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神魔乱世缘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章 主人之名

神魔乱世缘 乱晴空 6181 2004.01.08 11:35

    多伦魔法学院院长特里斯的院长室,一直是个传奇的地方,曾有学生把这里称为多伦七大禁地之一。

  当然,还有一个禁地是爱提娜的魔法研究室,不过目前正处于毁损状态中,虽然破坏者从表面上看来是亚修,但实际的罪魁祸首却是另有其人。

  而那个元凶,目前正毕恭毕敬的低头站著,脸上收起了平日那种嬉笑怒骂的表情,取而代之的是一脸惶恐的模样。这样的模样或许可以骗过其他人,但绝对骗不了她眼前的人。

  “你还要装那种表情装多久?”

  在爱提娜前面,坐著多伦魔法学院的院长,不过目前多伦和圣天魔法学院合并,特里斯该算是两学院的院长才对。

  此刻他的面前有著几份报告书,报告书上记载了圣天魔法学院魔武竞技场损坏的始末,而这件事发生至今已经三天了。

  三天前,爱提娜带著学生到圣天魔法学院的魔武竞技场进行魔法对战练习,而最后上场的黛丝笛儿和安琪莉娜两人,在最后一击中聚积了所有的风系魔力一分高下,不过没想到高下没分出来,反而因为魔力太强,把整个魔武竞技场给破坏掉。

  而更甚者,这些释放出来的魔力带起了无数的飞砂走石击伤了周围观看的学生,还有一些碎裂的大颗封魔石被抛向邻近的校舍,造成圣天魔法学院的设备损害惨重,不得不因此停课三天进行整修。

  “我并没有假装,我是真的感到很抱歉啊!”爱提娜振振有词的说著,今天她的打扮有些不一样,原本紧扎著的长发放了下来,还在额头梳了几道浏海,脸上抹了些淡妆,散发出难得一见的温柔婉约的气质。

  “算了。”特里斯随手把报告往桌上一放,说道:“幸好学生们没有受到严重的伤害,只有皮肉之伤,这件事就这么算了。”

  看著爱提娜松了一口气的模样,特里斯又突然说道:“对了,你身上的伤不要紧吗?”

  脸上表情显得有点惊慌失措,爱提娜不自然的说道:“伤、什么伤?我好的很呢!”

  “你还想骗我吗?你放下的头发和脸上的淡妆,为的不就是掩饰你脸上的伤吗?还是你想要骗其他的人?”

  表情似乎在一瞬间凝结了,爱提娜有些尴尬的笑著说道:“被看出来了啊!其实我是想说身为一名下级魔导师还受伤,传出去不太好听啊!”

  “喔,不是因为你在亚修身前施展了一个风之壁,替他阻挡碎石的攻击,导致自己无法闪躲才受伤的吗?”

  爱提娜的笑容僵住了,表情严肃的看著特里斯说道:“那是因为我判断亚修的治疗术对于现场受伤的学生会有很大的作用,所以才这么做的,我毕竟是多伦魔法学院的老师,自然要为学生们著想。”

  只是笑了笑,特里斯没有在这个问题上继续深入,他并不瞭解爱提娜的过去,但他却是把爱提娜当成自己的女儿一样看待著,所以他相信爱提娜所做的一切。

  “对了,我记得我曾经跟你说过,要你考虑考虑当代理院长一职。”

  “抱歉,这件事我已经考虑过了,恕我我不能接受。”特里斯的话说到一半就被爱提娜给打断,而且坚决的拒绝。

  “是这样子啊!”

  “是的,如果没有其他问题的话,我想先行告退。”

  “好吧!你可以下去了,不过如果改日你有意愿的话,希望你能随时来找我。”

  “谢谢院长。”

  看著爱提娜恭敬的行了一个礼然后走出去,特里斯的脸上有著莫测高深的笑容。在桌上的另一角有著另一份报告,特里斯随手拿起来翻了几页,里面的内容他并没有向爱提娜提起。

  “真是不错,在黛丝笛儿和安琪莉娜这两人开始聚集魔力时,就预先在魔武竞技场周围布下了‘风之屏障’降低伤害,之后又同时施展了风之壁,一次施展两个魔法,已经具有上级魔导师的实力了,呵呵,幸亏我没有拿亚修来威胁爱提娜。”

  在特里斯原本的计画中,是要拿亚修毁掉爱提娜魔法研究室的事来逼爱提娜接下代理院长一职,如果爱提娜不接受,他就把亚修退学,以爱提娜对亚修的重视程度来讲,她非接受不可。

  不过特里斯最后还是没有这么做,因为他总觉得真拿亚修来威胁的话,可能会让爱提娜有出乎意料之外的反应--这种直觉很微妙,但却帮他在许多的遗迹中度过了不少险境。

  一出院长室,爱提娜反而陷入了沈思中,刚刚特里斯院长的话已经很明显了,当时他人并没有在现场,但他却十分清楚现场的情形,那就表示学生中有特里斯的耳目,并且将她的一举一动回报给特里斯知道,但是没有理由啊!

  “为什么要这么做呢?”爱提娜心满腹疑问的穿过了满是木匠和石匠的校园,这些人是被聘请来全力修复损毁的校舍和设施。

  发觉自己无法整理出一个头绪来,爱提娜摇了摇头,朝著自己家中的方向走去,眼中有著令人胆寒的光芒,心里也有了最坏的打算。

  此时,爱提娜豪华的屋子里已经有了三个人,其中两个正昏迷不醒的躺在床上,她们就是安琪莉娜和黛丝笛儿,还有另外一个就是亚修。

  当安琪莉娜和黛丝笛儿一招对决之后,就昏了过去。大急之下的亚修和爱提娜连忙把两人带回别墅进行治疗,学院虽然也有治疗的医生,但还不及亚修的医术来得好。

  亚修此刻正半坐在床沿,对著黛丝笛儿的左手施展治疗术。黛丝笛儿的左手从手指至手肘处被绷带紧紧的包住,因为她的手骨在对招后整个碎掉,整只手完全变成了青紫色。会造成这种现象,就是因为她聚集了全身的魔力和安琪莉娜正面冲突,结果反弹回来的冲击波让她毫无防备的手受伤严重。

  事实上,安琪莉娜也好不到哪里去,整枝冬蝉完全不晓得消失到哪里去,大概是在冲击的威力下化成尘屑了,不过纵然有冬蝉吸收一部分的反冲力,安琪莉娜的手指和手腕也几乎全部骨折。

  对普通人来讲,这是一个很严重的伤势,一个治疗不好甚至会变成残废,所以亚修一直不眠不休的持续照顾,持续的施展治疗术。而让他感到惊讶的一点,就是两人复原的速度快到令人难以置信,不过才三天的时间,两人手上的伤势几乎就好了大半,亚修把这归功于翼人族天生的特异体质。

  一想到这里,亚修不由得露出了苦笑,仔细想想和她们两人认识都还不到十天,而其中大半的时间不是她们两个躺在床上,就是自己昏迷不醒--这两个人难道会是上天派来折磨自己的人吗?

  惊觉到自己开始胡思乱想,亚修收摄了自己的思绪,全心全意的把精神投入治疗术当中,并且殷切的希望两人赶紧好起来。

  心中期盼的心情,会透过治疗术传达给人知道。那是一股言语无法传达的温暖力量,天地万物不分彼此都一定能感受得到!

  亚修的脑海中不由得想起了这句话,嘴角露出了笑容,因为施展治疗术而感到疲劳的身躯像是重新获得了力量,治疗术的光芒显得更加灿烂。

  而在他的身后,站著不知何时已经回来的爱提娜。她一脸满足的看著此时的亚修,过了好一阵子之后,才在亚修没有发觉的情形下悄悄掩门而出。

  在爱提娜离开不久后,安琪莉娜长长的吐出一口气,终于醒了过来。

  “莉娜,你还好吧?”看著安琪莉娜醒来,亚修对黛丝笛儿的治疗术并没有停止,不过脸上却有著欣喜的表情。

  “嗯,非常之好。”安琪莉娜淡淡的回答,用著怪怪的眼神看著亚修。

  身上的伤势对她来讲不是大碍,严重的是体内好不容易平息下来的闇之力,又因为和黛丝笛儿的对招而狂乱起来。那种全身内外、五脏六腑都传来剧烈不断的冰冷痛楚,以她之能都感到有些承受不住。

  但纵使是置身在这有如坚冰寒狱的无边痛楚中,却有著一道毫不间断的细细暖流不断的温润心房,在她几乎无法支援下去时给予她新的力量。安琪莉娜心中明白,那是亚修治疗术的力量。

  她并非没有受过伤,但她是被人类尊称为神来膜拜、信仰的神界之人,而且还是拥有最强大光之力的王族公主,要在她身上留下伤痕原本就几乎不可能,有的也只是在以往与黛丝笛儿的对战中才有受伤的机会。

  而纵使受伤,以她的力量也能在极短时间内复原,所以像现在这样一而再、再而三的被人类治疗,是前所未有的事。而且亚修的呵护与关心,都是她前所未曾经历过的,安琪莉娜心中的感觉其实很舒服。

  在此刻,她的心里突然闪过一个想法!也许让这个人当自己的主人也不是一件坏事。

  这个念头一起,最感讶异的就是安琪莉娜本人,因为堂堂的神界公主居然会有屈居于人类之下的想法,确实很奇怪。

  “你怎么了,为何用那种眼神看著我?”

  “没什么,连这一次,应该是第二次被您所救了吧?而我,似乎都还没有向您好好道谢呢!”安琪莉娜改变了说话的口气,心中已经有了决定。

  “不必客气,遇到受伤的人,本来就是要给予帮忙的啊!”

  “不,我们的信念向来是有恩必报的,这样吧!你可否答应我一件事,让我有报恩的机会呢?”

  “不必了啦,都说这是我应该做的事情啊!不然,我千辛万苦才学会的治疗术要拿来做什么?”

  “那么说,你就是不肯接受我们的报恩,而要让我和黛丝笛儿两人一生一世都背负著忘恩负义的枷锁,内心满怀愧疚的过完这一生吗?”安琪莉娜的头低了下来,肩头微微抽搐著,似乎相当的伤心难过,可是她已经在地上挖了一个当作陷阱的洞穴。

  亚修因安琪莉娜的表现而傻住了--事情有这么严重吗?

  亚修支支吾吾的说道:“那、那好吧!虽然我认为这件事真的没什么,但是如果你坚持的话,那就随你吧!”

  “真的吗?你真的不会后悔吗?你也不会嫌我们碍手碍脚的吗?”安琪莉娜挖的洞越来越大,也越来越深。

  “嗯,不会啦!”没有看到洞的亚修随口回答。

  “真的答应我们吗?”安琪莉娜开始在洞口铺上一层层遮人耳目的稻草当作掩护,并且发出声音把亚修叫了过来。

  “对,我会答应的,我发誓,这样总行了吧?”站在洞旁的亚修丝毫不知大难临头,仍然一派悠闲。

  “那好。”安琪莉娜脸上露出了笑容,一把将亚修推入洞里,严肃的说道:“那就请你当我们的主人,让我们服侍你来当作回报吧!”

  安琪莉娜才一说完,亚修就愣住了,过了好一会儿,才大惊失色的叫道:“开什么玩笑,我只是个学生而已,怎么可以当你们的主人?”

  相处虽然没多久,但安琪莉娜也大约瞭解到亚修的个性,她非常的清楚此刻该用什么方法,于是对著在洞里不住挣扎的亚修开始一铲一铲的用土石慢慢的把他给埋起来。

  “你说的很有道理,只不过……也许下次我和黛丝笛儿再遭遇到这种情形的时候,恐怕就没有人能救我们了,而那时,我们真的就要魂归西天了。”

  脸上又是一变,亚修吞吞吐吐的说道:“你们两个难道不能稍微节制一点吗?真要比划的话,难道就不能不要全力以赴,选择一个比较容易的方法吗?”

  “这是你的命令吗?”

  “命令?当然不是!”

  “既然不是,那我们自然没有遵守的必要。即使我和黛丝笛儿在战斗中身亡,也不关你的事吧?而如果要让我们稍微节制一点也可以,不过,只有我们的主人才有资格命令我们!”

  安琪莉娜巧妙的把两人的生死和亚修当不当她们主人这件事给绑在一起。这就好像又搬来了一块大石头,把手伸出土堆想做最后挣扎的亚修给彻底的埋了起来,让他永远脱不了身。

  而亚修此刻的心中也如安琪莉娜所预料的,处在一片混乱里,因为他绝不可能眼睁睁的看著未来的两人这样力拼而死,虽然他知道这只是猜测,不过依两人的个性来说,这猜测百分之百会成真。

  但是要他当两人的主人,这不是太过屈就两人了吗?不过他也知道,自己别无选择。

  “好吧!我答应你,不过你一定要遵守诺言,一定要把自己的生命安全摆在第一位!”亚修打定主意,这么做只是为了两人著想,绝对不是天真的把自己当作可任意使唤两人的主人。

  “是的,主人!”黛丝笛儿的声音传来,她还调皮的眨了眨眼。

  亚修吓得差点从床上跌下来,原来黛丝笛儿早就醒了,只是安静的等著亚修被埋起来。

  黛丝笛儿心里的感觉和第一次为了不输给安琪莉娜而要服侍亚修当主人时完全不一样,这次心里并没有太大的抗拒,因为她和安琪莉娜的感受差不了多少。

  “你们可以不要叫我主人吗?感觉实在太奇怪了。”

  “呵呵,这是主人的命令吗?”黛丝笛儿马上就学起安琪莉娜的说法。

  “命令?当然不是。”

  “既然不是,那我自然没有遵守的必要,而如果你下令的话,我当然会遵从。”

  突然间,亚修真的觉得一个头两个大,不知如何是好。

  “总而言之,以后我们会在称呼上注意的。”安琪莉娜实在不忍心亚修再这样烦恼下去,连忙出面打圆场。

  “那就太感谢你们了,躺了这么久,我去端点食物给你们吃吧!”

  看著亚修走了出去,黛丝笛儿和安琪莉娜两人和平的气氛为之一变,变的勾心斗角起来。

  “哼哼,我还以为你黛丝笛儿是个说话算话的人,没想到主人一事还是我先促成的。”

  “说这什么傻话,像这种卖弄心机,耍阴谋诡计或者是挖坟墓还是挖洞的事情,当然是你在行了,我只好在一旁观看啰!”

  “你居然敢说我卖弄心机、耍阴谋?”

  “哎呀!我可没这么说,我只是说实话而已。”

  “可恶,看来只让你断一只手是不够了。”

  “你也是,这次你手上可没冬蝉了,信不信我让你和冬蝉一起消失?”

  两人的左手都还缠著绷带,就迫不急待的想要再打一场,不过此时亚修刚好端了食物进来,一看到两人这种模样,不由得愤气填膺。

  “你们两个通通给我住手,不是告诉过你们要好好珍惜自己的身体吗?!”

  “我的手已经好了啊!”黛丝笛儿举著左手说道。

  “胡说八道,就算是好了,也要好好修养啊!现在没有彻底治疗,要是留下后遗症,以后该怎么办?十天以内不准你们动到左手,听到了吗?”

  听到十天不能用到左手,黛丝笛儿的脸不由得垮了下来,不过亚修可还没把话说完。

  “尤其是你,笛儿,你的手伤比莉娜还严重,二十天以内都不准用到左手,明白吗?”

  “二、二十天?”

  “对,二十天,这是命令!”

  “是的,只要是主人的命令,莉娜我一定遵命。”安琪莉娜抢著回答。

  她微微低头,脸上有藏不住的笑意,十天比二十天来得少,这样子比较起来,算是小赢黛丝笛儿一筹,也等于是报了黛丝笛儿在魔武竞技场上对自己冷嘲热讽的仇,自然心中开怀。

  不过黛丝笛儿可就不是了,恨恨的眼神死盯著安琪莉娜不放,过了许久才叹了一口气,说道:“是的,我知道了。”

  “喔喔,一下子就收了两个女仆当起主人,还耍起威风来了。亚修啊!你还真是越来越不简单了耶,真不愧是我的好学生啊!”

  喜欢作弄人的爱提娜的声音传来,她刚刚在门口可是从头看到尾。而亚修一见到爱提娜那似笑非笑的眼神,就觉得大事不妙。

  “老师,你可别误会了,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

  “是啊!老师一定相信你的,毕竟你是老师的学生嘛!哈哈哈。”

  爱提娜拍了拍亚修的肩膀,不过并没能让亚修感到放松,因为爱提娜是不会管事情的真相到底是怎么样的,她只会把事情变成她所想的那样,而且她所想的,通常都会引起很大的风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