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神魔乱世缘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大开杀戒

神魔乱世缘 乱晴空 5782 2005.05.02 22:10

    亚修操纵冰剑的魔力做出变化,剑刃往手腕延伸,划破皮肤,鲜血立刻流出,同时他空出的另一手掏出装着石浆****的瓷瓶装了小半瓶的血,然后整个灌入蝶舞的嘴里。

  曼雷达的话并没有言过其实,当沈积成块的石浆****部分化在鲜血中并送入蝶舞的口中时,立刻发挥了作用,将她身上所中的毒整个化解掉,恢复力量。

  身处重围,蝶族的本性会让蝶舞选择自尽,这同样可以打击焰魔,而又不让亚修背上杀友的心理负担,确实是高招。

  难道,亚修就是为了这个原因才帮助蝶舞回复?抑或是改变主意要突围?

  蝶舞缓缓站起,先前的虚弱、无力好似是假的,左右看了一眼,左手毫不迟疑的变化出云消刃,抵住胸口,冷冷看着焰魔。

  焰魔发出愤怒的咆哮,精心策划的计谋至此已彻底失败!

  “谢谢,我终于能够再次主宰自己的生死,你自己逃吧!”

  “别搞错了。”亚修冷冷说道:“我不杀你的原因是我这么做之后,会使我的内心感到已经报了一些仇,间接影响到我屠尽牠们的决心,可不是为了你。”

  这才是亚修的真正目的,只有亲手大开杀戒,而且还要彻彻底底、毫无保留的杀光,才能宣泄他心中的怒气!

  蝶舞先是一愣,继而感到恐惧,持刃的手难以控制的发抖,焰魔虽疯狂得令人害怕,但亚修给她的震撼却更加强烈。

  在远处的红云行宫内,闭上眼,监视此地发生的一切的曼雷达鼓掌叫好,表情有着毫不掩饰的赞赏与期待,这将会是一出精彩绝伦的好戏。

  亚修凝视地面猫族的头颅,开口说道:“你要死就死吧,我不会阻止你,甚至还很希望,因为那会对焰魔造成打击。但可以的话,去反抗你的本能,不要那么没用的被束缚,你会发现,那样的生命才叫精彩,当然,要逃也请自便。‘双雷怒’!”

  亚修突然对焰魔掷出冰剑,然后反身施展双雷怒,两颗散发着青白色火焰的雷电球出现在双掌,一合后毫不留情的往前推出!

  在相吸、相斥两股截然不同力道的拉扯扭转下,雷电球的周遭出现了如触须般的电鞭,无情的挥舞并大肆破坏,它的力量在妖精之村时已得到验证,现在呢?

  亚修的魔力已经更上一层楼,满腔的怒火和杀气让他完全掌控魔界的所有元素,而这些崇尚破坏的元素更主动依附,让双雷怒的威力提升到近乎毁灭的境界。

  占据整座森林的狼族成了第一个牺牲品,任何接触到双雷怒本体的狼人,直接灰飞烟灭,完全蒸发,失去曾经活在这世上的证据。

  然而,两端挥舞的电鞭才是最能帮助亚修达到“屠尽”目标的武器,电鞭的长度约莫十多步,两端合起来将近三十步,在这范围之内的狼族,下场只有一个──死!

  电鞭如刀,被扫到的躯体直接分离,毫无活下去的机会,而它比刀更可怕万倍的地方在于刀只有命中要害才有效果,但是只要被电鞭擦中,那强力的电流和形影相随的热焰便会钻入体内,从内脏开始破坏。

  被电鞭击中的树干化成无数碎片往四周飞射,速度快若劲箭,威力更是足以洞穿金铁,在远及百步的范围内造成了可怕的伤害,如果不是茂密的树林削减了碎片大半的威力,造成的伤亡会更多。

  雷电如怒龙恣意肆虐,来自人界的怒气终在魔界爆发,少年誓要以鲜血敬慰此地的灵魂!

  “弱肉强食是魔界至理,好,今日我要你们充分体认到弱者的可悲之处!”

  亚修凝视着宽三十步、长近两百步,以雷电球硬是“刨”出的死亡之道,眼神无动于衷。

  死亡之道上,除了焦黑成炭的细小尸块外,什么东西都没有,百步之内的敌人亦是毫无声息,因为全都被怒龙夺去生命,但牠们幸运得多,至少还有尸体可寻。

  更远处,则是负伤狼人和猿蝠的惨烈哀嚎。对此,亚修无动于衷,他的怜悯已被怒气掩盖,在完全消散之前绝不会手软。

  来自人界的超强魔法震撼了岭南之地的每一个人,纵使强如焰魔都为之震慑,更遑论离亚修最近的蝶舞,她再次感到恐惧,原要刺入胸口的云消刃竟忘了动作。

  “杀!”

  亚修突然施展“神足”,一瞬间就接近焰魔,同时一拳挥出!

  岭南之地的亚人和兽人七族,各有其特殊能力,比肉搏拳脚,亚修无论如何都有先天的弱势,但是,他却有弥补这一切不足的魔法,以及属于自己的独特技巧。

  焰魔确实没料到亚修能以这种超人般的速度接近,根本无法应变,然而他也不需要,因为他本身就是烈焰,烈焰无须动作,就可以对出手的人造成致命的伤害。

  靠近焰魔身前半步时,空气突然变得灼热无比,但最要命的还是从红色皮肤中冒出的火焰。亚修虽满腔怒气,但也知道处境不妙,之前焰魔一个情绪的波动就引发烈火烧死狼族的景象还在眼前,最好的作法是暂避其锋,以他的神足绝对可以轻易做到。

  但亚修不想,否则在气势所占的上风将荡然无存,他眼中精芒乍闪,右拳不顾一切挥出!

  果然,焰魔身上所冒出的火焰立刻把亚修整个吞噬,且威力之大超乎想像,不但扩散至整片地面,甚至直冲天际,形成一道火柱。

  “啊!”

  蝶舞发出惊呼,这还是她生平首次担心一个人的安危。

  只是,焰魔并没有出现胜利的表情,反而出现一丝疑惑与讶异,因为火焰的威力超乎他预期,而且他还有被击中的感受。

  不可思议的事发生了,火焰一阵波动,之后只见到蒙上一层淡蓝色光芒的亚修施展“风之疾走”,后退脱出。

  他并非全然无事,全身上下的衣物有十多处被火烧破,露出红肿的皮肤,而右手是最严重的部位,整片衣袖不见踪影,手臂整个被烧伤,拳头更有部分出现焦黑。

  然而,以他刚刚全身被火焰完全笼罩的情形来看,这样的伤势实在太轻微。

  这并非侥幸,而是火焰及体的瞬间,他施展了三道魔法护身,首先在最外围布下了两层急转的风壁,且旋转的方向完全不同,一道向上、一道向下,竭尽全力将火焰导引至天空、地面。不过,火焰所带来的热度仍具有强大的杀伤力,因此亚修在身侧布下最后一层水膜,藉此做出防御。

  他成功了,虽然有一些部位因魔力的不均而受伤,但这防御实在是无可挑剔,可惜的是,他因为执念而挥出的一拳虽成功击中焰魔,却也受到极大的伤害。

  也因为这一拳,让亚修明白为何焰魔虽只有一人,却能让岭南之地不敢与之为敌,因为他本身就是一个元素的存在,而且还是最暴力的火焰元素。

  火焰元素主动附着在焰魔身上,形成了赤红的甲胄,主动焚烧、吞噬任何接近的物体,这攻守一体的甲胄要如何破掉?

  “双雷怒!”

  才一止步,亚修两手一合,再次施展最强绝招,如怒龙舞爪般的雷球挥出,足以令人做恶梦的电鞭呼啸而出,直接命中焰魔!

  两股巨大力量的交接处,爆出连串雷鸣,突然,整片森林刮起了强风,朝着焰魔汇集,而且风还带有灼热感,一经吹拂便让人觉得口干舌燥。

  亚修刹那间再明白一件事,焰魔身上的火焰甲胄正开始吸取空气中的火元素,以壮大自己的力量,对付双雷怒的可怕威力。

  这实在惊人,因为空气中的火元素是取之不尽的,如此一来,焰魔不是如同进入天人相应境界的亚修般,力量源源不绝,取之不尽?而且还可以无限的向上提升!

  焰魔的存在的确破坏了岭南之地的平衡,难怪曼雷达也承认要消灭这异端,就得穿越中央绝境抵达中央之城许下愿望才行。

  然而,更教人绝望的并不仅于此。

  “厉害,真是厉害,我好久没有这么兴奋过,就先让你知道一件事。”

  蓦地,与双雷怒的青白色光芒交缠不休的红色烈焰突然消失,焰魔竟主动卸掉这层甲胄,以肉体硬拼双雷怒!可是,从未有人能阻挡的双雷怒仍然无法前进,硬是被箝制在原处,焰魔竟强横至此?

  “表演结束!”

  焰魔巨掌一挥,就将雷电球拍飞到狼族群中,造成另一波伤害,同时也露出真面目。

  对亚修和岭南之地的每一个人来说,这都是首次见到其真面目,他的五官、容貌有些变形,但还可看出如同人类般的轮廓,可怕的是皮肤长出一层褐色鳞片,他就是靠着这些挡住双雷怒。

  然而他卸下甲胄之时,双雷怒的威力已经被火焰削减大半,所以鳞片的防御力究竟有多高,实在是无法认定。

  “我的能力可不只这样。”

  焰魔的外表再度变换,身上的鳞片消失,露出苍白的皮肤,而他的左手出现一圈银色光芒,模样和蝶舞的“天环”几乎相同。

  亚修眼神一动,那不是相同,而是真正的天环!

  接下来,焰魔的举动更出人意表,他举起右手,天环毫不留情的斩断自己的手臂!

  焰魔手上的天环消失时,他的断臂处不但没流血,反而还冒出肉芽。肉芽开始快速生长,转眼就长成一截,然后外型慢慢改变,变回原本的手臂,完全复原。

  “你刚刚看到的是鳞鱼族的防御、蝶族的攻击以及树人族的再生能力。除此之外,我还有另外十一族的所有能力,再加上与灵魂融合的火焰,你要怎么办?”

  “非常好。”亚修露出满意的目光:“这样我就不用担心太快弄死你。”

  焰魔哈哈大笑,紧握双拳,说道:“太好了、真是太好了,原以为魔化之法成功后就再也享受不到杀人的乐趣,没想到还有你这样的人。好,我要你死!我要你慢慢的死!一边哀嚎,一边挣扎的死!”

  焰魔的火焰甲胄再次披覆全身,张口吐出火球,但却被施展风之疾走的亚修轻易避过。

  “‘风之弓’!”

  亚修还在移动的同时,双手变化出风之弓,更弃风弹不用,搭上破坏力更强大的“寒冰矢”,迅捷射出。

  焰魔不闪不避,凌空直接飞向亚修,除了口中毫不停留的吐出火球外,双手指尖亦有火流喷射而出,寒冰矢连近身都办不到,就被化为水气蒸发。

  对亚修而言,让焰魔近身等于被宣判死刑,所幸密集的森林对他有利,树木虽在焰魔的火焰下转眼消失,但仍然迟缓了他的速度,不过如此凌厉的攻击依旧让人无法大意。

  对这第二波攻势,亚修收起毫无作用的风之弓,加快风之疾走的速度,同时再次施展大地之壁阻挡十道指尖射出的火流。

  火流大部分被岩壁抵挡,却有两道转了个弯,自左右两侧迂回射至,亚修停在原地没有动作,直到火流及体的刹那,才前后晃了一下,以毫厘之差避开,让它无法再次变化。

  亚修内心由衷感谢曾和雪灵有过一战,那不仅使他的体能、反应向上提升,更让他知道了“快”是怎么一回事,相比起来,焰魔的攻势虽威力强大,却显得太慢。只是,雪灵虽厉害,但输了仍能保住小命,而面对焰魔只要一个失误,他将再看不到明天的太阳。

  防御的大地之壁突然晃动一下,化成碎片四射。所幸亚修已感到焰魔接近,更晓得他挥出一拳,早后退一段距离并腾空而起,攀附在枝干上,漂亮闪避。

  一只强健的手臂突然从阴暗处悄然伸出,原来是亚修碰巧躲到一只猿蝠藏身的树上,牠认为有便宜可捡,所以出手偷袭。

  “找死!”

  亚修再次造出冰剑,一挥就将猿蝠的手斩断,可是牠也失去为自己愚蠢后悔的机会,因为冰剑已不留情的刺入牠的脑袋。

  抽出后,亚修随手将冰剑往上掷出,插入一名打着同样算盘的妖鸟胸口,丧失生命的躯体无力坠地。

  底下,狼族聚涌过来,猿蝠和妖鸟也步步进逼。

  牠们虽震慑于亚修的力量,但铁的事实证明他无法胜过焰魔,这让三族误认亚修没什么了不起,纷纷想杀他邀功领赏。

  错误的判断,要以生命做代价。

  “真是无知的一群,‘暴风之刃’!”

  亚修的手交错挥出,每一挥都射出十多发的小型“风之刃”,如暴风般的席卷上天。这魔法的缺点在于威力过小,但密集的特性却对皮薄的妖鸟造成惨重的伤害。之后,亚修纵身一跃,跳上一只狼族的头顶,站立不动。感到被轻视的狼人发出怒吼,举起手就往上抓去。

  “‘红莲业火’。”

  一般人常以为这魔法施展后会让地面着火,这是错的,它的真正效果是火焰会以施展者的脚底为中心,水平向外发出,之所以让人误认,是因为这魔法几乎都在地面施展。

  那么,现在亚修的立足点在哪?火焰向四周平行而出,攻击目标恰好是狼族的头部,大片的猛烈火焰将牠们毫不留情的吞噬。

  凄厉的哀嚎声中,狼族受到了残酷的惩罚,旺盛的生命力让牠们即使要害受到这样的攻击仍然没有倒下,但却要承受难以想像的剧痛,而最令人胆寒的地方在于牠们的双眼在高温下被活活烧毁,纵使闭上,热度亦透过眼皮传入,让双眼为之失明。

  剧痛加上无法视物,狼人根本无法找到亚修,愤怒的牠们流露出残暴的一面,毫无目标的攻击发泄,演变成自相残杀的结局。

  亚修使出如此残忍手段的原因有三。

  一是他要节省魔力,因为他无法进入天人相应的境界,过度的施展魔力只会让他提早败亡,可是一般的魔法对狼族强壮的肉体和生命力效果有限,因此他必须攻击要害,不管任何人,头部和双眼都是最致命的部位。

  二是引发狼族的残暴与怒气,进而使牠们自相残杀,毕竟三族的人实在太多,要一个一个杀,实在太麻烦。

  第三个理由,也是最重要的一点,就是包含狼族在内的三族必须要在极度的痛苦中死去,因为最能慰藉猫族在天之灵的祭品,非牠们的哀嚎莫属。

  物极必反,善良的亚修一旦失控,冷血的程度实在超乎想像。

  可惜,亚修的如意算盘落空,当他第三次成功使得两百多个狼族陷入活地狱时,浑身怒气的焰魔高速冲至,火焰齐发下,将挡在他身前的狼族杀个精光。

  亚修眉头一皱,这样岂不是太便宜狼族?但也明白他和焰魔正处于另一种形式的僵持,他的力量远不及焰魔,但焰魔没有他那么灵巧,战斗技巧更是不用比。

  亚修可以随时离开,焰魔绝对追不上,但是,他也没有置焰魔于死地的办法。

  看着数量最多,势力也最大的狼族,亚修点点头,自语说道:“也好,先将碍事的虫子清掉。哼,你们算是赚到了,可以死得轻松一点。”

  狼族在此刻的亚修眼里什么都不是,更何况他还有一个最可怕的帮手在帮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