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神魔乱世缘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一招之决

神魔乱世缘 乱晴空 5296 2004.10.01 12:24

    映入眼帘的是亚修最不愿意见到的景象,在林间深处一片空旷地上,安琪莉娜和黛丝笛儿正打得激烈无比,从狼籍不堪的四周来看,这场战斗显然已持续一段时间。

  “掬水净星辰!”

  安琪莉娜后退拉开距离,魔力高度聚集的蓝色光球成形后十指化成朦胧幻影般高速舞动,刹那间数百道淡蓝色的光点朝着黛丝笛儿飞击而出,其范围之大几乎笼罩住她所有退路。

  “雕虫小技!”

  黛丝笛儿高速的在狭小的空间内移动,以毫厘之差避过在中途就化成锐利锥状的光点,不过有些却在她的眼前化成一团轻雾,让她吓了一大跳。而部分则是散发出凛冽的寒气,让她的肌肤衣物蒙上一层霜雪,虽没有实际的伤害,但却不可避免的影响到她的速度,结果就是身上被冰锥划出了数道伤口,但她还是能在千钧一发之际顺着冰锥的来势转身削减威力,因此受到的只是皮肉伤。

  和早些时对付不死魔物不同,掬水净星辰的真正威力在此刻完全发挥,以黛丝笛儿之能也被逼得手忙脚乱。

  仿佛暴雨无穷无尽的攻势终于止歇,事实上安琪莉娜是不得不停,一来此招耗费魔力极钜,二来则是无法对黛丝笛儿造成有效的伤害,不过掬水净星辰的目的本来就不在于此。

  “奶这个人真是满肚子坏水!”

  黛丝笛儿娇躯微微颤抖,不是害怕而是生气!因洛up安琪莉娜先前所预料,她已经明白之中奥妙,她虽可以施展同样的招式,但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掌握之中的神髓,她对动脑实在兴趣缺缺。

  “是吗?不过总比奶这没半点墨水的人强多了。”

  “啊!可恶!秋霜。”黛丝笛儿说罢,带有可怕威力的光球离手而出。

  安琪莉娜一声轻笑,不慌不忙的飞身闪避,还不忘揶揄一番∶“气势很不错,不过打不到也是没用,奶等于是输了一次,就认命吧!”

  “不要小看我的秋霜!”黛丝笛儿快如电闪的移至被避开的光球旁,一掌拍出。

  “喔,想像夏炎一样改变方向吗?那对我是没用的,咦?”

  秋霜被黛丝笛儿的一掌拍中后,不但没有改变方向,而是在瞬间凝结巨大的冰球且失去飞行的力道往地面落下,这时黛丝笛儿的另一掌出现春风的光芒往球身按去。

  轰隆一声巨响,冰球整个爆裂开,化成千百块碎片往安琪莉娜飞去。

  安琪莉娜脸色大变,双手同时施展风之盾抵挡这出人意料的一击,只是碎冰的速度实在太快也太密集,转眼间身上已被划出了好几道伤口。

  “有意思,居然用春风将秋霜打成碎片攻击,我实在是没有想到奶的脑袋能将两种招式融合使用,看来最近奶变聪明了嘛!黛丝笨儿。”

  安琪莉娜终于止不住心中的怒气而口出恶言,她与黛丝笛儿之间的胜负其实不一定真要打到对方倒地不起,只要是彼此都承认的事实就可以。

  而先前掬水净星辰确实是占了上风,原以为十拿九稳可以先获一胜,但没想到却被秋霜给拉平,怎能不叫她懊恼?

  “彼此彼此,奶不是也想出了既浪费魔力,又不可能对我造成伤害的掬水净星辰吗?看来奶是越活越回去了,安琪呆娜。”

  她们彼此对视,气氛逐渐紧绷,丝毫不觉得那顽童式程度的互骂不该出现在水准如此之高的此战和尊贵身分的公主之口。

  一片落叶飘过两人视线的中央,两人同时一声娇喝,以“风之疾走”高速接近,因洛uo们明白,除非先以近身战取得空隙,否则要以魔法打败对方实在是难如登天。

  但是,有另一道身影以更快的速度横挡在她们之间,两手左右分出,将两人隔开。

  “主人?”安琪莉娜和黛丝笛儿齐声惊呼,两双拳头在只差半步就击中亚修的手时停住。

  亚修视线扫过两人身上的伤口,回想起神前之战时她们疯狂的举动,脸上露出痛心的神色说道∶“奶们一定要这样打下去吗?”

  安琪莉娜没有回话,黛丝笛儿则是嘴张开动了动,但却没有发出声音。

  亚修突然后退数步,右手前迎摆出架势,沈声说道∶“奶们既然叫我主人,就该听我的话,不过我也不喜欢这样强迫人,所以奶们就先把我当对手吧!奶们赢了,要怎样都可以;但要是输了,在没有我的允许之前,奶们谁都不能向对方动手,可以吗?”

  安琪莉娜和黛丝笛儿面面相觑,她们作梦也没想到亚修会说这种话,只是他先前展现出来的实力也证明他的确有这个资格。

  “既然主人这么说,那莉娜也只好遵命了,请赐教!”

  “奶给我等一下!”黛丝笛儿挡在安琪莉娜前骂道∶“应该是我先上才对,别忘了,今天主人作梦时先叫奶的名字,所以现在该我先上。”

  “胡说,奶那是什么歪理?”

  “歪理也是理,反正我不会让奶就是了。”

  亚修突然喝道∶“别争了,奶们两个一起上,不然永远吵不完!还有,一招,我会在一招之内同时击败奶们两个,否则就算我输。”

  安琪莉娜和黛丝笛儿脸上轻松的表情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脸讶异,前者开口问道∶“您确定吗?”

  “当然,不然这样吧!我先接奶们的掬水净星辰和秋霜,看看我有没有这个资格,如何?”

  两人互看一眼,同时点了点头。

  “既然这样就恭敬不如从命了,冬蝉四式第三式──掬水净星辰!”安琪莉娜后退十数步后双手连舞,百多道的光点接连飞出,但声势远比先前还要小上一半不止,也就是说她未尽全力。

  亚修唇角带着自信的微笑说道∶“这虚虚实实,算尽对手所有反应的一招根本不可能闪避,但有个缺点,就是威力太过分散。大地之壁!”

  亚修身前隆起一道土墙,完全阻隔所有光点,如此一来,不管是乱人耳目的水雾、延迟动作的冻雾,还是伤人的冰锥,通通都无法到达他的身前。

  在安琪莉娜还是满脸惊容的时候,黛丝笛儿边后退边兴奋的大叫∶“好,不愧是主人,不过那破破烂烂的土墙对我的秋霜没有用。去吧!秋霜!”

  秋霜才刚一离手,亚修身前的土墙就消失,人一晃来到光球前,随黛丝笛儿先前的动作把手伸入球内并将魔力灌入,原本发出蓝色光芒的秋霜立刻变成沈重的冰球落了下来,亚修手往旁一拍,冰球爆成无数碎片飞射而去。

  黛丝笛儿不禁张大嘴巴,她作梦也没想到这用来扳回一城的奇招居然反过来被亚修如此轻易的破解,而且他还算是手下留情,否则要是对着她和安琪莉娜击破冰球的话,那两人就惨了。

  亚修缓缓后退一段距离,转身面对两人,挂着自信的笑容说道∶“怎样,够资格同时挑战奶们吧?唔。”

  安琪莉娜和黛丝笛儿此时脸上的表情让亚修感觉不妙,专注而又冷静,双眼一眨也不眨的打量着他。在此时此刻,她们两人已经把亚修在魔法上突如其来的进步所引发的疑问还有绝招被破的惊讶完全忘掉,而单纯的把他视为一个平起平坐,要集中全力对付的敌手。

  亚修只感到她们虽没有动作,但浑身散发出的强大慑人气势却是越来越猛烈,让他打从心底升起一股寒意,不过仍然不觉得慌乱,因为他有取胜的把握。

  “开始吧!”

  不晓得这句话是谁先说的,也可能是两人同时说出,但看到安琪莉娜和黛丝笛儿在同时行动,亚修终于脸色大变,晓得自己犯了严重的错误。

  安琪莉娜直朝着亚修接近,但起步的时候左脚踢起了一根枯枝,朝着他回旋飞去。以目前的情形来看,枯枝会先到达亚修身前,不过安琪莉娜的速度从一起步就开始逐渐加快,让人觉得她将会和枯枝同时到达,并以枯枝代替折断数次的冬蝉展开攻击。

  而黛丝笛儿则是以比安琪莉娜还要快上一些的速度绕了一个圆弧,斜斜的迎向亚修,而且让人感到她如果角度、速度不变,她虽会和安琪莉娜的攻击同时到达,不过目标却是亚修的身后一步处。

  一个是距离最近的直线,一个是可在中途变更攻击目标的弧线,取的更是亚修无法首尾兼顾的角度,两个人的默契出乎亚修意料的完美,让他完全失掉了分寸。

  亚修单独挑战两人并誓言要在一招之内分出胜负,不是空口白话,而是心中已有计较。

  他的自信完全来自安琪莉娜和剑圣、武圣这两大高手的一招之决后所传授的心战之术,明白实力和人数并不一定能处于上风,只要能善用彼此之间的矛盾和种种计策的话,将可反过来营造对自己有利的契机。

  而剑圣和武圣这多年的知交在联手上仍不能互相配合,那安琪莉娜和黛丝笛儿这对吵闹冤家岂非更不堪?这也是亚修所犯下的第一个错误。

  在亚修的预料中,她们两人加起来的实力会远远小于一,谁知一出手才知道完全不是这么一回事,她两人的联手默契好得教人感到吃惊,所展现出来的威力更是数以倍计的增加,和他的设想完全是两回事。

  只是这怪不得亚修,安琪莉娜和黛丝笛儿的胜负之争已有三千年之久,对这个宿命对手在其他方面或许不敢说,但对彼此战斗的习惯之了解可说是如镜中倒影一样透彻无比。

  因此不合作则已,一合作甚至不用眼神、言语,身体就很自然而然的明白对方会采取什么样的动作,同时自身也会做出最有效率的配合,不过这点或许连她们都没有发觉,就算发觉也打死不认就是了。

  亚修估计的第二个错误就是认为两人会对自己手下留情,这点在对付两人的绝招上确实有所印证,不过坏也是坏在那个地方。

  安琪莉娜和黛丝笛儿之所以会有这一场林间之战,其实是因为想不透亚修那一身威力强大的魔法从何而来,在心情郁闷之下才会开始。

  而在亚修提出要先接两人的掬水净星辰和秋霜时,她们的心里虽然有想试试他实力的念头,但过去他那柔弱的印象还是很鲜明的留在脑海,自然而然的没有使出全力。

  不过亚修却是出乎她们意料之外的轻松破解这两大绝招,显露出深不可测的实力,这下终于让两人体会到亚修再不是之前的他,而是成为一个足以抗衡甚至超过她们的对手。

  而想想,安琪莉娜和黛丝笛儿以前可曾有过对实力远超过她们的敌手退让一步的纪录?答案是没有,因此亚修本想要震慑两人并动摇其意志的举动却带来了反效果,让她们全力以赴,使出浑身解数务要击败亚修。

  而最后一个错误是不该说出“一招之内同时击败奶们两个”这么死的话,这很自然而然的让两人回想起亚修以“神足”高速移动的情形,从而猜到他会以此招发动突袭,所以她们在一开始就分开,让亚修根本无可趁之机。

  这些念头以电光石火的高速闪过脑海,让亚修难过的想甩自己两巴掌让时间倒流,但问题是现在真的能叫暂停,说出“我们从头再来一次”这样的窝囊话吗?

  眨眼的高速间,安琪莉娜已经来到亚修身前不足十步处,而黛丝笛儿则是已经过弧线的顶点,开始斜斜的对着亚修的身后一步处加速,由于两人的精神已提升至颠峰,且有所准备,因此就算是“音之魔法”也对她们起不了作用。

  高手对阵,一个错误就无回天之力,更何况是连续三个?

  在这看似必败的一刻,亚修感到一股平稳的力量自外界源源不绝流入自己体内,让魔力永远保持在无缺无损的圆满境界。

  而他的心灵在遭遇到如此强大的压力之下,不可思议的抽离到另一个飘渺之地,以一个思虑更豁达的局外人来看待此战。

  亚修的眼睛亮了起来,安琪莉娜两人的动作在刹那间似乎慢了少许,此刻他的视线悠然落到安琪莉娜和黛丝笛儿那只能以毫无瑕疵、完美至极八个字来形容,且各自散发着不同韵味的容貌上,心中不由得感到奇妙。

  一直以来他都只能以旁观者的身分提心吊胆的在旁观看她们和其他人之间的打斗,怎么也想不到有一天会变成自己上场,而且还是以如此狂妄的姿态出现。

  一个念头突如其来的出现在脑海中,他不明白这从何而来,也不想追究,只是却不由得轻笑出声,他忽然有些了解安琪莉娜和黛丝笛儿洛u 埙X胜负如此乐此不疲,因为要是能击败如此强大的宿命对手,那必定能尝到最极致的喜悦。

  之所以这么想,是他知道有个办法或许能让先前的大话成真,虽然稍嫌有失光明。

  安琪莉娜和黛丝笛儿的身形几乎在同一时间到达。前者的手准确的接中枯枝,但却没有握牢,而是用力一推并改变方向,斜斜朝着亚修右侧电射而去阻住他的退路,并趁枯枝飞到半途中突然发出耀眼的火焰,在吸引住亚修的注意力时无声无息的踢出一脚。

  后者在近到出手就可以碰触到亚修身体的情形下居然没有动手,而是再往前一步,来到他的左侧身后,一个踏步转身,手肘顺势朝着亚修的脑袋挥出,不过如果更仔细看,却可以发现她旋转的身子像是脚下踩滑而逐渐往外倒,挥出的手肘离亚修越来越远,已经不可能打中目标。

  然而,如果真这么想,就掉入陷阱了。她跌倒的样子是精心策划,目的是为了让对手失去戒心而专注在安琪莉娜身上,事实上她的手臂随时可以伸直以拳头攻击,而同时她的左脚也已踩稳地面,随时可以发力往前或是退后避开亚修的反扑,进可攻、退可守,其中的巧妙处令人难以置信。不过这也看得出亚修在她心中的评价有多高,才会施以种种惑敌之计,否则一般人她早就直接打倒了事。

  亚修差点想高歌一曲以抒发心中的感动,就这么一个照面的时间,两人信手拈来、浑若天成的种种技巧就让他叹为观止、满载而归。

  现在,该是他反击的时刻了。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