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神魔乱世缘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过往记忆

神魔乱世缘 乱晴空 4860 2004.05.07 11:19

    “啊!辛苦劳动后,果然还是喝杯热茶舒服啊!”

  爱提娜双手握着一杯热茶,状似悠闲的坐在屋檐下抬头上望,欣赏着成串的水滴从檐瓦一滴一滴的慢慢掉落到地上,而溅成更多细碎小水珠的模样。

  现在已经是下午时分,昨夜和今早那气势万千的暴雨狂风现在已经变成了苟延残喘的迷濛小雨。远处的天空出现了还将大半身躯掩在浮云身后,只露出一角并绽放出灿烂光芒的太阳。虽然阳光在阴暗的天空下显得柔和而不刺眼,但已经足够让天际的彼端出现七色的彩虹,眼前的景致就有如画一般的宁静、平和。

  爱提娜想起了今早那如恶梦般的场景,不由得打了个冷颤,那种事情她并不排斥再来一次,但前提是自己绝不能在现场。

  巨大的火球所蕴含的可怕热度让稻草在转瞬间烧了起来,而且还是一次两个起火点!

  虽然爱提娜反应奇快的在瞬间用风之刃击碎了屋顶引进屋外的雨水,但一切都太迟了,火蛇无情的快速吞噬着所有的一切,雨水丝毫减缓不了小屋化成一片焦黑废墟的速度。

  四个人只好放弃灭火,手忙脚乱的把小风还有艾蜜丽从里头移出来,并转而向谷仓的主人说明原委以及请求帮助。

  所幸,爱提娜身上的金币在这时发挥了作用,完全平息了谷仓主人不输给那场火势的滔天怒火,因为她给这主人的金币足够让他再重新建一百座谷仓都还有剩!

  因此他们一行人非但没有被责怪,而且这主人还把自己居住的房子慷慨的借给他们,顺便还特别附赠一句要怎么用都没关系,就算要点火再烧一次也可以,然后一脸开心的带着家人到村里兄弟的家中暂住。

  因此现在的爱提娜是在安顿完小风还有艾蜜丽,以及完成了种种交涉,并且舒服的洗了一个热水澡后,舒适的坐在这里享受着难得的悠闲。

  “钱,虽然不是万能,但没钱却是万万不能啊!虽然不能灭得了第一场火,但却灭得了第二把火啊!”爱提娜又轻啜了一口热茶,有感而发的说道。

  而大厅里,则是和这里的平静成反比,因为钱不能灭的第三把火正在燃烧着,那就是亚修正满腹怒火的对着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大声的说教。

  爱提娜此时真有些佩服亚修,他在安置好艾蜜丽后就毫无片刻休息的对着两人大发雷霆,甚至连午饭都没有吃的一直持续到此刻,这份耐力可不是普通的好。

  只是爱提娜也知道这次亚修是真的生气了,因为艾蜜丽虚弱的身子怎受得了这番折腾?真要有个万一,那可不是开玩笑的。

  “啊……”

  慵懒的打了个呵欠,一夜没睡再加上今天一天的疲劳,爱提娜在迷迷糊糊中进入了梦乡……

  缓缓张开眼帘时,映入眼中的景像是个古木蔽天,到处生长着需数人合抱的参天巨木的幽谷森林,而眼前,则是出现穿着白色铠甲,手拿各式武器,骑着马匹的骑士们,不晓得数量是三千、五千,还是一万,只知道人数之多,让眼前几乎变成了一片白色的汪洋。

  眼睛慢慢的再度眨了一下,眼前的景象虽然依旧,但全部都蒙上了一层淡淡的紫色光晕,就好像隔着一层紫色的薄纱视物一样。

  紧接着,骑士们杀声震天,但动作看来却缓慢无比,接下来就是一场单方面的大屠杀,眼前的骑士们一个又一个的从喉头冒出鲜血倒下,原本该是翠绿色的森林在这时变成了红色的炼狱,分不清死了多少人,更分不清过了多少时间,当最后一名骑士倒在由鲜血汇集成的小河时,造成这一切,且全身上下早就是一片血红色的人也同时倒下。

  眼前的景色完全消失,出现的是一片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不知经过了多少时间,一个不知名的声音缓缓的响起。

  (我很欣赏你无惧死亡的勇气,我可以再次赐予你生命,只要你答应我一个条件……)

  “老师!”亚修焦急的叫声传来,惊醒了沈睡中的爱提娜。

  “怎么了,发生什么事了吗?”

  “你是不是做恶梦了?我看你浑身冒汗,还一直发抖,你还好吧?”

  “我?”爱提娜摸了摸脸颊,果然发现到不少的汗水,她明白刚刚梦到了自己最不愿回想起的记忆。

  “老师,你到底是怎么了?”看着又再度失神的爱提娜,亚修不由得伸手想探探她额头的温度是否正常。

  “没事啦!刚刚睡的太死,没想到做恶梦了。”爱提娜巧妙的起身避开了亚修伸过来的手,她知道自己现在全身冰冷,如果让亚修知道,免不了又是一阵担心。

  “对了,你说教说完了吧?”

  “我没有说教,只是告诉她们两个就算胡闹也要适可而止,还有,晚饭也做好了,一起用餐吧!”

  沈默了一下,爱提娜勉强露出了笑容说道:“可是我昨天一整晚没睡好,今天也累了一天,现在实在是没有胃口,我想早点去休息。”

  “这样啊……那好吧!不然我帮你留一份饭菜,如果你肚子真的饿了,至少还可以当作点心吃。”

  “嗯,就这样吧!”

  看着爱提娜离去的背影,亚修其实有些担心,因为她看来就是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和平时那种精神饱满像是有用不完的体力的样子完全不同。

  “是旅途太劳累,还是……啊!难道是这个原因吗?”亚修脑中灵光一现,想到了一个可能性,心中也有了打算。

  “主人,我们可以吃饭了吗?人家的肚子好饿喔,还有,我以后不敢了。”

  传来了黛丝笛儿可怜兮兮的声音,魔力过度消耗再加上今天一整天都还没吃到饭,着实让她疲累不堪,不过这些只是小意思。真正让她受创最深的,还是亚修那滔滔不绝,有如江水绵延不断的长篇大说教,黛丝笛儿觉得这痛苦比体内的光之力翻腾的痛苦大上十倍都还不止,而最奇怪的是还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我、我也是一样,以后会收敛自己的行为。”安琪莉娜也头低低的小声说。

  看了两人一眼之后,亚修没有说什么转头就走,但走了几步后,亚修叹了口气转头说道:“你们再不过来,饭菜都凉了。”

  有如受到大赦一样,安琪莉娜和黛丝笛儿两人一扫脸上阴霾,发出了一阵欢呼声,同时在心中立下了誓言,以后绝对不再轻易的把亚修当作牺牲品,否则报应绝对如影随形而来!

  刺耳的阳光照在脸上,即使紧闭着眼皮都能感受到那灼热和明亮的感觉,爱提娜的双眼缓缓张开来迎接这新的一天的来临。

  她的眼里有着不太明显的血丝,表情也有些萎靡不振,因为昨天一整夜她睡的并不安稳。

  那是亚修的缘故,接触越深就越受到他的吸引,连带也使得爱提娜封闭的心被打开来,她的人生可说在此刻才算开始。

  亚修为爱提娜的生命带来了光明以及喜乐,但过往的身份所种下的黑暗种子却也因为光明的照射而发芽,变成了痛苦的浪潮袭来。

  爱提娜有时候也不禁会想,是以前那个看着世上的一切景色都是灰濛濛一片,但心中却没有半点情感波动,而且也不会感到任何痛苦与恐惧的自己比较好?还是现在这个一眼望去,四周展现出的都是活泼亮丽的景色,但心中却无时无刻的为过去感到痛苦,害怕以前的一切都会反噬回来并且夺走现有一切的自己比较好呢?

  这时,门外响起了敲门声,还传来了亚修的声音打断爱提娜的思绪。

  “老师,你起来了吗?”

  “嗯,起来了,要吃早饭了吗?”

  爱提娜稍微拨了拨凌乱的头发,以及整理了一下衣服后就把门打开。只看到亚修露出了神秘的笑容站在门外,手里还拿着用布包起来的东西。

  “吃早饭之前,这个是要给老师的,小心不要让笛儿看到喔!”

  “什么东西这么神秘兮兮的?”

  爱提娜接过了亚修手上的东西,只觉得有些沈重,不过她却闻到了一个熟悉的味道。

  “这是果酿酒,我在这村里找了好久才找到,听说这用了六、七种不同的野果酿了半年才做成的,不但好喝,而且有益身体健康。”

  “我知道这是酒,不过为什么呢?”

  爱提娜大感惊讶,在以往的经验中,亚修是坚决反对她喝酒的,此刻居然会主动买酒来,实在是让人想不透。

  “因为我看老师你昨天的表情怪怪的,一副精神不佳的模样,所以我猜你应该是这一段路途以来都没有喝酒的缘故,我没说错吧?”

  爱提娜一时之间不晓得该说些什么。

  虽然有时亚修过度的关心会让人觉得太过唠叨与啰唆,但不可否认的,不管是谁都会有软弱的时候,而那时一个体贴的问候和善意的行为,却总是会给人继续支援下去的无穷力量。

  爱提娜不由得把手上的东西给紧紧抱着,她现在怀中抱的并不是酒,而是亚修的关心。而这时爱提娜也知道自己所作的选择在遇到亚修时就已经决定了,不管有多么痛苦,也要选择做现在的自己,绝不回到从前。

  “老师,你是怎么了,为什么都不说话?难道说是我想错了吗?”

  “不是的,你说对了,我确实是因为太久没喝酒才心情不好,只是刚刚突然想起了我们第一次见面的事情而已。”

  “第一次见面?……啊!那不是老师你的脚受伤的时候吗?”

  亚修还记得刚进多伦魔法学院的事情,印象中当时的爱提娜可不是现在这种样子,当时的她脸上总是挂着淡淡的笑容,而且个性温柔、可人,是学院内人缘极佳的老师,和现在相差了十万八千里不止。

  “没错,你还记得嘛!”

  “当然,不过是快半年前的事而已,我怎么会记不得呢?不过当时你也太乱来了,脚踝明明扭伤了,还要硬撑去上课,也不晓得要多休息。”

  亚修的脑海中开始浮现过去与爱提娜相见时的一幕幕景象,由于时间经过并不久,所以印象极为鲜明。

  “是啊!所以你才有机会施展你那一千零一招魔法──治疗术啊!你应该要感谢我让你有表现的机会才对。”

  虽然嘴里揶揄的说着,但爱提娜仍然忘不了第一次接受亚修治疗术治疗时那种打从灵魂深处都感到震撼的滋味。

  原本一直栖息在黑暗中的心房首次接触到了光和热,让爱提娜尝到了温暖的滋味为何,也知道这世界原来是这么的灿烂与美丽。

  爱提娜不晓得接受过多少次的治疗术,但没有一个人的治疗术如同亚修的一样,除了治疗身体的创伤之外,就连残缺的灵魂也能救治。

  她知道,亚修的治疗术和其他人大不相同,也才够资格被称之为“奇迹的魔法”。

  “老师,你说的是没错啦,可是现在想想当时的你和现在的你实在是差太多了,有时我都搞不清楚到底哪个才是真正的你。”亚修搔了搔头有些疑惑的说道。

  他还记得自己的厄运就是帮爱提娜治疗完她的脚伤才开始的,弄断爱提娜的魔法手杖就是在她脚伤痊愈后的三天内发生,结果就是在她家开始当起杂工当作赔偿,而且一直到现在还不得脱身。

  “不要怀疑,现在站在眼前的我才是在自由的意志下,展现出属于我个性的真正的我,虽然我也不晓得我的个性会是这个样子。而至于你所想的以前的我,不是真正的我,而是改变了一些些的我,可以说那是不真实的我。你只要认清现在的我,并且看着现在的我就行了。明白我现在说的话吗?”爱提娜露出了促狭的笑容,有如绕口令的说道。

  “呃……”亚修只觉得自己的脑筋打了一个又一个的结,完全被爱提娜说了那么多的“我”给搞混了。

  “哈哈。”看着亚修一脸茫然的样子,爱提娜点了点他的鼻子,笑着说道:“总而言之一句话,看着现在的我就对了。”

  “喔,是这样子啊!那么,老师你准备一下,待会就开饭了。”亚修艰难的点了点头表示明白,然后一脸迷惘的朝着大厅的方向走去。

  “呵呵,还真是单纯的让人难以置信,不过看起来他可能要伤一阵子的脑筋了。”

  爱提娜掩上了门,随手把亚修送来的酒往床铺一丢时,周围的声音突然整个消失掉,一片漆黑随之降临,那是一片带着致命的黑暗,不管是张开还是闭着眼睛都一样,没有丝毫的分别。

  这股黑暗,爱提娜并不陌生,当她死亡时就曾经经历过这样的景象,而在这时,一股不陌生的声音缓缓传来。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