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神魔乱世缘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七章 神秘的雨

神魔乱世缘 乱晴空 7293 2004.06.25 13:25

    “为什么你不逃呢?”

  听着经过一段休息后,恢复镇定的爱提娜坐在床沿说到自己被白银骑士团围攻时的景象,黛丝笛儿不禁大感疑惑。但随即,她就想到了原因,只是仍觉得不可能。

  “因为没有人命令我逃啊!一直以来,我所受到的命令就是在暗杀成功后立即返回白蝶之森待命,在另一个命令下达前都不能离开,这就是我没有逃的原因。”

  爱提娜笑着说出口的话,验证了黛丝笛儿的想法。

  黛丝笛儿看着爱提娜,突然把她搂在怀中,让爱提娜一时手足无措,不知如何是好。身旁的安琪莉娜则是嘴角挂着一抹笑意,没有出言嘲讽。

  大力的拍拍爱提娜的背,黛丝笛儿放开了手,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的问道:“然后呢?”

  爱提娜狐疑的看了黛丝笛儿一眼,平静的回答道:“我死了。”

  “……你刚刚说什么?”

  “我说我死了,当我和最后一个围攻我的敌人一同倒下的时候,才明白到紫色双瞳虽然能带给我在瞬间高达三倍、五倍、甚至十倍的能力,但却以更快的速度削减我的生命力。”

  “紫色双瞳究竟有多厉害?”

  “那你为什么还站在这里?”

  安琪莉娜和黛丝笛儿两人同时问话,为避免气氛弄僵,爱提娜连忙说道:“紫色双瞳有多厉害,用说得不准,用示范得比较快。”

  “不……”

  知道紫色双瞳会削减生命力,安琪莉娜刚想说不必时,爱提娜在两人的面前,而且是以坐在床沿上的姿态消失,然后出现在安琪莉娜的背后,两人根本连个影子都摸不着。

  “这是紫色双瞳发挥到极致的能力,顺便一提,当初击溃艾蜜丽那半只精灵时,我只用了一半的能力。不过这也有缺点,只要我使用紫色双瞳的能力,就不能再使用魔法。”

  爱提娜眼带紫芒,用手撩起安琪莉娜柔顺的长发,任其自指缝流下,说不出的诡异难测。

  在黛丝笛儿和安琪莉娜的惊容中,爱提娜伸手五指微张,也不见如何用力,却如同切豆腐般的贯穿实心桌子。

  两人同时想到,这双皮肤光滑细洁的青葱玉手,就是让白银骑士团饮恨的可怕凶器。

  爱提娜双眼紫芒缓缓敛去,继续开口说道:“接下来回答笛儿的问题,我确实是死了,但在死亡的黑暗中,有个声音响起,告诉我说,只要答应祂一件事,就赐给我全新的生命。”

  这一番话,让黛丝笛儿和安琪莉娜同时眉头一皱。

  “喂,你办得到吗?”

  首先问话的人是黛丝笛儿,她之所以这么问,就证明她没有这个能力。

  安琪莉娜摇头说道:“没办法,虽说只要人伤得再重,但只要一息尚存我就能够救得回来,但对于已死之人,却是无能为力。”

  两个人同时想到了多种可能性,就是当初爱提娜是不是真的死了?如果她是重伤昏迷而误认自己已经死亡,那能救活她的力量多得是。

  但如果她是真的死亡,那么要救活爱提娜的力量一定远大于未丧失光、闇之力前的自己,或不同性质的力量。

  而在神、魔两界中符合这样条件的,两人第一时间都只想到一个人,就是自己的父亲。

  虽然不晓得自己的父亲有无此能力,但两人都是信心满满。不过,还有另外一个可能,就是人界之中也有足以与神魔匹敌的力量存在。

  安琪莉娜摇头甩开无用的猜测,问道:“那么那个救活你的祂,要你做什么事?”

  “很简单,就是要我伪装成魔导师的身分,到多伦魔法学院任教一年。”

  “什么?”两人同声惊呼,这事和亚修会有关系吗?

  爱提娜显然知道两人的想法,把先前在救治艾蜜丽的小村庄中和这段声音的交谈,以及到目前为止祂所提供的资料一五一十的说出来,更让两人觉得不可思议。

  “居然连魔界也敢瞧不起,真是太狂妄了!”黛丝笛儿目露煞气,冷冷的望着爱提娜,目光像是要看穿她一样的锐利。

  这并不是针对爱提娜,而是对那个“借住”在她脑内的“祂”所发。当然,前提是祂所说的话都是真的才行。

  安琪莉娜则是不发一语,因为她完全摸不着半点头绪,拥有连已死的爱提娜也能复活的这股力量的主人,到底在寻找什么东西?

  为何要让爱提娜潜入多伦魔法学院一年?

  为何敢如此看轻神魔?

  虽然在一开始觉得这和亚修有关系,但仔细深思后却是半点边也沾不上啊!

  她虽然是才高智绝之辈,可以从最细微的蛛丝马迹中取得线索,不然也会凭着直觉下去大胆猜测,但现在她却有无从着力之感。

  “总而言之,你成功的潜入多伦魔法学院,并且遇上亚修,是吗?”安琪莉娜知道这样下去不行,想办法转移自己的注意力。

  “没错,假扮另一个身分是我的专长。因为没有任何情感的我,可以轻易模仿任何一种感情。但半年之后遇上了亚修,在一次受伤中被他用治疗术帮我治疗。天,你们能够了解吗?了解一颗被囚禁在冰冷的黑暗中二十多年,曾以为生命的全部就是这样枯槁的心,在第一次见到光和随之而来的温暖那一刻的感受是怎么样的吗?从那一刻起,我知道内心有了属于我自己的情感。对我而言,亚修才是真正让我复活的人。”

  (真是让人伤心啊,你居然这么无情,对我这个再次赐你生命的人没有半点感谢之意。)

  爱提娜脑海中响起了这听似平板的声音,让她一时之间作声不得,楞在原地。

  这次和以往不一样,感官知觉并没有进入另一个如梦似幻的境界,而是还能看清眼前的事物。因此可以看见黛丝笛儿和安琪莉娜发现到自己的异样而投以关怀的眼神。

  “你到底……是谁?”爱提娜艰难的开口。

  安琪莉娜和黛丝笛儿双眼精芒一闪,往前一步来到爱提娜左右,同时伸出手贴着她的头,集中精神感受有无异常。她们也猜到那复活爱提娜的人出现了。

  (我是谁重要吗?真是喜欢浪费力气的小鬼。告诉她们,即使是尚未丧失光闇之力的她们,也没有办法感受到我的存在,除非我愿意现身。)

  “丧失光闇之力?”爱提娜唇边吐出的话让黛丝笛儿和安琪莉娜娇躯剧震,这是一个她绝对不该知道的事。

  “你到底是谁?”黛丝笛儿收回了手,厉声说道,因为她没有任何发现。

  “尊驾究竟有何目的,为何不现身一见?难道是见不得光才要藏头缩尾吗?”安琪莉娜冷静许多,采用激将法。

  只是这些都没有用,那个声音根本不理会两人。

  (真是让人伤脑筋,以前曾经说过,在适当的时候我会告诉你这两人的身分,为何不问我呢?难为你主动告知自己的过去而换取两人绝对的信任,然后毫无芥蒂的去对抗共同的敌人。为了亚修,你居然可以做到这种地步,真是难得的情操啊!只是这么一来,他就变成了你的弱点。)

  “你!要是你敢……”

  (够了,我说过的话没有不算数的,我非但不会伤害他,甚至还会照顾有加。而且你也最好不要把话说得太绝,说不定有一天你会回头求我。现在,就让我告诉你这两个小鬼的真实身分,即使你向她们坦露自己的一切,她们还是不会告诉你真实的身分,因为那实在太令人难以置信。现在让我来揭晓答案吧,黛丝笛儿你已经知道她和魔界有关系,只是其真切的身分是魔界的公主。而安琪莉娜则是神界的公主,明白吗?)

  “什么?!”爱提娜张大嘴巴,呆呆的看着安琪莉娜和黛丝笛儿,再也说不出话。

  “怎么了,祂又说了什么?”安琪莉娜疑惑的问。

  爱提娜指着安琪莉娜说道:“祂说你是……神界的公主,而黛丝笛儿是魔界公主。这是……真的吗?”

  安琪莉娜和黛丝笛儿脸色同时变得惨白,她们自有记忆以来从未被逼到如此地步。

  在还不晓得对手是谁之前,已经被对手了若指掌。

  她们只觉得自己像是砧板上任人处置的鱼肉,没有丝毫的反抗能力,会变成怎样,决定权都在对方。

  (不需要对我抱有敌意,因为那只是你们无谓的猜测。最后,我允许你们用“雨”来称呼我。)

  最后这一段话,同时在三人的脑海中出现。

  三个人你看我、我看你,一时之间都不晓得该说些什么,怎么有这么神秘、可怕的人?

  难堪的沈寂持续一段时间,爱提娜樱唇轻启首先开口:“你们真的……”

  “真的。”不等爱提娜说完,黛丝笛儿肯定的点头回答。

  “可是为什么……”

  “我来告诉你吧……”

  安琪莉娜知道爱提娜想问什么,开始把两人相约分出高下,中途却被亚修闯入封灵空间弄至两败俱伤,后来因为黛丝笛儿的关系而弄到变成亚修的仆人一事,原原本本的从头说到尾,听得爱提娜目瞪口呆,不知作何反应。

  “什么叫因为我?难道你没有份吗?!”黛丝笛儿从头到尾只对这一句话有意见。

  眼看两人要继续吵起来,爱提娜连忙出声制止:“现在不是吵架的时候,应该要想想办法怎么对付雨吧?”

  “没什么好想的,那个雨说得没错,祂现在所做的事对我们有好无坏,没有半点恶意。当然,这有可能只是表面,背后却藏有更大的阴谋。但……我不是说丧气话,不过做事要认清敌我实力的强弱才能拟妥正确的对应方针。我们目前和雨对抗的本钱是零。所以,我选择不再想这件事,因为没有任何帮助。”

  “这件事,我支援安琪莉娜的决定。还有,爱提娜,其实我觉得先前你的不安是来自于对强大力量过于惶恐所造成的。”

  她们已经从身分被一举道破的震惊中恢复过来,开始绞尽脑汁寻求和雨对抗的方法。

  但最后却发现忽略雨的存在是她们目前唯一能做的事,也是最好的选择。

  她们不认为雨的目标是亚修,因为他不过是一个普通的人类而已,实在没什么利用价值。

  而爱提娜也有提到,雨对她在死亡之时的表现相当激赏,所以才让她复活,她们总觉得这是雨一时兴致所至而做的事情。

  “也只能这样想了。”

  爱提娜叹了一口气,她的理智知道两人说得没错,但心中就是有一丝不安。只是她不得不承认,黛丝笛儿很有可能说对了。

  当初雨在提出条件交换自己的再次复活时,自己并不为重生而感到高兴,反倒是把雨的交换条件当成命令遵守,而且对那能让死人复生的力量不感讶异。

  但当遇见亚修而有了属于自己的情感时,才对雨有种种的疑虑。

  难道,雨真的是个好人,是自己误会祂了?

  想起好人,爱提娜就忆起亚修那“会施展治疗术的人就是好人”的论调,猛然记起自己是为什么来找安琪莉娜跟黛丝笛儿。

  “我差点忘了我来找你们的目的,我今天制住的那个卖花女名叫千影,是多琳雇用的杀手……”

  爱提娜把对千影逼供的过程一五一十说出来,在两人听到冰火风行鸟这个名字时也是脸色一变。

  “的确,冰火风行鸟的名字应该只有魔界中的人晓得,人界只知道天空魔兽这个名字。这么看来,这次的召唤魔兽事件除了多琳外,还有魔界的人参与。哈,难怪你要说出自己的一切,因为你要换取我全部的信任与合作。”

  黛丝笛儿明白,在蓝贝塔城泄漏出自己是魔界中人的口风让爱提娜有所戒心,但却也变成她极需的助力,因此不得不这么做来表明她的诚意。

  “没错,因为我对魔界一无所知,根本不晓得该如何面对。所以我对你们坦白也是希望你们能同样对我,我不希望尔后还要分心在你们不可知的身分上。只是我还是想问,如果没有雨告诉我你们的真实身分,你们会告诉我吗?”

  “这……我会告诉你我所知有关魔界的一切,但却绝不会透露我的身分。”黛丝笛儿沈吟片刻后,做出回答。

  “我也是,我会强调你可以对我们完全信任,但绝不会告诉你我的身分是神界的公主,因为兹事体大。”

  爱提娜垂下头,低声问道:“那么,我可以说这次又是雨帮了我一次忙吗?”

  黛丝笛儿露出苦笑,回答道:“可以。”

  爱提娜仰起头,伸出手严肃的说道:“我爱提娜对天发誓,今生今世绝不泄漏安琪莉娜和黛丝笛儿的身分!”话毕,对着黛丝笛儿说道:“现在,可以把你所能想到的告诉我吗?”

  这是爱提娜聪明的地方,现在她占了压倒性的优势。虽然黛丝笛儿和安琪莉娜知道她的身分是人人闻之色变的杀手紫月,但她们两个却不会告诉亚修,因为亚修绝没有办法承受自己一向敬重的老师居然是个杀手的打击──她们不可能做出让亚修感到痛苦的事。所以,爱提娜在吐露自己的真实身分后并没有太大的顾忌。

  但安琪莉娜和黛丝笛儿两人的情况却是不同,一个是人人崇拜、景仰的神界公主身分,另一个却是让人恐惧、害怕的魔界公主。

  亚修知道实情后会有什么反应虽不得而知,但绝不是一件好事。

  所以现在的情况是爱提娜对两人没有戒心,但这两个人对爱提娜有所防范。

  雨的一番话顿时把情势整个改变过来,所以爱提娜不得不发誓以安两人的心。

  “真的没什么好说的,神界、魔界和人界的交界处有一股巨大的能量屏障将其分开,但这屏障并非不能穿过,而且因为屏障太广大,有时会产生一些可供往返的破洞。所以,魔界的生物跑到人界的情形虽然少,但并非没有,冰火风行鸟可能就是其中之一。我知道你想要的是诸如召唤兽和背后操纵人物的资料,但我真的不知道,因为魔界实在是太广大了,我不可能知晓所有的事。”

  爱提娜大感失望,原本希望可以从黛丝笛儿这里多探听一些线索,没想到一无所获。

  看着爱提娜的表情,身旁的安琪莉娜这时问道:“先别妄下定论,千影口中的回春之门又是怎么一回事?也许两者之间有关连也说不定。”

  “不,回春之门据说是两百年前一个大魔导师因为痛失爱子,在悲愤下为了让爱子死而复生,而用魔力建造出一个通往人死后灵魂居住的冥界的魔法,妄图带回爱子的灵魂。这和魔界没半点关系。”

  黛丝笛儿脸上有着恍然大悟的表情,点头说道:“原来如此,那么多琳的目的不就是……让安德鲁复活?”

  “那是绝对不可能的,因为当初那大魔导师还是失败了,甚至还因为魔力的失控而毁掉半座城市!有人还说那是神罚。外界之所以知道回春之门这个魔法,还是从被魔导师派遣到外地办事而幸存的弟子口中得知。要用回春之门让安德鲁死而复活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更何况安德鲁已经死了三年,尸体如不做处置早已腐烂,就算唤回灵魂又能怎样?”

  “但你不也是死而复生了吗?”黛丝笛儿的这句话让爱提娜哑口无言。

  “让我们先弄清楚几件事,首先可以断定的是多琳要打开回春之门,目的是为了让安德鲁复活。而另一个魔界的人可能给了她方法或者是力量,因此可以假设死而复生是可行的,只是必须要找对方法。所以我想,雨和这件事没有关系,因为如果祂涉入其中,根本不需要回春之门就能让安德鲁复活。嗯……看来我们必须主动去找多琳,如果能弄清楚回春之门这个使死者复生的魔法,也许可以对雨的力量更加了解。”

  安琪莉娜美目异采连连,说出和先前力主求和不同的话,些许透露她心中所想。

  雨是很神秘没错,但慢慢的挖出衪的根底再将之击败,不也是很有趣的一件事吗?

  击败越强的对手所获得的乐趣就越大,她和黛丝笛儿的想法完全一样。

  “好吧,我再去四周探探,看看能不能找到多琳的蛛丝马迹。”

  “那么,亚修那边我会帮你掩饰。对了,千影你应该处理掉了吧?”

  黛丝笛儿的话让爱提娜一时之间安静下来,沈默片刻后露出苦笑说道:“原本是想把他丢弃在野地自生自灭,想说这样就不算是我亲手杀他。但我连自己都骗不了,考虑再三还是在稍微治疗后把他丢到这城的城主家门口。明天早上他一定完蛋,因为我把他的身分写在城主的门上,任谁都会以为他是想要暗杀城主却被某个路过的正义人士阻止。”

  爱提娜的话听来相当轻松,不过黛丝笛儿的眉头却是紧皱在一起。

  “你知道自己有多愚蠢吗?”

  “知道,不过我已经用音之魔法对他下了重重的禁制和暗示,以他伤重到没有半点抵抗能力的情形,他不但记不得我,以后也别想再动手杀人。”

  “音之魔法?”

  “是啊,其实我这操纵人心的方法以前并没有名字,而你取名的音之魔法不但好听也很好记,所以我也借来一用。”

  虽然被称赞,不过黛丝笛儿的表情依旧紧绷。

  “还是不够安全,告诉我他人现在在哪里,既然你不想出手,就由我来帮你解决。你应该知道,你的身分一旦暴露可是非同小可,我们还无所谓,但亚修就麻烦了,在人界中将再没有他的立足之地。况且,这个以杀人为职业的人,以你们人界的标准就算判死刑也不过份吧?”

  “这些我都知道,但我相信自己的力量。如果千影间接因我而死,我将再也无法面对亚修。相信我,天亮后千影必死无疑,因为我也把他的藏身之处公布,那里有他全部的罪证!”

  爱提娜拉着黛丝笛儿的衣服恳求,让她的脸色也逐渐缓和。

  “好吧,我就相信你的能力。不过你明天最好能确认千影是不是如你所料想的完全忘记你,如果没有……你应该知道怎么办。”

  “我知道,那么,我先走了。”

  爱提娜足尖轻点往后飞跃,从窗户钻了出去,身影迅速隐没在夜色中。

  看着爱提娜远去的背影,黛丝笛儿若有所思的说道:“亚修到底有什么魅力,能让一个原本如傀儡般的杀手变得这么……算了,不晓得该怎么说。”

  “我认为不全然是亚修的功劳,应该说爱提娜本人就感情丰富、心地善良,只是被那残酷的手段完全压抑而已,亚修不过是顺手推舟带来一阵光,照耀出她埋葬在黑暗中的情感而已。”

  “那么,黑暗是已被光所包容,还是……依旧存在?”

  “黑暗还没消失,只是被逼到角落而已。所以,绝不能让亚修知道爱提娜的身分,否则当光弃之而去时,爱提娜会过不了这一关。”

  “嗯,我想也是……等等,我为什么要跟你谈这些东西?”

  安琪莉娜耸耸肩,两手一摊状似无奈的说道:“因为你笨啊!”

  “你才是脑袋空空!”

  两人的对骂,为这曲折离奇的一天划下热闹的休止符。然后,一直延续到天明……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