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神魔乱世缘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二章 父女双败

神魔乱世缘 乱晴空 6137 2005.09.26 16:41

    ‘真是罕有的稀客,雨小姐亲临魔界,我不但未能及时亲迎,还让你看笑话,失敬失敬。’

  话说得温文有理,但表现全不是那么一回事,发出的霸气有增无减,露比周身的金色光圈被撼动,不断变形扭曲,光圈中露比的衣裳秀发无风自动,受到影响,地石龟脚步也停下,坚固的背甲开始龟裂。

  露比淡然说道:‘说笑话也未必,我欣赏他们的莽撞与忠心。’

  ‘能得到雨小姐的称赞,他们足以终生自豪,如不嫌弃,不妨至敝城一叙。’

  曼雷达一副好礼模样,却未见邀客动作,空气中凝结的力量毫无止尽的增加,一声轻响,金色光圈终于承受不住而消失,地石龟与崩坏的红云残壁被绞磨成粉,鲜红的细沙缀在黄沙地上,煞是好看。

  曼雷达眼中有些意外,他在这瞬间与露比有了初步接触,其力量之深,远远超乎估计。

  ‘说话不要这么文诌诌的,让人很不习惯,魔界之王不该是这样的人。’

  曼雷达的双手无法控制的颤动,眼神更加热切,‘与法里恩一战是我此生中最难忘的回忆之一,但今日恐怕将被取代。雨,你来得真是太好了!’

  天地间产生异象,蓝天在不知不觉中,居然变成浓如墨水的深黑色,四周光芒尽消,黯淡有如鬼域,大地也发出哀鸣与颤抖。

  露比柳眉一挑,讶道:‘连维系魔界自然运行的力量也拿来用,还真是毫无保留,看来你并不在乎魔界被毁,我还以为你对一手所建的世界有浓郁的情感。’

  ‘直至方才,我还相信我能为魔界忍耐一切、接受一切,但你出现时我才发现那些念头根本是个屁!你的可怕让我无法忍耐啊!能让我满足,魔界消失又如何?’曼雷达狂热的眼神并非开玩笑,他真能放弃一切全力出手,只求痛快一战!

  ‘好,这才是魔界之王该有的面目,任性绝情,只是换作在人界,你的决心同样坚定吗?’

  曼雷达心神一颤,高手过招,刹那的迟疑将成败因,更何况两人的层次早已在颠峰之顶?

  露比没有乘隙出招,满意说道:‘我真该骄傲,一个人类女子竟能影响你至此,看来,她亦是你这生中最难忘的回忆之一,只是相比法里恩的一战,哪个在你心中的份量重些呢?’

  ‘你应该明白,假使你对朵丽芬的转世出手,那……’

  ‘看来答案很清楚。只是你不需在意,过去、现在乃至于未来,我根本不必以朵丽芬的转世要胁你,原因,就让你以三个刻骨铭心的体验回答。’

  曼雷达虎目闪过一丝疑惑,朵丽芬在他与法里恩的心目中是最重要的存在,商量应付雨的方法时,也因她绑手绑脚、施展不出,没想到雨竟然口出此言,以他之能,仍无法判别这话真伪。

  ‘不要傻在那里,出手后你自然明白为什么。’

  ‘既然雨小姐如此说,那得罪了!’

  曼雷达一拳缓缓挥出,他的身份是天地初开时三位创世者之一,拥有控制时间和空间、操纵万物生灭、制订自然法则的绝对力量,当创世者对决创世者时,一切招式全不存在,所能比拚的只有力量高低和意志强弱。

  曼雷达出拳时,笼罩天地的黑暗竟被吸纳至拳中,右臂漆黑如墨,与在人界中单凭自身力量作战不同,这一击,他融汇分布在魔界中的力量,两相加成,已超越三千年前与法里恩的程度,堪称毕生中最强、最颠峰的一拳!

  曼雷达唯有藉着地利,方能和雨一较高低,只是其动用的力量既然与魔界有所连系,便有可能在比拚中对魔界产生致命的破坏,严重点,整个崩毁也非不可能。

  面对玉石俱焚般的一击,露比的神色也转而凝重,右手食指稳稳点出,青葱般的指头上罩着小小金芒。

  指、拳交会的刹那,金芒大盛,有如旭日东升,驱走黑暗,曼雷达露出不敢相信的神情,下一刻,人被狠狠弹开,巨响声中,沙地被撞出一个巨坑。

  曼雷达倒在坑中,仍无法置信的盯着露比手上的金球,金球中有一朵黑云,仿佛被禁锢似的拚命挣脱,最后慢慢稳定、平息。

  露比脸色一白一红,变了三次后才恢复原状,她不但成功接下这一招,还将可能反扑回魔界的闇之力收在手上。此时,曼雷达的心情已不是震惊可以形容,而是作梦般的感受。

  ‘我虽不喜欢魔界,但还不致到摧毁它的地步。’

  金球的光芒缓缓消失,黑云的束缚解开,回到曼雷达手上。

  曼雷达接手后脸色铁青的散去这股力量,让它回到天地间,全力出手后他已明白,纵使赔上魔界也胜不了露比!

  ‘我终于明白你为何不需以朵丽芬做威胁,就算我和法里恩联手也敌不过你,我们先前对你的估计完全错误,错得离谱!’曼雷达仰天大喊:‘混沌之海啊,同样自你的怀中诞生,为何如此偏心,让人界的创世者拥有超乎我们的力量?这不公平!’

  露比的眼中异芒一闪即逝,冷冷道:‘你不够资格说“不公平”三个字,出招领教第二个惊喜吧!我刚刚只是化解你的力量,并没有伤到你。’

  ‘惊喜?哼,还有比料错实力,完全败北还要惊人的事吗?我倒想见识见识。’

  ‘你会见到的。’

  曼雷达脸色瞬间大变,喃喃自语:‘不可能,绝对不可能,这是不可能的事!’

  露比庄严肃穆,整个人被一圈淡淡的白色光晕笼罩,如梦似幻,煞是好看。

  ‘光之力?你怎么可能拥有光之力?!’

  露比身躯如幻影消失,出现在曼雷达身前,改而笼罩白芒的食指就要点上额头。曼雷达绝非弱者,已自震撼中醒来,虎吼下侧头躲闪,凌厉一拳挥向露比小腹。

  露比不屑一笑,左手轻拍化去拳势,右手转了一圈,由下而上挑中曼雷达的下巴。白色光华中,曼雷达被弹出沙坑,随即如断线风筝般下坠,及时一个翻身踏稳地面,不致出丑。

  曼雷达脸色发白,这一击和初次交手并无两样,露比只显其势,不发其威,让他一窥力量深浅而不受伤。

  曼雷达脑海感到混乱,几乎站立不住,他也能模拟光之力或是天之力,却逃不过同为创世者的法眼,因此他肯定露比施展的确实是光之力,且较法里恩有过之而无不及。

  露比在曼雷达身前数步处现身,眼神虽看着他,但曼雷达却有一种她透过自己,瞧着别人的古怪感受,冷冽的眼中有着深刻恨意。

  ‘两个惊喜,你还满意吗?要不要猜一猜第三个惊喜是什么?这可是压轴哪!’

  曼雷达从不知恐惧为何物,但现在,陌生的感觉涌上,他有一股想拔腿便跑,离露比越远越好的强烈念头,脚下不自觉得后退几步。

  ‘不,你不可能拥有闇之力,绝对不可能!’

  露比面带浅笑,白衣不知在何时变成黑衣,黑色光芒衬托着白瓷般的肌肤,散发着浓浓的妖艳美感。

  ‘怎么,看到属于自己的力量,为何这么恐惧?既然我有天之力、光之力,那多个闇之力,也没什么好意外。’

  露比轻飘至曼雷达面前,如孩童嬉戏般的食、拇两指交错,在他额头上弹了一下,身为创世者的曼雷达居然被这毫无杀伤力的一弹给弄得跌坐在地,双眼发楞。

  露比看着曼雷达失魂落魄的可笑模样,愉悦大笑,出一口气的感觉实在美妙。

  ‘有机会我会常来魔界坐坐,到时记得泡一壶好茶等着我。’

  露比说完,身躯缓缓消失。

  曼雷达不言不动呆坐原地,创世者该是全知全能的存在,但他的信心却彻底崩溃。

  日落日升、月起月降,连过数日,曼雷达颓丧的眼中出现一抹光芒。

  ‘雨啊,我终于知道你的目的必定是消灭创世者的永恒存在,难怪你要太初之力,纵使你身上拥有光、闇、天三种力量,也无法致我于死。有趣,真是有趣,你想挑战孕育你我的混沌之海吗?你的野心真够狂妄,我会以这双眼看到最后一刻!’

  露比与曼雷达的魔界一战,以压倒性的胜利收场,后果却是计画尽泄,这是意料之外还是意料之中?

  同一时间,人界中的亚修和黛丝笛儿正为露比突如其来的一句话而不知所以。

  露比凝视着亚修双目,深情诉道:‘我之所以瞒你,是因为我还没做好坦白一切的勇气,但我发誓,我绝对不会以虚假的谎言来骗你。将一个人的真心诚意耍得团团转,我认为这是最恶劣、最卑鄙、最无耻、最下流、最肮脏的行径,我绝对不会这么做。只是在向你坦白一切之前,可否给我多一点的时间做好心理准备?’

  亚修一阵感动,完全忽略露比其实什么事也没说,情不自禁握住她的手,温柔说道:‘没关系,我并不急于知道你的一切,况且人都该有自己的隐私,当有一天你想告诉我时再说就好了,千万不要为这些事挂虑,好吗?’

  ‘谢谢你,亚修,你这样真诚对我,我真的很感动,人的相处基本就该如此,彼此与彼此间虽可有各自的秘密,却绝不该故意说谎,你说是吗?’

  ‘当然。’

  甜蜜的气氛让亚修的思考能力大减,忽略了一些不寻常的讯息,成为露比打击黛丝笛儿的帮凶。

  露比左一句骗人、右一句说谎,恰好是黛丝笛儿最在意的事,她好不容易以生命下注将其扯平,却又被挑起,更甚者,还被刀刀毒辣的‘五最’连骂戳得血流满地、遍体鳞伤。

  黛丝笛儿不仅无法辩驳,更不能指责亚修偏心,自待在人界的那一刻,亚修也不追究她和安琪莉娜的身份。

  黛丝笛儿心中五味杂陈,愤怒、伤心、后悔等情绪充斥全身,以往她纵使处于艰难的困境,积极的斗志从未有一丝减损,但这一刻,虚无的挫折却让她心灰意冷。

  露比借题攻击的手段既快又狠,毒辣凌厉,完全觑准黛丝笛儿的弱点打,实在厉害得可怕。

  黛丝笛儿深吸一口气,悄悄往外退走,她很明白此刻反击无望,只能避免陷入更不利的处境。

  这场女人间的战争,以露比大败黛丝笛儿,获得压倒性的胜利收场,虽纯比口舌、心机,但精彩程度比对曼雷达一战有过之而无不及。

  亚修过了许久才发现黛丝笛儿不在,疑惑问道:‘笛儿人呢?’

  ‘刚刚离开。’

  亚修诚恳说道:‘露比,我希望你不要生气,笛儿的个性比较直来直往,但绝不会故意伤人,可能有哪里误会了才会说那种话,我代替她向你道歉。’

  露比脸上有浓浓的喜悦,继捉弄亚修之后,方才她找到另一件有趣的事,‘别这样说,对已经相处一段时间的你们,我等于是一个不明的闯入者,她有所怀疑和排斥是人之常情,不过我可以慢慢等,让时间来证明我是个怎样的人。再者,她的行为不也显示出她对你的关心?这表现只会让我佩服,哪会生气呢?’

  ‘真是太谢谢你了。’

  亚修听得心花怒放,两女若吵起来,他一个头两个大,没想到露比却如此善解人意、通情达理,对黛丝笛儿的行动不仅没有计较,反而多有体谅,他怎能不感动?

  而露比深明这场女人的战争里亚修是关键,要取得胜利,除了打击安琪莉娜和黛丝笛儿外,争取亚修的好感也相当重要,她为何不趁此刻表现出可亲可爱的一面?

  这一点,直肠子个性的黛丝笛儿就难以办到,立屈下风。

  ‘既然笛儿已经走了,你也该老实说,你对她的质疑究竟怎么想?她话虽说得粗鲁,却有十成道理。’

  亚修沉吟片刻,答道:‘她的话,我早想过,如果说我没觉得不对劲就是骗你,但我从没有在意过这些事,只要有你在我身边就好,别说欺骗、阴谋什么的,就算……没什么。’

  ‘说嘛,都说到一半,何不干脆说完?’

  ‘这……’

  ‘我在听呢!’

  ‘就算有一天你要我的命,我也不会皱一下眉头!’亚修真心说出,无悔的表情令人动容。

  露比神情一僵,避开亚修的眼睛说道:‘不要想那么多,好吗?’

  ‘我知道,那么鞋子放这,发夹我帮你别上好吗?’

  ‘好漂亮的七彩宝石,你确定要给我?不怕我别上之后就携宝而逃?’

  ‘不可能的,冷硬的宝石怎及得上有血有肉、温暖热情的我呢?’

  ‘哼,自大。’

  ‘不,是有自知之明。’

  两人相视而笑,亚修把七虹发夹别在露比发际,后退欣赏,眨了眨眼,无比讶异。

  七虹发夹上的彩虹宝石可是世上仅有的奇珍,其绚烂的光泽和色彩是最耀眼的存在,亚修亦曾在把玩时瞧得神驰目眩,但它被别上露比发际时,吸引力却大幅降低,和一般饰品相差无几,并不会让人特别去分神细看。

  亚修发现到露比有种难以言喻的特别气质,她虽不像黛丝笛儿或安琪莉娜那样有着夺魂摄魄的艳美容颜,却洋溢一股淡雅的灵秀之气,让七虹发夹这俗物顿失光华。

  ‘怎么这样瞧人家呢?’

  ‘因为我觉得你好……特别。’

  ‘唔,你话中在迟疑些什么?’

  ‘因为我找不到一个词来形容你,什么美丽、漂亮的词,都太俗气。’

  露比红云上颊,羞道:‘油嘴滑舌的,真讨厌。’

  ‘不,其实该说我是老九的弟弟才对。’

  ‘老九的弟弟……什么意思?’

  ‘老实。’

  露比被逗笑了,笑得花枝乱颤、开怀无比,亚修亦感满足,这种幸福,比什么无双贤者的头衔都还要有吸引力。

  蓦地,急促的敲门声和着雪灵的大嗓门,打破这刻宁静。

  ‘代理教主,快点出来,我有事找你,快一点……等等,我可以进去瞧瞧吗?’

  美好的一刻被打乱,亚修无奈说道:‘门没锁,进来吧!’

  门开,雪灵挂着像是要看什么奇珍异宝的兴奋神情走进,看清露比的容貌后大加赞叹:‘天,好清秀的人,果然配得上我家的代理教主,你……’

  亚修二话不说,一把就捂住雪灵的嘴巴,免得她乱说话,歉然开口:‘抱歉,我先出去处理一下这家伙。对了,她就是雪灵,看,她跟我形容的一样。’

  露比看着在亚修手中挣扎,拚命的‘呜’‘呜’想开口的雪灵,笑得有些勉强,说道:‘的确如形容的一模一样呢!’

  亚修带着雪灵离去不久,房中出现一点金芒,随即化成雨的形体,但下一刻,她又变为露比,和床上的露比并肩而坐。

  这实在是极为诡异的景象,两个一模一样的露比同时出现,有如双胞胎,分不清谁是谁,但也不必区分,因为自始至终她们都是同一人,只是露比有分身幻化的能力。

  露比望着门,怔怔说道:‘对雪灵的处置,或许该有一些改变。’

  ‘再等一会才做决定也不迟,没有必要这么早就为她烦心。’

  ‘话说回来,今天曼雷达父女可是同时惨败呢!’

  ‘的确,不过只有黛丝笛儿一人实在没有挑战性,等安琪莉娜回来后想必会更有趣,尤其是她们两人联手能互补不足,光想就让人期待。’

  一个露比开口,另一个接下去,好像是两个人在对话,其实是一人在自言自语。

  两个露比同时静默不语,脸上有些茫然不甘。

  ‘当初如果我身旁也有这些人和事,该有多好?曼雷达居然说不公平,他怎知什么是不公平?’

  ‘复仇的机会就在眼前,亚修的太初之力将要成形,藉着这力量,一定能将创世者的存在抹去,机会不能放过。’

  ‘但那之后亚修会如何?他纵使能保住性命,恐怕也……唔,讨人厌的小鬼怎么来了?’

  两个露比在刹那融为一体,看不出半点异样。

  敲门声起,伊琴丝有些嘶哑的嗓音传了进来。

  ‘露比小姐,我能进去吗?’

  伊琴丝主动探访露比,是吉是凶?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