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神魔乱世缘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六章 雨和露比

神魔乱世缘 乱晴空 3454 2006.02.20 17:43

    当晚,亚修带回五人,并向众人说出经过。

  对露比,亚修早不把她当外人,更不想有丝毫隐瞒,至于空青兄妹,亚修原想瞒着,却在爱提娜的坚持下一并告知。

  两兄妹明白爱提娜的身分后,脸色骤变,空青更一语不发转身回房。

  芍药注视着五人的呆板表情,再看看与嫣红相对而不发一语的爱提娜,想起亚修所说的欧玛如何以非人手段训练他们,寒气直冒,“我真的不敢相信。”

  亚修叹道:“但那的确是事实。”

  芍药再看爱提娜一眼,不自觉压低声音,“她真的杀了那么多人?”

  亚修难以解释什么,芍药的反应是正常的,不觉看了露比一眼,听完经过,她除了怜惜外,没有恐惧与厌恶,这不是正常的反应,但亚修总觉得她本该如此。

  亚修恳切说道:“那个时候老师只是具傀儡,现在她已彻底摆脱过去而重生,我不敢要求你能接受,但至少别将此事泄漏,好吗?”

  “我不是多话的人。”

  芍药又看爱提娜一眼,恐惧之情溢于言表。

  亚修转移话题,“伊琴蕾的情况如何?”

  “如不是续命丸,她早魂归西天,不过伤势仍相当严重,能不能撑过去,今晚是关键。”

  芍药沈默片刻,缓缓开口:“在我十岁时,家父曾分别问过我兄妹两个问题:有一个罪大恶极、泯灭天良的人身受重伤倒在眼前,救是不救?家兄的选择是救,他的理由是医术之道乃救人之道,不能见死不救。我的理由是不救,原因一样,医术之道乃救人之道,我如救他一命,让他再去害人,我的医术岂不是反成帮凶?别人如何评断我不在意,但在我的眼中,世上有该救的人与不该救的人。”

  亚修明白芍药的意思,认真思考。

  “我是个好人。”亚修语出惊人,“因此我在某些事上注定会吃亏,伊琴蕾为了自己的复仇而杀我,她什么都不必考虑,但问题是我考虑到了,这是我们之间的不同。我相信医圣没有给你答案,因为有可能你放弃的那人,会在日后诚心忏悔,拯救更多的人,也可能相反。我们都是凡人,不可能预料得到未来的发展,能做的,就是做出心安理得的选择。”

  芍药露出一丝笑意,“家父确实没有回答,既然你已有准备,我会尽全力救她。”

  “谢谢。”

  “那我去照顾伊琴蕾。”

  亚修来到爱提娜身边,她紧握嫣红的手,不发一语。

  嫣红如死鱼般的眼正对爱提娜,即使见到昔日同伴,也毫无变化。

  “老师,你该去休息了。”

  “我不累。”

  “老师,要改变他们,不是一蹴可几,但我们会成功的。”

  爱提娜闭上眼,泪水不受控制的滑落。

  “有件事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向空青兄妹提起你是紫月的事?”

  爱提娜拭去泪水,淡淡道:“我只是想斩断一些无谓的关系而已。”

  “我不明白这话。”

  “你不需要明白,那不关你的事。好了,我带他们上楼安置。”

  爱提娜拿起戒指下令,带着五人上楼。

  亚修走到菈蒂妮、露比、黛丝笛儿还有安琪莉娜围坐的桌前,低头就是一句“对不起”。

  四人毫无反应,亚修忍不住再问:“你们不问为什么吗?”

  黛丝笛儿两手一摊,说道:“没有必要,你的决定早在预料之中,不过……”

  黛丝笛儿比着菈蒂妮,压低声音问道:“她是怎么晓得背后搞鬼的人?”

  “想知道吗?”菈蒂妮突然开口。

  黛丝笛儿被吓了一跳,尴尬点头。

  “不过是直觉而已。”

  “开什么玩笑!”

  亚修附和道:“这是真的。”

  黛丝笛儿、安琪莉娜一脸疑惑,菈蒂妮笑道:“信或不信就随你们,不过亚修,我很高兴你没有杀她。”

  “我只希望这个决定是正确的。”

  “一定是的,你好好休息,我去收拾孩子们弄乱的客厅。”

  “我去帮你。”露比跟着起身。

  两人离开,黛丝笛儿举手说道:“你所讲的屠神兵,我之前曾见过,只是认为不要跟你说比较好。”

  黛丝笛儿把消灭妖尸龙后曾遇到三只铁人屠杀一队骑兵的事说了出来,末了还补上一句,“我事后有跟踪铁人,它们的确藏身在千刃峡谷。”

  “被杀的是哪一方的人马?”

  “原本不晓得,但昨天就明白了,那些士兵身上的盔甲有和阿玛都相同的狮头图案。”

  “果然。”

  铁证如山,米达司将古老的技术结晶──屠神兵,用在战场之上,目标还是阿玛都,虽说阿玛都的骑兵在战狮神兵之下,但也不容小觑,能将他们消灭,铁人的战力不可小觑。

  亚修不明白互相杀戮有何乐趣,良久,开口道:“屠神兵有致命的缺点。”

  黛丝笛儿好奇道:“什么缺点?”

  “屠神兵既然如此厉害,米达司为何不投入战场?加上利普索提到凤凰火羽时的神情,我可以断定屠神兵无法进行长时间战斗。”

  “有道理,只是主人已牵扯其中,如何打算?”

  “不作打算。”

  “不对吧!”黛丝笛儿握紧拳头说道:“既然被打了,当然要讨回来,等我把那三只铁人拆成碎片,保证他们乖乖道歉。”

  “有你在,当然没问题,但对方可是一个国家,如趁我们不在时展开报复怎么办?我总不能让你杀光米达司的所有人,我确实见到不该见的东西,但如果我将屠神兵的事泄漏,米达司必被群起而攻。我们正处在一个恐怖平衡之中,等我和狮王的十日之约事了后,再来思考怎么做。”

  两女并不全然赞同亚修的决定,但考虑到菈蒂妮等人手无缚鸡之力,也没有反对。

  “好了。”安琪莉娜起身,“不要浪费时间,赶紧练剑吧!”

  “是的,还请两位师父手下留情,让我看到明天的太阳,话说回来,万一又是阴天该怎么办?”

  亚修的俏皮话,逗得两女娇笑连连。

  深夜,露比在二楼窗前遥望,封灵空间内的种种全瞒不过她,更掌握住亚修的变化,身形一隐,转而出现在高空,夜晚的弦月衬着她的身影,倍显孤寂。

  “雨。”露比低声呼唤。

  雨有了回应,瞬间出现在眼前。

  “找我有什么事?”

  “书已翻到最后一页。”

  雨神色一变,“太初之力终于成形了?”

  露比点头,神色复杂。

  雨苦笑道:“你陷入两难的局面,当日你阻止我引导亚修进入天人合一,是明白那样会改变其体质,间接加速太初之力的成形,现在却……你打算怎么做?”

  “我不知道。”

  “不知道?”雨脸色微变,“你不能说出这三个字,绝对不行,你如果不下决定,我该怎么办?请给我一个肯定的答案。”

  露比仍是不发一语。

  雨放软语调,“我们虽努力了这么久,但假使你的决定要改变,我……”

  “不必了。”露比下定决心,“我不会变,却不敢肯定他永远不变,我无法再经历一次同样的痛苦,尽管做好你的工作就是。”

  “那么……后会无期了。”

  “等等,我要你收下这个。”

  露比翻开的手各有一粒金色光球,雨接过后讶道:“这是……”

  “足以摧毁曼雷达和法里恩身躯的力量,让他们在数月内都无法重生,我要你使用它。”

  “这和原先以我拖住两人的计画有何不同?”

  “差别在于有了它,那个瞬间你能待在我身旁。”

  雨一阵错愕,久久不能言语。

  “我真不敢相信你会说出这句话,你不是讨厌我吗?”

  “我不是讨厌你,而是见到你,便让我想起过去,你为我承担所有,我却无理对你发脾气,抱歉,雨,以前都是我的错,你会接受我的道歉吗?”

  雨泪水潸然滑下,喃喃道:“哪有自己不原谅自己的道理?”

  “谢谢。”

  雨凝视着手上的金球,问道:“法里恩和曼雷达真的会有所动作?”

  “一定,他们无法背叛创世者的天职,当有力量足以毁灭神、魔二界时,必会有所感应,他们直到此刻仍茫然不知,皆因对朵丽芬的情感所迷惑,但最后一刻,必会有所动作,我走了。”

  露比离开,雨凝视下方,目光毫无阻碍的穿透封灵空间,看见亚修正挥汗如雨地练剑,斗志高昂,全神贯注。

  雨幽幽说道:“如果你的时间再多些,也许会是个不同的结局,可惜,真是可惜。”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