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神魔乱世缘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一章 严厉考验

神魔乱世缘 乱晴空 6164 2004.10.25 12:10

    清晨的蓝贝塔城,还笼罩在一层薄雾之中,有如轻纱遮面的女子,掩去了无瑕玉容,多添了几分神秘,让人想一窥究竟。

  “你是在跟我开玩笑吧!”

  蓦地,一声狂吼划破宁静,惊扰了这个还在睡梦中的城市。

  菈蒂妮伫立庭中,俏脸向上仰望,紧闭双目、表情专注,双手在胸前交握并喃喃细语,像是在进行着某样仪式。

  而确实也是,黎明之前,大地有一段时间会陷入绝对的黑暗之中,她总会在这之前早起,以祈祷度过黑暗,迎接首道曙光。

  亚修的早起习惯其实自她而来,不过在久违的母子俩一起进行这项仪式之时,菈蒂妮随口说了一件事,让他差点失去理智。

  可惜的是,亚修的叫声完全无法扰乱菈蒂妮,她依旧维持着同样的表情和姿势,直到第一道阳光穿透薄雾,让她整个人沐浴在金黄色的光芒之下才张开眼。

  “嗯,不管在乡间还是城市,早晨的阳光照起来都同样舒服,这就是上天的恩赐,不分贫富贵贱,是每个人都能享有的啊!”

  菈蒂妮舒展双手,伸了个懒腰,动了动有些发僵的颈子,说不出的惬意愉快,完全没把快要气疯的亚修放在心里。

  “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

  “到底是发生了什么事啊?大清早的,不要吵到隔壁邻居好吗?要是来抗议,我可吃不消……话说回来,应该也没有人敢这样做才对。”

  爱提娜来到庭中,看着这对有如水火般的母子,还打了个呵欠。亚修是火,暴躁而又不安,菈蒂妮是水,平静而又沈稳。

  时节已是夏末,但夜晚的寒气未散,让爱提娜缩了缩身子,拉紧身上穿的睡衣,不经意流露出一种小女人的妩媚。

  “你!”亚修手指着菈蒂妮,挥动了好几下,终于下定决心、鼓起勇气说出他藏在心中许久,但一直不敢说出的话:“实在是太任性了!”

  这句话敲散了爱提娜的睡意,让她精神为之一振,然后满是笑容的拍着亚修的肩膀,说道:“你也是一样。”

  亚修深吸了一口气,显然想要说些什么,但嘴巴动了动却没有发出半点声音,最后垂头丧气,不发一语。

  他无法反驳。

  爱提娜只觉得痛快,一直以来她只有被亚修念来念去的份,没想到现在居然有机会反将一军,堪称人生乐事。

  “但那是不一样的。”亚修不甘就这么沈默。

  “都一样啦!你乱来的程度我可是亲身领教过,那么,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让你大呼小叫的?”

  亚修脸色一变,慌然开口:“妈,不可以说……”

  他的话才说到一半,菈蒂妮已经开口:“没什么,我只是跟小修说我要到欧玛这个国家走一趟,看看我能帮上什么忙。”

  爱提娜的脸色在瞬间变得苍白毫无血色,眼中流露出恐惧与害怕,脚下不由得踉跄后退数步,浑身更是剧烈的颤抖着,欧玛这两个字眼勾起她内心中最恐怖、最可怕、最不愿想起的血腥回忆。

  亚修大吃一惊,没想到爱提娜的反应居然这么激烈,正想说些什么话安慰时,菈蒂妮向前一步把她轻轻拥入怀里,柔声说道:“来到这里时,黛丝笛儿给我的感觉像个小女孩,安琪莉娜则是成熟的大姊姊,而你却是一个满怀着无数伤痛的脆弱婴儿,我不晓得你为何会如此,但不管什么事,只要说出来,心里都会好过一些。”

  爱提娜抬起头,脸颊上出现两条泪痕,原本无神且慌乱的双眼因为这一个拥抱而平静下来。

  爱提娜注视着菈蒂妮总是轻挂着浅笑的玉容,感觉她像是化身成一片温柔的大海,可以承载所有伤痛,心中那段不堪回首的过往在此刻想起来虽然还感到无比恐惧,但却可以稍微去面对,而不是闭上眼睛逃开。

  “我的名字……”爱提娜有如被催眠似的,缓缓开口:“叫紫月。”

  亚修张大了眼,不管是谁,名字代表的是自己的一切,不管是能够抬头挺胸骄傲的大声说出来,还是结结巴巴的闷在嘴里,自己的名字都是最动听的字眼。

  但对爱提娜来讲并非如此,她的名字等若她的过去,她憎恨并恐惧,但却无法抛弃。

  她从未向任何人主动提起过,唯一的一次是在承受不了内心的压力时把它当作交换条件向黛丝笛儿和安琪莉娜吐露。

  而亚修之所以知道爱提娜的真名,还是她在身分被揭破后才不得不说。

  亚修突然间发现自己和菈蒂妮完全不同,她可以给爱提娜说出名字的勇气,但自己却做不到;她可以看穿爱提娜心中隐藏的哀伤,但自己却只见到爱提娜强颜欢笑的表面。

  菈蒂妮能做的,亚修没一件做得到。

  亚修不由自主的做出比较,所得到的答案却是让人心灰意冷,他完全不明白此时此刻为何会想到那边去,但偏偏就是想到了。

  爱提娜目不转睛的看着菈蒂妮的神色变化,不晓得她会出现惊讶、不屑还是害怕等表情中的哪一种,胸口因紧张而剧烈起伏,爱提娜重视她的反应甚至胜过亚修。

  没想到菈蒂妮仍是一脸从容,点头说道:“原来如此,我明白了。”

  看着她没什么特别反应的脸庞,爱提娜忍不住问道:“你知道紫月这个名字代表什么吗?”

  “当然知道,有魔女之称的可怕杀手嘛!不是吗?”

  爱提娜呆住了,她从未想过一个听到紫月之名的人应该出现何种表情,但菈蒂妮的反应还是让她很不能接受。

  亚修戳着爱提娜的手臂说道:“不用在意,她就是这个样子,能让她吃惊的事大概没有。”

  菈蒂妮无神的双目瞥了亚修一眼,摇头说道:“不是没有,而是没有必要,因为生活中就只有两种事,一是预料之中的事,这当然不必惊讶。而另外呢?既然早知道会发生预料之外的事,那吃惊也是没必要,不是吗?”

  这番话有点像是狡辩,但又有几分道理,菈蒂妮握着爱提娜的手说道:“不过你确实有痛苦的理由,只是不将心房打开的话,伤口不但不会愈合,反而会越来越严重,终至无药可救。”

  爱提娜陷入沈思。

  亚修则是惑然问道:“你知道紫月的过去吗?”

  菈蒂妮脸上出现了不忍的表情,点头说道:“知道,不要小看你老妈,我可是晓得很多事的。以前曾经有人告诉过我欧玛的杀手是如何被训练出来,那只能以惨绝人寰、泯灭天良来形容……糟糕。”

  菈蒂妮和亚修同时握住爱提娜的手,平息了她再次发抖的身躯。

  母子俩都流露出怜惜的表情,爱提娜心灵上的创伤实在是太重也太深了,纵使花一辈子的时间可能也复原不了。手握权力之人的一念之私竟可让许多人陷入有如地狱的深渊中,这让亚修感到无比的愤怒。

  爱提娜充满感激的眼望向亚修和菈蒂妮,最后停留在后者的脸上,问道:“我不要紧,谢谢你,只是你为何要到欧玛去呢?那里不是正处于战乱之中吗?”

  “是这样没错,可是正如同救火要到有火的地方,想做点什么当然要到能做点什么的地方去,不是吗?而且又刚好有这个机会。”

  爱提娜为之语塞,没有办法反驳。

  “我不准你去!真要去也可以,就是让我跟去,但在那之前,等我先把医圣找回来再说。”

  “可是我不想等,很多人已经先行出发了。”

  亚修涨红了脸,气得咬牙切齿,而更糟糕的是他明白菈蒂妮决定了的事如同自己一样不可能更改,要想阻止,除非是把她关起来或打断她的腿。

  同样任性的两人一旦碰头,就会发生这种僵持不下的情形。

  这时爱提娜问道:“你要去找医圣齐林?”

  “没错,城里的医生虽然都说没办法医好她的眼睛,甚至连原因都说不出来,但我相信医圣一定可以的。妈,医圣一定可以让你重见光明,你为什么就是不等一等呢?!”亚修说到最后,已经变成用吼的。

  “我不想等嘛!而且……那是没有用的。”

  “有用没用,要试过才知道!”

  爱提娜在一旁静静听着两人无法取得共识的争辩,神色不住改变,最后下了某种决心,眼中散发出坚定的光芒,说道:“你们两个先静下来听我说一句话。”

  两人安静下来,爱提娜面向菈蒂妮说道:“你要到欧玛,那就由我陪你去,让我跟你到那里去偿还我曾经犯下的罪与错。”接着对亚修柔声说道:“这么一来,你就可以先去找医圣,等找到后再到欧玛和我们会合。”

  “但这样还是很危险,欧玛不是正处于战争状态吗?”

  “我以紫月之名起誓,我不会让你的母亲受到任何伤害,相信我,好吗?”

  亚修心中百般挣扎,这是没有办法中的办法,爱提娜的确有资格保护菈蒂妮的安全,但无法确定旧地重游的结果会让她变成怎样。

  不过亚修也相信菈蒂妮的力量会让一切往好的方向发展,只是心底深处仍有一股隐约的不安围绕,让他想说好却又说不出口。

  “怎么了,你不相信我吗?”

  “我……”亚修牙一咬,忽视掉心中不安的警告,诚恳说道:“我相信你,那么我母亲就麻烦你了。”

  “没问题,我不会让你失望的。”

  一直听着的菈蒂妮突然长叹一口气,出人意料的冷冷开口:“我虽然很想谢谢你的心意,但坦白说,有如罪人的你只是个会带给我……不,会带给所有人麻烦的累赘而已,毫无任何用处,除非你能想通你错在哪里,否则,你还是留在这里吧!”

  爱提娜只觉得脑袋轰的一声完全空白,她好不容易鼓起的勇气和觉悟在刹那间被打得烟消云散,不敢置信的望着菈蒂妮,她作梦也没想到,自己居然受到如此对待!

  亚修脸色大变,正想制止时却想起菈蒂妮少有如此疾言厉色过,而且事后都发现她有其特别的用意。

  当亚修朝着这个方向去努力思索的时候,却没发现到爱提娜对他投来的求助眼神,在没有获得任何回应的时候,她整颗心几乎都碎了。

  亚修双眼一亮,终于想通菈蒂妮这番话背后代表的真正讯息,以及明白刚刚自己为何感到不安的理由。

  菈蒂妮说得没错,如同罪人般的爱提娜只会带来麻烦,她不能跟去欧玛,否则只会多酿成一个悲剧。

  “老师,其实你……”

  在亚修想告诉爱提娜她之所以被拒绝的原因时,菈蒂妮截断他的话说道:“小修,陪我出去,你说你以前住在月湖旁,我想知道那是个什么样的地方。”

  亚修心中暗叹,菈蒂妮还是一样严格,转身离开时,背后传来爱提娜难以置信的悲泣:“你真的要弃我于不顾吗?”

  亚修猛然一震,脚下停步,背对着爱提娜没有回过头,以坚决的口吻说道:“我永远不会这么做,但在很多时候你必须孤身一人面对难题。现在,正是你跨出这一步的时候,只要你……啊!算了,我……晚点会回来。”

  菈蒂妮和亚修走远的同时,爱提娜只觉得伤心欲绝,没想到她视之为能够依靠的人,竟双双撇下她!

  爱提娜没有那个力气去深思菈蒂妮和亚修留下的话谜,转而怨恨起雨来。

  你当时为何要救我呢?为何不让我死去?这么一来,我现在就不用尝到这种痛楚!

  爱提娜的内心在呐喊,她想举起手自我了结,但却又做不到,因为她已经有了难以抹灭的愉快回忆,无法将之舍弃。

  “你是怎么了?”安琪莉娜看见无力瘫倒在地上,泪流满面的爱提娜,大吃一惊。

  “我……我……”爱提娜说不出话来,现在的她,脆弱的让人心疼。

  “不会吧!你在哭?是谁欺负你,告诉我,我去揍他一顿……啊!等等,这句话可不可以收回来呢?”

  后到的黛丝笛儿一时口快发出豪语,不过她随即想起够资格欺负爱提娜的人掐指一算也只有两个,就是亚修和菈蒂妮。

  但亚修是主人,能怎么教训呢?而菈蒂妮的话嘛……不要反过来被她教训一顿就不错了,她哪敢不要命的去自找麻烦?

  正在烦恼的黛丝笛儿并没有察觉到安琪莉娜投向她的古怪眼神,理由很简单,因为昨夜黛丝笛儿被法里恩亲手杀死在她的眼前!

  但那只是安琪莉娜所见的幻影,她至今仍不明白法里恩为何要操纵她的神识让她见到这一幕,她现在最后悔的是昨晚被骗掉了好多滴眼泪,而且还要不回,当然更不能说。

  安琪莉娜同时担心一件事,她记得雨曾说过她可以读取所有人的思想,那法里恩当然也有同样的能力,如此一来,她的秘密到底有没有被法里恩或雨知道?

  她明白自己没有任何本钱反抗,更无法做出猜测,只能尽可能的把亚修身负“太初之力”的秘密锁在心中最深处。

  安琪莉娜深吸一口气,理清纠结成一团的思绪,柔声开口:“先不要哭,把事情说给我们听,好吗?”

  这次换黛丝笛儿抬起头,双眼带有疑云,因为她感到眼前的安琪莉娜有点异样,但却又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事实上她觉得不对的是两个字──“我们”。

  由于受到黛丝笛儿在眼前被杀的冲击,迫使安琪莉娜流露出心中真实的一面,虽明知是假,却也在下意识中拉近了和黛丝笛儿的距离,这点改变不经意的在言谈语气中流露出来。

  这其实有看不见的风险,因为两人至今的交情可说是建立在彼此的敌意之上,但现在安琪莉娜却因法里恩带有深意的举动而消失大半敌意,但黛丝笛儿并没有,会不会有人因为这股落差而做出错误的举动?

  爱提娜看着两人,她完全没想到此刻陪伴自己的,竟是不属于这世界的两人,难道人间再没有可供她依靠的支柱?当下语气哽咽的把刚刚的事给说了一遍。

  安琪莉娜和黛丝笛儿听完只觉得怒火中烧,菈蒂妮和亚修实在太过分了,怎能对一心想赎罪的爱提娜说出这种重话,做出这种残忍的事!

  前者银牙一咬,手搭上爱提娜的肩膀说道:“不要难过,这件事你完全没有错,错的是他们,我去找他们回来向你道歉!”

  安琪莉娜怒气冲冲就走,黛丝笛儿脸色也是同样难看,安慰说道:“我的看法和那个呆子一样,错并不在你,而是亚修他们太过分。真是奇怪,他本来是个很温柔的人,怎么遇到菈蒂妮就变成这样呢?总之,你先进去休息吧!我会替你讨回公道的。”

  黛丝笛儿也随之奔出门外,剩下爱提娜孤身一人,她缓缓转身进入屋内,试着把亚修和菈蒂妮伤人的话以及举止给忘掉,但无论如何就是做不到。

  亚修是她生命中第一个让她感到温暖、放心和可依赖的人,而菈蒂妮所带来的感受更是强烈好几十倍,不但给她吐露真实身分的勇气,甚至让她下了回到欧玛赎罪的决心。

  她知道自己无法承受被这样信任的人所背叛的打击,最后思绪不知不觉的回到菈蒂妮所说的话。

  时间快速流逝,转眼即到正午时分,出去的人还没有一个回来,爱提娜越发感到痛苦难熬,因为她怎么想就是毫无头绪。

  她承认自己是个满手血腥的罪人,但却完全无法理解自己被当作麻烦、累赘的原因。

  难道,一个人犯了大错,就连赎罪的资格也没有吗?

  渐感疲累的爱提娜视线落在桌上的一个精致纸盒,里头是件美丽的衣裙,这是几天前亚修送给她当作借住在此的谢礼,她还记得去买这礼物时是四人同行,那和乐融融的情景仿佛就在眼前。

  爱提娜的心思开始相信安琪莉娜和黛丝笛儿的话是对的,一切都是菈蒂妮和亚修的错,如果是这样的话……

  爱提娜娇躯剧震,双眼闪耀着前所未有的光芒,颤抖的伸出双手并凝视着,她仿佛看到手上有着鲜红的血和无数条的冤魂在向她索命,她无法估计有多少幸福家庭因这双手而破碎。

  “我真的……真的有资格说出这句话吗?”

  这一刻,她想通了菈蒂妮和亚修所要传达的讯息。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