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神魔乱世缘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假扮风神

神魔乱世缘 乱晴空 6489 2005.07.11 18:27

    亚修站在偌大的山腹正中央,腰桿笔直,头微微上仰,表情肃穆,视线彷彿落在无穷远处,但真正令翼人害怕的是他周围蒙上了一层深绿色的光芒,有如波纹流转不定。

  当所有的翼人全都现身时,围绕住亚修的光芒突然向两侧横展开来,幻化成羽翼状,带着他的身躯缓缓离地,漂浮在半空中。

  绿色的光翼大至笼罩住整个山腹,同时轻轻摆动,当光翼拂过翼人时,他们的惧意更深,不自觉的往后退。

  亚修的神色表情不见波动,缓缓开口:“继承吾高贵之血的子民啊,为何亵du自己的灵魂?难道忘了吾赐汝双翼的真义?难道忘了汝等是蓝天的主人?难道忘了汝等为空之子、风之民吗?”

  亚修的话语不但清楚传入每个翼人的耳朵里,更奇妙的是他人虽在眼前,但声音却让听到的人感到忽左、忽右,扑朔迷离、变换不定,而到了最后一句,则是突然爆开,有如雷鸣,让翼人们完全失去方寸,慌乱得左顾右盼。

  “汝等难道不识吾之真身吗?”

  疾风身躯剧震,惊叫出声:“难道是风神大人?!”

  此话一出,翼人们纷纷跪下,将头触地,对能自由飞行在空中的他们来说,点地代表着绝对臣服。

  亚修的视线依旧是落在无穷远处,却突然开口:“丧失信仰之心的劣子啊,莫非要吾将汝的双翼取下?”

  原来现场唯独烈风一人还在怀疑打量,并没有跪下行礼。

  这句话在旁人听来并无异样,但烈风却是身躯一晃,不支倒地,因为他感到这几个字就像一把尖凿般,狠狠的刺入脑袋中,让他痛苦不堪。

  烈风哪曾遇过这种事,立刻大声忏悔:“烈风不敢,求风神开恩。”

  “唉,吾之子民啊,汝等过往的辉煌与尊贵消失到何方呢?”

  疾风战战兢兢问道:“风神大人,莫非您对我私自带领卑贱的地上人前来而发怒?如果是,我立刻将他们驱走。”

  “愚蠢!”亚修一声大喝,绿色的光翼更加耀眼,他怒斥道: “吾为风,日行万里,夜逐日夜。吾有飞越大海、卷动浪涛,掠过荒漠、扬起沙尘,高入苍穹、舞动白云之能。吾之高贵,天地之最,高山不能阻、烈火不能焚、霜雪不能冻。吾问汝等,既继承吾之血,为何还被困于心之牢笼中?!”

  翼人们瑟瑟发抖,根本不晓得眼前的“风神”要说些什么,不过,站在石室内的空青却是眼神一动,有些瞭解。

  “吾之风不论遨游蓝天亦或拂过秽处,依旧保持清净之躯,此乃高贵之真意。汝等竟划地自限,筑起以高贵之名之牢笼,将自身困于内,对外表相异之人排斥轻侮,此是虚假之高贵!汝等难道忘却背后之双翼为遨游蓝天,俯瞰大地,不受拘束之羽翼?为何此刻竟受困于血统之迷思内?吾甚感失望!”

  “风神”的训斥让翼人们默然无语,然后他话锋一转,以有如慈父般的温柔语调说道:“汝等继承吾之血脉,为吾之爱子,吾不愿见汝就此沈沦,特借此子之躯为汝开导。切记,肉身之皮囊、血肉,终有一日会化成尘土,但高贵的心灵不堕,灵魂将能重回吾之怀抱,与吾一同遨游天地、戏月弄日,勿忘吾之教诲。 ”

  亚修的头突然无力垂下,身躯缓缓落地,而背后的绿色光翼更是化成近百粒的小光球,围绕着翼人乱舞,一阵子后才缓缓消失,至于亚修则是不省人事。

  空青赶忙越过还说不出话的疾风、烈风两人,跑到亚修身边,和雪灵一同将他扶回石室。

  此时,亚修的嘴唇微动,雪灵和空青的耳朵立刻听到一股细如蚊蚋的声音:“千万不要乱说话,翼人的耳朵很灵。 ”

  的确不能乱说话,毕竟亚修假扮风神的事一旦被翼人晓得,他们三个可能无法走出此地。

  当中最辛苦的该算是雪灵,亚修一走出石室就立刻以音之魔法要她除了帮忙看哪个地方有不合作的翼人,除此之外就不能多说一个字,让她想大声叫好都不行。

  这是一个百分百的欺骗行动,但亚修可不管那么多,耳朵不断听到的高贵和卑贱、污秽等字眼虽使他觉得刺耳,但还不当一回事,只是当这些有可能影响到无辜的孩子时,他就无法忍受。

  亚修曾享受过亲情间最幸福、最美满的滋味,所以晓得一旦失去会是多可怕的打击,既然有能力也有机会,何不出手?因此他毫无愧疚之意。

  亚修被扶进石室后紧闭双眼,侧耳倾听空青和疾风的谈话,终于,疾风接受以水蛭吸食瘀血的疗法,就连烈风也不敢反对,亚修心中放松不少,看来这步棋下对了。

  而这一放松,亚修因为专注同时操纵光翼和音之魔法的精神便显得疲累,他立刻决定小憩一番,以加深被风神附身后的真实感。

  过了好一阵子,亚修被石室内的吵杂声惊醒,在要张开眼之前,还故意大声发出呻吟。

  当眼皮完全张开之后,亚修最先看到的是雪灵涨红的脸孔,正对他怒目而视,而翼人也多了好几个,有男有女,正关切着受伤的小孩子,该是他们的父母。

  这下亚修反而感到好奇,心想假扮风神的效果真有这么快、这么大吗?但与其这样想,还不如说那骨肉相连的亲情虽一时被僵化的思想给限制,但并未消失,一旦限制开始松动,就立刻涌出。

  亚修发现翼人朝自己望来的眼神个个都是不知所措,决定戏既然已经演到一半,那就全套演完吧,当下晃晃脑袋,惑然问道:“我是怎么了,你们怎么这样看我?”

  空青的反应亦是极快,立刻反问:“你难道忘记风神的事?”

  亚修皱紧眉头,说道:“什么风神?你到底在说什么?”

  “就是……嗯,你刚刚没有什么奇怪的感觉吗?”

  亚修装出吃惊的样子,说道:“你怎么会知道?我刚刚做了一个梦,梦到被一股温暖的绿色光芒包围,让我觉得无比温暖和亲切,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空青把事情的始末说了一遍,亚修装出恍然大悟的神情说道: “原来如此。”

  眼角瞄了翼人一眼,亚修对着空青说道:“我在想,也许是风神特意引我来此,否则我怎么可能在连恩山脉如此辽阔的地域中找到你所遗留的食物,进而判断出你被翼人带走呢?我以为,风神除了要我代为传话之外,也是特意要我来帮忙这些小孩。”

  亚修相当会说话,就连早已知情的空青此刻都有点相信这是真的。

  亚修特意不向翼人说话,但他们却是每一个字都听得清楚明白,效果反而更好。

  疾风忍不住问道:“你说的帮忙是怎么一回事?”

  亚修走到小孩子身前,发现他们的情况大有起色,脸色红润、有两个已经恢复意识,而原本漆黑的瘀血痕迹也变淡许多。低头一看,发现木盒内那成百条的水蛭身躯全都涨大一倍之多,以水蛭吸食瘀血的疗法虽骇人,但的确有神效。

  亚修伸出双手,正对着小孩,沈声说道:“这就是风神引领我至此的理由。”

  话音刚落,他的双手发出了璀璨的金色光芒,将五个小孩全都笼罩在内,让空青和一旁的翼人全都看得目瞪口呆,亚修同时也确定一件事,就是治疗术的威力果然增强不少。

  令人炫目的光芒持续了好一阵子才停止,空青立刻上前将伤口的包紮解开,赫然发现轻微的已经痊癒,严重的也癒合大半。

  亚修对目瞪口呆的疾风等人柔声说道:“看到了吗?先让你们遇上空青,后又引领我至此,可见风神多么不忍你们的孩子受苦。我虽不晓得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但却感到风神对你们的关怀与照顾实在是无比浓厚。”

  亚修充满感情的语调让翼人们为之动容,对于风神现身一事再也没有丝毫怀疑。

  亚修见大功告成,内心无比满意,说道:“那么,你们就先离开吧,这些孩子交给我和空青专心照料。”

  将翼人送出石室后,亚修嘴唇微动,以音之魔法将声音传至空青和雪灵耳中,“不要忘记翼人的耳朵有多灵敏,因此不要多说话,尤其是教主你,连一句话、一个字……不,你连张嘴、打喷嚏都不准,知道吗?”

  雪灵本来就苦着的脸更苦了,但也明白此事非同小可,因此含泪点头。 只是她想也想不通,为什么连张嘴都不能呢?亚修不信任她保密的能力吗?

  对此,她陷入沈思。

  接下来的一夜里,这五位翼人小孩展现了超乎常人的回复力,兼且对药物反应良好,空青决定再加重药性,和亚修两人彻夜未眠的熬煎药汤。

  至于雪灵呢?亚修早早就要她去睡,完全不敢叫她帮忙,毕竟她只要醒着,就有开口的可能,而开口后的风险是他们三人所承受不起的。

  第二天一大早,当疏落的阳光从缝隙中照入,藉着岩壁结晶的反射让四周渐渐明亮之际,亚修和空青靠着岩壁坐了下来,他们身前,五个小孩睡得香甜无比,脸色红润,没有一点受伤的痕迹。

  两人虽然累,但表情兴奋,因为事情以超乎他们想像的速度往好的那一面进行。

  空青说道:“天地之大,果然无奇不有,没想到世上有体质如此特异之人,对药物有这么好的吸收能力,家父要我和芍药遍游落羽大陆的原因,我总算深刻体会到。”

  亚修感到好奇,问道:“什么原因?”

  “说穿了也很普通,不外乎要我多看、多听、多学、多想。家父浸淫医道一辈子,虽被称为医圣,但他却曾说过,他的医术有大半是从各地见识、学习而来,他不过是集大成者,落羽大陆有成千上万个风俗民情皆异之乡城,总会有些独特心得,如能尽数挖掘、整理,必可有益后人,但他一人之力毕竟有所不及,因此嘱我和芍药治疗完国王陛下后,立刻开始另一次游历。 ”

  亚修听得敬佩不已,同时想起他对芍药的请求还没让空青知道,当下小心翼翼的提出。

  空青听完后,没有丝毫的惊讶,谢过亚修对芍药的救命之恩后问道:“舍妹听到你的请求后,她……嗯,她的反应如何?”

  亚修细想那时的情景,发现芍药只能以“期待”来形容,当下不晓得该不该说出口。

  空青细察亚修的神色,叹道:“她的反应或许不合情理,毕竟战场乃千万人征伐杀戮、遍地血腥之所在,实在不该把它当成磨练医道之所,然而这就是现实,医道要进步,就得从错误中摸索,方能有一丝成就,之间的牺牲相当可观。 ”

  “这点我明白。”

  “是了,那么她……对你有没有不礼貌的举动?”

  一愣之后,亚修明白空青的意思,但这要他如何回答?只能苦笑,不过他发现空青对这妹妹除了关心外,还有一丝无奈。

  空青露出歉容,说道:“真是相当抱歉,舍妹她对治疗术的反应比较强烈一点,不过她并非真的讨厌,而是将其当作一个目标,并藉其存在来鞭策自己向前。”

  “放心吧,虽相处没多久,但我大概知道她是个怎样的人,我不但不会在意,反而还十分钦佩。唔,疾风来了,那我们……”

  空青站起,拍去身上的尘埃,说道:“我再去看一下小孩子们的情况,如果没有其他问题,就交给他们照顾,我们立即返回里谢尔。”

  亚修满意的闭上眼,争取片刻休息,努力至今总算有了最好的结果。不过他突然想到,那雪灵呢?总不能任她睡到中午吧?想到这里,亚修的嘴角浮起了笑容,好事成双时,挡也挡不住。

  片刻后,空青交代翼人们一些该注意的事后,背起自己的行囊,但眼光却不时瞥向雪灵。

  只见雪灵杏眼圆睁,露出牙齿,一副要吃人的样子,因为亚修刚刚一桶冷水就往她头上倒下去。

  被这样“叫”醒,雪灵当然张牙舞爪想找人出气,不过亚修却搬出迫于无奈、万分不愿、急于赶路和国王病危等多顶大帽子,压得雪灵是有气难出,让亚修心情大感舒畅。

  “非常的感谢你们,使者大人,我们绝不会忘记风神的教诲。”

  疾风诚恳说着,他的小孩因复原较快,起身跟在一旁,似懂非懂的道谢。

  “这真是太好了,如此一来,相信风神也会觉得高兴。”亚修神情自若的说着,毫无愧意,然后心中一动,说道:“我能请你们帮一个忙吗?”

  “什么忙呢?使者大人?”

  “就是在这山脉中,有不少我的朋友散落各地,他们都来自里谢尔,如果你们刚好遇到的话,是否能跟他们说找寻空青的任务已经完成,请他们返回营地呢?这样他们就明白了。”

  事实上亚修不必请翼人族帮忙也可以,因为在出发时,就有约定十五天后如没有结果,任务自动结束,全员必须返回营地再做打算,但如果有翼人帮忙,则可以不必浪费那么多时间在无谓的搜索上。

  “没问题,包在我们身上,能为使者大人服务,是我族的莫大荣幸。”疾风热切的说着,看来他会差遣所有族人寻遍连恩山脉的每一寸土地,务求完成交代。

  “……呃,真是太感谢你了,那么再见了。”

  亚修挥手向翼人们道别,他在最后一刻才为假扮风神感到不安,因为现在他只要一句话,翼人搞不好连性命都愿献上,要利用他们也是举手之劳,这太可怕了。

  不过一会亚修内心也随之释然,毕竟自己不可能做出这种事,日后见面的机会也等于是零。

  亚修带着空青越过峰顶那一道缝隙投入天空时,虽四周和山腹一样明亮,但无垠的宽广天地却让他心中一松,他这时才发现到,在山腹之内时,内心不自觉的因封闭的环境而感到一股无形的压迫,如果长久居住,很难想像人的个性会有何种转变。

  亚修长吁一口气,回头再看一眼,谁能想到平凡无奇的一座山,内部居然别有洞天呢?不禁脱口说道:“翼人族居然有办法将一座山凿成这样,那需要多大的功夫啊?”

  在他身后的空青接下去说道:“我认为那个地方应该不是翼人们所开凿的,他们只是后来借住的人。”

  “不是?那会是谁?”

  “人类。”

  “不可能吧?有谁会那么无聊?”

  “如果是为了求生呢?”

  亚修眼神一变,说道:“难道你指的是神魔之战中,人类避往地底、高山的传说吗?”

  “那并非传说,而是确实发生过的事,在神魔那可撕裂天地的战火中,大地的一切全都受到摧毁,只有这些地方比较安全,事实上我有位长辈醉心于这类遗迹的探索和史料整理,发现了许多我们从不知道的事,也证明那段历史是确实存在过。 ”

  听到这里,亚修对那位长辈涌出一股莫名的熟悉感,但一时间又想不出为什么,不过倒是记起一事,问道:“那么古魔法也是在这发现之内吗?”

  “正确。”

  “那……”

  “抱歉,这件事我瞭解得并不多,只知道那是”人类的魔法“,而且威力足以匹敌神魔,就只有这样而已,不过,你应该有另一个更好的对象可以问才对。”

  亚修望向一旁的雪灵,试探性的问道:“你可以告诉我古魔法是怎么一回事吗?”

  只见她头一抬,指着自己的嘴,然后摇摇手。

  亚修立刻明白她还在生闷气,当下摆出笑脸,昧着良心说道: “教主啊,你大人有大量,何必和小的一般计较呢?这样一点都看不出你胸襟的伟大之处啊!”

  被这么一吹捧,雪灵的闷气立刻烟消云散,看得空青是一脸讶异。

  “好啦,既然你这么说,那本教主就原谅你了。”

  “那么敢问教主,这古魔法是怎么一回事?”

  只看到雪灵刚开口想说话的时候,她的右手立刻摀住嘴巴,看得亚修莫名其妙,问道:“你这是在做什么?”

  只见到雪灵的左手万分努力,好不容易才将右手拉开,辛苦说道:“没办法,我师父曾经对我下过一个奇怪的魔法,只要我想说出关于古魔法的一切时,手就会自动摀住嘴巴。这真是奇怪了,为什么师父不信任我的保密功夫呢?我觉得我的口风很紧啊,像现在你问起古魔法,我也不会说那其实是……呜啊!”

  眼看雪灵的大嘴巴又要闯祸时,右手啪的又摀上嘴巴,模样滑稽有趣,让空青别过脸去,双肩不住抽动,忍笑忍得相当辛苦。

  此刻,亚修内心盈满着对雪灵师父的钦佩,光看他封住雪灵大嘴巴的完美手法,就晓得这人实在是太厉害了。

  钦佩之余,亚修的翔天之翼加快速度,朝着营地前进,他虽对古魔法有强烈的好奇心,但还没到非知道不可的地步,且此刻的当务之急该是赶返里谢尔。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