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神魔乱世缘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八章 日落之向

神魔乱世缘 乱晴空 6652 2004.07.23 11:08

    

  安稳躺在床上的亚修发出小小的鼾声熟睡,呼吸均匀绵长,胸口起伏有致,爱提娜总算放下心来。

  想起自己两次死而复生,而第二次还是亚修所救,爱提娜心中只觉得甜甜的,但并没有太多的喜悦,更多的却是对未来的彷徨。

  她相当明白,自己活在世上只会给亚修带来更多的麻烦,这已是不可挽回的事,因为自己绝不可能杀尽所有知情者。所以在那时,她才有一死百了的念头,没想到仍被亚修从鬼门关给硬拉了回来。

  自己以后该怎么办呢?想到这里,爱提娜只觉得茫然无所适从,最后幽幽一叹,深深注视亚修一眼后转身离去,脚步沈重的进入安琪莉娜房里。

  里边已坐着三个人,分别是安琪莉娜、黛丝笛儿和艾蜜丽,她们正在说明至今对多琳所知的总总,以及感谢艾蜜丽的及时相助。

  她们此刻正谈到艾蜜丽独自一人离开后就依靠觅踪这个精灵魔法循着盗贼的足迹继续追踪。这魔法虽有奇效,但因经过的时间实在太久,再加上刚好遇上连日大雨,盗贼残留的味道完全消失,最后让她完全失去线索,只能在山中不住打转,并逐渐靠近萨朗奇穆城。为的,还是想碰碰运气看能不能遇上多琳,不过却刚巧目睹安琪莉娜两人身陷险境而出手相救。

  “你不用费心找那些盗贼了,因为他们已经死了。”刚关上房门转身的爱提娜冷冷丢下这一句话。

  “什么?”

  爱提娜说出黛丝笛儿及安琪莉娜昏迷时多琳袭击天启神殿的事,以及从千影得到的资料,让艾蜜丽脸色变得相当难看。

  爱提娜虽然极力压抑,但旁人却轻易听出她对多琳的憎恶与痛恨。追根究底,一切都是她的错!

  如果不是多琳,那小风和紫月的身分不会因此而揭露,现在还可以像以前一样快快乐乐的过着每一天,但这个美梦已经如同泡影般消失,再也不可能回到从前。

  强自忍耐的艾蜜丽终于忍耐不住,泪水扑簌簌流下,伏案痛哭。

  安琪莉娜朝还想继续说下去的爱提娜使了个眼色,示意她要适可而止,不管如何,在危急之时总算是艾蜜丽出手相救,更何况造成这一切的人也不是她。

  爱提娜深吸了一口气,强做克制的握紧拳头,也承认自己确实有些过分,点头表示知道。

  她先前已经告知安琪莉娜和黛丝笛儿,要她们不要告诉艾蜜丽自己死而复生和紫月一事,以避免不必要的麻烦,两人表示答应。而且艾蜜丽加入战圈时把精神集中在魔兽上,只以为爱提娜是受伤而亚修正帮她治疗,所以相当容易掩饰。

  良久,艾蜜丽终于抬起头,拭去泪水,张着红肿的双眼低声说道:“我有一件事要先告诉你们。”

  “什么事?”

  安琪莉娜回答的口吻有些沈重,先前一连串的事紧接着发生,让她无暇分心。此刻换上干洁的衣物,置身舒适的房间里,却是头痛欲裂。因为她发现除了雨的意图及身分还未摸清外,此刻还得加上多琳、小风、紫月这三件纷沓而来的事,完全不知该从何下手。

  一旁的黛丝笛儿更是早举双手投降,她宁愿面对千军万马,也不想去思考这会让人头昏脑胀的麻烦事。但她也知道,事情不解决不行。

  其实她们很清楚,这些问题对自己只是一些理都不用去理的小事,最坏的结果也不过与整个落羽大陆为敌而已,根本不算什么,或许会是蛮有趣的事也说不定。

  但是自己觉得有趣的东西,对亚修来讲可不是如此了,他只是一个普通的人类而已啊!一切的烦恼皆因此而起。

  “我对你们说了谎。”艾蜜丽这话暂时吸引了三人注意力,原先垂下的头慢慢抬起说道:“魔兽攻击我们是真,神兽之卵失窃也是真。但我并没有将这件事报告给长老知道,而是私自离开村里,除了希望能亲手抓住偷东西的盗贼外,也想藉此到人类的世界看看能不能见到琳姊姊。”

  “原来如此。”爱提娜先前也觉得有些奇怪,高傲的妖精怎么会忍受自家遭人偷取物品的耻辱而默不作声?

  不过她还是有些疑惑,为何多琳会离开妖精的世界呢?因为,人和妖精在一起的结果注定是一个悲剧啊!当下把这番疑问题出。

  艾蜜丽表情有些惆怅,带着怀念的口吻说道:“六年前,有一个人类的冒险队伍因为迷途加上受到魔物袭击受伤而闯入村里,我们虽不欢迎外来客,但仍悉心照顾他们长达半月之久,其中有一个年轻的男子叫做安德鲁……”

  “等一下。”爱提娜忍不住开口打断,问道:“你刚刚提到队伍,我想问一下,队伍当中有特里斯这个人吗?”

  “特里斯?”艾蜜丽眼睛一亮,没经过思考就脱口回答道:“我知道他,那是一个很有趣的老人。事实上,当安德鲁那个杀千刀的该死混蛋在那天夜里要带走我姊姊时,他是当中唯一表达强烈反对意见的人,其他人跟缩头乌龟一样默不作声。”

  三人不由得噗嗤笑了出来,心情也放松许多,艾蜜丽也许是唯一会破口大骂的妖精。

  但艾蜜丽却因为往事而让眼眶又湿润起来,她回想起多琳离开的那一夜,自己及时发觉而百般恳求未果,最后被她用魔法制住,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她离去的伤心时刻。

  爱提娜大略猜得出特里斯和天启神殿之所以会有嫌隙,可能也是这件事的缘故。

  再仔细想想,安德鲁年纪轻轻就能受赠天启神殿的长老封号,显然也是人中之杰,否则也不会让多琳如此倾心。

  “那然后呢?”爱提娜对于妖精有一些了解,大约猜到他们会做什么样的处置。

  “很简单,琳姊姊被长老们当作叛徒,永远不能回来。天啊!人类的世界已经没有她可以依靠的人,又不能回到我们身边,她以后该怎么办啊?”

  一直仔细聆听的安琪莉娜终于止不住心中的疑惑,开口问道:“为何你还有你的族人这么反对多琳和人类在一起?你们的外貌似乎相差不了多少啊!”

  艾蜜丽一时呆住,她想不透安琪莉娜为何会问这个问题,但基于尊敬的心理,依然谦恭的回答道:“是生命长短的关系,其实我们妖精的生命是不会结束的。”

  “不会结束?”这下连黛丝笛儿都听出兴趣来了。

  “是的,比起人类,我们最长可活千年之久,是他们的十几倍。虽然我们妖精的外貌和人类几乎相同,但当时间经过五十年后,其中一个已经老态龙钟,另一个还青春焕发,即使再怎么两情相悦,对双方都是一种折磨啊!”

  安琪莉娜和黛丝笛儿恍然大悟,她们先前并没有考虑到这最基本的问题,身为神魔两界中最尊贵的王族,她们拥有几乎无限长的生命。

  但艾蜜丽的话却让她们想到另一个问题︱︱当亚修逐渐年老而自己还一副年轻模样时,该怎么办?但随即又了解不用担心这件事,因为在亚修的认知中,自己还保留着翼人族的身分呢!

  安琪莉娜突然狠瞪黛丝笛儿一眼,后者光从一个眼神就知道她的意思,耸耸肩表示无辜。因为黛丝笛儿常常忘记自己翼人族的身分,累得安琪莉娜不时要帮忙收拾烂摊子。

  “至于生命不会终结是因为当我们死后,灵魂会变成果实,结在海之角、天之涯的一棵世界树上,而当果实成熟落入大海中时,我们的生命会再度延续,永不结束。”

  艾蜜丽谈到这里,爱提娜在旁小声的补上一句:“这其实只是妖精的传说而已。”

  “才不是传说!”

  耸耸肩,爱提娜不想争辩,这世界树的传说对妖精而言已经变成信仰的一部分,所以岔开话题问道:“你可以告诉我多琳为何能够控制魔兽了吧?”

  “我不知道,因为她离开我时身上什么都没带,所以这是到人类世界后才发生的事。可恶,都是混蛋安德鲁的错,如果不是他,事情也不会变成这样!”

  提起多琳,艾蜜丽就消沈许多。这也难怪,她最敬爱的姊姊居然摇身一变成为召唤兽的主人,而且还袭击妖精村庄并雇用盗贼窃取神兽之卵,现在不但攻击天启神殿,更要致眼前这对自己有恩的一行人于死地,怎能不叫她伤心、难过?

  “唔,怎么突然觉得好睏……”艾蜜丽突然打了个大大的呵欠,毫无预警的趴在桌上睡着。

  三人还没察觉到异样时,房间中突然出现了一个人影,由模糊逐渐变得清晰,看容貌,赫然是那个双手托着金色光球的神秘女子。

  爱提娜瞪大了眼,她从未见过这种情形,一时间不晓得该如何反应。

  安琪莉娜和黛丝笛儿则是心中剧震,女子出现的前后,两人完全没有察觉出她的存在,即使是此刻她已完全现身,但她们也只能透过双眼看见,只要一闭上,灵敏的意识却无法感受到这人的存在。

  这对两人来讲几乎是不可能的一件事,即使她们的感觉已经随着光闇之力失去而大幅减弱,但只要肯专心,就连一个带有恶意的眼神也能察觉,怎么可能有人已经活生生出现在面前,甚至让艾蜜丽昏睡后,仍觉得她不存在?

  她们的记忆中,只有一个人能如此隐匿而丝毫不被发现。

  安琪莉娜双眼异采连连,摒除心中所有杂念,冷静问道:“你就是雨吧?”

  “什么?”爱提娜显得非常惊讶,狐疑的眼神看着女子只有完美两字才能形容的无瑕容貌。

  黛丝笛儿则是默不作声,双手隐在桌下不住蓄积魔力,这是一个摸清对手实力的好机会,不可错过。

  “不愧是神界公主,凭着少少的线索就推论出我的身分。”雨的表情不因为身分被识破而有所变化,神色如常。

  “你是为了我的主人而来吧?”安琪莉娜平静表情下的思绪飞快的运转着,她明白现阶段实力上无法占得上风,所以希望能在心理方面取得优势。

  雨曾向爱提娜说过她在寻找某样东西,现在看起来,她的目标应该是在亚修,因为他也拥有让爱提娜死而复生的力量。

  “没错。”

  爱提娜猛然起身,双眼散发出紫色光芒,怒道:“我曾说过,要是你敢对亚修出手,我就……”

  安琪莉娜伸手制止,自嘲的说道:“老师,你还是不要触怒她比较好。我们现在就像是砧板上待宰的可怜鱼儿,要怎样摆弄都随她的意思。对不对啊!雨?”

  “没错。”

  爱提娜像是想到什么,脸色再变,刚要闪身离开,却被安琪莉娜紧紧抓住:“不用去了,老师。她如果真要对主人动手我们也毫无办法。”

  “没错。”雨的三次回答不单字眼相同,就连语气也完全一样。

  “那么,你现身到底有何用意?该不会是要夸耀你的力量吧?如果是,那你比我想像的还要差劲。”

  这有点算是辱骂了,但安琪莉娜却不得不这么做,因为她无论如何都要吸引雨的注意,好让黛丝笛儿有机可乘。

  而另一个原因是,她也真的明白自己毫无抵抗能力,只好藉此来发泄心中的郁闷之气。最后则是,雨如果真要致自己一行人于死地,那趁现在占点口舌便宜也好。

  “我来……”雨的尾音拖长,吸引了三人的注意力后才继续说道:“是要告诉你们一件事,但在这之前,出手吧!黛丝笛儿,你还要等到何时?”

  黛丝笛儿明白自己的举动瞒不了人,冷哼一声,春风倾全力出手。

  绿色光球由下而上,轻易穿透桌子朝着雨的脸直飞而去,差点就击中趴在桌上的艾蜜丽,声威迫人。

  春风出手后,黛丝笛儿脸上一阵苍白,全身虚软无力,这一击刚巧是她在魔力凝聚至最颠峰后才出手,威力非同小可。

  大口喘着气的同时,黛丝笛儿不得不怀疑,雨是特意挑这时机叫自己出手的吗?如果是,那……

  面对黛丝笛儿的全力一击,雨没有任何动作,光球在飞到她胸前时突然被压缩成一个小绿点,并改变方向被金色光球吸入,而吸入春风的光球也没有任何变化,连一点点反应都没有。

  黛丝笛儿和安琪莉娜同时脸色大变︱︱这春风虽不能对未丧失力量前的自己有所威胁,但也无法像雨这样没有任何动作就化解掉。

  她们很清楚的知道,雨比料想得还要厉害,但这并不是最糟糕的事,最大的问题在于,此刻她们仍无法估量雨的实力究竟高到何种程度。

  不是不想,而是不能。雨虽活生生的出现在眼前,但在自己的感觉中她却不存在。试问,要如何评估一个不存在的人实力有多高?

  “现在,可以告诉你们我的来意。亚修的事对你们或许是一件奇迹,但在我眼里并不算什么,还不能让我感到有趣。而我,已经帮你们消除任何知道冰火风行鸟和紫月这两件事的所有人的相关记忆。最后,爱提娜,你我的一年之期在昨夜已经结束,从此以后你将可恢复自由身。再见了,你们这些让我感到有趣的人,可得继续努力啊!”

  “什么?!”三个人你看我、我望她,面面相觑,作声不得。事前没有人想得到雨说出的是对自己这么有利的一件事。

  在她们止不住内心的震惊中,雨的身形逐渐变得朦胧,慢慢模糊,在完全消失之际,唇中又吐出一句话:“捉摸不定的风啊!要想得见你的身影,就踏着余晖的步道前进吧!”

  一个小光点此时自光球飞出落在桌子上,只看到原本中央破了一个大洞的桌子转瞬罩上一层淡淡的光芒,然后恢复原状。

  “时间魔法!这怎么可能?”安琪莉娜觉得自己的声音有些沙哑,不敢置信的望着完好如初的桌子。

  时间,一个绝对不能开启也无法开启的禁忌之门,对安琪莉娜和黛丝笛儿而言,她们两人合力可以创造出一个不受外界干扰也不会干扰外界的封灵空间,但却无法改变时间的流动。

  她们知道有人能掌控时间,就是自己的父王。但现在却多了一个,那就是雨。

  “我本来就不明白,但现在更加不明白了。”

  黛丝笛儿的喃喃自语,只有安琪莉娜明白︱︱雨的力量都已经强大到这种地步,甚至可和神魔两界之主相抗衡而不逊色,实在无法明白她还有什么东西好追求的。

  “也许,她追求的是一点点乐趣,而那,就是我们。”

  听出了安琪莉娜话中的颓丧之意,黛丝笛儿冷冷说道:“你失去了信心?”

  露出苦笑,安琪莉娜摇头说道:“原本就没有的信心要如何失去?”

  “是吗?你要怎样我管不着,我现在或许是雨手上的一点乐趣,但很快的,我会变成她后悔没能及早除掉的沈重负担,等着瞧吧!”

  看着黛丝笛儿神采奕奕的模样,安琪莉娜浑身又重燃斗志。

  此时的情景和黛丝笛儿以及亚修两人在多伦魔法学院中遭到魔兽攻击,而亚修意志消沈那幕如出一辙,只是人换做安琪莉娜而已。

  两人谈话之时,爱提娜却是呆在原地,表情逐渐变得喜悦。

  最后,她一股冲动的打开窗户,朝着刚好是陷入黎明前最黑暗的那一刻的天际高声呐喊:“雨,谢谢你!”

  安琪莉娜和黛丝笛儿彼此对望了一眼,明白爱提娜已经完完全全的把雨当作恩人。

  “你要不要休息一下呢?”

  “不。”爱提娜拒绝了黛丝笛儿的提议,说道:“天亮后,我要去查证一下雨说的话是不是真的,虽然她没理由骗人,但我还是要确认一下。”

  “也好,如果是真的,是不是要想另一套说词让亚修知道?”黛丝笛儿只觉得心中难受,要骗亚修的事还真不少。

  “不用担心,以那孩子的个性,是不会到处找人问东问西的……我还是先走好了。”

  爱提娜一脸雀跃,急急忙忙的离开。黛丝笛儿知道此刻的她欣喜若狂,也不阻止。

  安琪莉娜无奈的笑了笑,摇头说道:“没想到这个问题居然是由最意想不到的人解决。”

  “的确,我也有同感。那么,接下来该去找小风了。至于多琳,等找回小风后再狠狠的教训她一顿!”

  安琪莉娜看了熟睡的艾蜜丽一眼,转移话题说道:“你认为小风在哪里呢?”

  白了安琪莉娜一眼,黛丝笛儿不悦的说道:“你真的把我当成笨蛋吗?当然是在……等等,该不会是你不知道,想故意套我的话吧?”

  安琪莉娜不屑回道:“我倒觉得是你故意想套我的话才是。”

  “你还不够资格!”

  “好,既然那样,我们一起数到三,然后同时开口,看看有没有人是笨蛋,怎样啊?”

  “有意思,来就来啊!一、二……日落之向︱︱西方!”才数到二,刚好在安琪莉娜深吸一口气准备说出答案时,黛丝笛儿就先说了出来,让她满脸错愕。

  “哼哼,不用感谢我,现在你知道了吧?”

  “说这什么话,我明明也……”

  “哎呀!我已经先说了,谁晓得你本来到底知不知道呢?别担心,我是不会嘲笑你的无知的,哈哈。”和说的相反,黛丝笛儿毫不客气的放声大笑,一脸得意的扬长而出。

  安琪莉娜则是气得咬牙切齿目送黛丝笛儿的背影离去,恨不得一口把她吞下去。没想到一个大意,居然被占到便宜,她怎能忍受?

  “可恶,这个仇我一定会报的!”安琪莉娜恨声说道。

  此刻,雨的威胁已经被她远远抛到脑后。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