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神魔乱世缘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二章 公主入学

神魔乱世缘 乱晴空 6702 2004.01.08 11:35

    隔天的多伦魔法学院里弥漫著一股不寻常的气氛,并不是来自学生,而是来自老师们,并且学院的所有学生都被集合起来,这时亚修才发现到,学院里居然驻守著著蓝贝塔城的警备兵。直到特里斯院长上台说明后,亚修才明白为什么学院里会戒备森严了。

  因为巴洛雅王国王室的第三公主伊琴丝公主要亲临本校就读,蓝贝塔城本来就是属于巴洛雅王国的领地,地理位置是在里谢尔王都之下,距离王都约需一天的路程。

  这并不是很远的距离,但伊琴丝公主会出现在这里仍然是让人惊讶的一件事,更何况还是舍王都的王宫魔法学院不读,而来到这里的多伦魔法学院就读,实在是令人难以置信。

  “你知道为什么昨天老师们全体集合吗?”爱提娜来到了亚修三人的身边,无精打采的说著,还不时的打著呵欠。

  “为什么?”亚修好奇的问著。

  “很简单,因为据王都派出的使者来信,说伊琴丝公主可能偷偷跑到了蓝贝塔城,所以要我们学院帮忙搜寻。”

  “什么,帮忙搜寻?她可是公主耶!”

  “相信我,亚修,公主绝对不是吟游诗人诗歌中所传颂的那样端庄大方或是美丽娴熟,她们有时可是很……该怎么说呢!应该说很难搞定的吧!尤其是这位伊琴丝公主更是如此。”

  这番话说的黛丝笛儿和安琪莉娜不由自主的点了点头表示赞同,因为她们两人的真实身份就是公主,而且是至高无上的神魔两界公主。

  “不过我们找了一整天都没找到,但是在昨天晚上,她居然自己出现了,身旁还跟著蓝贝塔城的城主,她只说了一个要求,她要在多伦魔法学院里研习魔法。天啊!我快受不了了,好好的一个假期让我开会就够讨厌了,还要在城里跑来跑去找这个公主,我开始有点讨厌她了。”

  爱提娜露出了无奈的表情,对她来讲,放假期间还要到学院开会,是她最不能忍受的事了。

  “老师,你真的有参与搜索公主的行动吗?”亚修眼中有著浓浓的疑云,他所认识的爱提娜可不是那种会乖乖听话的人,尤其遇到的是她讨厌的事情时。

  “呃,当然有啊!我走了好长的一大段路去找公主,后来嘛……因为有点累了,所以就顺便到酒馆里小小的休息一下。”

  “你说的一大段路,该不会是从学院到酒馆中的这一段路吧?而你说的小小的休息,该不会是白天休息到傍晚吧?”

  爱提娜心里猛然一惊,觉得亚修这孩子真是越来越不能小觑,因为他几乎全部说中了,唯一没说中的,就是自己是从白天休息到深夜这件事。

  由于亚修说错了一点点,所以爱提娜毫不客气的大声说道:“很抱歉,你说的不完全对!”

  当亚修还想再说些什么的时候,台上的特里斯院长已经开始致词。

  今天他身上穿的是极为正式的魔法师服装,胸前三道银线闪闪发亮,代表著他上级魔导师的身份。

  “……所以,伊琴丝公主在本学院的这一段期间,身份是一般学生,和各位也是同学的关系,所以各位见到公主不需行礼,彼此间仍以同学相称。现在,就让我来为各位介绍伊琴丝同学吧!”

  特里斯院长的介绍完毕了,伊琴丝公主在众多人好奇的眼光中登场了。她的年纪约莫十四、五岁左右,有著一头俏丽的短发,五官浑若天成,身上散发出一股无形的威严,此刻她身上穿著魔法学院的传统长袍,脸上的神情目空一切,像是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的样子,冰冷的眼神缓缓望著底下的学生。

  甫一见到伊琴丝公主的外表,亚修只觉得似曾相识,但一时之间却联想不起来,不过伊琴丝的眼神却在亚修的脸上停住不放。

  “亚修,你果然是在这所魔法学院里就读,总算让我找到你了。”

  这句话引起了大骚动,因为没有任何人想得到伊琴丝居然会认识亚修,而最感惊讶的大概是爱提娜了,自己的学生什么时候连公主都认识了?

  “我、我不认识她啊!”亚修在众人的注视下拚命的摇头。

  “怎么了,才过一天的时间就把我给忘记了啊?”

  脑中灵光乍现,亚修忘记了礼仪,指著伊琴丝说道:“你就是昨天的那个少年?”

  只看到伊琴丝突然脸上一红,毫不端庄的跳下台,大步的走到亚修的面前,狠狠的踢了一脚,骂道:“该死的东西,我哪个地方像少年了?!”

  熟悉的骂人语调和同样粗鲁的踢人动作,亚修很确定这个人就是昨天的那名少年。不过这也难怪,伊琴丝十四、五岁的年纪,身体还尚未发育完全,再加上昨天脸上脏兮兮的,而且还穿著宽松的衣服,亚修自然辨别不出是男是女。

  不过亚修被踢一脚并不介意,但黛丝笛儿和安琪莉娜可就不是如此了,她们同时脸上表情一沈,只不过安琪莉娜的动作更快一步,抓住了伊琴丝的手,就直接把她摔倒在地。

  “天啊!”

  四周传来了惊叫声,得罪一国的公主可是死罪,就在两旁的护卫要一拥而上时,伊琴丝挣扎的爬了起来,出声制止。

  “通通给我退下,在这里我的身份是学生,有任何事情我会自己处理!”

  “可是,公主殿下……”护卫有自己的职责,自然不能随意离开。

  “我说通通给我闭嘴,离开我的视线范围,没有听到吗?还是你们想死?!”

  伊琴丝一怒之下,护卫们噤若寒蝉的离开了礼堂,转而在学院外围布下警戒。而这时伊琴丝才有空看清摔她的人是谁,一看之下也不由得被安琪莉娜美丽的外表所震慑。

  “刚刚是你摔我的吧?”终究是王族中人,伊琴丝很快的恢复了平静,指著安琪莉娜问道。

  “没错,就是我,因为你居然敢对我的主人出手,管你是公主还是国王什么的,绝不能饶恕。”

  “主人?”伊琴丝看了亚修一眼,露出了狐疑的表情,然后接著说道:“不管怎样,你伤害到我是事实,信不信我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那种事情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对我的主人无理,就必须受罚?”

  “莉娜,求求你不要再说了,好吗?”眼看安琪莉娜没有丝毫退让,亚修不由得心中一急。

  “是的,主人。”

  安琪莉娜毕恭毕敬的回答,丝毫不把伊琴丝放在眼里,而这让伊琴丝更加愤怒了,又更加用力的往亚修的脚上踢了一脚,这次安琪莉娜则是没有半点行动,但脸上却变的冷若冰霜,视线慢慢的移往伊琴丝身上。

  被安琪莉娜凌厉的眼神所慑,伊琴丝不由得心中寒气直冒。

  虽然伊琴丝还是第一次遇到这么可怕的眼神,但仍然强硬的说道:“怎么了,很想打我,是不是啊?却偏偏因为你那个天真主人的命令而不能动手,是不是很难过啊?”

  伊琴丝的挑衅没能激怒安琪莉娜,玉容依旧平静如波,没有丝毫的变化,这简直让伊琴丝愤怒到几乎快失去控制。

  旁观的学生其实已经在心里大感不满了,他们可能想都没想过居然会有这种公主,但碍于伊琴丝的身份也不敢表现出来,而这时,爱提娜出声了。

  “伊琴丝‘同学’,这里是学院里头,吵吵闹闹的,不太好吧?这样吧!我们学院里头有个魔武竞技场,是让学生彼此切磋的地方,你有没有兴趣和莉娜相互交流一下呢?”

  爱提娜笑著提出了解决的方法,还特别指出她现在的身份是学生。在日夜赶工之下,魔武竞技场算是修好了,不过面积只剩原本的一半。亚修实在怀疑爱提娜是基于什么样的心态才会说出这种话。

  “我没问题,就怕有人只会逞口舌之快,却没那个勇气上台。”安琪莉娜首先开口同意,对她而言,亚修是她口头上的主人,主人一旦受人侮辱,就代表著她也一样受辱,她的度量还没有好到可以不在乎。

  “哼,我先告诉你,我的魔法可是由比你们院长还要更高一阶的大魔导师亲自传授,你给我小心一点。”被安琪莉娜所挑拨,伊琴丝的怒气几乎无处发泄,自然没有拒绝的理由。

  既然两人同意,所有的学生都朝著魔法竞技场移动。

  途中,亚修跟在安琪莉娜的身旁,实在不知道该说些什么话,反而黛丝笛儿有点不满,因为她也很想上场教训一下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伊琴丝,可是怎么偏偏这种好事都轮不到自己上场呢?

  “莉娜,你……该怎么说呢?”亚修希望安琪莉娜平安无事,但又不希望伊琴丝受伤,陷入了两难之中。

  “别担心,主人,我下手会有分寸的。”

  “可是她也说了,她的老师是大魔导师耶!”

  “主人,”安琪莉娜笑著摇了摇头说道:“先不说我根本不把什么大魔导师放在眼里,再说,我现在的对手是伊琴丝,可不是那个不晓得身在何处的大魔导师啊!”

  “可是……”

  “总之,请主人别担心就是了。”

  安琪莉娜挪了挪插在腰上,在手伤痊愈之后又重新削成的另一把木剑冬蝉,顾盼自如的再度踏上新建的魔武竞技场,还给了黛丝笛儿一个灿烂但却让她气炸了的笑容。

  “喔,魔法学院的学生居然用剑,而且还是用木剑?哈哈哈,你这个人的脑袋是不是有问题啊!还是跟你的主人一样,是个无药可救的笨蛋?”看著安琪莉娜手上的冬蝉,伊琴丝发出了嘲笑声。

  不过安琪莉娜淡然的说道:“如果你认为这对你会有任何不利之处的话,我不用也没关系。”

  “不,你用吧!不过你马上就会后悔了。那么,我们可以开始了吗?”

  “随时都可以啊!”

  安琪莉娜的话才一说完,伊琴丝的手上就分别发出了两枝火焰矢。一时之间,亚修知道伊琴丝为什么说安琪莉娜会后悔了,因为木剑再怎样也不可能与火焰相抗衡,这是自然中不变的定理。

  除此之外,亚修也觉得有些心惊,光看伊琴丝如此自然的就施展出了魔法,实力自然不在话下。

  不过,伊琴丝射出的火焰矢像是失去了准头,分别朝著安琪莉娜的左右两侧射去。但,如果因此而放松戒心,可就上当了。因为其中的一枝火焰矢转了个弯,朝著安琪莉娜的背回旋而去,只不过安琪莉娜依旧美目半闭,浑然不知身后危险将至!

  但在一瞬间,安琪莉娜的左手动了一下,冬蝉快捷的出手,而且分毫不差的拨中了背后的火焰矢。

  木剑对上火焰,照理来说冬蝉会被烧成焦炭,但此时的火焰却被无形的气墙阻挡在冬蝉的剑身之外,然后随即消失,发挥不了半点作用。

  “啊!冬蝉剑上附有风之魔力,等于是多了一层保护,难怪不怕火焰。”

  亚修大感佩服,不过也暗自担心,要将魔力附在武器之上虽然不简单,但仍然可以做到,只不过魔力消耗的速度是极为惊人的。

  而伊琴丝似乎也因为安琪莉娜守得漂亮而大感讶异,不由得重新评估起对手的实力。

  “怎么了,你的实力就只有这样子而已吗?”安琪莉娜用根本不把伊琴丝放在眼里的口气说话。

  “可恶,本来只是想让你受点皮肉伤就好了,不过你既然这样子不知死活的话……无穷无尽的火焰之力啊!带著你的愤怒降临于世吧……”

  “这个咒语是……伤脑筋,也要考虑到周围的人啊!真是个任性的公主。”

  伊琴丝的咒文只念到一半,就见爱提娜摇了摇头,并且在魔武竞技场周围布下风之屏障,而在这时,伊琴丝的咒文已经吟唱完成。

  “……‘红莲业火’!”

  以安琪莉娜的脚下为中心点,地底冒起了熊熊火焰,转瞬间就把安琪莉娜吞噬。而且火焰的热度极高,即使隔著风之屏障,仍然让围观的学生受不了,不断的往后退。

  “莉娜,小心啊!”亚修不由得放声大叫,纵使周围温度极高,但他仍然感到背脊发凉,如果安琪莉娜因此而出事的话……他实在是不敢继续往下想。

  “这个孩子,真是不简单。”爱提娜看著红莲业火,不由得脱口而出。

  红莲叶火已经是火系魔法中的中高等咒文了,不是普通的学生能使出来的。而和刚刚伊琴丝所施展的火焰矢相较之下,红莲业火彰显了破坏的力量,而火焰矢则是显示出伊琴丝对于魔力的操控。

  火焰矢可以说是四大元素魔法中最基本的攻击魔法,它容易施展的特性让它几乎成为每个魔法师入门必修的魔法之一,因为它适合用来培养学生的信心,之后学生们再依照自己的个性或是喜好而钻研不同的魔法,所以亚修的导师是专精风系魔法的爱提娜,但他也是从火系魔法开始著手学习。

  但是,有一利必有一弊,四种元素魔法各有长短,火系是最容易施展,也是威力最强大的魔法,但是它的操控难度却也是最高,就连有上级魔导师资格之称的特里斯院长,也只能一次自由的操纵三枝火焰矢而已,所以爱提娜对伊琴丝的造诣有著极高的评价。

  不过这时爱提娜突然敲了一下还在大感不安的亚修的头,大声骂道:“拜托你一下,好吗?莉娜的实力,你应该是再清楚不过了,不用那么担心吧?”

  “已经不错了,主人以往只要一遇到这种情形,就会想要冲上去的。”黛丝笛儿也在一旁附和,脸上有著想睡的表情,对她来说,这是一场无聊的比试--不能亲自上场,而又知道结果的战斗,有什么好看的?

  伊琴丝没有注意到她们轻松的样子,脸上尽是一片得意,不过得意的表情随即凝结。因为红莲业火原本齐聚的火焰突然散开,露出了神情自若的安琪莉娜的身影,可怕的火焰根本无法对风之魔力保护的安琪莉娜构成威胁。

  “怎么了,你就只有这种程度吗?”

  “你该死!”

  接二连三的挫败让伊琴丝发起无名火,不顾一切的愤怒往前冲。

  红莲业火是她目前所能使出的最高等魔法,她也知道,安琪莉娜的风系防御魔法防守得非常漂亮,让她的火系魔法无法发挥作用。

  心中已有主意的伊琴丝脸上依旧怒容满面,但心中却已经平静了下来,而且右手隐隐有红色光芒流泻而出,脸上的表情只是要松懈对手的警戒而已。

  可是安琪莉娜并没有被迷惑,她连番的举动意在激怒伊琴丝,然后才要给予她重重的惩戒,但是她也发现到了伊琴丝的双眼一片平静,知道伊琴丝的城府极深,所以并没有放松。

  在两个人只剩几步距离的时候,伊琴丝左手突然往前一伸,手指上一枚魔法戒指发出了明亮的光芒,一个光球在毫无预警下现身并飞向安琪莉娜,刺耳的闪光让安琪莉娜的双眼一时失去了作用。

  只是安琪莉娜早有准备,闭上了双眼听音变位,完全掌握到伊琴丝所有的举动,满布风之魔力的冬蝉轻轻一挥,就把迎面而来的光球拍走,而且不晓得是不是偶然,光球高高的越过了爱提娜的风之屏障,由上往下刚好落在黛丝笛儿的头上!

  “真是够了!”黛丝笛儿手指一弹,光球就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给击成粉碎,那自然也是风的力量。

  就在这时,伊琴丝已经贴近了双眼仍然紧闭著的安琪莉娜,距离近的几乎可以感觉到彼此的气息。

  伊琴丝伸出了一直隐藏著的右手,只看到右手赫然有火焰包围著:“你完蛋了,尝尝火焰的厉害吧!”

  但是,安琪莉娜突然往天空掷出了冬蝉,伸出了左手紧紧扣住伊琴丝的右手,丝毫不理会她手上的火焰。在这一瞬间,伊琴丝只觉得手上传来烧灼的痛楚,不由得哀叫出声,因为安琪莉娜以更强大的火焰逼回伊琴丝的攻击。

  而在刹那间,火焰又随即消去,换上了奇寒的冻气,刚被火焰灼伤右手的伊琴丝此刻手上竟然被冰封起来,连续两种截然不同的痛楚让她痛的几乎晕过去,但她并没有晕。她咬紧牙关,又从怀中抽出了一把护身短剑,猛然朝著安琪莉娜一刺!

  “真无聊,看到你这种样子,让我想教训你一顿的yu望都消失了。”

  安琪莉娜之前往上抛掷的冬蝉在此刻落了下来,她放开了制住伊琴丝的左手,接住冬蝉,同时毫不留情的往伊琴丝拿著短剑的手猛然一敲!

  这一击几乎击断伊琴丝的手骨,而这还是考虑到伊琴丝公主的身份可能会为亚修带来麻烦才特别手下留情。

  对于深受重创正往后退的伊琴丝,安琪莉娜的冬蝉又是随意一挥,不轻不重的击中了眼中散发著恶毒光芒的伊琴丝的太阳穴,伊琴丝只觉得眼前一黑,整个人软倒在地。

  从头到尾,安琪莉娜没有离开过原位一步,而且只用左手应敌,获得了空前的胜利,就连底下的学生都无视伊琴丝的公主身份而鼓掌叫好。

  不过安琪莉娜脸上并没有出现喜色,对于倒在地上的伊琴丝甚至没有多看一眼的兴趣。

  她只是转头对著黛丝笛儿大声喝道:“受不了了!黛丝笛儿,你给我滚上来,我现在很想打人出口气!”

  “好啊!反正我也很久没活动活动了,不过是我打你才对!”黛丝笛儿高兴的跳上台。

  两人正想动手的时候,亚修连忙跳上台阻止:“笛儿,不许你给我动手,你的手伤还没好,给我乖乖休息,知道吗?”

  不管黛丝笛儿的大声抗议,亚修心急如焚的抱起了晕倒的伊琴丝,连忙朝著学院的医疗室走去。

  而此刻的亚修还不知道,他即将面对此生以来最大的侮辱,甚至还将差点命丧黛丝笛儿之手……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