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神魔乱世缘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五章 妖精少女

神魔乱世缘 乱晴空 8716 2004.05.07 11:15

    往天启神殿的路途是遥远而又辛苦的,但纵使辛苦,亚修仍然觉得相当有价值。

  在决定出发后,亚修和爱提娜花了整整一天的时间准备出发的所有琐事,而现在一晃眼就过了六、七天的时间,当亚修想确认出发的实际时间到底有几天时,却觉得脑中有些模糊,外出的日子一久,很容易就失去对于时间的正确观念。

  不过亚修因为长时间日晒而显得有些黝黑的脸庞,仍然是神采奕奕,而且此刻的他虽然驾着车,但大半的心思仍然好奇的打量着周遭的一切,虽然四周的环境是由同样的阳光、树木与流水所构成,但一旦远离熟悉的地方而让心情也有所改变时,同样的景色给人的感受就是不同,让人百看不厌。

  马车的车轮在此时突然碾过了一个小坑洞,整个车身剧烈的弹跳了一下,让原本分神在其他事物的亚修连忙专注起来紧紧操弄着缰绳,让受惊的马儿恢复平静。

  “奶们没事吧?”掀起了隔着车厢的布帘,亚修对着车厢里头问话。

  “我没事,不过你要是再来个一次,我就不知道你会不会有事了!”

  爱提娜充满威胁性的话从车厢传出,吓得亚修赶紧闭嘴。不过也难怪爱提娜生气,长途的颠簸让她腰酸背痛,而好梦正酣时又被刚刚那一下剧烈的震动给惊醒,自然是脾气不佳。

  不过如果真要找出惹她心情不好的罪魁祸首的话,应该归咎在她启程前所藏的酒被亚修给发现的缘故。

  知道往天启神殿的这一段路程不可能那么巧都投宿在有酒馆的城市或是村庄中,所以爱提娜为了以防万一,特别在购买的马车上托工匠加建了可以放酒的隐密夹层。

  只是没想到这些夹层居然被亚修给发现了,所有的酒当场被气得一塌糊涂的亚修给没收,没得喝的爱提娜自然是处于心情极度不佳的情形中。

  “对了,小风她还是没醒吗?”亚修又再次探头问道,语气中有着浓厚的关心。

  “主人,请不用担心,虽然我也不晓得小风为什么会一直沉睡,但我确定她一定平安无事,请不要再担心了,好吗?”在车厢内一直闭目思索的黛丝笛儿突然开口回答,还望了在一旁一直酣睡不醒的小风一眼。

  自蓝贝塔出发两天后,小风不晓得为了什么原因而一直陷入沉睡的状态,这几天不但没有进食、饮水,甚至就连眼睛都没有张开过。

  亚修曾经试过对小风施展治疗术,但却没有任何效果,而且她的样子也不像是生病。在出于无奈之下,只得依黛丝笛儿所言,让她一直沉睡下去。

  不过黛丝笛儿心中可是没有半点着急与不安,她非常明白小风之所以处于现在这种情形的原因,而且有些惊讶这时间居然来的这么快。

  她虽然知道事实,但仍然不打算说出口,因为只有这样,到时才能给亚修一个惊喜,一个充满尖叫的惊喜。

  想到这里,黛丝笛儿不由得露出了促狭的笑容,因为亚修那时的表情实在是太有趣了,让她不由得想再看一次,但因为亚修的禁令而不得不做罢,所以现在为了满足自己小小的愿望,也只好委屈亚修多担点心了。

  而驾着马车的亚修并没有因为黛丝笛儿的话而稍微放心,当然更不可能晓得黛丝笛儿心中的鬼主意。

  这时,有些心烦的亚修突然觉得四周吹起了一股清凉的微风,而且风的方向是由自己背后吹来,原本因为马蹄扬起而不断沾上自己身体的黄沙,在此刻被一堵无形的墙壁所阻挡,纷纷排向两侧。

  “啊!好无聊喔!”爱提娜一边抱怨一边从车厢中掀起了布帘钻到亚修身边,同时在前方施展了“风之壁”魔法,阻挡住所有扬起的尘土。

  “老师不继续休息吗?”

  “休息?算了吧!一直摇摇晃晃的马车怎么睡得着觉啊?还是出来透透气比较实在。”

  “呵呵,老师也可以请笛儿或是莉娜陪奶聊聊天啊!这样至少比较不会无聊,不是吗?”

  “你是在跟我开玩笑吧!那两人不是说要闭关练功吗?”

  爱提娜回头瞄了两人一眼,她们此刻正如一座雕像般的紧闭双目端坐着,表情庄严肃穆,而且还是从蓝贝塔城出发没多久后就一直是这个样子。

  如果只有安琪莉娜这样还不让人感到奇怪,但连片刻都静不下来的黛丝笛儿也这种模样就让人感到震惊了。

  “我没有开玩笑,她们自己说要把与罗安对战的经验稍做整理,进而创造出属于自己的绝招,所以才要我们不要打扰她们思考。可是我觉得像她们这样闭门造车,效果怎么可能会好?与老师奶谈一谈,或许可以收到触类旁通的效果也说不定。”

  “唉┅┅”爱提娜长叹了一口气,拍拍亚修的肩膀说道∶“你真的是一点都不了解这两人的真正实力,她们的厉害不在于现今的实力强弱,而在于那可怕的进步速度,所以你刚刚说的话根本都是多余的,她们独自一人的思考就是进步的最快方法。我敢打赌,再过一段时间,她们的实力就会超越罗安。”

  “真的吗,超越落羽八圣之中的武圣?”

  “当然是真的,而且我相信这不过是个开始而已。”

  爱提娜的话让亚修觉得有点茫然,他知道黛丝笛儿和安琪莉娜两人确实有这个能力,因为他自己就是从一开始慢慢的看着两人以可怕的速度飞快的进步着,亚修只觉得自己和两人的距离实在是太遥远。

  这时,附近不远处的密林中突然传来了树木剧烈摇晃的沙沙声,紧接着看到的是成群的鸟儿发出了啼叫声并拍打着双翅往天空飞去的景象。

  而在短暂的寂静过后,响起了人在受到重伤时发出的凄厉至极的哀嚎声,而这声音之大,即使是马车行驶发出的噪音仍掩盖不了,即使现在是日正当中,但仍然听得人感到一阵心寒。

  一时间,爱提娜和亚修两人不由得面面相觑,他们没想到在这荒郊野外居然会遇到这种变故。

  “看来真是老天有眼,果然有事发生了,亚修你在这里等着,我去看看。”

  发觉可能有热闹可看的爱提娜说完话后,一脸兴奋的使用“空飘术”跳下还在行驶中的马车,轻灵落地后立刻转成“风之疾走”,朝骚动来源处快速的跑去。

  “拜托老师不要闹了!好吗?”

  亚修的声音跟不上爱提娜的速度,看着爱提娜远去的身影,只好尽快的停下马车。

  这时,专注在思考之上的安琪莉娜和黛丝笛儿两人也察觉到了异状,分别探出头同时问道∶“发生了什么事啊,主人?”

  “这┅┅我也不晓得该怎么说,总之莉娜奶伤还没好,所以在这边看好马车,笛儿奶跟我去看看,或许能帮上什么忙也说不定。”

  说完后,一脸焦急的亚修也不理两人充满疑惑的眼神,急急忙忙的跳下马车后就朝着爱提娜消失的方向跑去。

  而安琪莉娜和黛丝笛儿虽然还搞不清楚状况,但刚刚的声音和亚修现在的表情让她们知道有不寻常的事情发生,于是两人同时跳下马车。

  不过黛丝笛儿突然柳眉一挑,手指着安琪莉娜趾高气昂的说道∶“喂,奶是没听到主人叫奶留下看守马车的话吗?‘病人’!”

  “奶胡说八道!我的伤早就好了!”安琪莉娜气急败坏的辩驳。

  想起了前些日子自己因为手伤而被安琪莉娜冷嘲热讽的往事,抓到报仇机会的黛丝笛儿此刻只觉得心中痛快无比,暗叫老天有眼,总算让自己等到了这一天啦!

  “这我可不晓得,总之主人要奶留下,奶就给我乖乖留下,不管前面发生了什么事都不用担心,因洛un心的我一定会一五一十的把所有细节告诉奶这位病人的,哈哈哈!”

  发出了此仇终于得报的爽朗笑声,黛丝笛儿一脸高兴的朝着亚修的方向跑去,只留下满腔怒火无处发的安琪莉娜待在原地,恨恨的死盯着黛丝笛儿远去的背影。

  在密林中快速奔跑的亚修虽然尽力避开枝叶繁盛处,但身上仍然被一些树丛的枝叶划过,不过由于身上穿的是预防驾着马车时身体被晒伤的长袍,所以除了长袍有一些地方被割破之外,身体部位并没有受伤。

  亚修绕过几棵需要数人合抱的巨大树木之后,眼前的景象豁然开朗,本来该是林木茂盛的地方在此刻却成了一小片的空地,原本立足稳固的树木被连根拔起,甚至有些还齐腰而断,就像是被可怕的暴风席卷过后的景象。

  这时亚修只看到爱提娜就在眼前不远处,不由得松了口气,并且放慢了脚步,缓和一下急促的呼吸。

  “老师,奶到底在干什么啊?不说一声就自己跑掉,像话吗?”亚修不由得抱怨连连,爱提娜的行为实在是太让人担心了。

  “有好戏可看,怎么可以不快点呢?晚来就看不到了。”爱提娜随口回了几句,颇有兴致的打量着眼前的树木上所插的几枝箭矢。

  “老师小心!”

  亚修突然大声的发出警告,因为他看到原本悬挂在树枝下的绿色藤蔓此刻居然有如活物般的向下快速移动着,而在碰到地面时就像蛇一般的朝着爱提娜快速的游移。

  不过亚修的叫声晚来一步,爱提娜刚有所警觉时,无声无息的藤蔓已经卷上了她的右脚脚踝,同时迅速往后回缩,硬是把爱提娜给吊在树上,而且还不住的晃来荡去。

  “小心啊!亚修,这是‘精灵魔法’!”在树上晃来晃去的爱提娜提出警告,脸上并没有惊慌的表情。

  亚修刚在思考精灵魔法这四字所代表的意义时,眼角突然发觉到有物体高速接近,眼看已经避无可避之时,一条淡淡的身影出现在他身旁,同时纤手一伸,稳稳的接住了飞来的东西。

  “主人,你还好吧?”黛丝笛儿看着脸色苍白的亚修关心的问道。

  “还、还好。”

  亚修呆呆的看着黛丝笛儿手上拿的东西,他到这时才看清楚这居然是木制的箭矢,而且只差几寸的距离就会射中自己的身体。一想到后果,亚修突然觉得两腿发软,有些站不住的感觉。

  “既然没事,就请主人退到一旁去吧!我要把这凶手找出来好好的教训一顿!”

  黛丝笛儿目露寒芒的打量着四周,刚刚那枝箭矢是她在千钧一发之际中所拦截,所以并没有注意到发箭的人身在何处。而现在四周俱是一片空荡荡的,没有半点踪影。

  这只有两个可能,一个就是攻击的人已经远离,而另一个就是攻击的人已经隐藏起来。

  不过黛丝笛儿知道这个人目前还在周遭,因洛uo并非没有察觉到这个人的存在,反而是这个人的存在感觉在四周弥漫着,就好像身旁的一草一木都是这个人的化身一样。

  黛丝笛儿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对手以及这样的感受,不由得大感兴奋,专注了所有的精神和锐利的眼神在四周巡视,同时做好了出手的准备,只要有一个细微的变化都能引起她最强烈的反击。

  只是她越专注就察觉到更多的气息萦绕在四周,让她摸不清真假。虽然想试着发动攻击试探对手,但却又怕在攻击发起时让对手有逃跑的空隙,所以形成了一个僵局。

  而这时绑住爱提娜的藤蔓突然一松,只看到她的身体不由自主的往下掉,所幸在快要以头下脚上的姿态撞上地面时,她以一个姿势优美绝伦的翻身轻巧落地,没有当着亚修和黛丝笛儿的面出糗。

  “老师,奶还好吧?”知道黛丝笛儿的对手就在附近,亚修也显得小心翼翼的,连说话的声音都不敢太大声。

  相较于黛丝笛儿的全神贯注和亚修的小心,爱提娜依然是一派轻松。

  “我很好。”爱提娜慢慢的走到亚修身边,还随手折了根枯枝在手上,并且开口问道∶“你知道为什么缠住我的藤蔓会突然放松吗?”

  突然被问到问题,亚修不自觉的一愣,然后在书本上看过有关精灵魔法的资料在瞬间闪过脑中,并且快速的检视了一遍。

  不过,最后他还是摇了摇头说道∶“我不知道,书上对于精灵魔法的描写好像没有写到这个。”

  先是一愣,然后狠狠的白了亚修一眼,爱提娜彷佛要发这几天来喝不到酒的怒气似的重重敲了亚修的头好几下,在他不住喊痛的声音中骂道∶“谁叫你从书本中找答案的?书中怎么可能会有答案?告诉你,那是因为这个人要专注精神在自己与周遭环境的同化上,所以才无法分神顾及到我。”

  “原来如此。”亚修摸了摸头,脸上有恍然大悟的表情││面对黛丝笛儿全神贯注的搜寻,隐藏着的人自然也没有办法分心于爱提娜了。

  “不过精灵魔法果然是不简单,居然把自己隐藏的如此之好,就连笛儿都无法掌握到这人的位置。”

  “废话少说!”听着爱提娜的风凉话,再加上一直找不到对手的踪迹,黛丝笛儿不禁有些发火。

  “可是,不管是什么魔法都一定有破解的方法,虽然精灵魔法可以让这个人和四周的环境同化,但是┅┅这个人还是真的存在着啊!看招!”

  被爱提娜握在手上并且悄悄折成了数十段的枯枝,在一刹那如漫天飞雨般的往四周飞了出去。

  黛丝笛儿突然在一瞬间发现了有几段枯枝像是撞上了一股透明的墙一样,纷纷在半空中落下。

  “找到了!”黛丝笛儿兴奋的叫着,同时迅速的接近这看起来像是什么都没有的地方。

  “可恶!”突然传出了一声娇喝,原本空无一物的空间突然一枝箭矢射出,而且出现了朦胧的身影。

  不过,黛丝笛儿只是冷然一笑,对于高速而且是迎面而来的箭矢随手拍开,丝毫不影响前进的速度。

  这人影显然也因为黛丝笛儿没有稍微停下脚步而感到有点惊讶,而这个瞬间已经让黛丝笛儿来到了人影的身前。

  只是眼前的人影突然往后一跃,直直落入后方的树丛里,这些树丛在这时突然狂乱的摆动起来,无数的绿叶发出惊心动魄的尖啸声,脱离了树枝的掌控朝着黛丝笛儿回旋而来。

  “来得好!”

  黛丝笛儿在瞬间停下了脚步并且伸出右手半虚半实的轻握着,强大的气流开始朝这里席卷、集中,而原本飞向黛丝笛儿全身的绿叶,也在这一瞬间同时改变了方向,被这股气流带着往黛丝笛儿的手掌心聚集着。

  事情只在瞬间发生,原本带有可怕威力的绿叶在此时被压缩,变成了一颗被握在手心的绿色圆球。

  “去吧!”

  黛丝笛儿的右手突然一握,绿色的圆球像是被压扁了一样变成椭圆形,又再度向前面毫无规则的射出所有的绿叶,并且将眼前的人影笼罩在攻击范围之内。

  没想到自己的一招会被黛丝笛儿以其人之道反治其人之身,人影传来了一声尖叫后连忙用双手掩住整个颜面。

  不过黛丝笛儿随即发现到这一击几乎没有任何威力,绿叶打在对手身上轻飘飘的,不但没有先前的威力,可能连抓痒都谈不上。

  “可恶,只能收不能放,这招算是失败了。”

  黛丝笛儿露出了不满意的表情,但趁着对手被这一招引开注意力的时候伸出了双手扣住对方的手和肩膀,并且将其压倒在地上,这是罗安曾经对她施展过的招式,她毫不客气的拿来使用。

  但这里也看出黛丝笛儿可怕的地方,任何她所见过或是被施加在自己身上的招式,她都可以在短时间内应用自如,但这并不是她的目标,她所要的是凌驾在这所有之上的力量,否则绝不可能击败安琪莉娜。

  “哼,胆感冒犯我的主人,杀了奶!”黛丝笛儿的膝盖顶在对方的背脊上,打算折断对方的脊椎骨,对她来说,冒犯亚修的人等若冒犯到她,只有死罪一条。

  “不可以,怎么可以无缘无故杀人?”在黛丝笛儿将要痛下杀手之时,亚修的叫声刚好传来,阻止了她的动作。

  “怎么会无缘无故呢?她刚刚冒犯了主人你啊!”黛丝笛儿满脸不解的抬起头问道。

  “总而言之,不能杀人就是了!”

  亚修看着眼前被黛丝笛儿制服的少女,只感到呼吸几乎停止,因为活生生出现在自己身前的人就是素有“梦幻一族”之称的妖精啊!

  璀璨的金色长发在阳光的映射下幻化出朦胧而又柔和的光泽,如枫叶般的微尖耳朵散发出独特的惑人魅力,而一双明亮又深邃的眼睛有如一潭幽静的池水,让人感到其中蕴含着无穷的秘密,值得花上一生的时间去探索。

  她整个人给亚修的感受,就如同吟游诗人在诗歌中所描述的,是个集神秘、高贵、优雅而又灵动至难以捉摸等特性于一身的美丽妖精,一个本该存在于梦想之中的完美种族。

  亚修一时之间不由得看呆了,心中更是激动莫名,长久以来只能从书本上得知或是在诗歌中聆听的描述终于在此刻亲眼目睹,亚修只觉得这趟旅程的辛苦有了代价,不由得忘情的伸出微微颤抖着的双手,想要碰触少女的存在,以确定自己是否在作梦。

  这是一件很失礼的事,可是亚修此刻的心中哪想得到这么多?只是,报应很快就来了。

  从被制服后就一直隐伏在地上没有动作的少女突然头一抬、嘴一张,一口编贝皓齿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狠狠的咬住了亚修伸过来的手,而且力道之猛烈彷佛连金铁也能咬断!

  先是一愣,继而感到剧痛攻心,这时亚修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继而依照生理反应放声狂叫∶“好痛啊!”

  所幸黛丝笛儿反应甚快,制住少女的手上加重了力道,让少女痛的不由得松开了口而发出呻吟声,也让亚修免去手上少掉一块肉的命运。

  “该死的混帐王八蛋,我不需要你们这些盗贼在那边假慈悲,要杀要剐随你们的便,落到你们的手上,我艾蜜丽认了!”

  少女虽然感到疼痛,但仍不停的开口咒骂,连串的骂声让眼前的三人一时间愣住了,完全不知该作何反应。

  粗野的谈吐和无数骂人的脏字,与这少女清甜的嗓音完全画不上等号,一时之间亚修忘记了手上的痛楚,发怔的看着眼前的妖精少女,怎么她跟吟游诗人的形容好像不太一样?

  而相对于不知所措的亚修,黛丝笛儿则是很快的恢复神志并且喜上眉梢,高兴的说道∶“太好了,既然奶自己都这么说了,那我就成全奶,给奶一个痛快吧!”

  亚修听到这几句话才回过神来,连忙大声喝阻∶“笛儿,奶给我住手!”

  “什么嘛!她自己都说要死了,理由还不够充分吗?”黛丝笛儿一脸委屈的模样,让亚修弄不懂她是怎么想事情的。

  这时,一旁的爱提娜对黛丝笛儿的胡闹,也委实有些看不下去,在一旁插嘴说道∶“够了,你们两个不要再闹了,都算是个大人了,难道不会正经一点吗?”

  这句话引起了亚修和黛丝笛儿两人的注意,同时对着爱提娜开口答道∶“奶没有资格说别人!”

  爱提娜被两人这一说,脸上一阵红一阵白,装作没听到这句话似的对着地上的精灵少女说道∶“奶叫做艾蜜丽吧?听我说,这只是一场误会而已。”

  “误奶妈个头!奶以为我会相信奶这个丑八怪、臭老太婆说的谎吗?告诉奶,我不是白痴!”

  “奶、奶骂我是丑八怪?”爱提娜脸上肌肉一阵抽搐过后,对着黛丝笛儿高声说道∶“黛丝笛儿,我命令奶立刻杀了她,而且要让她慢慢的死!”

  “遵命。”

  “不可以!”亚修快气死了,怎么这两人都是这一副模样?

  勉强的深吸了几口气之后,他蹲在艾蜜丽的身旁诚恳的说道∶“艾蜜丽小姐,请奶静下心来听我说一下。我们不是奶口中的盗贼,我们是刚好路过这里,而且听到这里有不寻常的声音才过来察看的┅┅”

  亚修相当清楚这只是一场误会,所以耐着性子把事情的始末告诉了艾蜜丽,艾蜜丽脸上的表情逐渐缓和下来,敌意也逐渐的消失。

  毕竟真要是敌人的话,她此刻早就性命难保,而且眼前这些人也和她寻找的目标完全不同。

  “你说的应该是真的。”艾蜜丽有些不情愿的开口承认。

  “当然是真的,笛儿,放手吧!”

  黛丝笛儿点了点头,依照亚修的话松开了制住艾蜜丽的手,不过仍全神戒备,以防万一。

  只见艾蜜丽很快的一跃而起,表情傲然的拍了拍自己身上的尘土,并且巡视了眼前三人一眼之后,冷冷的开口说道∶“这就当成是一场误会吧!虽然你们这样糊里糊涂的闯进我战斗的地方,而且还打扰了我抓人的计画,不过我大人有大量,就这样原谅你们几个,你们不用向我道谢了。”

  “呃,这还真是┅┅谢谢了。”

  虽然艾蜜丽说不用,但天生的个性还是让亚修结结巴巴的本能开口道谢,但话一说出口,他就觉得有些地方怪怪的,但又偏偏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不过这时他倒是体会到“尽信书不如无书”这句话,眼前的艾蜜丽虽然是一名妖精,但哪有半点神秘、高贵、优雅的样子?

  一时之间,亚修心中那自小憧憬的梦想在刹那间破灭,感到有些难受。

  “现实和心中的幻想,果然还是有所区别的啊!”

  亚修不由得喃喃自语,而这句话背后所代表的含意也只有爱提娜能够深刻的体会,因洛uo知道亚修最喜欢的一件事就是看书,对于书中所描写的奇人异事和瑰丽美景有着无尽的向往与想像,因此眼前的艾蜜丽给他的打击实在是相当的大。

  有些鼓励似的拍了拍亚修的肩膀,爱提娜给了亚修一个笑容,然后说道∶“虽然说书中的描写往往和现实中会有所差别,不过艾蜜丽算是属于差别太大,不能算计在内的那一种,我印象中的妖精其实跟传说中的姿态差不了多少。”

  “你们两个在说些什么,为什么扯到我?”被提到名字的艾蜜丽满脸不悦,继而又流畅的骂出了一连串的脏话。

  “没什么,只是想问一下奶刚刚口中所说的盗贼是怎么一回事?这附近好像经历过一场激烈的战斗。”

  爱提娜不愿多做解释的岔开了话题,只看到艾蜜丽脸上的表情显得更加冷厉,恨恨的说道∶“如果不是你们这群碍事的人突然闯进来,害我以为是他们的援兵而停止攻击,那些混蛋家伙们早就┅┅啊!”

  先传来的是箭矢划破空气的厉响,而艾蜜丽的惨叫也在同时发出。亚修只看到一枝利箭的锋矢从艾蜜丽的小腹贯出而露出大半,鲜血更是不断的滴到地面。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