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神魔乱世缘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征讨魔兽

神魔乱世缘 乱晴空 7826 2004.02.21 16:41

    可是这密集且炫目的魔法却对魔兽起不了作用,因为这些攻击魔法魔法一碰触到那团黑雾就被阻挡在外。

  不过黛丝笛儿却注意到了一件事,那就是这些被阻挡住的火系魔法似乎变成了点点红光,透过黑雾不断的被魔兽的身体给吸收。

  这是一副很奇怪的景象,不由得让黛丝笛儿低头沈思,寻找脑中有些遗忘的记忆。

  “你们几个快点离开,这里实在是太危险了。”

  传来熟悉的声音,亚修等人转头一看,特里斯院长还有学院里的老师面色凝重的站在自己身后。天空魔兽的出现引起了他们的注意,刚刚的魔法攻击也是他们的杰作。

  亚修也知道情况不妙,他们现在正夹在天空魔兽和特里斯院长的中间,正是最容易受到波及的位置,于是连忙拉着黛丝笛儿和安琪莉娜离开这危险的地方。

  一到较安全的地方之后,亚修从黛丝笛儿手上接过了伊琴丝,把她平放在地上并立刻施展治疗术治疗她身上的伤口,虽然对于天空魔兽的再生,他也有莫大的兴趣,不过当务之急应该以治疗伊琴丝为优先。

  不过安琪莉娜和黛丝笛儿则是在看了亚修一眼后,同时发出了会心的微笑,她们明白亚修的好奇心极重,如果真要治疗,应该把伊琴丝带到更安全的地方才是,怎么可能会留在这仍有危险的地方?

  所以,从这个小动作就可以得知亚修内心的真正想法,黛丝笛儿和安琪莉娜同时向前走了几步,将亚修安全的保护在身后,对于有可能波及到亚修的攻击,都得先经过她们这一关才行。

  而这时,特里斯院长和其他的老师们纷纷又施展出了强大的魔法,务必要将眼前的魔兽给消灭!

  只见各式各样的魔法无情的朝着天空魔兽而去,不过如先前第一波攻击一样,魔法无法突破那层黑雾。

  只是遇到攻击的天空魔兽仍然只用牠清澈的双眼注视着对牠攻击的人类,完全没有反击的动作,因为对牠来讲,这些人类的攻击反而增强了牠的力量!

  而这时黛丝笛儿的脸上有着恍然大悟的表情,因为她看见除了火系魔法被吸收之外,就连水系魔法也都被黑雾给吸收,继而传给魔兽本身,而诸如其他的风系攻击魔法,则是被那一团黑雾给弹开。

  “喂,你的表情看起来就像是知道这只魔物的名字叫什么了,对吧?”

  “说真的,魔界中的魔兽多达几千种,我哪有可能全都认得?不过有一种很奇怪也很稀少的魔兽有吸收水火能量的特性,在我收集的宠物中,就是独缺这一种特别的魔兽,牠的名字叫做‘冰火风行鸟’,没有想到居然能在人界看到,真是太好了。”

  看着黛丝笛儿眼睛闪闪发亮的样子,再加上她先前那一句独缺一种宠物的话,安琪莉娜明白她此刻在想些什么,不过安琪莉娜也知道,凭她们现在的力量是不可能做到的。

  “那么,眼前的这只大鸟就是三百年前被击败的天空魔兽的后代啰?”

  “是啊!这种魔兽稀少的原因之一就在于牠们一生之中只下一颗蛋,而且只有当母体死亡之时蛋才会被产下。我想,当初天空魔兽被击败时,牠才产下这一颗蛋并且深埋在地底下,没想到却被唤龙神剑残余的光之力所压制,一直到此刻光之力消失,蛋才被孵化,真是太好了,我要乘着牠在天空飞翔!”黛丝笛儿越说越兴奋,仿佛自己已经乘坐在眼前的冰火风行鸟背上一样。

  “喔,这只魔兽确实是不凡,才刚出世就能有这么强大的力量,确实是不错,不过越看越觉得有种熟悉的感觉。”安琪莉娜感到有些疑惑,她虽然失去了光之力,但仍然可以判断出眼前魔兽的实力高低,她相当的明白,此刻就算是在身上无伤的情形下和黛丝笛儿联手,也不是这只魔兽的对手,但她还是不解自己为何会对眼前的魔兽有那种似曾相似的感觉。

  “那当然,我们魔界的魔兽比起你们神界的神兽,自然要强上一百倍不只啦!”

  冷哼了一声,安琪莉娜虽然没有把神兽当成宠物或是坐骑的习惯,不过只要有比较,她就不允许输给黛丝笛儿,正想开口反唇相讥时,却看到了黛丝笛儿手腕上的伤口,一时之间心中有一个前所未有的想法。

  “你的血……这只魔兽该不会是喝了你的血,所以力量才变得这么强大和让我感到熟悉的吧?”

  “嗯?”

  黛丝笛儿看着自己手腕上的伤口已经慢慢的愈合,再想想刚刚似乎在救亚修时有滴了几滴血到地上,看来这只鸟果然是喝了自己的血才变的力量这么强大。

  “哎呀,看来是如此没错,没想到我的血居然比补品的效果还要来得好,真是让我自己对自己另眼相看了。”

  白了黛丝笛儿一眼,安琪莉娜确定了心中的想法,她们的血对于相对应的种族有着莫大的力量,而且她也知道,如果这个想法属实的话,确实有对付眼前魔兽的作法。

  不过她还是冷冷的对黛丝笛儿说道:“那么我问你这个大补品一下,你现在打算怎么处理那只魔兽啊?凭那几个魔法师的力量是没有办法消灭掉牠的。”

  “这个嘛……”

  黛丝笛儿沈思中仍然不忘瞄了安琪莉娜一眼,这一些时日的相处下来,她对于安琪莉娜也有了几分了解,她刚刚的话中有着自信的口气,黛丝笛儿知道,安琪莉娜心中已经有了对付的方法。

  就在黛丝笛儿侧头思索的同时,特里斯不愧为上级魔导师,不仅施展的火系魔法力量强大,而且也发现了水、火两系的魔法不仅没有效果,甚至还会被魔兽给吸收,于是要所有人都改用风系的攻击魔法。

  虽然风系并不一定是他们专精的魔法,但身为魔法学院的老师,对于四系魔法都有一定的了解,使出基础的风系攻击魔法并不困难。

  而当所有的攻击魔法都变成单一属性的时候,黑雾的防御能力明显的变弱了,虽然起初还能弹开魔法,但不久之后就看到黑雾的范围越来越小,甚至还被打开了一条通往魔兽本体的通道。

  这个情况让特里斯等人感到兴奋,不管精神的疲累,发出了更多的风系魔法直击天空魔兽。

  “伤脑筋,快没时间了。”黛丝笛儿突然一把抢过了安琪莉娜手上的冬蝉,对着安琪莉娜说道:“借我几滴血吧!”

  她已经知道安琪莉娜充满自信的原因,冬蝉划破了安琪莉娜刚刚手腕上的伤口,几滴鲜血沾上了冬蝉的剑尖,出奇的,安琪莉娜并没有闪躲,任由伤口被冬蝉划过,因为她也想知道,脑中的想法是否可行。

  只看到黛丝笛儿深吸了一口气,把风之力完全灌注在冬蝉之上,对着魔兽奋力掷出。

  冬蝉划出了一道褐色的剑影高速飞行,穿透了魔兽身旁的黑雾,只看到原本可以腐蚀大地以及吸收水火之力的黑雾在冬蝉经过后随即消失。

  消失的原因不是冬蝉的缘故,而是冬蝉剑上那几滴蕴含着光之力的鲜血。

  而同时,冬蝉以及特里斯等人刚发出的一波的风之刃同时击中了魔兽。风之刃被魔兽坚硬的皮肤给弹开,无法造成伤害,但是冬蝉上的血却发出了点点的白色光芒,钻进了魔兽的身体之内,只听魔兽发出了凄厉的嘶吼声,继而双翅猛一拍打,巨大的身影朝着天空而去。

  这其中的变化极其快速,特里斯等人根本不晓得发生了什么事,甚至没发现到冬蝉的踪迹,误以为是自己的魔法赶走了魔兽,不由得爆出一片欢呼声。而这其中的奥妙之处,也只有黛丝笛儿和安琪莉娜看的一清二楚。

  “哎呀,我想的果然没错。”

  安琪莉娜手一伸,接住了恰巧被展翅高飞的魔兽给弹回来的冬蝉,可以看到冬蝉剑身上没有丝毫的血迹,几滴血或许不能除掉这只魔兽,但也够让牠痛苦一阵子了。

  这时她的心中却有掩不住的兴奋,她和黛丝笛儿的血果然有着莫大的效用。如果黛丝笛儿的血能让魔兽的力量增强,那自己的血对魔兽而言就有如毒药一样,可以杀掉魔兽,两个人的力量果然是相对的存在,只要好好利用,在她们现今无法使用光闇之力的情形下,将会是一项强力的武器。

  然而,她同时也想到,那亚修为什么可以同时接受两人的鲜血而不死呢?难道是因为他先喝下的是自己的血,然后再喝下黛丝笛儿的血,所以才没事吗?

  可是想想又觉得不对,看刚刚魔兽的样子就知道,神与魔的血液只会彼此排斥,根本不可能相融合。

  “但是亚修的情况却是将两种血液相融合啊!而且他身上并没有特别的地方,难道是因为他是人类的缘故?”安琪莉娜不由得脱口而出的几句话,引来了黛丝笛儿疑问的眼神。

  “喂,在那边自言自语什么?”

  “没什么,不过亚修他……不,或许人类并不是我们想的那么没有力量也说不定。”安琪莉娜露出淡淡的笑容,对于人类,她决定要花点心思在上头。

  “你到底在说什么啊?”黛丝笛儿满脸疑问,她的才智绝不下于安琪莉娜,但遇到难以明了的事物,却没有深入思考的习惯。

  “不是说没什么了吗?只是在想……喂,你们魔界的魔兽居然畏战逃跑了,这像话吗?还是说,你们魔界的魔兽都是这个样子的?”安琪莉娜不打算继续谈下去,决定转移话题。

  黛丝笛儿突然脸一红,刚刚才说过魔界的魔兽比神界的神兽要强上一百倍,没想到当场就让她颜面尽失,当下就决定有机会就要让这只魔兽好看!

  “呵呵,怎么不说话?你就干脆一点,承认你们魔界的魔兽都是胆小鬼就好了嘛!哈哈哈。”

  黛丝笛儿恨不得挖个地洞往下钻,突然间想到反将一军的方法,冷笑了几声然后说道:“那是当然的,毕竟被你们神界之人的臭血给碰到……不要说碰到,光是闻到就让人受不了,所以不管多强的魔兽都要落荒而逃啦!”

  “你居然敢说我的血是臭血?!”

  “我没有说你的血是臭血,只有说你们神界的人是臭血!当然啦,你要承认你的血更臭,我也不反对!”

  “可恶!你这个没有礼貌的人!”

  “我没有礼貌?你才是个连礼貌两字都不知道怎么写的人!”

  两个人又七嘴八舌的吵了起来,吵架的样子跟两个小孩子差不了多少。

  这时,伊琴丝在亚修的治疗术下慢慢的醒了过来,一看到亚修还有附近的景象,不由得满脸疑惑。

  “这是怎么一回事啊?”伊琴丝低声问道,她刚刚一直陷于昏迷之中,根本不知道周遭发生了什么事。

  “这个说来话长了……”亚修一五一十的将事情从头到尾说一次,只听得伊琴丝目瞪口呆。

  “天空魔兽又出现了?”伊琴丝感到难以置信,但亚修的表情不像是假的,伊琴丝只觉得心里忐忑不安,因为三百年前的天空魔兽肆虐大地,造成了无数伤亡的故事她也知道,而这次魔兽再现,不晓得要付出多大的代价才能将其消灭。

  “是的,所以请公主和我到安全的地方吧!我也要和城主商讨一下对应的方法。”特里斯来到了公主的眼前,脸上愁眉不展,一个伊琴丝的事情都还没解决,没想到又多了一头天空魔兽,在在都超出他能力所能处理的范围。

  伊琴丝本想拒绝特里斯,但一看到亚修在场,却怎么也凶不起来,微微的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随着特里斯走了几步路之后,伊琴丝突然跑回到亚修的面前,头低低的问了个问题。

  “那个……亚修,我们真的是朋友吗?”

  不晓得伊琴丝为何这么问,亚修一时之间不晓得如何回答,但随即满脸笑容的肯定回答:“是啊!我们当然是朋友了。”

  “谢谢你,亚修。”伊琴丝脸上露出了亚修第一次见到的真正笑颜,高兴的随着特里斯走去。

  而这个景象,刚好被黛丝笛儿和安琪莉娜看到,连架也都忘记继续吵下去。

  “我们这个主人,到底是好还是不好呢?”

  黛丝笛儿有些不解的看着亚修,虽然她根本没有兴趣和其他的人类往来,但也知道亚修的处事方法以及一些想法不晓得是受到谁的影响,和一般人有着极大的差异。

  “我不知道,不过我知道一件事,最了解亚修的应该就是爱提娜了。”

  黛丝笛儿对安琪莉娜这句话也点了点头表示赞成,光看爱提娜拚命的施展风之锁炼困住两人就可以知道,她绝对是清楚亚修的想法才会这么做。而现在回想起来,爱提娜的各种恶作剧似乎都是为了把亚修给留在身边才做的。

  想到这里,黛丝笛儿就不得不怀疑,爱提娜对亚修到底抱持着什么样的情感?

  魔兽的出现引来了极大的骚动,而蓝贝塔的消失也让城中的居民觉得魔兽的力量委实可怕,陷入了不安的情绪中。

  虽然魔兽已经消失了踪迹,但是当天整个城中的警备加强了许多,只不过大家也都心知肚明,如果魔兽真的出现,这些警备根本一点作用都没有。

  而这一睡就睡了将近一天之久的爱提娜在醒来后,才由亚修的口中得知天空魔兽现身的消息,不由得捶胸顿足的大叹自己居然错过了这一出好戏。

  “拜讬你,老师,不要只想做些危险的事情好吗?”亚修在爱提娜家中的厨房里做着饭菜,一听到爱提娜想去找天空魔兽开开眼界,不由得唠叨了起来。

  不过黛丝笛儿和安琪莉娜虽然没有说出心里的话,但她们实在是很想把这句话丢还给亚修,毕竟到目前为止,亚修所做的事才是最让人担心也是最危险的。

  “是吗?可是以你们刚刚说的话来判断,也许我不想去找都不行喔!”爱提娜大口大口的吃着亚修煮好的饭菜,脸上的表情无限满足,亚修的厨艺实在是没话说。

  “老师,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亚修的心里觉得有些不安。

  “没什么,只不过我的预感一向都很准。”爱提娜满意的放下碗筷,舒服的伸了个懒腰,这时门外响起了敲门声。

  “我去看看吧!”

  爱提娜示意亚修坐下,自己走向门边打开了门,就见外面站了几个人。那些人,亚修并不陌生,正是多伦魔法学院中的其他老师。

  只见爱提娜和门外的人交头接耳了一下之后,爱提娜就带着笑容回来,开心的说道:“看来我的预感成真了,据说有猎人在森林中发现了大滩的血迹,而且有看到庞然大物从天空中飞过,特里斯院长认为这可能是天空魔兽受伤所留下的,所以打算组成一支讨伐队,在魔兽伤势还未复原前就去解决掉牠。”

  “你说什么,怎么会是老师你要去呢?”亚修显然吃了一惊,因为讨伐魔兽这种事实在是太过危险。

  耸了耸肩,爱提娜朝着二楼的房间边走边说道:“这很正常啊!照你的说法来看,这只天空魔兽的克星是风系魔法,而在多伦和圣天两所魔法学院中,真正精通风系魔法的就只有我而已啊!哈哈,这真是太好了,可以去看看魔兽长什么样子。”

  “可是、可是,那太危险了啊!”亚修站在爱提娜的房门外焦急的说着,可以听到爱提娜房里传来哼着小曲的声音,和他慌张的声音成绝对的反比。

  不一会儿的时间,爱提娜出现在亚修的面前,而且装扮完全焕然一新,身上穿着的是紧身的淡绿色长衫和披风,不但便于在茂密的森林中活动,更可和森林的景致融成一体让人不易发现,虽然实用性极高,但却也不可避免的显露出她无可挑剔的姣好身段。

  脚上的长靴使用昂贵且罕见的毛皮所制成,不但柔软而且不会发出声音,在石块上行走时更有止滑的效果,尤其是它的厚度可让隐藏在阴暗处的毒蛇毒牙无法咬透,兼具一定的保护作用。

  左右两手的手指上都戴有可储存魔力的魔法戒指,腰间更是罕见的插有一柄以防万一的短剑,手上握着的是一根古拙外型的魔法杖,不仅可以拿来加强魔法的威力,还可以在崎岖的山路先行探路并且充当柺杖使用。

  爱提娜的穿着和身上的物品都有它特殊的意义,她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能穿戴好这些,代表这是她长久以来就有的准备,不过也只有内行的人才真正懂得这些穿着的真正用途。

  亚修根本不懂这些,也未曾看过爱提娜穿过这些东西,一时之间呆立在原地,不晓得该作何反应。

  “别担心,我一定会平安无事回来的,就算是要死,我也一定会是最后一个死的。”相较于亚修的模样,爱提娜毫不在意的开着玩笑。

  “别说这种不吉利的话!”亚修显然没有心情和爱提娜说笑。

  “别为我担心,亚修,我是不会有事的,如果想祈求我平安的话,多为我准备几瓶酒做几样好菜吧!”收起了轻浮的表情,爱提娜认真的说道。

  可是亚修还是不放心,低头沈思过了好一会儿才说道:“那么,我跟你一起去吧!我的治疗术多少也会派上一些用场。”

  听到亚修这么说,爱提娜脸上有着毫不掩饰的感动,但随即摇了摇头,坚定的说道:“不可以,因为你会成为我的负担。想想,真有个万一,而我要逃跑的时候,如果还要顾虑到你,那我的处境不是更加危险吗?”

  虽然不忍,但爱提娜还是得说出实话并断然拒绝。她大力的拍了拍亚修的肩膀后,在黛丝笛儿和安琪莉娜两人的了然目光中向外走去。

  “老师,请你一定要小心。”亚修突然放声大叫。

  “别担心!对了,难得学院因为魔兽的出现而休息三天,再加上屋子里也很久没有打扫了,就麻烦你啰!”

  刚走到门口时,爱提娜又突然停步,语气冷硬的说道:“还有一件事,如果你敢偷偷的跟在我身后,那么我会断绝我们的师生关系,从今以后和你不相往来。”

  这句话让亚修心口一震,一是因为自己的计画被爱提娜识破,二是因为他是第一次看到爱提娜这么疾言厉色的模样。

  “主人,你要跟去吗?”黛丝笛儿看着爱提娜远去的身影,在亚修的身边低声问道。

  她脸上没有羡慕的表情,这是她知道森林中所发现的血迹绝对不会是天空魔兽留下来的缘故,因为在学院中,魔兽虽然被带有光之力的鲜血侵入身体,但外表却没有伤口。既然没有伤口,怎么会有血迹?

  “主人,虽然爱提娜是这样说,但我想她就算发现,也不会和主人断绝来往的。”安琪莉娜也在一旁问着。

  她的看法如同黛丝笛儿,不过她也想知道魔兽现在的情形到底如何,出门寻找的机率总比待在城里要高的多,而且在经历大半天的休息之后,她体内的闇之力已经平息,力量也恢复大半。

  眼看亚修还是低头不语,黛丝笛儿又再一次的问道:“主人,你的决定呢?”

  抬起头来,亚修的脸上满是迷惘,看着黛丝笛儿突然问道:“笛儿,我问你一个很不礼貌的问题,不过请你一定要老实回答我。”

  “是什么问题呢?”

  “就是你还有莉娜两人,你们两人的实力会比爱提娜老师还要高吗?”

  没料到亚修会问这个问题,黛丝笛儿和安琪莉娜互看了一眼,同时想起了昨天的事情。虽然是事出突然,但爱提娜仍然以一比二用风之锁炼把两人困住,她们明白,此刻的实力纵使两人相加也不如爱提娜。

  更何况,这两人根本不可能把力量相加之后再和爱提娜比较。

  “目前我的实力还在爱提娜之下。”虽然不想,但黛丝笛儿也不得不说出这个事实。

  “我也是。”安琪莉娜也说了同样的话,口气十分无奈,要说出自己技不如人这句话,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是这样啊!那么,我决定不去了,因为老师说的没错,我去或者是你们去都只是增加她的负担而已,真要逃跑,实力最强的老师自己一个人逃跑还比较容易,不是吗?”

  安琪莉娜和黛丝笛儿看出了亚修的强颜欢笑以及心中的不甘,但仍不得不承认亚修的判断是正确的,因为当事情坏到必须逃命的时候,一个实力坚强的人逃得必定会比带着一个累赘的人更快。

  由于两人先前的力量根本无人能够与之抗衡,所以从来没有逃跑的想法或念头,而现在失去了身上的力量而不得不重新来过的时候,逃跑这个行为就需要认真的去思考一番。对两人来说,这虽然有些窝囊,但也有些新鲜。

  而在这时,却又传来了敲门声,只看到亚修喜上眉梢︱︱难道会是讨伐魔兽的行动取消,爱提娜回来了吗?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