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神魔乱世缘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天人永隔

神魔乱世缘 乱晴空 7982 2004.07.23 11:10

    只是,小风美丽的笑容犹如昙花一现,转眼又被狰狞可怖的表情所取代,额上宝石也不再继续龟裂,反而逐渐变回原样。

  “冰封之墙!”

  小风手一扬,四周的地底冒出了冰墙,将整个巨岩团团包围住,连天空也被遮蔽起来。

  古拉尔、亚修和多琳三人,就这样被困在一座密闭的寒冰牢笼之中!

  “天啊!这是怎么一回事?”晚了一步,被隔绝在外的黛丝笛儿心急如焚。

  “不知道,但我们无论如何都必须打破它,因为主人就在里面。”被厚厚的冰墙阻挡住,安琪莉娜看不清里面的情形,但却知道不妙,没想到古拉尔受创后居然还拥有这样的力量。

  但随即她想到原因,自己是毁掉魔兽并对小风身体内的古拉尔精神造成伤害没错,但他在受伤的那一刻,把用来使魔兽再生的力量纳入体内疗伤,才造成现在的结果。

  没先把能使魔兽不断再生的力量消耗掉,是最失策的地方啊!安琪莉娜在心中不住自责,但已无法挽回,只能补救。

  火焰魔法自两人手上不断发出,但威力只够消融表面的冰层,且最让人难以置信的是,受损的地方像是有生命一样,不出片刻又恢复成原状。

  “可恶,试我这招!”安琪莉娜挥动手臂,鲜血洒在冰层上,但只是留下血迹,没有任何变化。

  “糟糕了。”黛丝笛儿脸色大变,蕴含光之力的鲜血对于拥有相反力量──闇之力的敌人,是强力的武器,但对于自然界中的种种元素,却是毫无作用。

  “亚修他人在里面吗?”

  两人愕然回头,出声的是爱提娜,但她的身体状况极差,嘴唇发青、脸色苍白至极点,可见魔兽的毒有多可怕。

  “对不起,我没办法阻止她。”搀扶著爱提娜的艾蜜丽脸有愧色。

  爱提娜双眼紫芒大盛,单手或削或切的攻击著冰壁,只是这一切都徒劳无功,受损的地方转眼就恢复原状。

  “够了,快住手!”安琪莉娜不得不出面制止,爱提娜此举等于是拿性命在开玩笑。

  “不要管我,亚修他人还在里面啊!”

  黛丝笛儿默不作声的来到她身后,一掌劈出正中颈根,爱提娜应声倒下。

  “不管不行啊!万一把主人救出来后,结果换你出事,那我怎么跟他交代?艾蜜丽,我要你发出火焰魔法箭当我们攻击位置的基准点,知道吗?”

  “嗯,知道了。”

  在艾蜜丽聚集魔法的同时,黛丝笛儿退后了约五、六十步,手上出现了夏炎的光芒,而安琪莉娜手上也是如此。

  “一天联手两次,真是有够……算了,不过总算是来得及,还能感到亚修的存在……唔,为什么……”

  两人互望了一眼,彼此脸上都有惊惧的神色。

  安琪莉娜不由得颤声道:“为什么主人他此刻这么痛苦、难过、自责?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透过血脉的羁绊,她们察觉到此刻亚修在冰壁内的心灵状况,这些意念是如此的强烈,就连两人也受到影响。

  “我好了!”艾蜜丽射出火焰箭,击中冰壁爆出火花,但也只能融出一个小洞。

  安琪莉娜和黛丝笛儿的夏炎同时出手,两团缓慢的火球在空中合而为一,变得巨大无比,速度也加快了许多。

  而在要接触到冰壁时,两人再度全力出手,将魔力灌注在夏炎之上,使其威力再度倍增。此刻它等若拥有安琪莉娜或黛丝笛儿一人全力出击的四倍威力,轻易的穿透冰层。

  火球过处,出现了约莫半个人大小的通道,两人足尖一点,投身而入,跟在夏炎之后前进。

  将分散的力量集中在一点突破,而当进入后随即以安琪莉娜的鲜血攻击占据小风身体的古拉尔,这是两人不说但却同时想到的办法。

  不过她们也很清楚,这样做的结果是会让小风牺牲,但现在已经毫无选择的余地。

  只是她们也料错这堵用小风和古拉尔的力量造出,并且被持续供给魔力的冰封之墙。

  “不妙!”

  黛丝笛儿发现前方夏炎的威力已经逐渐消失,但还没有通过冰墙,回头一看,身后的退路也已经封闭。处在这么狭小的空间,再加上先前耗力过剧,她们实在没有办法再次施展夏炎开路。

  两人立时就要被活活冰封住!

  “古拉尔!”凭借著一股再也压抑不住的怒气,亚修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

  “厉害,我不得不佩服你们,居然有办法同一时间消灭所有魔兽并给予我如此之大的伤害。所幸这些天我得到的力量仍足以应付,不然真的要栽在你们手上。为了避免夜长梦多,看来不能继续玩下去了,看剑!”

  古拉尔眼中厉芒乍闪即逝,手上出现一把冰剑,对著无法动弹的亚修毫不留情的刺出!

  “砰”的一响,亚修被多琳猛然撞开,冰剑转而刺进她的小腹。

  “你居然还有余力……唔,放开我。”

  多琳两手紧扣著古拉尔的脖子,不理会手上的断骨和刺进小腹的冰剑所带来的疼痛,额头紧贴住他头上的红宝石不肯放手。

  “对不起,都是因为我才让你重要的人变成这样,这是我最后所能为你做的。还有,求你把我和安葬在一起。古拉尔,我说过了,不要小看妖精的力量,跟我一起下地狱吧!”

  多琳放声长嘶,头发向上扬起,浑身肌肤由内而外发出璀璨的光芒,然后,强烈的光芒集中在额头,并钻进古拉尔的红宝石之内。

  这时她的手失去了力量而松开,身躯倒地,小腹上插著的冰剑正逐渐融解,但眼神已黯淡无光,毫无半点生命的迹象。

  多琳死了!

  亚修张大了嘴,不敢相信这位为爱历经沧桑的妖精就这样死了。他想上前看个清楚,但脚如生根般,就是动不了半步。

  “哼,我还以为你有什么绝招,原来只是虚张声势罢了。”古拉尔露出狞笑,对著亚修不屑说道:“不用担心,很快你就会和她一起作伴了,当然,你外头的那些朋友也是。”

  古拉尔这时突然晃了一下,刚感觉到不对劲的时候,体内立刻传来巨大且尖锐的疼痛感,就像千百万支针同时刺入一样。

  “我是怎么了……啊!”疼痛的感觉越来越烈,古拉尔紧抱著头发出惨叫,他终于明白多琳的最后一击非同小可。

  古拉尔的精神和肉体为两个个体的存在,而以魔兽为肉体的存在已经被安琪莉娜和黛丝笛儿毁掉,仅剩留在小风身体内的精神。

  因此刚刚多琳以生命为代价,用灵魂作力量,直接攻击在小风体内的古拉尔精神意识。如此一来,就可以在不伤害到小风身体的情况下杀死古拉尔,并让她恢复正常。

  “事情怎么会变成这样的?我应该、应该要君临天下的啊!”古拉尔只觉得自己的意识逐渐消失,而身体的控制权也慢慢的被小风给夺回。

  功亏一篑的屈辱让古拉尔感到无比的愤怒,眼中厉芒乍现,瞪视著亚修,恨声说道:“我输了没错,但至少可以拉一个人跟我陪葬!”

  古拉尔举起他还能控制的右手,掌心中出现一只冰剑,朝著亚修作势欲掷。这样的距离,亚修绝对躲不掉。

  这时一股热气自手臂冒出,但奇怪的是,冰剑并没有被融化。

  “哈哈哈,没有用的,我的全力一击绝对不是你随随便便就可以阻止的,我就算是死,也要让你痛苦一辈子……啊!”

  古拉尔的话戛然而止,头略微抬起,眼神变回原本的清澈,唇角上扬,现出一丝甜甜的笑容看著亚修。亚修胸口一震,明白在眼前的正是小风,顿时有想哭的感觉。

  此刻的古拉尔大半精神已然被毁,但剩余的一小部分却集中在右手和所控制的冰剑之上,要做出同归于尽之击。而重要的一点是,他也很有可能藉此转移到亚修的身体上,此刻只有小风清楚他的意图和阻止的能力。

  “小风。”不知情的亚修温柔的呼唤著,但接下来发生的景象却像是最可怕的恶梦。

  一团火焰自小风的身上猛烈冒出,衣物瞬间起火,紧接著,手上、肩上、身体的各个部位都冒出了火焰,全身转眼间就被笼罩在熊熊烈焰之中,身躯逐渐消失……

  最后消失在亚修眼前的,是小风她那一个没有丝毫痛苦与责怪,洋溢著无比幸福的笑容。

  “不!”亚修发出撕心裂肺的嚎叫,不敢相信眼前所发生的一切,但焦黑的地面却提醒他这一切都是真的──小风死了!

  在亚修还不愿意接受之时,眼前焦黑的岩缝中居然出现了一小点的红色火焰。火焰像是有生命般的爬了出来,并逐渐往外成长、延伸、扩大,慢慢的变成了一个人形。

  亚修发现不对,呆然望著眼前的变化,同时升起一线希望,这不会是小风吧?

  出现的人彻底毁灭这个梦想,那是个背上有一对强壮且宽大的双翅,头上两侧伸出一双黑色发亮的尖角,全身肌肉颜色犹如火焰般赤红的恶魔,表现在外的强大气势透露出他此刻拥有的力量有多可怕。

  他的手交叉在胸前,脚离地半步飘浮著,俯视著再度堕入绝望地狱的亚修。

  “古拉尔!”虽然眼前的人首次见到,但亚修知道这人就是他。

  “真是愚蠢至极,明明只要不动就可以保全性命,却为了一个人类而自我牺牲,没想到刚好落入我的圈套,真是笨到极点的魔兽。”

  古拉尔虽然能控制小风的身体并使用大半的力量,但最强大的部分却被小风紧紧守护住。当他被多琳击中而精神将要溃散之时,突然想到了一个方法,就是作势以冰剑要攻击亚修,希望能引出她潜藏的力量在对抗自己的同时好吸收过来。

  这孤注一掷是没有办法中的办法,他本来毫无把握,没想到却成功了──亚修在小风的心中实在太重要,让她以最激烈的手段阻止古拉尔。

  但小风不知道一件事,炎魔古拉尔,正是以火焰做为力量来源的恶魔。她的举动,却反而让古拉尔获得了最强大的力量!

  “不准你侮辱小风!”

  愤怒给了他力量,亚修势如疯虎的扑上前。他的手上没有任何武器,只能手脚齐出,不断攻击著古拉尔,甚至连头和牙齿都用上,完全是不要命的打法,也只有这样,才能宣泄他心中的痛苦与恨意。

  古拉尔的眼神像是看著一只虫子一样的不屑,手轻轻一挥,就把亚修整个人打飞。

  “侮辱,你知道什么才是侮辱吗?我现在这模样才是我原本的真实面貌。想当初,我在魔界中呼风唤雨,但只不过稍微触怒一下那个该死的曼雷达而已,他就毁掉我的肉身,把我的身体和精神分开,变成这种古怪的模样让人取笑,跟饲料虫没有两样,那才是真正的侮辱!”

  “我要杀了你!”

  亚修费尽千辛万苦再度站了起来,两条腿一抖一抖的,想跨前一步却心有余而力不足,最后脚下一软,再度倒地,不住大口大口的喘气,但还拚命的挣扎站起。他早该昏迷过去,全凭著一股意志力硬撑。

  古拉尔的脸上首次露出诧异神色,盯著亚修说道:“你这个人类确实不简单,居然还站得起来,但可惜的是你让我联想起曼雷达那个混蛋,所以非死不可!……唔,奇怪了。”

  古拉尔终于发现到不对劲之处,那就是围绕在四周的冰封之墙为何还存在?小风既然已死,那维系著冰墙的力量理应不见,早该消失了才对。

  (你也是一个笨蛋,竟然到此刻才发现,如果没有我帮你,你刚才的行动早已引来两个最可怕的人物。不过要是再继续闹下去,触及到那孩子的灵魂,就连我也掩护不了。)

  一股细微的声音在古拉尔脑海中响起,让他大吃一惊。转头四顾,这声音只有他一人听到,亚修毫无所觉。

  如雾似幻的人影淡淡现身,手上托著一颗金色光球,赤足金发,美眸半闭,脸上不带表情的雨,竟在亚修已毫无希望的此时此刻出现。

  “你是……”古拉尔本能的后退,如同安琪莉娜和黛丝笛儿初次遇见雨的感觉一样,女子虽现身在前,但除了能确实见到双眼外,她就像是不存在一样。

  雨的眼神扫过倒地的亚修,当中不带半点情感,朱唇轻启:“多琳,醒来吧!我要问你几句话。”

  忽视古拉尔的存在,雨手上的金球散发出淡淡的光芒投射在多琳身上。半晌,只看到一个模糊朦胧的影子逐渐成形,慢慢变成多琳的模样,那正是她的灵魂。

  不过却只有雨和亚修两人能看到和听见,他在这时停止挣扎,目瞪口呆的看著眼前令人难以置信的情景。

  “我怎么会……”多琳看了自己躺倒在地,已然气绝身亡的身体,还有一旁的古拉尔及亚修一眼,愕然问道:“你对我做了什么?”

  “没什么,只是唤醒你的灵魂而已。多琳,你此刻心里最想做的事是什么?”

  “我都已经死了,还能做什么?如果能的话,把小风还给亚修吧!她是无辜的,咦,她人呢?”

  雨不回答,继续问道:“为何?你之前不是想要打开回春之门到安德鲁的身边吗?”

  多琳露出震惊的表情,讶然问道:“你怎么可能知道这件事?应该只有附在我身上的古拉尔知道啊!”

  “你们妖精虽不同于人类,但只要生活在这块大地之上,就是我的子民,只要我愿意,就能知晓你们心中的一切。真是可悲,所有人都认为你是为了要救回心爱的人而妄想打开回春之门,却不晓得你是为了到他身边才这么做。世界树和生命永不终结的想法还真是根深蒂固啊!不过,也没错就是了。”

  多琳目瞪口呆的看著雨,因为她全说中了。当她明白所谓的回春之门只是古拉尔驱使自己为他办事的骗局之后,整个人失去了目标,心灰意冷的等死,因此对亚修的救命之情毫不感谢。只是没想到亚修不但救了她的性命,也拯救了心灵。

  “我原本是想这么做,因为世界之大已无我的容身之处,但是……”多琳看了亚修一眼后,垂头说道:“我没想到在千万人之中还有一个相信我的人存在,虽然只是一面之缘,但我不愿意让他认为自己看错了人,这是我唯一能做的。”

  “把用来追求一己之解脱的宝贵性命用来赎罪吗?很好,多琳,我在此刻赦免你全部的罪,并且……”

  完全被漠视的古拉尔忍不住发火,因为他根本看不见也听不到多琳,还以为雨在自言自语,怒道:“别把我当作不存在,虽然不晓得你是谁,但我可不怕!”

  双手合拢,一波猛烈的火焰扑天盖地朝著亚修呼啸而去,声势惊人。这是精心设计后的攻击,古拉尔判断雨是为亚修而来,因此对他出招,一旦雨出手格挡,那就有了可趁之机。

  “不可以!”已是灵魂的多琳虽感焦急,但却无法离开自己的身体一步。

  火焰在离亚修一段距离就像是被一堵透明的墙给挡住,无法造成任何伤害,也让料错的古拉尔后续攻击没能施展。

  “跳梁小丑而已,何需在意?”雨毫无半点动作,甚至连看一眼的兴趣都没有。

  雨的语气和行动完全激怒了古拉尔,他的双翅外张,双角隐现红光,全身被火焰团团围绕,对著雨一拳击出!

  锐不可挡的强烈火焰随著这一拳如浪涛般朝著雨涌来,声势惊天动地,大有无敌之威。但同样的,离她身侧数步就被挡住,无法造成半点伤害。

  “上面有火,下面也是,今天可真热闹啊!”

  雨的唇边露出一抹笑意,低头看著被困在冰封之墙中且被迫三度合作,手牵著手将火焰布满周身,一边抵抗要将自己冻结住的坚冰,一边逐寸前进的黛丝笛儿和安琪莉娜的模糊身影,她们已到达边缘,就要突破冰墙。

  “多琳,我在此刻赦免你所有的罪过,并且让你和安德鲁在冥界聚首三年,当作是我对你的敬意。记住,三年之后,你们的灵魂将依照自然法则决定去向,好好享受这段时间的幸福吧!”

  金球光芒大放,逐渐化成一扇门的形状,门里头出现了一条淡淡的影子。那是一个高大、挺拔的英俊男子,脸上满是柔情笑意,无尽怜惜的望著多琳。

  “安!这怎么可能?你已经死了啊!”

  “有何不可能?人界之中一切有形无形之物,皆在我掌中,生死之道亦是如此,世界树和冥界不过是你们强加之名词。”

  “喔,安,真是太好了,没想到还能再见到你。”

  多琳颤颤巍巍的站起,举步时居然离开了身体,走到门边,刚要跨足而进时,却突然止步,回头看了亚修一眼。

  “我、我不能就这样走了,他……”

  “生死两分,人间的事再轮不到你操心,去享受你应得的幸福吧!”

  “……我相信你,你一定要帮助他。”多琳不再犹豫,跨进了金色的门扉之中,依偎在安德鲁的怀里,门扉也在此时消失,变回金球的形状。

  “你到底是……谁?”亚修虚弱的问道。

  雨转头对著亚修,说道:“你可以称呼我雨,这就够了。亚修,你可知我为何让你明白多琳的事?”

  “不、不知道。”

  “很简单,我只是要你晓得,多琳是怎样的人而已。而你,救了她一命。”

  “救了多琳?不,我没有救到任何人,反而让她和小风都为我而死,天啊!”

  轰隆巨响传来,原来是古拉尔发现雨的实力太可怕,改成要击破冰墙逃离。

  雨出现厌烦的表情,纤手半挥,一道光芒离指而出,瞬间划过古拉尔的脖子,想逃之夭夭的他立时身首分家。首级在地面滚动的同时,清楚可见他眼里那不敢相信的神情。

  红光乍现,他的身体如尘埃般消失,没有留下半点存在过的痕迹。但他所造成的伤害,却深深烙印在亚修的心中,永远无法抹去。

  雨从头到尾没望向古拉尔半眼,像是做了件毫不足道的小事般喃喃自语:“真可惜,如果你肯安分待在人界,我还可以容忍,不过你确实有些过分。”

  “那你就不过分吗?”怒斥声由身后传来,安琪莉娜脸罩寒霜,黛丝笛儿则是红了眼眶,豆大的泪珠不断落下。

  两人香汗淋漓,几近虚脱,但终于突破冰封之墙,没想到迎接她们的却是小风和多琳的死讯。

  “你一定知道古拉尔的事,为什么不出手帮忙?!”安琪莉娜厉声说道,满腔怒火让她想要尽情发泄,但却强行压下。她知道自己绝不是雨的对手,但她并不怕死,之所以要忍,是怕连同亚修也一起赔上。

  雨不回答,对著亚修说道:“你确实救了多琳,否则以她背负的罪业和扭曲的灵魂,死后将要遭受无边烈火的惩罚。她的一念之善,洗涤众罪,亚修,这是你的功劳没错。”

  亚修沉默片刻,突然挣扎成跪姿,颤声乞求:“那么,求求你,把小风还给我吧!你一定可以做得到,是不是?”

  雨缓缓移动,避过这一跪,冷冷说道:“我确实可以,但不能这么做。”

  “为什么?你不是曾经让爱提娜复活过一次吗?为什么不能再一次?”黛丝笛儿终于忍不住大吼。

  亚修闻言一怔,他并不晓得这件事。

  看著希望出现的同时,亚修更加卑微的恳求:“求求您,让小风活过来好吗?我愿意付出任何代价,包括我的性命,她是我最重要的妹妹啊!”

  雨半闭的双眼完全睁开,无情的看著亚修。虽然跪著见不到雨的眼神,但亚修却出奇的能感受到那视线是多么的凌厉、可怕,竟不由自主的全身发抖。

  “生死之道定于天,我虽是掌管者,但亦不能妄加改变,否则万物法则一乱,可能会造成连我也无法预估的灾难。我之所以让爱提娜复活,是因为她根本未曾活过,那是新的开始,而不是再次。听著,任何一个人都有重要的事物,如果事事要求顺遂己心,那天理如何维持?我之前已破例出手相助过你,连同这次是第二次,不可能再有第三次。如果你不晓得怎么做,那就遵循著上天划下的道路前行吧!”

  雨说完,身躯在安琪莉娜和黛丝笛儿狐疑的眼神中逐渐消失,亚修却是呆然不动,因为她的最后一段话,自己非常熟悉。

  亚修在安琪莉娜的帮助下站起,冰封之墙已经完全消失,这能尽览夕沈之洋美景的崖顶躺著一脸安详、微带笑意的多琳尸身,而小风则是完全不见踪影,只余地面一片焦黑和记忆中的俏脸。

  悲从中来,亚修再度痛哭失声……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