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神魔乱世缘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再现奇迹

神魔乱世缘 乱晴空 5197 2004.07.23 11:08

    “妈,这个世界上真的有奇迹吗?”七岁的亚修,一脸天真,仰着头朝着坐在树上的一个人问道。

  “你怎么会问我这个问题呢?小修。”

  被亚修称作妈妈的人横坐在枝干上,悠闲的靠着树身,两只小脚有规律的晃动着,她的脸被树荫遮住看不见容貌,但声音却出奇的年轻。

  “因为妈妈你教我的治疗术不就有奇迹魔法之称吗?所以我想要知道嘛!”

  “嗯……这个嘛!你说有就有,说没有就没有啰!”

  “什么嘛!怎么这样敷衍我。”

  “我哪有敷衍你?奇迹,相信的人可能就有,不相信的人就一定没有,你知道我的意思吗?”

  亚修小脑袋晃了几下,露出苦瓜脸说道:“听不太懂。”

  “没关系,听不懂就算了。不过,妈妈要告诉你,妈妈认为这世界上每一个人的一生中,都一定可以实现一次奇迹喔!”

  “真的吗?”

  “当然是真的,因为妈妈的奇迹已经发生了。”

  “是什么奇迹呢?快点告诉我。”亚修的脸上洋溢着期盼的表情。

  “嗯……这个嘛……”

  “妈妈别这样嘛,快点告诉我啦!这样好了,下个月除了家事外,饭也由我来煮,可以吧?”

  “唉!你这孩子还是一样,好奇心总是这么重。”树上的人影一跃而下,把亚修紧紧搂在怀里,贴着他红扑扑的脸蛋,满足的说道:“你就是上天赐给妈妈的奇迹啊!”

  亚修非常舒服的闭上了眼睛,心中暖烘烘的,希望时间可以永远停留在这一刻。

  这时,女子的手又紧了一些,神秘的笑了两声后说道:“那么,可以开始算算你昨天跑到面包店里玩,结果一时淘气把大叔的面包全部烤焦的帐啰?”

  “咦?!”亚修发觉不妙,却挣脱不开女子的手臂。

  翠绿的原野,同时传着打屁股发出的清脆声响和男孩子的凄惨叫声……

  亚修缓缓张开双眼,凝视着爱提娜安详的脸容,嘴角不自觉的露出一抹笑意自语说道:“我虽然已经实现过一次的奇迹,但在此刻,我乞求上苍,再多赐与我一次的奇迹吧!我愿意为此付出任何代价。”

  把爱提娜冰冷的双手紧紧握住,亚修闭上双眼,开始回想和爱提娜的相遇以及至今林林总总的一切,心中不再有悲痛及愧疚,一片宁静。

  “治愈万物的女神啊!请赐给我力量……”

  吟唱治疗术咒文的声音缓缓从口中发出,淡淡的金色光芒从右手开始缓缓流转爱提娜全身,亚修心中浮现的是与爱提娜过往的种种相处时光,心中那柔和虔诚的信念在此刻成为无上的推力,让光闇之力开始融合。

  新生的神秘力量藉着治疗术流泄而下,金色的光芒原本只遍布爱提娜身上,但此刻光芒像是有生命似的,缓缓进入她的身体内。

  爱提娜的全身肌肤由内而外散发出淡金色的光芒,尤其心脏的部分更是璀璨耀眼。

  光圈逐渐扩大,不但亚修整个人被笼罩住,甚至就连安琪莉娜和黛丝笛儿也在光圈范围之内,而这刚好是艾蜜丽遭擒,三人处于生死一线的时候。

  “天啊!这是怎么一回事?!”

  安琪莉娜只觉得一股强大的力量不住涌进体内,游走全身。所有的痛楚在瞬间不可思议的完全消失,体内翻腾的闇之力也平息不动,而且还发现到自己的魔力强大不少,在四肢百骸间有如奔马般快速流窜,有种不吐不快的感觉。

  “这是奇迹,是我们主人创造的奇迹!”黛丝笛儿感受着体内澎湃的力量,回首看着亚修,脸上虽有骄傲,但有更多的疑问,而金色光圈也在此时逐渐缩小。

  “那么,该反攻了!”安琪莉娜双眼冷电乍现。

  “好,就让我……”

  摩拳擦掌的黛丝笛儿话才说到一半,安琪莉娜已一声长啸飞身而出,左、右两手连扬,暴风之刃全力出手。

  黛丝笛儿看得目瞪口呆,完全不解︱︱安琪莉娜早已知道魔兽怕火,为什么要用风系魔法攻击,而且还是威力不大的暴风之刃?

  随即,解答出来了。

  安琪莉娜施展的暴风之刃因魔力大增,而比早先黛丝笛儿的要强上许多,轻易斩断魔兽触手的脆弱部位,转瞬间就发出上百发。暴风之刃发出的尖啸声不断,触手断成无数截坠地。她的怒气比黛丝笛儿只多不少,此刻需要好好的发泄一下。

  “我倒要看看,你还能再生多少次!”

  数量极多的暴风之刃像是永无止尽般的激射而出,有如一片刀网。受到严重伤害的魔兽虽还能再生,但速度明显变慢。不过安琪莉娜就是不对掩藏在水幕中的本体攻击,很快的,地面铺上了厚厚一层被斩断还不住扭动的触手,让黛丝笛儿连退好几步。

  蓦地,透明的触手由地面窜出要卷住安琪莉娜的双足,但一靠近却纷纷断裂。

  “攻击不单单只有风之刃,防守也不是只有风之壁。对我这集攻击和防守于一身的新魔法‘风刃之壁’感觉如何?”

  黛丝笛儿发觉自己无事可做,轻易的救出艾蜜丽在一旁观看,后者毫不掩饰的露出崇拜眼神,前者听到风刃之壁这个名字时,不屑的撇嘴说道:“有没有搞错啊!那种烂东西也敢拿出来丢人现眼。”然后高声说道;“喂,你玩够了没,玩完了就该换人啦!”

  对魔力尽复的两人而言,这魔兽已不构成威胁,而爱提娜如果不是要保护亚修,也不会被重创身亡。

  “我又没叫你不要动手,你等什么等啊?”

  “没办法,这次可不一样,我要让你见识的可是我的第二式绝招︱︱‘夏炎’,你不专心一点看怎么可以呢?”

  两个人好似没注意到爱提娜身亡的样子兀自说说笑笑,事实上并非如此。透过血脉的联系,她们对此刻的亚修毫不担心,心里隐约有一种他什么事都办得到的心安感觉。

  安琪莉娜的动作停了下来,充满挑衅的说道:“有意思,你既然要让我看夏炎,那……冬蝉四式第二式︱︱‘御火焚苍穹’!”

  “不公平,上次你先,这次应该换我才对。”

  安琪莉娜毫不理会黛丝笛儿的抗议,右手举到头顶,白玉似的掌心朝上,出现一团火焰,并急速旋转且往四周扩散,边缘到达魔兽上方时有如布帘般的垂下,还不住随风晃动。

  这时她和魔兽都被一个既圆且薄的火焰圆球给包围,就有如以火当作墙壁的监狱一样。

  “这能伤人吗?”

  虽是崇拜的人,但艾蜜丽终究忍不住小声的提出疑问。这招的炫目程度确实让她看得目不转睛,但范围如此广大,威力自然分散,要如何伤敌?

  黛丝笛儿没有回话,只是看着安琪莉娜的双脚,暗叹这个对手实在可怕,不管自己进步多少,她一定能从别的地方追上。

  突然之间,火焰垂幕消失,魔兽的周围突然有一股火柱向上窜出,就如同火山爆发一样剧烈,虽有水幕护身而且处在湖中,但魔兽仍被烈焰吞噬,所有在外的触手猛然抽搐,狂乱抖动,看来牠的本体会感到疼痛。

  艾蜜丽看得瞪大双眼,她总算明白第一个火焰只是引人注意力的幌子而已,真正的攻势居然是以双脚将魔力送入地下,并移到敌人的脚下引发火焰进行攻击。

  如此出奇不意、防不胜防的绝招,怎能不教人赞叹?只是她并不像黛丝笛儿已经知道,这招可不单单只能从脚下攻击敌人而已哪!

  如果她愿意,可以把魔力藏在任何一处再释放出来,就等若所有的物品都变成能储存魔力的星星之石一样,虽然能保留的时间极为有限。不过要是运用得好,可是能收到奇袭之效。

  受热蒸发的水气弥漫,伤痕累累、浑身焦黑的魔兽显然受到重创,奄奄一息。

  “你总算还留一点给我……夏炎!”

  黛丝笛儿左脚往前一步踏实地面,双手有如前方横挡一座山似的缓慢推移,掌间出现了如头颅般大小的火球,慢慢的朝着魔兽飞行,虽毫不起眼但却热度迫人,下方的花草整个燃烧起来,出现了一条被火焰焚烧的焦黑痕迹。

  “这么慢,怎么打得到人?”

  艾蜜丽毫不客气的大声说道,和先前完全不同,由此可看出曾和她交过手,并将之击败且有教导情谊的安琪莉娜在她心目中的份量比较重。

  黛丝笛儿默不作声,双掌收回,然后闪电似的前冲数步又再度前推,只看到火球刹时变大了一倍,速度也加快了许多。

  她的作法是先以全力制造出一个火球,然后再不断的从旁加强其威力。艾蜜丽完全看傻了眼,因为她所听到、接触到的魔法,都是出手威力就固定,然后随着距离、时间增长而逐渐减弱至完全消失,从没见过这出手后威力反而越来越大的魔法。

  安琪莉娜心弦剧颤,看着黛丝笛儿总共做了三次同样的动作,火球变大到可将一个人吞下去的程度,她比艾蜜丽更能看到这招式的精髓,那就是一个“变”字,这和自己御火焚苍穹追求的一个“奇”字不分上下,难分轩轾。

  夏炎可不是只有威力增加这个特点,而且还能自由改变方向,例如原本向前直飞的火球,但只要第二次从横向施力,那火球就会改变方向。而且飞行的快慢也决定能施加魔力的强弱与否,进而巧妙掌握火球的破坏力。

  火球转眼即撞上魔兽,但却因威力太强而直接贯穿,在魔兽身上留下一个怵目惊心的大洞,火球的威力只变弱一些,在湖面上滑翔而过,高温让经过的地方冒起了阵阵水气,最后终于撞上湖岸,爆裂成数十颗更小的火球,有些掉入湖里,但大部分却落在岸边漂亮的花卉群中,燃烧起来。

  所幸因为大雨刚止,湿气极重,火势很快就灭掉,但被烧过的花草一片焦黑,让景色秀丽的百花湖多了一些不协调的感觉。安琪莉娜实在很想知道,黛丝笛儿是有意还是无心?

  魔兽身躯突然一阵怪异的扭动,全身散发出红色的光芒,化成魔法阵后逐渐消失,就连原先散落一地的触手也随着光芒一同不见。

  “这是……”艾蜜丽发现到这死亡时的景象和袭击自己部落的魔兽如出一辙,心中泛起凉意,脸色惨白。

  这边,治疗术化成的金色光球已经全部进入爱提娜体内。

  “啊!”爱提娜发出叫声,像是受到大力冲击似的,猛然张开双眼,全身剧烈的颤抖,最后终于恢复平静,大口大口的喘着气。

  “老师,你终于醒过来了。”没有狂喜、没有激动,亚修以平常的口吻说着这些话,就好像爱提娜死而复生是理所当然的一件事。

  “我……我怎么会在这里?”

  爱提娜在死亡的那一刻,有如被一个不断旋转的漩涡卷入,不管任何挣扎都没有用的感觉。

  但突然从后方出现强烈的金色光芒照亮四周,然后被一股更强大的力量往回拉,就此惊醒。

  “老师,我有两句话要告诉你。”亚修脸上浮现平淡的笑容,温柔的说道:“谢谢你为我所做的一切。然后,也为我对你所做的一切说声对不起……”话才刚说完,人就不支倒在爱提娜的怀中。

  “天啊!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啊?”爱提娜一片茫然、不解。

  “我想,主人应该是睡着了。”安琪莉娜急忙赶至,却听到他规律有秩的鼻息声。

  “那我又是怎么一回事?”

  “这件事,回到旅店后再说吧!”黛丝笛儿扶起爱提娜,目光移向她的心口,可看到衣服破了一个洞,而且沾满血迹,但白晰的肌肤上却连一点伤痕都没有。

  “对了,艾蜜丽,你也跟我们一起来吧!”安琪莉娜回头说道。

  “可是我……还有其他事情要办。”

  黛丝笛儿不耐烦的说道:“跟我们走,就告诉你姊姊多琳的一切事情。”

  “什么?!”艾蜜丽不敢置信的大声叫道:“你们怎么知道我姊姊就叫多琳?”

  “当然知道,因为魔兽就是她派来的。想知道,就跟过来吧!”

  艾蜜丽欲言又止,最后还是满怀心事,默不作声的跟在身后。

  安琪莉娜和黛丝笛儿知道现在算是暂时安全,不过也明白,虽还不晓得多琳为何敢派遣魔兽攻击自己一行人,但她绝不会就此罢手。

  孤身一人的神秘女子,处在天空低头俯视亚修等人,伸出的左手没有预期中的东西。因为,亚修的力量硬是把爱提娜的灵魂给拉回去。

  “哼!”

  神秘女子一声冷哼,原本逐渐清朗的夜空在一瞬间布满浓密的乌云,比先前猛烈数倍的大雨倾泄而下,闪电撕裂天际,雷声撼动大地,转眼而至的暴风雨让安琪莉娜等人加快了脚步赶紧进城。

  她们绝对想不到,这样猛烈的天象变化,是缘于这神秘女子内心对于事情未如自己预料所发展,情绪所产生的些微波动而已。

  “也罢,毕竟那个结束神魔之战的女人是养育你的母亲,继承她一切的你能有这份能耐也算正常,更何况可以验证‘太初之力’的力量也是小有所得,只是这样下去……算了,就让我亲自出手帮你一把吧!”

  女子思量后嘴角露出一抹淡然,但却让人为之目眩的笑意,金球发出强烈的光芒,早月光一步先洒落大地,同时身影缓缓消失在夜空。

  先前的暴风雨像是梦中景像一样在此刻消失得毫无半点踪迹,仿佛被水洗净的干净夜空明月横挂,繁星点点,说不出的美丽。

  只是,星辰虽闪烁迷人,明月也耀眼夺目,但此刻天空的真正主宰,是谁都会忽略掉的漆黑夜幕啊!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