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神魔乱世缘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三章 月牙神曲

神魔乱世缘 乱晴空 6964 2005.08.16 03:53

    亚修往下直坠时吸入毒雾,才一入鼻便觉得昏沉,脑海中开始浮现出过往的种种回忆,恍如隔着一层厚纱凝视,模模糊糊,他根本记不起那些人的名字与容貌。

  蓦地,一副异常清晰的脸孔出现在一片白色世界里,她的眼神清澈,唇角挂着灿烂笑容,足以使人忘却一切痛苦。

  ‘露比!’

  亚修浑身一震,在要撞上地面的那一刻猛然回过神,重新施展翔天之翼,险之又险的逃过一劫,惊得浑身冷汗彻体。

  ‘我不能放弃!我绝对不能放弃!我都还没见到她,怎么可以倒在这种地方!’

  亚修朝天大吼,突然身躯一晃,醒悟自己已经中毒,连忙屏住呼吸,从怀中掏出芍药给的‘解毒丹’塞入口中,同时飞往半空。

  医圣之女的药果有神效,片刻亚修就觉得晕眩大幅消退,开始审视四周。

  现实的环境不会因他一人的振作而有改变,熔岩仍从裂缝猛烈爆发,聚集而成的浪潮已横越一半距离,再不多久就要抵达里谢尔。

  光是袭来的高温,就让亚修汗如雨下、口舌发干,几乎承受不住,更别提熔岩本身的破坏力。纵使眼前的景象如此绝望,已下定决心的亚修仍拼命思索,毫不放弃任何可能。突然,他眼睛一亮,记起身上一个背叛他数次的东西。

  亚修探手入怀,取出‘月牙笛’,似乎受到主人的信心影响,月牙笛洁白的表面闪烁着奇异光华,更发出烫人的灼热感。

  ‘这是……你呼应我的证据吗?’

  亚修凝视月牙笛表面,记忆中的‘月牙十三曲’一曲曲出现在脑海,他的意识专注在其中一曲。

  ‘“天风曲”!’

  高亢、轻快、无拘无束的音符在空中跳跃,传遍每一寸空间,亚修感到月牙笛若有生命般,传出如心跳声的鼓动。

  这是一首活泼灵动的曲子,歌吟着自由之风。

  一曲奏毕,遮住阳光的火山灰层突然破开一个缺口,金黄色的阳光自洞中洒落,投往里谢尔,仿佛希望之光。光芒触及的地面产生变化,一股旋风瞬间生成,将四周的毒雾卷拂上天。

  旋风同时往外扩散,片刻便笼罩住了整座里谢尔城,成了一个超大型的龙卷风!

  龙卷风的威力弱得不可思议,弥漫的毒雾及烟尘泥沙被轻易吹走,除此之外却未造成破坏,这根本是不可能的事。

  月牙笛的月牙十三曲就是能将不可能化可能!

  ‘天风曲,操纵风的曲子,那么……’

  亚修持着月牙笛的手往前一挥,一股猛烈的暴风自天之穹顶狂卷而下,瞬间吹散占据蓝天的火山灰,金乌重现,光明再度降临。

  这时,龙卷风也将毒雾全都带走,城中空气恢复正常,只是众人仍一动也不动,生死未卜。

  亚修晓得他们都还活着,只是昏迷不醒,不过要是月牙笛无法抵挡熔岩的侵袭,他们等于是死了。

  天际中音符再现,不同于天风曲,这次的节奏快慢差别极大,音调则时轻时重、或刚或柔,狂暴与温柔共存。

  这是一首变幻莫测的曲子,歌吟着千变之水。

  ‘“天淼曲”!’

  熔岩焰浪的前锋触及城墙的瞬间,天淼曲及时奏完,蓝天开始飘落一朵又一朵的白色雪花,以美妙的姿态投入凶猛炽热的熔岩中。

  天降瑞雪,如有人能保持清醒目睹,必定不敢相信,因为里谢尔纵在严冬也不曾下过雪,但下雪又如何,轻若棉絮的雪花怎可能挡住熔岩?

  偏偏就是可以,雪花一触及熔岩时发出淡淡金芒,浓稠、赤红的熔岩竟在瞬间失去高温而凝固,变成漆黑色的嶙峋怪石。

  雪花外表虽美,其实是由可怕的冻气高度凝结而成,每一片的威力都不下于雪灵的‘霜雪之息’,此刻密密麻麻落下,仿佛无穷无尽,自能将熔岩的高温消除。

  事实上将冻气以雪花的姿态呈现,是亚修一时心血来潮所为。他突然觉得这是一副美丽的景象,否则以雨水或是白雾等模样出现都可以,因为天淼曲赋予他自由控制水元素的能力。

  仔细观察,雪花虽将地表大半熔岩凝结,并未落往裂缝处,熔岩依旧不断爆发,只是流动不远就被夺去热力,失去威胁性。

  亚修此举自有用意,熔岩爆发有助于宣泄地心累积的破坏力,如此刻强硬以天淼曲封住,难保日后不会有后患,因此让它尽情宣泄。

  ‘月牙笛……好可怕。’

  这是亚修一连奏出两曲,分别操纵风、水两种元素后的心得,他可说是靠着月牙笛拯救里谢尔,可却不但不感激,反而莫名畏惧?

  理由简单,因为亚修已经透过月牙笛明白他所操纵的力量之庞大,根本是难以想像,要毁掉一座城乃至一个国家,转念便可办到。人类就如蝼蚁,反抗的力道低微可笑,幸而亚修的个性与权力、野心沾不上边,否则如兴起统治落羽大陆的念头,也能轻易办到。

  亚修实在不明白月牙笛为何有此能力,此刻经它操纵的水、风二元素虽驯服如羔羊,但他对其万一失控的隐忧却逐渐萌芽,只是隐藏在冷静的脸孔下。

  熔岩的爆发已过许久,凝固后的黑色怪岩垫高地面,由里谢尔望去,东边原先起伏有致、翠绿青葱的丘陵地形,弹指之间变成了隆起的高原,古怪而又诡异。

  再过许久,裂缝处原先高耸入天的熔岩之树无以为继,逐渐萎缩,亚修心中大喜,晓得危机快过,停止降下雪花,因里谢尔此刻多了一座‘黑色高原’保护,熔岩受阻改朝南、北两方流去,不会影响到里谢尔。

  亚修不得不承认,处在绝对安全位置的此刻,这熔岩之树、火焰之河看来无比瑰丽、壮观、赏心悦目。

  蓦地,亚修背脊泛起凉意,感到一股极度憎恨的怒气包围自己,紧接着就看到裂缝爆发出的熔岩猛烈数十倍,高入云霄,仿佛回光返照,要在消失前留下最美的身影。

  正当亚修为这奇景目瞪口呆时,熔岩反常的没有落下,而是在空中扭结、聚合,汇融成一条巨大火蛇,凌空而下,直扑亚修!

  此情此景之诡异离幻,已到了不可思议的地步,绝非自然现象,但亚修却恍然大悟,明白这是在地下之城中所感应到的‘它’搞的鬼。

  火蛇狂扑之势虽骇人听闻,但亚修不慌不忙,月牙笛轻轻划了个四方形,奇怪的是周遭毫无反应,火蛇长驱直入,毫无阻碍,到得近处,不知是否错觉,它竟张开嘴,要把亚修一口吞掉!月牙笛到底做了什么?

  答案揭晓,火蛇的烈焰身躯在刹那间失去光芒,热度尽失,在半空化成黑色石块崩解落地,因为它撞上了一堵守护里谢尔的无形极冻气墙,它还不够资格越雷池半步。

  经这垂死挣扎,地心的力量再无余力反扑,裂缝处的力量完全平息,见不到半点熔岩喷出,天地灾劫终告一段落,但在亚修眼中,事情才刚开始。

  亚修藉着音之魔法,舌绽春雷喝道:‘给我滚出来,无论何种手段,你都敌不过我手上的月牙笛!’

  原已平静的地面开始颤动,刹那间,地下之城处的地面开始龟裂,岩石向上腾空飞射,其中还夹杂着圣殿的白色壁墙与燃烧着的冷焰。

  亚修心中暗叹,这规模庞大的地下之城已被彻底毁灭,所藏的历史文献完全消失,今时今世之人失去一窥前世前人秘密的机会。

  岩石之后,熔岩如喷泉涌出,又在空中聚合,亚修眉头一皱,难道对方毫无学习能力吗?不过,他随即明白自己错了,熔岩居然自己失去热度,化成石块落下,有如黑色布幕褪去,现出最终魔头!

  半空中,一头浑身弥漫炽热火焰的异兽缓缓张开双翼,比熔岩爆发之景还要美丽。

  ‘是凤凰,怎么可能?’

  亚修目瞪口呆,怀疑自己是否看错,锦鸡似的巨首上长着鹦鹉嘴,身躯如鸳鸯纤细,如大鹏般的双翼横展天空,浑身有烈焰燃烧,光芒让太阳为之黯然失色,而它刚刚更吸取熔岩之火壮大自己,除了传说中的不死灵鸟──凤凰,没有任何一种生物有此等能力。

  凤凰的身躯全冒出火焰,一双红眼狠瞪亚修。

  亚修无言,凤凰的美丽姿态使他目眩神迷,但笼罩在周遭的怨毒气息却让人倍感不祥,加上先前种种,亚修百分百肯定凤凰所带来的并非吉兆,而是毁灭!

  亚修仔细一瞧,发现许多不寻常之事,远处的凤凰外形确实和传说中相同,但头顶处却有一条与身躯同长的白色羽缎迎空飞舞,亚修的脑海立刻浮现有人手握羽缎,驾驭凤凰在战场上战斗的景象。

  然而,在凤凰的胸腹间,却还有一条粗黑铁炼贯穿而过,破坏了它整体的美感,显得突兀、丑恶。

  沉思间,凤凰发出悦耳清丽,却又悲愤怨毒的长鸣,张口吐出一道火焰,转眼即到了亚修身前,亚修仍自沉思,没有理会,果然,火焰无法攻破极冻气墙,谈不上威胁。

  凤凰再鸣,双翼一振,朝着亚修飞扑而来。

  凤凰之威势比之前的火蛇何止强烈百倍?这次亚修不敢大意,月牙笛往前一指,一股冻凝天地的寒气涌出,和凤凰接触的瞬间,竟将它整个冰封。

  凤凰失去了飞行的能力,朝地面直坠,但还没触地,浑身高温已将冰封融解,双翼一抖,千百片燃烧着烈焰的美丽羽毛朝着亚修电射而来。

  亚修眼神一动,焰羽的模样虽让他想起一事,手中的月牙笛并不因此怠慢,微一转动,便凭空升起一股气流,将焰羽吹回。

  月牙笛可不是一次只能操纵一种力量,当一曲奏毕,这股力量便归亚修使用,除非他将之解除,否则可逐次累积,到最后,月牙笛所能操纵的威力之巨,根本是无可计算。

  亚修想起摧毁石巨人时曾被一道怪异的红光攻击,虽最后被雪灵消灭,但确实有见到一片类似羽毛的踪迹,加上贯穿凤凰身躯的铁炼,一个疯狂念头浮出脑海。

  凤凰便是毁灭之焰,而且它的身躯还被拿来当作制造对抗神魔的兵器材料!

  虽看似荒诞,亚修却认定自己的推论无误,如此一来,就能解释凤凰为何满怀怨毒,因为它被人类禁锢在地底下长达三千年之久!

  亚修心中一软,原先打算以冰锥贯穿凤凰身躯的念头松动,以音之魔法喝道:‘对你的遭遇我感到非常难过,但可以请你停手吗?这里的人全都是无辜的!’

  凤凰的回应是再次射出焰羽和吐出火焰,火焰直取亚修,焰羽则如同有自我思想般散开,从四面八方,铺天盖地发起攻击,意图当亚修的注意力被火焰引住时,从最弱的一点入侵里谢尔。

  可惜,凤凰不晓得月牙笛的能力,火焰失效,焰羽被守护全城的极冻气墙冰封碎裂。

  ‘没用的,里谢尔没有弱点,守护全城的力量强大到连我自己都不敢相信,你的攻击不可能有用!我再说一次,请你停手!’

  凤凰仰首厉鸣,猛然振翼飞往半空,最后以雷霆万钧之势,不顾一切往亚修直撞而下,充满著有去无回、同归于尽的决心。

  ‘玉石俱焚吗?抱歉,我不会给你任何机会。’

  亚修月牙笛再动,眼神突然一软,仿佛遇到了为难之事,稍迟了一线才出招,而且中途换招,改下挥往前拂。

  一股猛烈的暴风正面卷向凤凰,要将它挡住,但这有去无回的一撞威力超乎预料,暴风反被击溃,凤凰以高速接近,亚修虽大吃一惊,仍临危不乱,从侧边再引出一道狂风,总算击偏凤凰的飞行轨迹。

  凤凰的右翼接触到亚修布下的极冻气墙,虽瞬间冻结,却也突破穿入,撞垮大片城墙,最后‘砰’的一声坠落地面,翻滚不停,在南城门外停住。

  亚修险被波及,幸而及时后跃,躲过攻击,这让他脸罩霜寒,泛起杀气。

  他在想,如自己有个万一,里谢尔的数万居民岂不是要一同陪葬?

  ‘凤凰啊,你被囚禁虽然不幸,但试问,三千年前我的祖先被迫避往暗无天日的地底下,他们的无辜可怜,该找谁讨?今天里谢尔的人哪个有罪?既然你不愿止战、不愿听劝,那就别怪我无情,定!’

  亚修高举月牙笛猛然往下一挥,一根巨型冰锥凭空出现,朝着刚挣扎站起的凤凰背部狠狠刺入,将它钉牢在地,动弹不得。

  凤凰发出震天哀鸣,双翼不断拍打,亚修毫无喜悦神情,只有万般痛苦与无奈,因为他能理解凤凰的愤怒,如果换做自己被囚禁三千年,出来的第一件事也是报复!

  然而,里谢尔亦没有理由被凤凰的怒火波及。

  亚修眉一挑,暗忖自己小看凤凰的生命力,它的伤口处喷出大量血液,血液和烈火几无两样,不但片刻就将冰柱蒸发,伤口也已痊愈,再度站起。

  凤凰表面虽无伤口,亚修却感到它的力量已大幅衰减,不复先前之勇。

  ‘果然是不死灵鸟,但你的力量至少去掉七成,现在可以谈谈吗?’亚修仍无法彻底赶尽杀绝,期盼事情能有一线转机,蓦地,他眼神再冷,‘休想得逞!’

  亚修手上月牙笛一转,转眼间凤凰身旁出现四道龙卷风,形成一道牢笼,当它甫振翼而起,便被狂风打下,困锁当中。

  在月牙笛的惊世力量前,凤凰的怒气终被压抑,取而代之的是从未有过的惧意,意图逃离。

  事已至此,亚修怎能容它离去?否则来日凤凰力量恢复后改而攻击其他城市,该如何是好?

  亚修仔细审视凤凰的烈焰双眼,良久后长长一叹,它眼中憎恨之情半点不少,亚修清楚凤凰不会放弃复仇,这让他别无选择。

  眼眶在不知不觉中泛红,亚修有些哽咽开口:‘对不起,我再也无法对你留手,我能做的,就是下一击让你在瞬间灰飞湮灭,感受不到半点痛楚──“天怒曲”!’

  这是第一次,亚修在掌握绝对优势的情况下,处死没有仇、没有恨,甚至大感同情的对象,而它更称得上是被害者!

  亚修的手在发抖,却没有停止,沉重到要挤碎心脏的音符一个个单独响起,每响一次,让人喘不过气的压力就增加一倍,绝望的气氛弥漫四周,即使这股力量由亚修控制,他亦胆颤心惊。

  天怒曲的最后一个音符已然奏完,亚修完全主宰这股力量,这股以往被视为禁咒,经常反噬施术者的雷电之力,此刻驯若羔羊,一切依他的意识动作。

  这是一首令万物为之颤栗、跪伏的曲子,歌吟着天谴神威。

  凤凰通灵,感受到这股力量的可怕,虽奋力挣扎着想要逃离,无奈在龙卷风的钳制下动弹不得,明知必死,它的畏惧尽消,怨毒的眼神死瞪着亚修。

  眼神如能杀人,亚修恐怕已死万次,但这样一来,岂非让他更无转圜?

  亚修握紧月牙笛的手不断冒汗,最后一声长叹,就要一招结束传言中灵鸟的生命。

  此时,一道人影突然出现在亚修身前,再熟悉不过的嗓音响起,‘主人,好久不见。’

  亚修有些不相信的眨眨眼,最后喜上眉梢,惊道:‘莉娜,你回来了?见到你真好,快点……不,等一下,等我解除极冻气墙,你再进来。’

  亚修作梦也没料到安琪莉娜在此时现身,想念之情让他暂且将凤凰一事撇到旁边,解除布满全城的气墙后让她进来,同时升起一丝希望,说不定安琪莉娜能有什么好办法解决这番两难局面。

  安琪莉娜施展翔天之翼停在亚修身旁,她的绝色容颜因旅途劳累而憔悴不少,但显之在外的圣洁气质与风采不但未曾稍减,反而还多了一股引人心怜的楚楚娇态。

  亚修已有一段时日未看到安琪莉娜,加上今天实在发生太多事,此刻见面竟有恍如隔世之感,他同时想到,黛丝笛儿是怎么了,为何至今仍未现身?无奈,他没有找寻答案的时间。

  兴奋之余的亚修并没有注意到一些异常之事:安琪莉娜的秀眸虽在扫过里谢尔的惨状时闪过一丝哀痛,却并无太惊讶的反应,而她一见到亚修便恰好停留在肉眼无法瞧见的极冻气墙外,没有直接进入,分明早已晓得四周有强大的力量保护,无法硬闯,她是如何得知?

  不过,还有一件两人都没注意到的事,凤凰一见到安琪莉娜现身,浑身原已减弱不少的火焰转趋炽盛,视线更离开亚修,直盯安琪莉娜不放。

  ‘主人,这里似乎发生了不得了的事呢!’

  ‘是啊,一言难尽,没想到你这么快就赶回来。’

  ‘因为半途遇到翼人族,他们向我说主人您已经找到空青,所以我便急忙赶回。’

  ‘他们果然倾全力完成我的请求,真是太好了,我有一个难题想……’

  安琪莉娜没让亚修把话说完,问道:‘主人,您的月牙笛可以一举消灭这有不死鸟之称的凤凰吗?’

  这又是亚修粗心的地方,他之前对月牙笛的存在保密有加,直到此刻才拿出来,安琪莉娜怎会晓得?

  亚修没把剩余的话说完,而是先回答:‘可以,天怒曲的威力可以办到,你先听我说……’

  ‘原来如此。’安琪莉娜的视线落在月牙笛上,眼神微变,又不让亚修把话说完,问道:‘可是主人,这么可怕的威力让您操纵,万一您昏过去了,力量失控,该怎么办呢?’

  ‘放心吧,能操纵是因为曲子的旋律在我脑海停留,当将之忘掉时,凝聚的力量会自然消失,不致造成危害。’

  ‘我明白了。’

  ‘明白就好……咦?’亚修总算发现不对,眼中浮现疑云,问道:‘你怎么会晓得月牙笛……’

  亚修彻底失去说完话的机会,安琪莉娜低声一句‘抱歉’后,猛然提膝往亚修小腹狠狠撞去,随即一记手刀狠劈在颈项!

  没有丝毫防范,加上对手是战斗经验丰富的安琪莉娜,亚修连哼一声的机会都欠缺,就倒地昏厥。

  如同亚修被安琪莉娜套出的话,因月牙笛而凝聚的力量在瞬间云散烟消,困住凤凰的龙卷风也失去踪影。

  安琪莉娜眼中闪过一丝内疚,对凤凰说道:‘快走吧,“白羽”,回到姊姊的身旁去,不要留在这里,否则你真的会被杀。’

  凤凰没有依安琪莉娜的话离去,眼中发出更加怨毒的厉芒,张口吐出一道火焰,直扑她和亚修!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