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神魔乱世缘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冬蝉四式

神魔乱世缘 乱晴空 5375 2004.05.07 11:28

    安琪莉娜深深的看了艾蜜丽一眼,缓缓开口说道:“不,精灵魔法是我看你施展后才会的,我说过,这并不是太难的东西,不过我也承认,要达到完全熟练并超越你目前的程度,还需要几天的时间。”

  “莉娜,不可以这么说!”亚修制止的叫声晚来一步,已经无法挽回即将要发生的事。

  艾蜜丽双肩无力的下沈,整个人跪倒在地,双手抱胸,浑身一阵颤抖。但当她再抬起头时,脸上表情一片茫然,眼神更是失去焦距。

  慢慢的撑着身子站起来,艾蜜丽此刻的样子看起来没有半点生气,就像是被勉强架起来的布偶娃娃一样。

  一手探向胸前取出了一直配挂着的项炼握在手心,艾蜜丽用仿佛来自天外,虚无飘渺的声音开口说道:“你……去死吧!”

  艾蜜丽往前一掷,前端系着蓝色晶石的项炼在空中划出一道弧线后落入水中。

  安琪莉娜脸上虽仍是一片轻松,但魔力却完全灌注在冬蝉之上,蓄势待发,就连在旁观战的黛丝笛儿也是聚精会神,凝神打量。

  她们在照顾艾蜜丽时就发现到她胸前所配挂的项炼,而且感到其中灌注着一股强大的力量,虽不晓得这真正的用途何在,但她们却判断这是攻击用的道具,从那时起,她们就开始在打这晶石的主意。而现在,总算逼得艾蜜丽使用这最后一招。

  项炼被丢到河里时,晶石逐渐融化,一股蓝色的轻烟慢慢凝聚在河面上,形状不住改变,最后变成了一个虽然有些模糊,但却像是一个小孩子大小的淡蓝色人影。

  “‘精灵召唤’!而且还是这么巨大的实体精灵,安琪莉娜这下不妙了。”爱提娜失声惊叫,脸色表情大变。

  “老师,什么是精灵召唤?”亚修一时间想不起来在哪里看过这名词,开口问道。但他从安琪莉娜的轻松表情在蓝色人影出现后转而凝重看出,这精灵召唤的威力非同小可。

  “我很难在短时间内跟你解释清楚,但可以说被召唤出来的精灵等于是你的同伴。所以说,现在场上的情势等于是二打一的情形。”

  “那、那应该还好吧?刚刚莉娜她不是轻易的破解艾蜜丽的精灵魔法吗?多一个人,应该只是稍微吃力一点,不见得会有危险吧?”

  爱提娜白了亚修一眼,说道:“你以为艾蜜丽为什么不一开始就召唤精灵出来?那是因为她做不到。那个蓝色晶石应该就是妖精的宝物──‘水之精灵石’,藉由它的帮助艾蜜丽才有办法召唤出水精灵。顺便一提,一个拳头般大小的实体精灵所能施展的最强魔法约莫等于专精同系魔法的中级魔导师所能施展的魔法,而且还可以无止尽的施展,你觉得眼前的精灵有多大的威力?现在的莉娜绝对赢不了!”

  亚修听的目瞪口呆,把头转向黛丝笛儿问道:“笛儿,应该不会这么严重吧?莉娜她……她应该没有问题吧?”

  “很遗憾,爱提娜说的都对。以目前安琪莉娜的力量,如果使用‘普通的招式’是绝对无法胜过艾蜜丽和她召唤出来的精灵。”黛丝笛儿在普通的招式上特别加重语气。

  亚修并没有发现黛丝笛儿强调的字眼,心中开始担忧起来。

  而这时的艾蜜丽又是一手碰触树干,冷冰冰的说道:“叶舞!”

  同样的情景再现,无数的落叶飞旋着朝安琪莉娜发起攻击,不过这时被召唤出来的水精灵脚下河流流水突然往空中扬起,变成了一道水幕,叶舞的叶片纷纷穿过这道水墙。

  水精灵的身躯同时涌出了一阵白雾笼罩着这些叶子,只见到叶片上的水气一遇到这白雾随即凝结成冰。

  叶舞和水精灵的两种力量在此刻合而为一,原本稍嫌脆弱的叶子得到水精灵的帮助不仅更难被破坏,破坏力也比安琪莉娜之前以风附着在其上要强大数倍。

  叶舞有如漫天飞雨般的袭向安琪莉娜!

  不过初次目睹水精灵力量的安琪莉娜并没有感到慌乱,情绪甚至高昂了许多,她这次并没有待在原地使用火焰龙卷防御,因为她判断出火焰龙卷守不住这次的叶舞。

  于是一边飞退一边布下灌注了火焰之力的风之壁阻挡,只是这火焰风壁此刻不仅不能将叶舞消灭,甚至连其威力也减少不了,只能稍微使叶舞的追击速度减缓。

  安琪莉娜正想开口夸奖几句时却突然觉得背后一阵寒意来袭,想也不想把灌注火焰之力的冬蝉回手一剑挥出,同时娇躯一个转向,向外急移。

  握剑的手突然感到一阵寒意袭来和沈重感,安琪莉娜目光微瞥之下已经发现到攻击自己的就是艾蜜丽召唤出来的水精灵,虽然勉强挡住牠伸手的一击,但灌注在冬蝉身上的火焰之力也没有办法抵挡牠本身的寒气而被整个冻结住。

  她在此刻同时面临了水精灵和叶舞的夹杀,虽然一时之间没有破解的方法,但她的“风之疾走”在速度上仍然略胜一筹,和衔尾追击的水精灵以及叶舞保持一定的距离,静思破解之法。

  “还好,就算是打不赢,但只要不被打到也就不会输啊!”亚修虽然觉得有点对不起艾蜜丽,但仍然松了一口气。

  “是吗?我看未必喔!”

  黛丝笛儿显然没有亚修那么乐观,事实上,她早就知道安琪莉娜的目的并不在于打赢艾蜜丽,否则只要抓住机会击倒艾蜜丽就可以将整个危机化解掉,但她并没有这么做。

  黛丝笛儿知道安琪莉娜在找一个舞台,一个让自己身陷险境且无路可退的绝地,因为只有在这种险峻情势考验下还能发挥作用的绝招,才有存在的价值。

  情势正如黛丝笛儿所预料的,水精灵的身影一分为二,体型变成了原先的一半,当中一个仍然持续追击安琪莉娜,而另一个则是缓缓的漂向小河旁,同时身躯慢慢沈入水中。

  小河流的水像是有自己生命般的朝着岸上涌出,转瞬之间淹没了安琪莉娜脚下那一片空地,当安琪莉娜发现时双足已经浸入水中。

  “糟糕!”

  安琪莉娜发觉不妙正想施展“翔天之翼”逃脱时已经晚了一步,水面在水精灵的力量下快速凝结成冰,瞬间将自己的双足冻结在里头,无法移动分毫。

  而这时的水精灵和叶舞已经来到了无法闪避的安琪莉娜的眼前!

  “天啊!”

  亚修看到安琪莉娜处于危机之中,奋不顾身就想冲上前去,不过他只跨出一步就动弹不得,因为他的四肢被四条无形的锁炼困住。

  困住他的人正是黛丝笛儿,从她的手中发出一条肉眼看不见的“风之锁炼”,而在最后的末段再分化出四条更细微的锁炼以捆住亚修。

  爱提娜的眼神微微一动,她不晓得黛丝笛儿只是尝试新招,还是在向自己挑衅。

  “不用担心,那个笨蛋不会就这样输掉的。”黛丝笛儿像是没有注意到爱提娜的目光,手一扯就把亚修拉回原位坐下,同时脸上露出期待许久的浅笑。

  似乎心灵相通,安琪莉娜对于迫近的危险视若无睹,与黛丝笛儿遥遥相望。

  “冬蝉四式之──‘舞.风.乱.晴.空’!”

  亚修刚想挣扎站起时,耳朵就清楚听到安琪莉娜悦耳的声音传来,只是伴随而来的却是一股空前猛烈的狂风瞬间从背面吹来,然后声音在时间的流转中不可思议的完全消失,只感到天地间俱是一片静寂。

  但紧接着的是一股夹杂着爆炸声的强烈狂风从前方吹回,一来一往的强烈风势让他感到自己有如暴风雨中的一叶小舟,随时都将灭顶在这可吞噬一切的风浪中。

  “发、发生什么事了?”亚修好不容易恢复平稳,茫然转头四顾,刚刚的变化太快、太急,也太剧烈,让他搞不清楚状况。

  “你的莉娜刚刚露了漂亮的一手喔!”爱提娜脸上挂着余悸犹存的表情拍拍亚修的肩膀,示意他看清眼前的景象。

  刚刚明明已经无路可退的安琪莉娜此刻正好端端的站在那里,以冬蝉支地双手交握其上,头上如雪花般的白色秀发凌乱四散,脸色看来似乎有些苍白,但美丽的眼睛仍然神采奕奕,对着亚修轻轻点头。

  只是她的周围就不是这般平静了,除了她脚下所站立的一小块地方完好无缺外,外围的地方出现了一个有如一个人高的巨大坑洞,而且宽达十来步,将安琪莉娜围在正中央。

  而再往外,可以看到一些树木、草丛如被狂风所刮,断枝残干散落一地的残破景象。

  “天啊!”

  亚修发出了惊叹,他虽不晓得刚刚有什么变化,但可以确定的是安琪莉娜人还好端端的,而且水精灵和叶舞也被安琪莉娜刚刚那一招完全消灭。

  不过他的眼角余光却也看到艾蜜丽躺在小河边昏迷不醒,心中一急之下立刻赶至身旁探视。

  涉水经过小河后,他发现艾蜜丽脸色惨白,蹲在身边想要详细的察看她的状况时,艾蜜丽突然小声的呻吟了一下,眼皮无力的动了动,一副想要睁开却又力不从心的样子。

  突变乍生,原本一分为二潜入河里的水精灵又再度出现在河面,淡蓝色的手突然化成冰锥状狠狠刺向亚修的背后!

  正在分析刚刚那一招以及检讨有无不足之处的黛丝笛儿和安琪莉娜同时发现不妙,但却心胆俱裂,因为她们距离亚修太远,完全没有应变的方法。

  这时的爱提娜却展露出令人难以置信的一面,身影从黛丝笛儿身旁消失,下一瞬间有如幻化般的出现在河面上,同时右手撮掌成刀由下往上划出,手刀轻易的切过精灵淡蓝色的身体,精灵立刻化成一阵轻烟消失在虚空。

  而艾蜜丽此刻也如受雷殛,身子猛然一震昏迷了过去。这时爱提娜的身子才刚刚落到水面,只见双足在水面上轻轻一点后,有若踏在实地的往前直走两步,踩上地面,所有的变化在眨眼间展开,整个过程没有发出半点声响。

  虽然这些事在自己的背后发生,但亚修却未能察觉。

  安琪莉娜和黛丝笛儿打从心底感到惊讶,爱提娜的实力比她们估计的还要强!因为她居然以手击溃能将冬蝉冻结,而且还要使出冬蝉四式才能将其消灭的水精灵。

  但爱提娜心知肚明自己占了便宜,因为自己以空手击溃的第二只精灵,能力已经被大幅削减,完全比不上安琪莉娜消灭的第一只。

  “哎呀,她昏过去了,把她抬回去好好休息吧!”爱提娜像是什么事都没有发生过一样的站在亚修身旁。

  “怎么会这样呢?刚刚好像没有怎么样,可是为什么突然浑身一震后就昏过去了?”

  “这是召唤精灵的缺点之一,虽然精灵有着强大的战力,而且只要召唤者还有意识就能进行攻击,不过精灵却有可能因为召唤者的意识模糊而胡乱攻击。而且,只要精灵被消灭,召唤者也会受到一定程度的冲击,这冲击和被召唤出来的精灵大小成正比,所以她会昏过去也是正常的,只要休息一阵子就没问题了。”爱提娜在帮忙扶起艾蜜丽的同时,有些大声的说着。

  这话有一半是要说给安琪莉娜两人听的。

  安琪莉娜刚刚只有毁掉第一只精灵,但是只要艾蜜丽的意识没有消失,第二只精灵依旧会战斗到底,而更糟糕的是艾蜜丽的精神因为受到第一只精灵被消灭的影响而混淆不清,所以连亚修也照样攻击。

  目送两人扶着艾蜜丽离去,黛丝笛儿收回了投注在爱提娜身上的目光说道:“你刚刚有看清楚她的身影吗?”

  安琪莉娜摇头说道:“不是十分清楚,你呢?”

  “我只看到一些不连续的朦胧影子,没办法完全看清楚,真是伤脑筋。对了,刚刚看到你那招……呃,叫舞、舞什么来着?”

  “舞风乱晴空!冬蝉四式第一式!给我记清楚一点,笨蛋!”

  “不准叫我笨蛋,你这个脑袋空空的暴力女!”

  “你才是脑袋空空兼四肢发达的笨蛋……”安琪莉娜和黛丝笛儿怒目相视,但突然间又没有那种大吵一架的情绪,叹道:“算了,不跟你吵了。”

  看着安琪莉娜意兴阑珊的模样,黛丝笛儿也颇有同感的说道:“我也是,原本看到你那一招后整个热血都沸腾了起来,可是偏偏又被爱提娜的表现当场浇下一头冷水,那种感觉实在是很不舒服。”

  “但还是有所收获,至少一直没有展露实力的她也出手了,只是不知这是全部,还是一部分的实力。”

  “无所谓,反正最终她也将败在我手上,当然,你也是!没想到你的舞风乱晴空和我所想的招式大同小异,都是聚集纯粹的元素力量不加以控制而让它完全失控来发出数倍于我们现在的力量,看来因为烧掉谷仓而被主人说教的代价总算值得。”

  “是啊!多亏了那场大火才让我明白原来不需控制的力量是如此的强大,所以我……等等,你说同样的原理?你该不会想出跟我舞风乱晴空同样的招式吧?”安琪莉娜的声音高了许多,表情变得不悦。

  “谁要学你这个脑袋空空的暴力女的东西啊?原理相同,但破坏力可不一样,你这种大范围的攻击招式有个屁用?打不死人的啦,不过我的可就不一样了,把力量聚集在一点,保证可以在你身上留一个大洞!”黛丝笛儿的眼神上上下下打量着安琪莉娜,似乎在寻找要在她身上的哪个地方留下洞来。

  “把力量聚集在同一点?”安琪莉娜不屑的冷笑说道:“你以为对手是不会躲的木头人吗?乖乖的站着让你打?我的攻击威力虽然分散,但不管对手在前后左右,甚至上方地下都无路可逃,一卷入其中就会被我撕成碎片,当然,你也是一样!”

  两个人都不愿意认输,无论是在口头、招式、斗志,乃至于各个方面都一样,只要有“比”这个字,就绝不允许输。

  在她们心中一角,或许已体认到自己能进步得如此神速,和对方的存在大有关系。只是,她们绝对不可能说出,更不可能承认这件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