意中掉入刚好出现的通道而来到这里,明白吗?”

  亚修这次总算听明白,只觉得脑袋里轰隆一声,在瞬间整个呆掉,过了好一段时间才恢复正常思考。

  露比脸上出现惊讶神色,似乎为眼前这人还能保持冷静而不大喊大叫感到不解。

  “那么,”亚修缓缓开口问道:“要怎么离开这里呢?”

  “啊!你相信我说的话吗?”

  “不知怎么搞的,我就是觉得你的话可以相信。再说,你也没有骗我的理由。”

  “确实是没有,那么我可以告诉你一件事,那就是──你永远离不开这个地方,这是无路可回的绝地啊!”

  这句话击溃了亚修勉强保持的意志力,胸前的痛楚一口气涌了上来,只觉得天旋地转立足不稳,向前一栽就倒了下去。

  倒地的同时,刚好看见露比从水里伸起的一双小巧玉足,在她右脚脚踝上圈著一条精致的金色脚炼。或许是无法离开的冲击太大,他一时承受不了而胡思乱想了起来。

  她还真是喜欢金色的饰品啊!亚修开始迷糊的脑袋出现了这个念头,接著怀著一点期待的心情,心想自己醒来后是否会身处在露比的香居之中呢?

  就这样,他怀著奇怪的愿望,面带微笑失去了意识。

  冰冷的水珠滴落在亚修的后脑和脖子上,画出湿冷的轨迹,从皮肤上滑了下来。这个刺激让他的身体抖动了一下,慢慢张开双眼。

  在看清所处的环境后,亚修出现失望的神色,因为他发现自己还是在倒下的溪旁。

  “我昏了多久啊?”

  露比双手掬著水,有些讶异的说道:“你这人好奇怪,才刚倒下就马上起来,你是怎么了?”

  亚修嘴角抽动了两下,露出尴尬的表情自语说道:“看来,我真的是对昏迷越来越有抵抗力了。呜,好痛。”

  或许他对于昏迷有不少的抵抗力,但痛楚却是没有,胸口的伤势让他痛得脸色发青,缩紧了身子,额上冒出豆大的汗珠。

  “你受伤了吗?”

  亚修说不出话来,只能勉强点点头。

  “那跟我来吧!我应该有东西可以帮你治疗。”

  “谢谢……咦?”

  亚修好不容易站了起来,却发现露比一动也不动,手探入怀里取出一个色泽乳白、形如弯月,大小约莫掌心般的东西。

  正怀疑她要做什么的时候,那东西居然响起了一声响彻云霄的清鸣声,当场让亚修看得目瞪口呆。

  “这是……”

  “‘月牙笛’,帮了我不少忙的东西,没了它,我会很伤脑筋的。”

  正当亚修暗自揣测这看来不像笛的月牙笛是如何发出声音的时候,一头毛皮介于红褐到黑色之间,前后腿有著白色条纹,头上长著一对小角的鹿从远处慢慢走到露比面前,且似乎很害怕亚修,特意从他身旁绕过。

  亚修认出,这不正是刚刚在湖边被自己吓跑的鹿吗?

  “白儿,又要麻烦你了。”

  露比轻抚著它的毛皮,从岩石上站起来坐上鹿儿的背,然后一人一鹿朝著只在一旁的小屋行去。

  “你、你的脚有问题吗?”

  “没有啊!为什么这么问呢?”

  “不,只是……”

  亚修目测了一下小屋与溪边的距离,不过四、五十步,露比为什么不用走的呢?难道那不是她住的地方,又或者是要到其他地方去?

  “你要带我去哪里呢?”

  露比指了指近在咫尺的小屋说道:“当然是回家了。”

  “什么?”亚修一脸愕然,问道:“这么近,为什么不用走的呢?”

  “你这人好奇怪,为什么近就一定要用走的呢?”

  “呃……”这个回答让亚修无言以对,仔细想想这话也没错,但感觉就是很奇怪。

  小屋旁有著一棵枝叶繁茂的大树,奇怪的是树上结满了各种大小、颜色皆不同的果实,有的小如指头,有的大至两手才能拿得住,亚修从未看过这样的树。

  “接著。”露比拿起了树旁的一枝竹竿,把一颗果实给打下来。

  亚修连忙伸手接住:“这是……”

  “‘千果树’的果实,能填饱肚子,还可以止渴,好像治伤治病也可以吧!有了它,食物就不是让人感到麻烦的事情了。”

  亚修咬了一口,感到一股汁液流入腹中,但并没有任何味道,就像是水一样,不过肚子竟不可思议的产生饱足感,且胸口的疼痛也和缓许多。

  他在此刻终于确认自己身处的地方,已经不是那个有安琪莉娜、黛丝笛儿和爱提娜所在的世界。

  而眼前的露比更是谜团重重,她是谁?为何会在此地?一切的一切都让人感到不解。

  但不论如何,他已身在此地,毫无退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