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 东方玄幻 神魔乱世缘

点击书签后,可收藏每个章节的书签,“阅读进度”可以在个人中心书架里查看

第四章 有所请求

神魔乱世缘 乱晴空 6675 2004.06.25 13:24

    离开充满血腥与哀叫的地方,兼且身上握有重金,亚修心情显得相当好。

  “我们去大吃一顿吧!”

  这引起了小风的欢呼,相形之下,安琪莉娜和黛丝笛儿则是安静了许多,显是心中有所疑问。

  这么明显的变化,连素来迟钝的亚修也察觉到,叹道:“你们是不是很想问,既然治疗术这么有赚头,我干嘛还被老师当个廉价管家使唤来、玩弄去的?”

  安琪莉娜和黛丝笛儿同时被这番话逗笑,前者率先开口:“确实是有这样的疑问,不过主人您不想回答,也没有关系。”

  “其实也没什么不想回答,只是很难说得清楚。我曾经有过一次很不好的经验,因为自己所拥有的力量而备受称赞、景仰,结果使得我因此得意忘形、趾高气扬起来,甚至瞧不起前来寻求帮助的人。如果不是有人及时打醒我,我现在不晓得会变成什么样子。从那次之后,我的治疗术就不收费,为的就是不再重蹈覆辙,并时时刻刻保持谦卑。”

  安琪莉娜和黛丝笛儿两人同时心中一动,亚修之所以养成这种个性,显然背后有一双手在默默推动着,且这双手的主人绝不简单,居然能把亚修教成这样。

  一行人玩到将近黄昏才返回旅店,其实,这还是亚修从蓝贝塔城中出发以来第一次玩得如此痛快、放松。

  尤其是他觉得自己和安琪莉娜以及黛丝笛儿的距离近了许多,自然是因为同场竞技的关系。

  其实她们两人从未和亚修有过距离,完全是亚修自己的认定。

  一切只因为安琪莉娜和黛丝笛儿这两人实在太耀眼,即使没有故意炫耀,但无时无刻展露出的外貌、才华、天资都足以教身旁的人感到自卑。

  事实上亚修的情况已经很不错,还可以在她们面前神情自若的谈话,发起脾气还能狠狠的骂她们一顿,其他人可能连头都抬不起来。

  亚修领先走出小巷转了一个弯,前方就是居住的旅店。此时,一个耀眼的身影伫立在前方低头沈思,火红的装扮完全说出她的身分。

  亚修的眼中露出崇拜的神情,脚下加快了许多。

  黛丝笛儿等三人落在亚修身后一小段距离,刚踏出小巷时就看到快速朝着妮雅前进的亚修,却也同时感受到一股阴冷、森寒的杀气,虽然极其细微,但却令人毛骨悚然。

  安琪莉娜和黛丝笛儿瞬间判断出杀气并非针对亚修而来,但危险靠得如此之近,谁晓得会发生什么事?

  两人立刻撇下小风,脚下施展风之疾走高速前行,双手亦做好发动攻击魔法的准备,同时在心中责备自己太大意,因为一时贪玩而让亚修的前方出现了警戒的空隙。

  她们的目标是在妮雅身后十来步,手上提着一个花篮逐步靠近妮雅的卖花少女,那股如针般的细微杀气就是由她发出。

  两人的速度快似幻影流光,但在将要超越亚修时却突然止步。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那名卖花少女背后出现了身着水蓝色连身长裙,满脸挂着笑意的爱提娜,此刻正像对待好友般的搂着卖花少女的脖子。

  但眼力高明的安琪莉娜两人却发现到,她仔细修剪的长指甲精确的抵在少女的颈部,甚至微微刺入,只要轻轻一划,少女再也见不到明天的太阳。少女的身体整个僵住,连大气都不敢喘半口。

  “啊,老师?”亚修靠近妮雅时才发现爱提娜的存在,满脸惊讶。

  妮雅张开星眸,看了亚修一眼后回头望着爱提娜。她虽然也有看到卖花少女,但在爱提娜巧妙的用身体阻挡下,却没发觉少女其实受制于人。

  “怎么,你好像很不想看到我的样子喔?”爱提娜举手打了个招呼,众人这时才发现她手上提着一壶酒。

  把酒抛给亚修,在他慌忙接住的时候,爱提娜笑嘻嘻说道:“拿好一点,这可是千金难求,在地窖埋藏超过三十年的萨朗奇穆城一等美酒──千酿吟,是我那位好朋友送给我的,今天就请你们喝个痛快吧!”

  卖花少女的眼中闪过一丝惊意,其他人虽没有发觉,但安琪莉娜和黛丝笛儿却是看得一清二楚,心中有所领悟。

  “老师你今天不回来吗?”亚修不可思议的发现爱提娜的话中之意,惑然问道。

  “当然,我朋友家里的美酒可是多不胜数,好不容易进入藏酒的地窖,怎能不喝个够本再走?今天只是来送酒,顺便看看你有没有做坏事,等我喝够了自然就回来啦,再见。”

  “不可以喝太多,知道吗?”

  亚修看着爱提娜和卖花少女走远的身影,虽然觉得有些奇怪,但并没有追问,因为他最崇拜的对象此刻正站在前方。

  “爱提娜小姐还真是交游广阔啊!”

  “怎么说?”

  “因为你手中的千酿吟啊,这可是连本地人也难以弄到的绝世醇酒,且珍藏超过三十年更是少之又少。”

  “是这样啊!”亚修不懂酒,所以不觉得有什么名贵之处。

  “其实我来这里是有些事……啊,对了,我忘记向两位道贺,恭喜两位顺利进入第二轮比赛。”

  “哪里。”安琪莉娜礼貌的点头回答。

  黛丝笛儿则是露出挑衅的笑容,说道:“要道贺,等我拿到冠军后再来吧!”

  她的意思很明显,就是要妮雅成为手下败将。

  对这番话,安琪莉娜冷哼一声表达不满,亚修则是心中暗叹,因为他已经晓得黛丝笛儿一路打上去的对手会是妮雅,正犹豫要不要开口阻止。

  妮雅不以为忤,风度绝佳的说道:“那也好,数十年来神前之战的冠军始终由本殿获得,如能有所替换,或许能刺激本殿的战士们发愤图强使其再上一层楼,也是好事一件。不过,在那之前,我也会竭尽所能的使出全力。”

  这番话不亢不卑,就连黛丝笛儿都对这个注定要碰面的对手好感大增。

  一个人的风度、气质甚至思想行事都会反应在举手投足之上,更会展露在招式之间。由妮雅的心胸气度来看,她的实力绝不可轻侮,也难怪会成为穿云的主人。

  “对了,我刚刚想说得是你们一行人在本地的所有花费,全由本殿负担。”

  “真的?”亚修双眼放光,妮雅的话如天降甘霖,拯救了被经济重担压得喘不过气来的他。

  “当然,毕竟爱提娜小姐是特里斯先生指定的试练人选,你们更是为了传达天空魔兽的相关情报而来,因此你们在此地的费用由本殿负责是理所当然的一件事。”

  “太棒了!”亚修发出了欢呼声,让妮雅有些不知所措,只觉得这人的反应似乎太过头。这也难怪,她怎可能明白亚修最喜欢的两个字就是免费?

  “对了,在神前之战举办的这段时间,我也住在这里,如果各位有任何需要帮忙的地方,可以来找我,我会尽全力效劳。”

  亚修再度爆起欢呼声,觉得今天真是自己的幸运日。但他的幸运日,却是别人的血光之日。

  随着妮雅步上旅店的顶楼,亚修发觉侍者的态度更加殷勤。他们虽然被爱提娜诓得误认自己一行人是某国的贵族之女而客气对待,但终究只是形式上而已。

  但现在不一样了,他们是被鼎鼎大名、受人尊崇的红衣勇者亲口奉为贵宾,连带也使得他们的身价倍增,受到的礼遇就算是一国之君到来也不过如此而已。

  “亚修先生,可以请你一个人到我房里来吗?我有些事想要请教。”

  妮雅在自己的房间前提出了邀请,让亚修受宠若惊。

  如果他背后有长眼睛的话,一定可以看到安琪莉娜和黛丝笛儿的双耳因这句话而掀动了几下。

  妮雅与亚修他们所住的房间有一段距离,虽然爱提娜曾经交代过旅店的人尽量不要出租这一层楼的房间,但并没有强硬要求,所以妮雅毫无困难的住进这里。显然,她是刻意要接近亚修一行人。

  “好、好啊!”亚修傻傻的点头答应,跟着妮雅进入房间。

  一进入房里,妮雅放松不少,腰间长剑随手置于一旁,背后的穿云毕恭毕敬的取下,慎重的以丝绸包好妥善收藏,让亚修难以一窥神器的真面目。

  “真是抱歉,耽误你宝贵的时间,不过可能的话,希望我们之间的谈话不要让第三者知道。”妮雅边说边奉上香茗,伸手示意亚修先行坐下。

  “这……可能不行,我的朋友如果问我,我不可能瞒她们。”

  亚修略显僵硬的直挺挺坐下,即使崇拜的对象在眼前,但总算还能保持清醒,知道自己逃不过安琪莉娜和黛丝笛儿的追问。

  “这样啊……”妮雅脸上露出了苦恼的神情。

  亚修第一次发现,不管是哪个女孩子露出这种神情都很吸引人。

  一阵思索后,妮雅叹道:“好吧,我尊重你的意见,但可能的话,这些话请不要让你朋友以外的人知道。”

  亚修露出笑容,说道:“没有问题,你可以开始……等等,让我先确定一下我们目前说的话不会让第三者知道。”深吸了一口气,突然开口大喊:“你们两个,不准偷听,知道吗?!”

  妮雅显然不解亚修为何会有此举动,只可惜距离太远,不然她一定可以听到安琪莉娜慌忙起立打翻桌上茶杯的声音,以及瞧见黛丝笛儿一个立足不稳绊倒椅子差点摔倒在地,引得小风满脸疑问的可笑动作。

  亚修猜得没错,这两个人确实是用风之絮语在偷听他们的谈话。

  “你可以开始说了。”

  “是这样的,我想和你谈谈有关于多琳的事……”

  虽早有准备,但亚修心中仍觉得有些失望。难怪妮雅不去找爱提娜这神器的试练者,而要找自己这毫不起眼的人,原来是因为自己曾见过多琳,他的心中感到些微的刺痛。

  “……从收到你见过多琳的消息以后,我们就有派人到百花湖监视多琳有无出现,但仍然遇不到她,所以想拜讬你如果再次遇上她的时候,请她务必交回天启神殿的失物。”

  亚修因为分心而没有听清楚中间一大段的客套话,但最后几句倒是明白的表达出妮雅的意图。

  “天启神殿的失物?”

  “是的,这样讲她就会明白了。”

  “到底是什么失物让你们这样重视?再说,她给我的感觉并不像是会偷东西的人,更何况她的丈夫还是你们神殿的长老之一。”

  “这件事可以请你不要问,帮忙转达就好了吗?”

  如果是在以前,亚修会毫不在意的答应,但由于刚刚的伤害一时间还未能消失,因此态度显得相当强硬。

  “不行,说句实在话,我不认为多琳会偷你们的东西,这其中应该有所误会。我不太确定我会不会再遇上她,但如果你把事情的原委告诉我,当下次我有机会遇到她时,一定会帮你们把误会解释清楚。”

  妮雅露出苦笑,摇头说道:“绝对不是误会,她确实偷了东西,正确说也的确不是东西,她偷的是一个人,一个人的尸体,安德鲁长老的遗体。”

  “什么!”亚修终于色变,多琳怎会偷自己丈夫的尸体?!

  在此同时,爱提娜笑吟吟的带着卖花少女一直走到城外偏僻的地方,松开制住少女的手。

  才刚放开,少女猛然一跃跳离爱提娜,从衣袖里滑出一把飞刀握在手中,在半空中时高声大喝脱手飞掷,银亮的刀身在夕阳所剩无几的余晖中,反射出艳红似血的光芒,让人不得不集中精神应对。

  但如果真被这飞刀吸引住就中计了,少女的飞刀只是诱敌,真正的杀着在所提的花篮。

  当少女掷出飞刀的同时,她迅速以指甲切断藏于花篮握把之中的一条丝弦,花篮底部“笃”的一声轻响射出一只漆黑的长针,让人无法看清形影。更阴狠的是在射出这长针时,少女还大喝一声以掩盖机簧的声响。

  其心思之狡诈,和她天真的外表绝不相配。

  爱提娜淡淡一笑,没有躲避的打算,飞刀以毫厘之差掠过香肩外侧不足一指之距,同时右足轻抬,足尖点中了快至几乎失去形影的长针中段。长针受力回旋而起,爱提娜伸出两指一挟轻易的接住长针,在少女从空中落地无法做出反应的那一刻将针掷回,长针准确的回到花篮的发射孔中。

  少女心胆俱裂,她终于知道遇上了可怕的高手,难怪会毫无顾忌的放开自己。

  首先是目力,爱提娜轻易的看穿飞刀只是诱敌,并不会对自己构成威胁,所以毫不闪避。

  而以足尖挑中长针之举更是惊世骇俗,这针以机簧射出,比起用手掷的速度和力道要高出数倍不止,要看清、闪躲已属不易,更何况是直接踢中?

  爱提娜只要没有抓准时间,早一步踢出的结果是长针贯入足中,晚一步的结果则是再也无法闪避,这份胆识确实惊人。

  而她随手把长针“物归原主”甚至是“物归原位”的一手,也表示出她对于这类阴险暗器的掌控已到了收发由心的境界。

  两人交手至此尚未交谈,但优胜劣败已经摊在眼前。

  “你是谁?”少女的口气虽然凶恶,但其中隐含着惧意,声音更是沙哑难听,不似一个女性的声音。

  但她让人见不到的右手小指,正在花篮的握把中以让人难以察觉的速度缓缓拨弄着。爱提娜实力虽可怕,但她并没有坐以待毙的打算。

  爱提娜柳眉微蹙,目光投向远方,漫不在意的说道:“当然是你的朋友,不然怎么能到你家带走千酿吟这上等美酒呢?不过你家还真难找,而且处处陷阱,着实让我费了一番功夫。”

  少女心中剧震,确定眼前这人果然到过自己的藏身之处,还从其中带走一些东西。也就是说,自己的秘密完全被人发现。

  “既然是道上的朋友,就划下道来,看看我有没有什么能效劳的地方。”少女说话的声音不可思议的变成男性低沈的嗓音。

  “嗯,这才像是传言中的特级杀手──‘千影’嘛,虽然说你最擅长男扮女装用来松懈目标护卫的戒心,再以暗器刺杀,但说真的,知道你是男人后还要继续听你的女性嗓音,实在是很痛苦的一件事。变回来要说话也比较方便一点。”爱提娜秀眉微舒,兴高采烈的对着眼前这男体女相的杀手说着,一副碰上老朋友的样子。

  “是啊,我也觉得这样说起话来比较方便一点,那……”千影脸上也同样露出了愉快的表情,但随即一脸狰狞,高举花篮说道:“你下地狱去吧!”

  千影左手不知何时早已握住一把细如牛毛的银针,银针针头有着一点漆黑,显然沾有剧毒。他毫不犹豫的以漫天飞雨的手法掷出,将爱提娜完全笼罩住。

  而这时高举的花篮传出八声轻响,总共八只造型各异的飞刀以爱提娜为一点集中飞出。

  这些飞刀显得相当诡异,有些刀身正常,有些却扭转成右旋、左旋状,更奇特的是旋转的角度亦有不同,而且刀柄处隐有红光流转。

  当这些奇特的飞刀被以强力的机簧弹射出时,谜底就揭晓了。这些飞刀之中除了两把刀身正常是直射前进外,其余的因为刀身的扭旋而划出不等的弧度,由左、右回飞,以爱提娜为中心聚集。

  一个小小的花篮居然可以藏有这些致命的武器,并且以如此精妙的手法发出,再加上设计得堪称巧夺天工的飞刀,千影这特级杀手的名号实在名不虚传。

  但攻势并未结束,千影的花篮隐于身后,掷出银针后的手直接抬起,手肘对着爱提娜,同时手指往肩上一抹,弓弦乍响,曾让艾蜜丽受到重伤的夺魄矢离弦射出,只是长度要小上一截。

  原来千影的上手臂处装有小型的圆竹管,竹管底部装有机簧,且竹管中空可藏小型箭矢,控制的弦就绑在肩膀处。当手肘抬起对准目标后以指甲挑断固定的弦后,箭矢会飞出伤人。

  爱提娜的评语没错,杀手确实是最卑劣、无耻、肮脏的一群人,只要一根手指能动就可以扭转整个局势。

  事前有谁能想到在这么一个看起来娇滴滴的卖花少女身上,会藏有这么多恶毒且务必要致人于死的暗器?

  连续三波的暗器以扑天盖地之势朝着爱提娜席卷而去,任何人遇上都要为之手忙脚乱。

  但爱提娜依旧一脸悠闲,甚至还缓缓闭上遥望远处的眼睛,对迫近的危险视若无睹。

  千影显然没有发现爱提娜这和眼前的紧张情势完全不搭的表情,冷喝一声:“八方炼狱!”

  真正具有致命威胁的第四波攻击发动,八把以不同角度飞行的飞刀当中的一把刀柄处,原本隐约流转的红色光芒刹那间亮起剧芒,如轰雷般的爆炸声响瞬间传出,炙人的热浪和可怕的威力会毁灭掉任何在爆炸范围中的物体。

  第一把飞刀的爆炸威力影响到了附近的飞刀,接二连三的总共响起八声剧烈的爆炸声,而且威力由外往内聚集,就连千影射出的银针和夺魄矢也被卷入其中化成焦黑的碎屑,让人不难想见其中威力有多大。

  浓烟和火焰逐渐消散,爱提娜原本站立的地方一片焦黑,此外再无它物。

  “哈哈哈,这就是与我作对的下场!”

  “是怎么样的下场呢?我蛮想知道的。”

  千影听到爱提娜的声音从耳后传来,还感受到她恶作剧的朝自己的后颈吹了一口气,骇然之下前冲数步再猛然转头应变。

  眼前的景象让他瞪大了眼,脸上血色褪尽,变得有如死人般的苍白。出现在他眼前的不再是爱提娜,而是与死亡同名的魔女!

  

目录
目录
设置
设置
手机
手机阅读
书架
加入书架
书页
返回书页
游戏
起点游戏
评论
评论
指南