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神魔乱世缘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重新站起

神魔乱世缘 乱晴空 5683 2004.07.26 16:04

    旅店大厅中,安琪莉娜、黛丝笛儿和爱提娜三人围桌而坐,表情神伤哀愁,但纵使如此,依然吸引了不少同店的住客和服务的侍者对她们的美貌频频打量。

  所幸三人脸上的神态清楚到足以让每个人看出她们的心情极度不佳,而且也知道当中有一人在神前之战中勇挫妮雅和神器穿云,因而无一人敢上前攀谈,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在夕沈之洋,当艾蜜丽看到气绝身亡的多琳时,几近崩溃。而在亚修说出了雨和多琳的对答时,艾蜜丽的情绪也随之平静了许多,不管信不信,但想必她也了解到,那对只能孤身一人的多琳来讲是最好的归处。

  众人除却亚修待在岩顶连动都不肯动之外,在附近寻找到一栋该是多琳居住的小屋,在里头发现被精灵魔法保存,模样栩栩如生的安德鲁尸体,取走他代表天启神殿长老的信物后,由艾蜜丽解除魔法把他和多琳一同安葬。

  小屋里同时发现总共五颗不知名且形体各异的兽卵,当中有一颗被爱提娜认出是天音神殿的镇殿之宝──不死之珠,用它来治好了亚修的伤势和清除自己体内的余毒,效果好得令人啧啧称奇。

  最后,艾蜜丽取回被偷走的兽卵孤身返村,而爱提娜等人则是带著心碎的亚修回萨朗奇穆城,并且将安德鲁的信物、不死之珠连同其他三颗不知名的卵蛋交由天启神殿处置。

  在天启神殿谈到多琳一事之时,爱提娜以她被人控制为由帮忙辩解。虽说人已死,世间的评论不再影响到她,但爱提娜仍不希望有人对她产生误解。

  回城已经三天,小风的死讯就连和她较亲密的黛丝笛儿也能坦然接受,只剩亚修还不能忘却,自己一人关在房里不出半步,更是滴水未进。

  爱提娜虽想进去安慰,但却被安琪莉娜劝阻住,亚修终究会跨越过这道伤痛的鸿沟,只是需要时间一个人静一静。

  “碰”的一声,亚修出气的一拳狠狠捶在墙壁上,房间里的摆设毁损散落一地,都是他的杰作。

  窗户紧紧关著,半点阳光也照射不进来,眼前一片幽暗漆黑,如同他此刻的心情。除了心灵的伤痛之外,他的身体也感到无比的虚脱、劳累,那是无法承受太初之力的后遗症,在这阴暗的房间中觉得昏昏欲睡。

  他的腿上、手臂有大片大片的淤血和指甲抓出的血痕,那是为了不让自己入睡而造成。他不愿进入脱离现实的梦乡,选择用这种方式来惩罚自己。

  心中至今不灭的,是那难以抹灭的恨意,但他最恨的人既不是古拉尔也不是不愿相助的雨,而是那个在小风和多琳遭遇到危险之时,只能在一旁袖手旁观,什么都不能做的自己!

  一股郁闷之情涌上心头,亚修哭得有些嘶哑的声音低吼:“不该这样的,为什么要为了我这个没用的东西牺牲自己呢?不值得,真的不值得啊……”

  他蜷缩成一团靠在墙角,头埋在两膝间,不停流下自责的眼泪。

  就在这时,房间出现了异象,所有的景物摆设在瞬间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全然的黑暗。

  中央,一团白色光球缓缓出现,光芒像涟漪一样往四周荡开,逐渐幻化成一个人的形体,由模糊逐渐清晰,还传出呼唤的声音。

  “哥……哥哥……亚修哥哥。”

  亚修太过疲累的身体在迷迷糊糊中听到了熟悉的声音,一时还以为是幻觉,但连续三声传入耳畔时却让亚修浑身剧震,同时整个人跳了起来,不敢置信的望著眼前越来越真实的人影。

  他从未听过她说话,但却知道这是“她”的声音。

  “哥哥……”

  呼唤声再次响起,人影已完全清楚可见,静静的伫立在前方。

  亚修流出热泪,冲向前,把人紧紧抱在怀中。他是抱得如此之紧,就好像一放手她就会消失似的。

  “小风,你回来了、你回来了,真是太好了。”

  出现的人竟是小风!她一身略带鹅黄的装扮,脸上挂著满足的微笑,双手圈住亚修的腰,头紧贴著他的肩膀,一动也不动享受这片刻的重聚。

  “我终于、终于可以亲口叫你一声哥哥了,我好高兴啊!”

  鼻中嗅到淡淡的发香,亚修神情激动的说道:“回来就不要再离开了,天啊!我曾答应过,要教你好多好多的事情,要带你去看尽这世界的一切美景,但我都还没做到。啊!对了,我先带你去看我的妈妈……不,是我们的妈妈,她就像是姊姊一样,你会喜欢她的。她的食物是世界上最好吃的,你一定要尝过才知道,所以,跟我一起走,好吗?”

  轻轻的,小风拍著亚修的背柔声说道:“哥,你知道那是不可能的。”

  痛苦满布脸上,亚修怎么会不明白这话的意思?眼前的小风已死,出现的只是她的灵魂而已。

  “为什么要为我牺牲到这种地步?我不值得你这么做啊!”

  “值得的,真的值得。哥哥,你不晓得你在我心目中有多重要。”

  “胡说,我只会耍嘴皮而已,我什么事都没为你做过啊!”

  小风闭上眼,呓语般的说著:“哥,你知道吗?在很久很久以前,当我有了意识之时,只感到周遭一片黑暗、阴冷和虚无,还有重重的压力让我动弹不得,我曾以为这个世界就是如此令人难受。不知过了多久,我感到一股力量涌入身体,帮我离开了那可怕的地方。但是,见到蓝天的刹那,迎接我的不是自由,而是毫不留情的攻击。在我痛楚难当、仓皇逃离到承受不住而昏迷的时候,我心里想著,不要了,再也不要了,如果这个世界就是如此,那我宁愿不要醒来,可是……”

  小风双眼流下晶莹的泪珠,但却用著快乐的口吻说道:“当我睁开眼时,却看见一双能包容一切,当中没有半点憎恨与恶意,有的只是无限关切、温柔与怜惜的眼睛,那同时驱走了我身上和心中的所有痛楚。当时我在想,要是这一双眼睛能永远永远注视著我,那该有多好?像是作梦一样,我这最奢侈的愿望竟然实现了,我有了你这么一个好哥哥。哥,你知道吗?你的怀抱对我来说,是世上最温暖的地方。你的抚mo、笑容和每一个望著我的眼神,对我而言都是最大的满足与快乐,我能感受到你全部的真心,你对我付出的,实在太多太多了,多到值得我用生命来回报。”

  “我没有你说得那么好,真的没有。”亚修只能喃喃自语。

  “有的,只是你一直都不晓得而已,而我也直到此刻,才能亲口告诉你。最后,有件事我一定要说,能与哥哥你相遇,是我这一生中最幸福、最快乐的一件事。我……该走了。”

  “不要!”亚修更加用力抱住小风,放声大吼:“雨!我求求你,把小风还给我吧!我愿意用我的命来交换!”

  “不要这样好吗?哥,如果你离我而去,那我一个人要怎么活下去呢?”

  “不然一半!用我一半的命来换你回来。是她让你来见我的,不是吗?她一定也有能力让你回来。雨,我求求你,求求你!”亚修痛哭失声不断哀求。

  小风坚定的推开亚修,离开那令人眷恋,永不想离开的怀抱,伸手轻触著亚修的嘴,颤抖著说道:“我怎么可以让我最亲爱的哥哥只剩下一半的寿命呢?其实就算我不死,我也没办法继续待在你身边。”

  “为什么要这么说,你讨厌我吗?”

  “我怎么可能会讨厌哥哥你呢?其实是我体内的力量已经强大到我快要无法保持人形,再继续下去,我不久就会变回真正的模样,那时,我要如何继续和你在一起呢?”

  “那不是问题,不管你变成什么样子,我仍然会陪著你的。”

  “我知道你会,但我不要你这么做,你的未来怎么只能为我一个人而活呢?”

  “小风,我……”

  “不要再说了,好吗?哥,现在我只想留下一点回忆……”

  小风贴近亚修,柔软的唇瓣靠近他,投下浓情一吻,久久才分:“虽然兄妹做这种事不太好,但我实在是太喜欢哥哥你了,希望下一次夺取我哥哥的唇的人,会是我的大嫂。”

  小风酡红的脸露出俏皮的笑容,身躯逐渐变得透明,慢慢消失。亚修慌乱伸出的手只能碰触到虚影。

  “最后,哥哥,你的笑容,能让我再看一次吗?”

  亚修伸手拭泪,但泪不止,最后只能勉强扬起嘴角,露出充满苦涩的笑容。

  “果然,我的哥哥是世界上最棒的人了,小风以能有你这个哥哥为荣,所以不要再自责了,好吗?再见了,哥哥。”

  小风的身影终于全部消失,伴随她而去的,却是无比满足的笑容。

  “不!”亚修猛然张开眼,面前的环境让他知道自己身处在旅店的房间中,先前的景象就如同梦境般让人难断真假。

  伸手摸了摸脸上的泪痕和嘴唇残留的暖意,亚修清楚知道,刚刚小风确实出现过,专程为了自己这一个无能的哥哥出现。

  他的双眼逐渐变得有神,泪水不知不觉中已经止住。擦去留在眼眶中的最后一滴泪水,深吸一口气站起来走至门边,手在门前犹豫了一下,最后终于推开。

  微弱的光线自门外射进阴暗的房间里,让亚修的眼睛一时间无法适应,但他仍毫不犹豫的跨出脚步。转身缓缓关上房门,在将要闭起的黑暗中,他依稀可见到小风那最后的笑颜。

  “小风,我不会让你失望的,再见了,妹妹。”

  门阖上,亚修转身大步下楼。此刻的他,已不再是那个只会蜷缩著哭泣,自责无能的人。

  “主人他……什么时候才会恢复正常呢?”黛丝笛儿手肘撑在桌上,掌心托著腮,一脸懊恼。

  “别以为每个人都跟你一样少根筋,主人是个怎么样的人你又不是不晓得。”安琪莉娜出言斥责。

  “哼,我当然知道,但这已经是无法挽回的事实了,他再怎样都没有用。啊!我不是说不能伤心,但也要适可而止。主人他现在根本是在自虐,不吃不喝的,都已经三天了耶,怎么不让人担心?小风她……也一定舍不得的。”黛丝笛儿出奇的没对安琪莉娜回嘴。

  安琪莉娜柳眉微蹙,小风的死让自己的心情很不好,所以出口稍微重了些,虽心中实在不愿意,但嘴巴却不听话的自然而然脱口说道:“抱歉。”

  这句话引得黛丝笛儿下巴狠狠撞在桌上,瞪大了眼,一脸震惊,像是看著什么奇怪东西般的直望著安琪莉娜。从眼神可以看出她很想说一句话──你是不是发烧了啊?

  安琪莉娜别过脸避开这个眼神,心中也纳闷自己为什么会说出这两个字,该不会真如黛丝笛儿所想的吧?

  “就这样好了,如果今天晚上他还是不吃不喝,就算用强迫的也要让他吃些东西,不然身体会受不了啊!”爱提娜对两人之间的异样没有察觉,握紧拳头下定决心。

  “唉!”安琪莉娜幽幽一叹,有感而发的说道:“仔细想想,其实这世间最痛苦的事莫过死别,不管有多想念、有多不舍,都再也无法见到对方一面。在夜深人静之时,只能藉著怀念过往的快乐时光排遣寂寞时刻啊!”

  “但比这更痛的,是失去的那人却是为我而死,而我,并不值得她那么做。”一道虚弱的声音接了下去。

  “啊!主人!”黛丝笛儿整个人跳了起来。

  亚修从楼梯一步步的走下来,脸色虽然苍白,脚步也不是很稳,走起路来摇摇晃晃的,但已经没有那哀痛欲绝的神色。

  安琪莉娜正细细咀嚼那段话的意思,一时间没有反应,爱提娜则是流露出放心的神色。

  亚修走到桌旁看了三人一眼,然后深深的弯腰致歉:“真是对不起,这几天让你们担心了。”

  “没关系,下来就好、下来就好,要吃点什么吗?”爱提娜问道。

  “主人,你……你没事吧?”

  给黛丝笛儿一个勉强的笑容,亚修点头说道:“我很好,因为我看到了小风。”

  “小风?”三人同时开口,这是亚修太思念小风的错觉,或者是……雨的杰作?

  “是啊!她终于会说话了,而且声音好好听。我们谈了好多,她真是一个好妹妹,而我却是如此的不成材。”亚修有些自嘲的说著。

  “主人,您……”

  伸手制止安琪莉娜,亚修说道:“别担心,我不会再自叹自怜了,因为那毫无用处。我能做的,就是尽力成为一个能让小风感到骄傲的哥哥而已。”说完,露出一个令人安心的笑容。

  三人同时松了一口气,不管小风出现是幻觉又或者是谁的杰作都不重要,因为亚修终于恢复正常。

  “不过……嗯,这个嘛……”亚修突然吞吞吐吐,脸红了起来,对著爱提娜说道:“老师你能不能借我一点钱?我‘稍微’弄坏了一些东西,可能要赔不少。”

  爱提娜微微一愣,反应过来时笑道:“没问题,不过这次可要收利息了喔!”

  “放心吧!回去后我会好好努力工作还钱的。”

  “那就辛苦你了。”

  “那个……”黛丝笛儿举手说道:“我也可以帮忙喔!”

  “你?笨手笨脚的,算了吧!我看只会越帮越忙,不要到时候把整间房子给拆掉了,我看你怎么赔?还是由我来好了。”安琪莉娜对她的提议嗤之以鼻。

  “你居然敢这么说我?我看你才是笨手笨脚的!”

  “你才是!”

  两人吵嘴的模样让亚修不禁笑了出来,连忙说道:“好了好了,大庭广众之下这样子,不会感到难为情吗?对了,这边的事结束,也该准备回去了。但在这之前,我想先休息个几天,可以吗,老师?”

  “当然可以,一切就照你的意思吧!”

  “那么,我先上去了。”

  “要吃点东西吗?”

  “好啊!麻烦老师你了。”

  看著亚修上楼的背影,爱提娜知道他已经不再是那个从蓝贝塔城中出发,略带稚气与不成熟的亚修,至今的种种遭遇,让他蜕变、成长了不少。

  “这段旅程,是得还是失呢?”

  回过头,安琪莉娜和黛丝笛儿正吵得不可开交,惹得不少客人转头注视。不过这也表示她们的心情因亚修的关系变得开朗,才有这个兴致去吵一架。

  “没变的,大概就是你们两个人的吵架功夫了,喂,该停停……算了,也算我一份吧!”

  心情大佳的爱提娜也兴致勃勃的加入战局,三人你来我往,吵得不亦乐乎,一派和乐融融的样子。

  但是,她们并不晓得,这样彼此打闹的情景将不再出现,因为其中一人,将要远离亚修而去……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