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神魔乱世缘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九章 神魔之剑

神魔乱世缘 乱晴空 7785 2005.05.09 20:40

    在林间快速移动的亚修,体内产生了奇异的变化。

  在魔界,他无法进入天人相应的境界,照理来说,他的魔力应该很快就消耗殆尽,任人宰割。

  然而,魔界的闇之力却从每一寸肌肤反常的拼命进入他体内,补充他来不及恢复的人类力量,而且速度越来越快,让他进入另一种“天人相应”的境界,只不过,这并非天之力,而是闇之力。

  闇之力之所以会主动依靠,就在于它渴求破坏的本性,跟此时的亚修心意相通。

  然而,这对亚修而言却是一把双面刃,他此刻需要力量,而且是越多越好,闇之力给了他所要的一切,之后,他要不要付出代价?

  林间的追杀到此,死在亚修手下的狼族不计其数,每杀一人,血液就多加沸腾一分,他将所有的感情全部隐藏,把战斗的本能发挥至极限,他的经验与技巧几乎毫不停歇的往上突破。

  树梢传来异响,同时跃下三只狼人偷袭,被杀怕的牠们舍弃正面迎击,学起猿蝠族的战法。

  亚修的表情不见波动,精神高度集中的脑海清楚描绘出三只狼人的细微动作,判断出牠们的攻击到达的先后,甚至强弱。

  脚下突然施展了威力较小的神足,亚修在瞬间就往左移了三步,头顶的狼人心中一跳,明白自己的行踪被发现,但问题是身在半空,又没有猿蝠的双翼,只能任人宰割。

  正想开口讨饶时,亚修手中的冰剑毫不留情的往上射出,准确的贯入两只狼人的喉咙,同时他脚步一踏,凌空跃起,一个扭腰、旋身,双脚勾住了最后一只狼人的脖子,微一用力就活活扭断,同时收脚猛然踢中牠的胸膛,用牠的身躯挡住焰魔的火焰。

  在落往地面时,亚修猛吸一口气,身形暂时停留在半空之中,刚好避过喉咙中剑的狼人垂死前的反击。之后,亚修吐气,身躯像是下坠的铁球,同时双脚分别踏出,点中冰剑,让它更加刺入地面,牢牢固定,狼人的挣扎、哀嚎更加剧烈,恨不得立刻死去。

  亚修毫不停留,施展风之疾走,身躯再往右移,远离狼人。

  此刻亚修杀人的手法之精准,已到了出神入化的地步,迅速、有效,以最小的力量准确攻击要害,还利用了狼人生命力特别旺盛的优点,绝不直接取其性命,而是要让牠们饱受痛苦折磨。

  亚修学习的能力在经历时缝之地后有着令人不敢相信的进步,而他现在更将这个优点发挥得淋漓尽致,一番试验后,终于找出了狼族的喉咙是致命,但又可让牠们缓慢而又痛苦死去的地方,更甚者,在击倒狼人后,立刻改变方向吸引焰魔追逐,让狼人无法从他的火焰中得到解脱。

  整座森林,狼族的哀嚎此起彼落,成了人间地狱,牠们无法想像,这世上居然还有比焰魔还要可怕的人。

  终于,亚修停止对狼族的虐杀,杀气的颠峰突然再往上增,因为他的身后,正是化成废墟的猫族部落,数十条无头尸首的肢体呈现怪异的扭曲,散落一地,有的甚至变成数块。不过,她们的身旁,躺着数倍于她们的三族尸首,可见她们的抵抗有多激烈。

  亚修明白,此地正是最适合血祭的场所,双手发出火焰将尸首完全烧化,他不希望待会的战斗对她们的遗骸做出伤害。

  见到亚修停步,久追不上的焰魔怒气澎湃,但看清他脸容时,却为之一愣:“你也会魔化之法?”

  亚修看不到自己,但他的外表确实有了极大的变化,原本黑白分明的眼眸染上了一层淡淡的腥红,在皮肤的表面,还有一股黑雾渗出,对焰魔来说,这正是施展魔化之法而生的异变。

  然而,还有一件更奇怪的事,亚修的衣服上完全没有沾到鲜血。

  这怎么可能?亚修冰剑下的亡魂不计其数,怎可能没有洒溅到鲜血?那是因为那股黑雾吃掉了鲜血。

  黑雾是闇之力的化身,它吸走了死者的生命精华,变得强大,再呼唤更多的闇之力聚合。

  弱肉强食是魔界绝对的铁则,弱者的尸堆血肉聚集成阶梯,让强者一步一步往上走,迈向更高的层次,魔化之法也是如此。

  焰魔疯狂,亚修更疯狂。焰魔因蝶族而成为魔人,亚修因愤怒而步上同样的道路,两人之间,有何差别?

  “什么法都不重要,重点是,你死定了!双雷怒!”

  亚修毫不客气,一出手就是最强绝招,而这次的雷电球也和之前不同,青白色的电焰中夹杂着黑色火焰,破坏力再度增加。

  焰魔一无所惧的往前冲,双拳击出,硬生生把雷电球给打掉,同时口中连续吐出火球。

  同样的,亚修也不闪不避,正面相迎,双手或拨或打的击飞火球。当然,他并非以血肉之躯直接接触,而是戴上了一层魔力造出的风手甲,由于同样有闇之力附着,防御的效果倍增,光是一层就让他不致受到伤害。

  两人立刻展开近身战,彼此都知道远距离的魔法和火焰对对方无效,只有近距离才能施以致命一击。

  整体的情势对亚修仍然相当不利,纵使他拥有的闇之力能和焰魔的火焰旗鼓相当,但他终究是血肉之躯,只要被全力击中一次就完了,而焰魔根本不怕,更何况他还有再生的能力?

  战局呈现一面倒的趋势,亚修的拳脚虽及不上黛丝笛儿两人,但他的经验比起单纯以力压人的焰魔要强太多,在风之疾走的速度下,他轻易避过焰魔缓慢的攻势,密集的拳脚毫不间断的往焰魔身上招呼。

  表面风光,但实则极为辛苦,纵使有闇之力,但亚修全身无时无刻都要维持着一层的魔法保护,攻击的拳头甚至要两层才能不被火焰烫伤,而这还不够,他还需要在皮肤表面施以一种名为“土甲术”的地系魔法,让拳头变得有如石块坚硬。

  这魔法有极大的缺点,施以魔法的皮肤表面会沈重得有如铅块,进而快速消耗体力,同时还影响到速度,但亚修仍必须这么做,否则,纵使突破火焰,血肉之身的拳头又能对焰魔的钢铁之躯发挥什么作用?

  焰魔凶性大发,攻势更加凌厉,但也渐感不妙,因为随着亚修的眼睛色泽越来越鲜红,周遭流转的黑雾开始发出光芒时,他的拳头也由原本的不痛不痒,开始带来疼痛,威胁程度快速增加。

  焰魔从未遇到过这种越打越强的对手,几乎没有止尽,竟有些心慌,然而,他战斗的yu望也被挑起,变得更加强烈。

  焰魔的动作陡然静止,有如一座石雕凝立不动,这变化让亚修一愣,动作缓了一线。

  紧接着,焰魔一声大喝,身上喷出空前猛烈的炽热火流,高速涌向四方,转眼来到亚修的眼前。

  突生变故,亚修想退也退不了,更何况,他也不想退!

  重施故技,亚修将火焰往上下导引掉,但他的动作也因此停止。

  红色火光中,焰魔露出狞笑,往前一把抓住他的左手腕。

  亚修的魔力保护只在体外有效,却无法在体内形成保护,转眼间,火焚的强烈痛楚和高温透过手腕烧灼亚修全身,要将他的血液煮沸,如果不能在极短时间内挣脱,那大势已定。

  亚修眼中红光骤盛,笼罩他全身的火焰突然朝着右手手肘方向喷射而出,形成一道火蛇,同时右拳朝着焰魔的手臂打去!

  可是先前他并无法对焰魔造成伤害,那此刻呢?可以想见,不管承受多大的反击,焰魔必定会承受下来,因为这是击败亚修唯一的机会。

  奇迹发生了,亚修的一击不但让焰魔发出撕心裂肺的狂叫,还踉跄后退,右手的红色肌肉出现怪异的扭动,最后,他竟然将整只右手扯断!

  是亚修濒临绝境,面对死亡的难关,让他力量突然暴增吗?还是焰魔彻彻底底的疯了?

  不,亚修的力量确实每一刻都在滋长,这从他身上的异变就可看出,然而他却是靠着无与伦比的智慧才在一瞬间扭转战局,获得空前战果。

  他攻向焰魔手腕的那一击,用的并非是拳头,而是伸出的拇指。他将原本施在整个拳头上的力道,集中在一个指头上,那威力之大可以想见,但奥妙尚不止于此,焰魔的身躯就连雷电球都可以承受,何况只是一根指头?

  因此亚修再将操天翼的原理应用在右手上,带起的旋风不但将笼罩的火焰向外喷射而出,还等于让右拳长了一对翅膀,让速度加快数倍,随之增加的破坏力更是难以想像,终于,施以土甲术的拇指成功的贯穿焰魔的皮肤,刺入他的肌肉内。

  这样就够了?焰魔会忍耐不住这样的一个小伤口而放手?当然不可能。

  手臂的操天翼除了加快速度,还有另一个好处,就是火焰被带走后,亚修得以将护身魔力减至最低,让他得以运用这些魔力全力施展出构思许久的一招──“电之手”。

  雷电系魔法的可怕威力让它有禁咒之称,这从双雷怒的威力便可略见一二,就连亚修都认为此招不宜妄用,但它近乎毁灭的破坏力却让人难以抗拒,因此引得亚修开始思考有无较安全的招式。

  而答案就是电之手。不同于双雷怒的全力出招,电之手是将少量的雷电聚积在手上,在接触敌人后释出麻痹敌人,以达到击昏敌人却又不让他受到太大伤害的目的。

  亚修万万没想到,这还没实际演练的一招,竟会在此生死关头上使出,而且目的还是杀人。

  亚修倾全力出招,狂暴的电流透过刺入肌肉的拇指整个涌入焰魔体内,有如一粒小型的雷电球在肆虐,纵使强如焰魔也无法抵挡,不得不后退,甚至还扯下右手以避免伤害扩大,不过他也立刻运用树人族的能力使伤口再生。

  焰魔杀的人或许比亚修多,但战斗的反应实在太粗浅,做了错误的决定。

  亚修的红眼出现轻视的神情,紧追而上,双手发出最强的攻击魔法。

  “双雷怒!”

  焰魔的本体虽受到重创,但不要忘记,他的火焰依旧无时无刻的守护着他。火焰吞吐间形成一道防御的护盾,挡住了双雷怒的威力。

  此时亚修以风之疾走绕往焰魔身后,双手化出冰剑,交错刺入他的腰脊,这证实了亚修的两个猜想。首先是焰魔的火焰正全力抗衡双雷怒,背部的防御因而减弱。再来是焰魔先前的示威举动暴露了他的弱点,除了自身的火焰外,他一次只能运用一种得自亚人和兽人的能力,而他现在正使用树人族的再生能力,所以躯体不复先前的坚硬。

  “非常好!”

  亚修露出残忍的神情,他感到大气中的火元素以惊人的速度被焰魔吸纳以抗衡双雷怒,但一切都太迟了。

  亚修随手撕下焰魔的翅膀,退离两步,双手贴地施展魔法。突然间,自地面伸出四只岩锥,从四个方位毫不留情的刺往焰魔的身躯。“咚”的一声钝响发出,焰魔放弃手臂的再生,恢复钢铁身躯硬挡。

  “愚蠢!”

  亚修在魔力的保护下如情人般的贴住焰魔致命的身体,从后伸手抓住他受创的右手伤口,伤口果然没有鳞片保护,亚修的电之手再次释放电流从体内破坏,焰魔不由得惨叫,终于,连维持鳞片护甲的力量都消失。

  岩锥此时再次刺出,毫不留情的贯穿焰魔的身躯!

  突然,焰魔的左手挥动,脱手往后挥出一道银芒,呼啸声中,划出了漂亮的尾芒,打算找人陪葬。

  亚修冷哼一声,左手随便一拍,电之手轻易击毁天环,右手同时击碎焰魔的肩膀,这下,焰魔失去了反击的能力。

  然后,无情的凌虐开始,亚修的十根手指轮流刺入焰魔的身体,电之手毫不留情的从体内攻击,强猛的电流造成了难以想像的痛苦,那场景和哀嚎足以让最胆大的人魂飞魄散。

  最后,焰魔的惨叫戛然而止,与灵魂相融合的火焰也快要熄灭,他的生命已经走到尽头。

  “你怎样对待猫族,我就怎样对你!”

  亚修冷冷说道,双手抱住焰魔的头用力一扯,竟活活将他的头颅扭断,高高举起!

  胜利到手,大仇得报,但亚修的表情却转而凝重,因为必杀一击后,事情突然变得有些不对。

  “哈哈哈……”

  脱离身躯的人头居然大笑出声,反应奇快的亚修立刻抛掉,全神戒备。

  被丢至一旁的焰魔头颅和身躯冒出火焰,整个肉体慢慢烧掉,而后火并没有消失,反而还聚合成朦胧不定的人形,情景之诡异,让人怀疑是否在作梦。

  “你真的很可怕,竟能毁去我的肉体,让我丧失自亚人和兽人身上得到的能力,不过……你输了!”

  身躯飘渺不定的焰魔一掌随便扫出,他的速度确实加快许多,就如同风般轻灵、迅捷,似乎是脱掉肉体这负担的缘故。

  然而焰魔虽快,但亚修的反应却更快,将魔力遍布全身做好防御,同时右手谨慎出击,他无论如何就是不肯后退,要冒险查清此刻焰魔的深浅。

  就在双掌接触的瞬间,亚修整个人的怒气随之引爆!

  “混蛋!”

  亚修暴跳如雷的原因很简单,因为他的手轻易的穿过焰魔的身躯,而他的火焰像是一阵暖风,毫无杀伤力可言。眼前的焰魔已经不是人,而是灵魂,除了吓人外,再也无法构成任何威胁。

  但问题在于,亚修也无法攻击他。

  “十年!只要十年的时间,我的躯体将会完全复活,到时你或许可以再次击碎我的躯体,但你永远杀不了我,永远报不了仇,所以我赢了,哈哈哈……”焰魔狂妄大笑。

  亚修目眦尽裂,溃堤的怒气让他施展出所有魔法,对周遭造成了可怕的破坏,但就是奈何不了焰魔。

  “放弃吧,你的举动只是徒劳无功。嗯,我该现在就准备复活,还是先跟着你,看看击败我而帮猫族报仇的大英雄是怎样的人呢?”

  焰魔的嘲笑声中,亚修垂下头,不发一语,因狂怒而抽搐的肌肉逐渐和缓。

  “怎么,不说话吗?你可是杀了我的英雄,怎么会这么安静?”

  亚修抬起头,平静说道:“看来,要获得足以杀死你的力量,我需要付出多一点的代价,一点可能让我和她们的关系永远无法恢复到从前的代价。”

  “你已经成功杀死我了,不是吗?你……咦?”焰魔不解的看着亚修,因为他拔下了手上的光之戒,然后……丢到嘴里咬碎!

  亚修边咀嚼边说:“这戒指本身就拥有足以杀死你的力量,但还是有可能让你跑掉,所以我必须得到更强的力量,绝对可以将你彻底毁灭的力量!呜……啊……”

  亚修痛苦的在地上打滚,因为光之戒被咬碎后释放出的光之力和他满布全身的闇之力起了冲突。

  亚修在开始吸收闇之力时,光之戒便起了反应,他当下就有所觉,明白这是一股相克于魔界的力量,但他并没有使用,因为不需要,而且也不想用。

  但他现在用了,因为他要彻底的消灭焰魔。

  当然,如此一来他便无法忽视一个问题──戒指是由安琪莉娜亲手交给他的,这代表什么?

  亚修的思绪到此为止,把精神集中在体内两股截然相斥,却又互相吸引的力量上,拼命要它们归顺自己。

  终于,亚修一声长啸,右手上举,自掌心中,缓缓发出黑、白两色光芒,还彼此交缠,象征神魔两极的力量终于在他身上出现!

  “光……光之力,而且还有闇之力,这怎么可能?!”面对未知,焰魔的语气首次出现惧意。

  光芒依照亚修的意念,变化成一把黑白相间,光闇交融的“神魔之剑”。

  “你的威力能够毁灭灵魂吗?”

  亚修低声自语,随手一挥,空气中凭空出现十二粒有着黑白两种颜色的光球,对着不同方向疾射而出。光球初时不显眼,但移动后每一粒都造成了超乎想像的破坏痕迹,快速向外延伸,不知何时才会停止。

  然而最诡异的地方在于这破坏虽是难以想像,但偏偏没有半点声响发出,四周一片安静。

  这一击,不但改变了岭南之地的地貌,更在魔界烙下永不抹灭的痕迹。

  “怎么可能,我怎么……怎么会……感到痛?”

  焰魔骇然的望着自己的胸口被光球打出一个空洞而无法恢复时,自尊开始崩溃。

  对着步步逼近的亚修,焰魔的强横终被击溃,出声求饶:“不要杀我,求求你!”

  他无法逃走,因为一股无形的力量已控制他的行动。

  “振作点,你这么软弱,杀起来一点都不过瘾,你要大声大声的哭叫才对,就像这样!”

  神魔之剑挥舞六次,斩断焰魔的四肢和双翼,让他发出凄厉的惨叫,同时亚修一把抓住他头上的尖角,本是毫无形体的灵魂,此刻变成实质的存在。

  焰魔的脸孔因剧痛而扭曲,咆哮说道:“一样的,你跟我都是同一种人,残忍而又疯狂!”

  “不,我跟你不一样。”亚修缓缓靠近,唇角露出令人为之丧胆的浅笑,轻声说道:“我强你弱,所以你该死。”

  神魔之剑毫不留情的划过焰魔的颈子,他的咒骂倏止,嘴巴再也无法合上,如同火焰般的身躯呈现灰色,并开始龟裂,最后如同沙粒滑下,随风飘散在空气中。

  “弱肉强食啊……嗯,我还真开始有些喜欢这个地方了呢!”

  带着因发出力量而小上一些的神魔之剑,亚修对着猫族的废墟深深行了一个礼,转身离开。

  当他踏出战场时,黛丝笛儿等四人就在眼前。

  亚修眼神缓缓一瞥,对她们为何出现没有丝毫惊讶,同时发现猫族的遗骸已被两色光球消灭,心想这样也好的同时,淡淡问道:“蝶舞呢?”

  黛丝笛儿深吸了几口气,平复心中的震撼情绪,现在的亚修除了双眼的赤红尚未完全消退外,先前体外闇之力流转的异象已化成神魔之剑,让他不若方才那有如魔神般的可怖姿态。

  但他浑身散发的凌厉杀气却深深压迫每一个人的心,更让熟识他的安琪莉娜和黛丝笛儿无法接受。

  黛丝笛儿想开口,但话就是哽在喉中说不出。

  “她死了。”夏蝶代答。

  没有任何伤痛、诧异,亚修毫不停步的往前走,黛丝笛儿递出随身携带并用布卷起的寒星断剑,想要藉此说些什么,但亚修随手接过,连句招呼都没有。

  安琪莉娜和黛丝笛儿双双一愣,习惯性的要跟上时,亚修冷冷喝道:“退下。”

  这话激怒了深渊魔龙,一步跨出,毫不客气的伸手前抓,沈声说道:“你好大的胆子,居然……”

  察觉到敌意,亚修转过身,神魔之剑闪电似的上挥,轻易的砍下深渊魔龙的右手,然后往前朝着喉咙刺出!

  以深渊魔龙的实力,怎可能毫无反应?但他就是无法动弹,亚修的杀气由神魔之剑发出,形成了无形锁炼控制住他的举动。

  “不要!”黛丝笛儿一个闪身,挡在深渊魔龙之前,蕴含着可怕力量的剑尖终于在离她额头只有毫厘之差时停住。

  亚修收剑、转身,不发一语,走向林间深处。

  黛丝笛儿腿一软,差点不支倒地,所幸安琪莉娜及时搀扶住她。

  “那是什么力量,面对它时,我居然连一根指头都动不了。”黛丝笛儿心有余悸的说着,双手还不受控制的发抖。

  脸有惊容的安琪莉娜回答:“我感到了属于我的力量,也有属于你的力量,所以那该是我父亲口中的光闇双力。”

  黛丝笛儿关心的看了深渊魔龙一眼,看到他浑身冒汗,强忍疼痛,捂住伤口全力治疗的模样,心中不由得升起寒意,现在的亚修实在是太可怕了。

  “我……我们现在该怎么办?”

  安琪莉娜茫然摇头:“我不知道,真的不知道……”

  魔界之行有了意想不到的转变,在两人原先的计画中,只要带走亚修,之后再以另一套说词蒙混过去即可,但没想到,亚修却变得不像是亚修,而且更掌握到光闇两种力量。

  两人要如何面对亚修?坦白?抑或是想办法继续隐瞒?她们真的不知道该怎样做。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