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神魔乱世缘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信念之争

神魔乱世缘 乱晴空 5596 2005.04.18 22:02

    “你真的把她当朋友吗?”

  曼雷达简单一句话就让亚修回答不出,很明显的,蝶舞丝毫不把他放在眼里,如果今天换做他重伤待援,铁定得不到任何帮助。

  亚修必须承认,他的内心深处并没有把蝶舞当作真正的朋友,一旦离开魔界便会很快把她给忘掉,或许她独特的魅力和展翅的绝美姿态会在脑海中多停留一些时间,但终究会消失。

  “纵使不是朋友,也可以互相帮助吧?”

  “是吗?不过难道你忘记昨晚的痛苦了?还是人类都这么下贱?”

  亚修悚然而惊,说道:“你果然知道我并非这个世界的人,而且还晓得我昨晚的遭遇,你到底是谁?”

  “你只要知道我的名字就足够,其他的如果我想说,就自然会说。”

  “你该不会是中央之城的主人吧?”

  “你是要当一个聪明的孩子,还是凡事都要让别人说第二遍的笨孩子呢?”

  如果有选择,亚修早已掉头就走,但可惜的是他毫无选择,沈默片刻后说道:“虽然昨晚的经验相当令我愤怒,但那毕竟是我打扰到她,我不认为该怪罪于她。”

  “愚蠢!她没有找你,只是时候未到,只要有机会,她绝不会放过任何得罪她的人。把你的善良留到人界再发挥吧,这在魔界毫无用处,亦得不到任何回报,你只要照顾好自己就行。”

  “够了,我虽然不是魔界的人,但我相信有些法则是一致的。蝶舞要怎样对我,我管不着,但现在她这样难过,我却不能不管,毕竟相逢自是有缘,当然,我也不期待什么报答。”顿了顿,亚修冷哼一声说道:“仔细想想,她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不也是因为那个窝在中央之城的魔界之王吗?”

  两人言谈至今,亚修依旧无法断定曼雷达的身分,毕竟他不说,再怎么猜也没有用。不过,亚修已经确定两件事,首先就是曼雷达对他有兴趣,再来就是感到曼雷达并不喜欢唯唯诺诺之辈,如此一来,乾脆就放开顾忌,全力与他斡旋,说不定能有一线生机。

  而现在,亚修就打定主意要采激怒的手段让人失去平常心,因为他认定曼雷达纵使不是中央之城的魔界之王,也该有所关系,这很危险,但可能也会因此而有突破。

  曼雷达改变坐姿,微向前倾,自然而然散发出一股威严,双眼锐利如炬,直视亚修,沈声开口:“这关魔界之王什么事?”

  曼雷达说得极慢,每一个字都像铁锤一样狠狠敲在亚修的心房,震得他气血浮动,呼吸大乱。再加上曼雷达充满威吓的威严形象,如换做常人,恐怕信心早已溃散,不敢有所反抗。

  可是,亚修的个性,除了和善之外,剩下的就是固执,所以他根本不可能屈服。

  “当然有关,魔界这里或许没有国家这种形式,但是,魔界之王主宰四块大地是不争的事实……你该不会跟我讲说,他没有能力维持魔界的秩序吧?”

  曼雷达大笑出声,他不晓得有多久没有遇到这么有趣的人,纵使亚修不知道他的身分,但能在他气势震慑之下侃侃而谈,魔界中也没有几人。

  曼雷达有些为难,他特意治好亚修的手就是要让他演一场死中求活的大戏,但现在却又想多帮帮他,寻思间,随口答道:“他当然有这个能力。”

  “那就对了,现在的岭南之地因为焰魔的缘故,猿蝠族、妖鸟族以及狼族对另外十一族展开惨烈的屠杀,就我所知道,蝶族就只剩下蝶舞一人,而猫族也只剩下几十人,我想问问魔界之王他在做些什么?为何不出面制止,任由血腥屠杀不断发生?难道魔界真的没有律法可言吗?一切只以力量为依归,强者可以无法无天,弱者就只能苟延残喘,甚至到死都不安宁?”

  说到最后,亚修怒气陡然爆发,神色转厉,因为他想到了红叶以自己亲母的尸体当成陷阱的举动,那是他无论如何都不能忍受的事。

  曼雷达情绪不见波动,好整以暇的说道:“让我们先来搞清楚几件事。首先你认为在以律法为依归的标准下,焰魔该受到制裁,对吧?当然,前提是你听到的都是真的。”

  亚修眼中露出思索的光芒,他还是首次遇到这种断人生死的问题,虽只是假设,但也不敢轻忽,仔细思索听到有关焰魔的种种所作所为,最后坚定点头回答:“对。”

  “那么,接下来以律法维持岭南之地,并制止狼人三族的屠杀之后,和平与宁静就会随之降临?”

  亚修发现不对,明显感到曼雷达用上了诡辩的手法,一句话中七分真实、三分陷阱,但也不能说错,只得硬着头皮说道:“当然。”

  “哈哈哈……”曼雷达纵声大笑:“魔界之所以没有律法,是因为这里不需要这种伪善做作的东西,那不能带来真正的宁静。”

  “胡说!律法虽不是完美无瑕,但至少有一定的约束力,至少不会像今天的岭南之地一样遍地血腥。”

  “是吗?你来自人界,对吧?”

  “没错。”

  “人界的地域是以国家划分,并普遍施行律法的,对吧?”

  “确实如此,所以人界的国家没有一个地方和岭南之地一样……”

  亚修突然停住,因为他想到了被别国军队入侵的欧玛。确实,欧玛和岭南之地根本是完全不相同的两地,然而,有些残忍的举动却是一致。

  例如狼族联合其他两族大肆追杀其他族固然是错,但入侵欧玛的联军大肆掠夺、屠杀王室、祸及无辜百姓,甚至此刻还在打星星之石矿脉的主意,这难道是对的?

  欧玛训练刺客去暗杀各国的重要人士,当然该付出应有的代价,但问题在于它已付出太多太多,不难想像,现在的欧玛和人间炼狱差不了多少。

  杀三人、五人,就可被称为十恶不赦的罪犯,那杀人过万,甚至数十万的战争该称为什么?律法约束罪犯,但对侵略、战争却无计可施,这样对吗?

  亚修发现自己逐渐把陷入战乱的欧玛和染血的岭南之地给重叠在一起,虽各有原因,但在牺牲无数性命的一点上却是相同。

  思绪再往上移,欧玛是个国家,当然也有相关的律法,可是欧玛之王以冷血手段训练紫月等杀手的行为又该作何解释?那可是天地不容、丧心病狂的举动啊,但律法可曾阻止过他?

  亚修试着要冷静下来的时候,曼雷达戏谑的话声传入耳中:“告诉你一个事实,你口中的律法是手握权力之人的鞭子,挥与不挥之间无关公平正义,只看他想不想而已,你所谓的律法安国不过是个笑话。”

  曼雷达的意思其实很简单,一个国家的律法之所以能维持作用,不过是上位者要让它有所发挥而已,否则就是收起来又如何?

  亚修感到大事不妙,因为曼雷达的话不但使他无法反击,就连内心也都接受,因为他身边就有同样的例子。

  巴洛雅可以说是落羽大陆上少有的和平之国,这当然可以归功于它的富裕和法治极严,只是这中间就没有偏颇吗?

  有,在伊琴丝被称为乱之公主四处作乱的时候,如果不是她的身分特殊,恐怕早就被打入大牢。但伊琴丝并没有受到任何责罚,甚至反过来磕头认错的都是受害者,这种情形是对的吗?合乎律法道德吗?

  那是什么造成了这样的结果?就是权力!

  权力主宰一切!这才是唯一的真实!

  亚修额上冒出冷汗,无言以对。

  仔细观察亚修的表情变化,曼雷达称许说道:“你还不错,发现自己的天真,并没有强词夺理。坦白说,我认为律法这玩意还是有其价值,只是你太把它当成不可违逆的准则,却忽略了它毕竟是为一人而存在的工具,没能看破这点,而只执着在单纯的字意上,甚至因此被束缚住,这不是又傻又笨又无知?看在能像你这样反省的人并不多的份上,我给你九十分。”

  亚修苦笑说道:“我很想知道你的一百分标准是什么,恐怕没有人可以得到这个分数。”

  曼雷达静了下来,刚毅的脸部线条柔和许多,眼中流露出深切的感情,以一种前所未有的温柔语调开口:“不管在任何方面,我从不打算给人这完美的分数,但有一次在这同样的话题上,还是有一个人超出我的范畴,取得超过一百以上的高分。”

  亚修好奇心大起,问道:“我可以知道她是谁吗?”

  “不,但我可以告诉你,她的答案。”

  “那……她的答案是什么呢?”

  “很简单,就是这世界要能获得真正的宁静与和平,律法是唯一的一条路。”

  亚修一愣,这岂不是回到原点?想开口,却又晓得曼雷达话还没说完,只好压下好奇心,静静聆听。

  “我当时也同样以律法是操纵在少数人的理由质疑,而她是这样回答我……”

  亚修不由得紧张起来,因为他刚刚就是无法越过这一道障碍。

  “‘你说得对,现在的律法绝大多数都是统治者用来奴役百姓的工具,就像是驱赶着牛群的鞭子一样,而很久很久之后也会是如此,它的作用大小只会操纵在几个人手里。’她当时说话的表情,我到现在都还记得,而我自己的反应嘛……就跟现在的你一样。”

  亚修张着嘴,表情茫然,最后回过神来,忍不住说道:“她是在耍你,对吧?”

  “你会这么想也难怪,因为我当时也是同样的想法,但事实并非如此,而是她已经透彻瞭解当前的律法是为一人存在,所以只能称之为工具。但有朝一日它终会进步,当它在全民的意志下订立,并以全民的意志去实行时,它将发挥真正的作用。”

  “不可能吧?这种事怎么能够做得到?说全民的意志,也未免太不实际了?一个国家有多少人,你知道吗?”

  “谁说不实际?不要忘了,律法并不是什么高深的东西,说穿了,就是恶有恶报四个字,除掉一些偏激的疯子不谈,律法要让绝大多数的人认同并不难,事实上你们现在人界的律法准则也不会离谱到哪里去,是吧?当然,遵守与否,又是另外一回事。”

  “这……也对,但要如何去制裁呢?这不可能做到啊!”

  “这其实很容易,但问题在于现在没办法做到。”

  曼雷达回答的如此理所当然,反而让亚修一脸糊涂,问道:“什么叫容易却又没办法做到?”

  “没办法的道理很简单,如果你的国王无视律法的规定,执意要杀一名无罪之人,结果会被制裁吗?”

  “这……不会。”

  “你的回答,正是没办法做到的原因;而容易的地方在于,只要每个人都有志一同的对违反律法的人做出惩罚就行。想想,当每一个人,包含国王的军队、侍卫、大臣,甚至国王在内的所有人都存有同样的想法呢?到那个时候,岂有人敢再违背律法?”

  “好!这的确是容易又没办法做到的一件事,确实比只懂皮毛就大声说话的我要好上许多,难怪能拿到超过一百的分数。”

  亚修的眼睛亮了起来,满是崇拜,这是他的优点之一,纵使差人一截也不会心有不甘,而是从中汲取他人的智慧与见解。

  “你是不是搞错了?只瞭解问题的本质而无法解决,凭什么拿到满分?”

  “难道她有解决的方法?”亚修意似不信。

  “她的答案是没有,也不需要有,因为问题自然会解决。”

  亚修是真的感到惊讶,因为他发现自己从头到尾就没有办法料中曼雷达口中的那个“她”的想法,一路全被牵着鼻子走,就好像蒙住眼睛走路,不晓得下一步会踩着什么,相当刺激。

  他却不知,眼前的曼雷达在当时也有相同的体验,对一切都操之在手的创世者而言,那种无法掌握的感受更加强烈,最后成了永不抹灭的记忆。

  “没有的意思很简单,因为怎么可能让所有的人都拥有同样的想法?”

  “对啊,这是不可能的事,人又不是木偶傀儡。”

  “但是人类不同于野兽,会自我思考,有追求更美好生活的本能,当被如工具般的律法压迫到极限后,自然会想要反抗、改变,甚至取而代之。人界的历史正不断在重演这个过程,王朝腐败、衰退,进而被新王朝推翻,然后新王朝再重蹈覆辙,一直一直下去之后呢?千万年后,人终究会觉醒,并瞭解要停止这种过程,就是要让律法成为众人之剑,而不是一人之鞭,虽然这要经历漫长的历史,但一定会成功,够简单吧?她根本不需要去想办法,因为问题会自然解决!”

  亚修的手无法控制的发抖着,他听到了完全超乎想像的见解与论调,甚至还因冲击太大而大口喘息。

  “对一个眼光已经看到遥远的未来,明白历史*就是朝着希望的一端滚动,而且信念没有任何迟疑的人而言,你会给她几分?”

  “我觉得分数对她根本不重要,你就算给零分,她也无所谓。”

  “那你觉得给她几分比较好?”

  “嗯……”亚修想了一下,说道:“坦白说,我觉得给一千分都没有问题,但我却觉得九十九分会比较好。”

  “为什么?”

  “我不知道为什么,但我觉得与其要给予代表完美的一百分,还不如给有瑕疵的九十九分,因为人一旦完美,就会开始退步。”

  最后那一段话让曼雷达虎躯一震,此刻的亚修居然说出和三千年前朵丽芬一模一样的话,不愧是心有灵犀的母子。

  话题至此,其实已经可以结束,然而曼雷达却谈兴大发,主动说道:“你有没有发现到,我们所谈的,完全偏离一开始的主题?”

  “呃……也对。”

  “其实你的质疑并没有错,但此地有些事却是不同于人界。例如:魔界的四块大地的地形、种族虽各有差异,但贯穿整体的,就是以力为尊,这是绝对的法则。”

  已安静许多的亚修,听到后又忍不住开口:“这会不会太无理了一点?这岂不是弱肉强食吗?身为弱者,难道就要永远被践踏?”

  “无理?”曼雷达摇头说道:“我看是你太无知,弱肉强食本来就是自然界的铁则,你有没有看过大草原上猎豹捕食动物的情景?”

  “这……没有。”

  “那好,我们就去看看吧!”

  “咦?”

  亚修还弄不懂这话的意思,就感到眼前白光大盛,然后,出现在眼前的景象立刻让他作声不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