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神魔乱世缘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十一章 月夜蝶舞

神魔乱世缘 乱晴空 3327 2005.03.29 22:40

  “糟糕!”

  亚修看着周遭,心叫不妙,抬头一看,从林叶间的缝隙可看到天空已被红色的夕阳染红,所处的密林也是一片深幽,先前为了要抛掉不快而不顾一切急走,现在却不晓得如何回去。

  ‘麻烦大了。”

  除了特定路线外,猫族早已在四周布下陷阱,如果乱闯,可能永远回不了家。

  ‘干脆直接到东泽水域去好了。”

  亚修低声自语,既然打定主意明天就要分道扬镳,那早一天又有何差别?顶多只是缺了道别的礼数,这也无关紧要,因为日后要相见的机率只会是零,另一个原因是他不想再看到阿七和珊的年轻眼眸中带有的恨意。

  ‘就走吧,我看看,北边是……不会吧!”

  亚修看着天上的异象发出惊叹,刚刚透过林叶只看到少部分还不觉得,现在走到较为开阔的地方才发现这美丽奇景。

  天空的太阳隐身在一层薄薄的云后,这层云占满了整个天空,阳光透过云层照耀大地,整片天空都是火红一片,当云朵改变形状之时,那种光影层次的变化,就好像一团烈焰。

  在亚修的感觉中,整片云海成了火海,燃烧着苍穹宇宙。他从未见过如此炫目灿烂的宏伟奇景,相比之下,里谢尔的光舞之池只算是小孩子的玩意。亚修望得出神,呆呆的看着天空,直至大地陷入黑暗。

  ‘天啊!”

  亚修惊醒时四周已经无法辨识方向,且忽而在远、忽而在近的兽吼,也让他心中发毛,慌不择路的凭着记忆中大概是北边的方向举步。

  月娘在不知不觉中悄悄探出一角,羞涩的、缓慢的,把自己的容颜一点一滴的揭露,圆融无瑕的美态,成为了极致的存在。

  亚修瞪大眼望着这自小到大不晓得看过几千遍的月亮,嘴唇开始打颤,双脚不自主的发抖。

  不论在哪里,天空的颜色、太阳的光芒和月亮的姿态应该都是一样的,但怎么,今天他见到的月亮却是红色的,红得好似要滴出血来。昨天明明还很正常的啊!

  具有变身能力的种族、从未听闻过的魔化之法、独树一格的自然法则,还有鲜红的血之月代表什么?

  ‘这里……难道是……魔界?!”

  亚修急速喘气,他不愿承认,但所见的事实却纷纷指向这个答案。心乱如麻,不知所措正是此刻他的写照。

  但在这样的情境之下,有一些东西吸引了他的注意。

  一只翅膀闪着光芒的蝴蝶从他身旁飞过,它比萤火虫的提灯还要亮上许多,色彩也更加丰富,在红色的月夜下,显得诡异又显眼。

  亚修随即发现,这样的‘月光蝶”并不是一只而已,整个林里,有数千、数万只纷纷闪着不同的光芒朝着某一点飞去,就好像有东西在召唤它们一样。

  亚修好奇心大起,跟着走去,渐渐的,密林逐渐开朗,前方出现了一座被树木层层包围的小湖泊,眼前的景象让他永生难忘。

  蝶舞站在水深及腰的湖中,身上的彩衣不见踪影,露出了她完美至笔墨难以形容的胴体,晶莹剔透的水珠不断自雪肌玉肤上滑落,湿答答的长发说明了她刚在此地净身沐浴。

  亚修出神的望着蝶舞的一切,丝毫不想移开视线。如刀削般的香肩、不盈一握的纤腰、长而柔美的颈项,那种异乎寻常的美丽没有人能不被吸引,更让人觉得错过她,将是此生最大的遗憾,亚修也不例外,体内的***蠢蠢欲动,压下了身在魔界的不安。

  然而更教人惊讶的尚不止于此,蝶舞仰起俏脸对着红月,身躯竟慢慢的上浮,最后只以足尖点着水面,而同一刻,自密林中飞出的数万只月光蝶纷纷往她身上靠,形成了一个将她紧紧包住的光蛹。

  月光蝶聚拥的光蛹持续片刻后随即散开,所有蝴蝶翅膀上的光芒全都不可思议的消失,蝶舞的背后,亦如同化蛹蜕变而出的蝴蝶般,长出了一对美丽的翅膀。

  这翅膀由十多种鲜艳灿烂的色彩组成,并勾勒出千奇百怪的图案,而光是一种色彩就有深浅、浓淡之分,十多种的层次组合之多几乎无法数尽,且图案虽繁复,但却左右对称,在眼花撩乱之中,又有一种巧妙的规律存在。

  蝶舞翅膀的色彩并非死物,而是将月光蝶的光芒全部吸收,转而散发出属于自己的生命,且忽暗忽明,变化万千,充分衬托出蝶舞裸身的冶艳风情,微微摆动之间,蝶翅竟散出一片片磷光亮粉,朝着四周涌去,慢慢飘向亚修。

  对于亮粉,亚修不闪不避,还深深的吸了一大口,他只觉得一股甜甜的、有如花蜜的气味冲入脑门,全身说不出的舒服受用。

  他的意识突然之间变得有些朦胧,除了蝶舞展翅的形象外,其他一切景物都慢慢模糊、远去,终至消失,天地间只有他二人存在。

  吸入的甜味突然化做一股热气冲向小腹,进而涌向四肢,本已蠢蠢欲动的欲火经此撩拨,终于高涨至如脱缰野马,不受控制。

  亚修喉咙发干的踏入湖中,走到对外界毫无反应的蝶舞旁,贪婪的看着她无瑕的玉体。

  亚修的脑海中仍有一股理智在告诉自己不可以,但他的身体却已被***之弦操控。

  缓缓的,亚修伸出一根手指接近蝶舞的脚背。

  碰触的刹那,他只觉得脑门轰然作响,一股强烈的快感传遍全身,连灵魂也为之发抖,全身上下都能感受到蝶舞娇躯的柔软和体温,他从未有过如此奇妙的感受。

  蝶舞背上的翅膀仍不断洒下光粉,数万只将光芒和生命献给蝶舞的月光蝶在此时终于耗尽精力,纷纷坠入湖中,色彩丰富的蝶尸漂在水面上,形成诡异离奇的景象。

  此时,亚修的***早已超过所能忍耐的界限,单纯的肌肤相触再也不能满足他,他要更多更多。

  蝶舞似乎感受到了,慢慢的沉入水中,整个玉体全都靠在亚修胸前。

  亚修的最后一丝理智终于崩溃,眼中燃烧着炽热的情欲光芒,火热的吻如雨点落在她的脸上、唇上、肩上和每一吋肌肤。

  亚修伸出舌头啜吸着伤口,血液的味道在嘴里扩散,体内***翻滚澎湃如浪,就如千万只蚂蚁在啮咬,这痛苦几乎让他发疯,但蝶舞的肉体却将这痛苦转化成强烈数百倍的快感,把他带到前所未有的迷幻境界中。

  亚修无法控制自己,就算是露比把他的心填得满满的也是如此,因为他刚刚吸进的光粉是魔界中最可怕的春药!

  这春药会带来剧烈的痛苦,但同时也让人更加敏感数十倍,所以亚修虽只是轻触蝶舞的肌肤,但那感受却是无比强烈。

  而在这种情形下与蝶族的女人欢好,痛苦将会升华成难以想像的销魂快感。

  每一个尝过这种滋味的人,以后再也没有女人能让他感到满足,更甚者,就连内心也成为蝶族的俘虏,只会一次又一次的拼命追寻同样的快乐。

  而当***无法满足时,那种深入骨髓的可怕煎熬会让人丧失一切理智,成为最疯狂的野兽。

  蝶弄血战的起因就是在此,十年前的蝶族世居幽谷,由于不常和外人接触,并不晓得她们的能力如此强大。

  但当迁移外界并发现时,蝶族以此迷惑无数人,然后看着他们为了和自己交欢而相互残杀。得胜者,可以在尸堆中得到她们的宠幸和满足***。对自己特意造成的伤亡,蝶族从未感到不妥。

  结果是一名在尸堆中存活下来的人族男子,因为***的煎熬而变成疯子,进而施展魔化之法,导致岭南之地被无数鲜血染红,并使得今日的蝶族、猫族面临生死存亡危机。

  游戏人间最终犯下大错的蝶族,该不该为今日染血的岭南之地负责?

  那么,无端被卷入的亚修呢?当与蝶舞的欢愉过后,他的未来会起何种变化?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